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善惡始於一念間
◎譚瑞欽

證嚴法師常教誨「一念心可以為善,一念心可以為惡」。我們開始監獄關懷,就是始於一念間。一九九四年十二月一個寒冷的晚上,卡里佩崔(Calipatria)州立監獄打電話到菩薩寺,請求派志工為獄友講解佛法及指導禪坐。

這所監獄專為長期監禁的重刑男獄友而設,總共可容納四千人,守衛非常森嚴。媒體稱此處是人間地獄,打架鬧事時有所聞。獄方又要求外界入內者簽「無人質」同意書,換句話說不保障人身安全,對從沒探訪監獄經驗的我們來說,著實有些躊躇。

我回心一想,學佛要致用、在行菩薩道上學習,若有事情發生,也是自己業力所致,要逃也逃不了,於是答應菩薩寺去試試看。當年我四十八歲,正處事業高峰,從此每天的時間都投入公司、寺院、家庭和監獄,非常忙碌,但不覺得辛苦,反而愈做愈起勁,因為這些都是安身立命的事情。

卡里佩崔監獄遠在加州聖地牙哥東北部的中央沙漠區,車程約兩小時三十分,每月的探訪日,我必須在早上五時出發。監獄分為四個營,每一營可容納一千人,每一營有一個小教堂,所有的宗教活動都在這裏進行,獄友需要預先報名批准後才能進入。

第一次探訪讓我印象最深刻,獄友們穿著整齊的藍色制服進來,雖然臉上擠出笑容,眼神卻可看到他們內心的不安定,人與人之間互不信任和猜疑。

後來我們才了解,獄友心中充滿了痛苦、愧疚、罣礙和不安,無數人因不堪內心折磨而自殺,尤其節日更是自殺率的高峰。因此,我們的探訪並不注重講說深奧的佛法,而是去關懷、安撫他們的心,以坐禪來調心,以愛來建立認識佛法的橋梁。

獄友表示,他們原本充滿憤怒和怨恨,開始靜坐後,平生第一次精神能夠專注,也開始真正認清自己;起初,這個認知對他們而言是非常痛苦的,因為發現自己:「做了可怕的事、傷害許多人……」但當他們持續靜坐、持續思考時,終於醒悟:「我還可以贖罪嗎?我的過往這麼可怕,要如何做人?」

原本獄友彼此間都不信任,後來參與靜坐的成員開始關懷、幫助其他人,這在監獄是非常罕見的。

開始探訪的前兩年,為了教學,我不斷進修佛學英文,但始終力不從心,書到用時方恨少。就在我最需要時,佛學界頗富盛名的學者蘭卡斯特博士(Dr. Lewis Lancaster)來到聖地牙哥,在西方寺教授佛學碩士班課程,也因此他從二〇〇二年開始,和我們一起到監獄教學。

過了一段時間,獄友要求在獄中開設大學佛學課程。經過十年的努力,我們在卡里佩崔和恰卡瓦拉谷(Chuckawalla Valley)兩所監獄設立了兩門有學分的佛學課。

這兩所高度保安、監禁森嚴的監獄總共關了七千多人。獄友什麼都不許做——不能在廚房幫忙、不能自己洗衣服,任何可能用來充當武器的東西都不許碰。獄友表示:「我們什麼都沒有,但有的是時間。」

蘭卡斯特教授把他在西來大學教「佛教入門」的內容燒錄成光碟,讓獄友根據光碟學習,二〇一三年底已有獄友完成了這相當於一個學分的第一門課。

監獄關懷是有利眾生的事,二〇一四年開始,我廣邀慈濟志工參與。周天祥及萬培娟是第一對前往的夫妻檔,劉柳、王朝謙接續加入,他們教獄友唱慈濟歌,還送去了聖地牙哥會所洪櫻美捐贈的四十三本《靜思語》。

美國總會提供的五十本《靜思語》,我們也分別送去喬奇拉(Chowchilla)的州立山谷監獄(Valley State Prison)、科靈加(Coalinga)的州立樂谷監獄(Pleasant Valley State Prison)、蘭卡斯特的加州州立監獄(California State Prison)、蒂哈查皮(Tehachapi)的加州教化所(California Correctional Institution),以及德拉諾(Delano)的沙漠景觀私人監獄(Desert View Private Prison)。

