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眾志成城
◎鄭茹菁

二〇一四年,我通過內華達州監獄系統的背景調查,獲准參加獄方舉辦的志工培訓。獄方安排了實地參觀課程,當我們隨著獄警走上克郡拘留所的最高樓,領隊的老師指著兩個鐵門之後的重刑犯牢房,警告我們千萬別走錯方向。

雖然隔著厚重的玻璃門窗,依稀看得見窗後陰森森的眼神,突然一陣寒意爬上脊椎骨。這時,另一隊人馬迎面走來,他們身著藍色或橘色的囚衣,沒有手鐐腳銬卻步履蹣跚。當排列行進的隊伍與志工團隊錯身而過,他們被命令面向牆壁、不准說話,即便如此,我仍在彼此擦肩之時,感覺一道道冷冽的目光……

幾個月後,美國文史團隊開始撰寫美國慈濟史,我分配到的第一個題目便是「監獄關懷」。經由閱讀一篇篇志工撰寫的報導,篳路藍縷的監獄關懷史於焉展開。從一九九三年紐約志工收到一封內附一百美元支票的信開始,到如今常規舉辦的監獄讀書會,全美志工在美國各地監獄拉起了長情大愛,逾二十年未曾停歇。

如果,每一位獄友走向監獄的過程都是一個故事;那麼,每一位志工走向監獄關懷的掙扎,也是一段不平凡的心路歷程。

身處美國監獄,不同文、不同種的慈濟人,如何說服西方彪形大漢「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當我,一個東方女子第一次面對滿室「刺青」,教我如何能夠不暈眩?橫眉豎目的大哥,動輒提出深奧的佛法問題,讓原本就不夠流利的英語,更加支離破碎。

同在那天,主修音樂的志工賴娜音師姊告假遠行,手語弱項的我補位代班,受命帶領眾獄友唱歌、比手語,演出〈愛與關懷〉的「手足無措版」後,紅著臉向獄友「投案」:「如果您覺得今天教唱的歌不太好聽,請不要誤會慈濟歌曲不動聽,其實是因為我五音不全的緣故……」

獄友們先是一愣,然後是一陣忍俊不住的笑聲,這個開懷大笑融化了阻隔在我們之間的冰山,也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從此毅然堅定了「我不入監獄,誰入監獄(傳法)」的道心!

當監獄讀書會決定從賭城起跑,當年興沖沖參加監獄培訓的香積菩薩全傻眼了,這才知道所謂「愛灑監獄」並不是做素食招待獄友,而是要「放下鍋鏟,走向講臺」,三百六十度大翻轉的「變化球」,嚇走了英語欠佳的志工。

雪上加霜的是,拉斯維加斯會所素有「陰盛陽衰」的隱憂,缺乏男丁是組隊的最高難度,所幸有來自總會的陳坤元及歐友涵師兄大力護持,與地主隊林克師兄組成了「監獄讀書會鐵三角」。

更生人肯特曾是北谷監獄的學員,當他第一次「回娘家」,第一時間並沒有認出我,因為我們穿一樣的制服、梳一樣的髮型,每位師姊看起來都差不多,造成肯特「認親」失敗。

經過促膝長談,意外得知我在監獄的一段勸素分享,竟讓肯特發願生生世世素食,也讓克郡拘留所誕生了第一盤「佛教素食餐盤」,獄友從此可以在獄中要求吃素,這是我們始料未及的收穫。

透過肯特的陳述,我們驚訝地發現,原來有那麼多人不知道如何運用社會資源。當他們被假釋或服刑期滿釋放時,沒有親友接待的更生人就此流落街頭,既不知道有接待更生人直到自力更生的「中途之家」,也不知道有慈善機構定時定點發放食物,因為「不知道」而白白受苦,過著餐風露宿、飢寒交迫的日子,有些人甚至被無情的環境逼瘋了……

然而,什麼樣的人會「不知道」去詢問相關訊息呢?孤僻的人、麻木的人、沒人緣的人、有精神疾病的人……在監獄裏比比皆是,沒有置身「監獄關懷」項目之前,感覺匪夷所思的「人與人之間」,如今都找到了答案,很多「一步之遙」的距離,對更生人來說竟是千山萬水的遙遠……

當肯特泅泳過人生低潮來到慈濟,他開始投入社區志工服務。為了參加牙科義診,我們帶他去藥局接受肺結核檢查確保健康。在等候檢查的空檔,他小心翼翼地打開話題,每個提問都與佛教有關,看得出做足了功課;他正襟危坐,兩隻手乖乖地放在膝蓋上,像等待老師發成績單的小學生。

剛回家的肯特與監獄外的現代叢林格格不入,教人看了十分不捨。為了善盡關懷陪伴之職,我們趕在肯特生日那天,買了蛋糕送去驚喜;為了幫他圓滿照顧遊民的夢,被封為「賭城打工皇后」的我,在百忙之中放下萬緣,心甘情願幫遊民洗淨臭氣沖天的髒衣服。

有一次,肯特邀約我們去參觀他為遊民中心設計的電腦警衛系統,無限得意地展現他的電腦奇才,突然臨時起意邀請我們去看他的宿舍。跟著他一步步走上階梯,當閣樓上的光線在眼前一亮,映入眼簾的是破碎的窗、撕裂的地毯、簡陋的家具及薄如蟬翼的一床棉被……

經過一次又一次的互動,肯特終於打開心房,慢慢說起自己的心情故事。牙科義診當天下大雨,想到住在不遠處的肯特,計畫步行到義診地點,我們臨時起意去接他。

當抵達會場,驟大的雨勢將我們困在車子裏,肯特突然開口問我:「你有沒有傷害過別人?」見我搖頭,他幽幽地說:「你真幸運!」車外的狂風大雨拍打著車窗,車內的沈默令人窒息,我感覺肯特的心正在下雨……

在雨聲中,肯特說,他希望能夠擁有正常的人生,希望有人陪伴他走過布滿荊棘的未來路,助他一臂之力重返紅塵人間;我想這也是所有獄友的心聲吧!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