由於有些獄友從四級監獄轉到二級監獄,從卡里佩崔被轉移到喬奇拉,他們主動向菩薩寺要求每月一次的探訪,但是菩薩寺無法照顧遠距離的獄友,於是由我居中協調,找到佛雷斯諾(Fresno)的慈濟志工楊月卿帶隊,自二〇一五年至今,每月一次前往監獄關懷。

二十年來,獄中發生許多令人感動的故事,在此略說一、二。

一個週末的早上,我正在用早餐,獄中來了一通緊急電話,說如果我不去營救一位獄友,他可能會因為與獄警對抗而受傷,原因是他不願意放棄棲息在他牢房裏的一隻小麻雀。他只信任我,願意把小鳥交給我照顧。我馬上放下一切,開了三小時的車趕到監獄。

到監獄時,我真不敢相信眼前的情境——那位獄友正在用自己的舌頭為小鳥餵食。他告訴我,當他看到這隻小鳥的時候,小鳥已被拔掉全身的羽毛、切掉爪子,奄奄一息了。他救了牠,一直把牠養在牢房裏,這隻小鳥啟發了他的佛性(慈悲)。無奈的是,獄方規定不可以養任何動物。

後來,這隻小鳥在我家後院終老,而這位獄友成為監獄傳法頗具影響力的重要支柱。

又有一次,我收到一封來自獄友家人的信,內容是說過去十年來,每次他們去探訪獄中的父親,父親的情緒都非常不穩定,總抱怨別人不好、害他,老天對他不公平,弄得大家不歡而散,探訪成了一種痛苦。

但最近他父親參加了佛學會,性情改變了許多,會承認自己的錯、原諒別人,心安定下來,大家見面時亦寬容許多。他們很感恩佛法改變了一切壞因緣,帶給他們全家快樂和溫暖,他們也開始學佛了。

每逢節日,都是獄友們特別思念家人的日子,有些獄友因家人住得很遠,更有些連親人都沒有,很孤苦、寂寞。我們在獄中曾舉辦多次三皈依和傳授五戒禮儀,每次在唱誦懺悔文時,獄友們都泣不成聲,誠懇之心令人感動。根據紀錄,這些年來接受皈依和受五戒的獄友總共超過一千人,更有些人發願終身茹素。

美國無論在經濟、政治和軍事上,都是世界強國,卻也是全世界獄友比例最高的國家;每三十五人當中就有一人曾經入獄。加州是全美獄友最多的一州,共有三十六所州立監獄,每間約有四至五千名獄友,加上其他聯邦和地區性的拘留所,人數超過二十萬。

美國政府近十年來的預算支出,監獄的費用比學校教育還要多,讓政府不能不正視這嚴重的社會問題。又根據統計,在監獄裏願意接受任何一種教育——包括宗教在內——的獄友,假釋期間再犯罪的比例,比不願意接受教育的獄友低了百分之四十三,所以獄方很歡迎和重視市民到監獄當教育志工。

美國慈濟人的「幸福校園」計畫,是擋在監獄門的根本之道——幫助低收入社區的學校,輔導學生;因為家境清寒的孩子,沒有父母督導,整日在街頭晃蕩,是落入監獄的絕大因素之一。

二十年來,菩薩寺總共在十一所監獄的小教堂裏,建立了二十五間圖書館,有超過一萬本的書籍。書來自世界各地大師的著作,包括慈濟的證嚴法師、法鼓山的聖嚴法師、萬佛城的宣化法師、淨宗學會的淨空法師、菩薩寺的慧光法師等,蘭卡斯特博士更提供西來大學的教材資源。

證嚴法師在《無量義經詮釋本》中說:「教育眾生也是一樣,點點滴滴循序漸進,由淺入深,一天、二天,乃至一年、三年,毫不間斷地學習、引導,佛法的種子自然就可以植入眾生的心田,善根也會因此產生。」

證嚴法師說得很對,二十年前的一片沙漠邊地,經過一番努力耕耘,如今已轉化成一片綠洲。在布施的過程中,我們經由財施、無畏施乃至法施,才能學習並體會行菩薩道的真正意義。行菩薩道的力量是從感動中產生,自己不感動,哪能感動眾生?

已逾八十高齡的蘭卡斯特博士,有時在華氏一百二十度(攝氏四十八點九度)的暑熱下,整天來回穿梭於各監獄營區之間,身體雖然非常疲倦,卻充滿了喜悅。他曾說,在監獄教學是他一生當中最有意義的事。有一天他甚至說:「我們今天都當了地藏王菩薩。」

虛空有盡,我願無窮;地獄不空,誓不成佛。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