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鐵窗裏的讀書會
◎鄭茹菁

很多人入住飯店,都會發現抽屜裏放了一本聖經。這個作法的開端是源自美國商人約翰‧尼克森(John H. Nicholson),在一八九八年的一次出差中結識了另一名商人,同是基督徒的他們,興起了一起傳教的念頭,便聯合基督徒旅行商人成立了基甸會,並開始到每一家飯店贈送《聖經》。

美國南加州地區護持佛教團體有年的高國峰大德,也有意尋找一本書,比照基督教《聖經》,常規擺放旅館房間;尋尋覓覓多年後,他發現《靜思語》是最理想的書。

二〇一一年開始,美國慈濟志工因此有了推動「《靜思語》走入旅館」活動。此外,高國峰大德還希望將《靜思語》推廣到監獄和醫院,因為裏面有很多受苦的人,慈濟拉斯維加斯志工團隊率先響應「《靜思語》愛灑監獄」的行動。

根據克郡拘留所二〇一四年的統計,該所平均囚犯人口是每日四千一百四十九人,全年新關押的囚犯有五萬九千八百三十四人,釋放了五萬九千七百六十三人,加上關押的是等候審判的人,每天都有人進出,因此流動率很大。

直到二〇一五年,克郡拘留所的平均囚犯人口仍維持在每日四千零八人。很多羈押人整天呆坐或昏睡,不知上進、沒有自省,即使重返社會也難以走入人群。

再者,監獄因人滿為患而日漸不敷使用,獄方只好於二〇一五年重新審查一百七十六樁案件,提早釋放其中一百零五人。他們都是犯規未去上課、未繳罰款或未完成社區服務者,法官給他們機會限時完成,也為監獄空出了一百零五個位置。

獄方負責心理輔導的邦妮‧菠莉(Bonnie Polley),希望藉由書籍引導羈押人正向思維,鼓勵慈濟志工成立小團體讀書會,推動「人格再教育」,藉此減少賭城社會的負擔。

拉斯維加斯志工早在二〇〇六年即開始贈送慈濟刊物到境內四所監獄,在菠莉牧師的鼓勵下,志工也很樂意到鐵窗內分享《靜思語》,然而獄方規定必須通過背景調查及參加監獄志工培訓,才有資格前往。

當年拉斯維加斯負責人張愷倫熱心邀約,終於邀請到十二位志工到監獄課堂受訓。然而,全拋一片心的志工們事先並不知道這個任務的具體條件,有些人雖在課堂中鴨子聽雷(英語不佳,有聽沒懂),仍勉力完成課程。

一直等到菠莉牧師通知志工開始授課,大家才驚覺雖已完成培訓,但還有許多不足,尤其在英文及佛法方面更是捉襟見肘,面對一些涉及商業犯罪的獄友,提問有時很深奧,必須做好準備,才有辦法因應。

再者,獄方對志工有嚴格規定,Dos(可以做的事)和Don'ts(不可以做的事)是楚河漢界,絲毫無法通融,譬如不可以照相、不可以帶手機、不可以幫獄友打電話、不可以告訴獄友自己的姓名,一旦犯規,就會被取消授課資格。

通過培訓的志工當中,有半數是英語不靈光的,因此理當歡喜承擔的事,卻因一時膽怯而打了退堂鼓,有些人更明白地說:「我不敢去!」最後,除了張愷倫及岑慧意跨刀相助外,只剩我一個人硬著頭皮隨著總會志工去;一年後,楊大蓉、林濟克及李錫蘋等人才陸續加入。

在監獄開始進行《靜思語》讀書會的前兩年,為了支援拉斯維加斯的人力,慈濟美國總會志工陳坤元、歐友涵及賴娜音三人,輪流每月一次前來拉斯維加斯與我們會合,有時連耶誕節也照常行動。

二〇一四年底,我們沿著十五號州際公路北往至北谷監獄,繁華的賭場大道被拋在腦後,聖誕紅褪了顏色,尚未入夜即點亮的霓虹燈看來有些慵懶,映入眼簾的是愈來愈荒蕪的沙漠景觀。

美國總會團隊來回奔馳了八百多公里,陪伴獄友在監獄中過節。一位獄友歡喜抱住《靜思語》,感性地說:「昨天才向獄方申請《靜思語》,今天就有人『從天而降』帶來書籍,真是最有意義的聖誕禮物啊!」

每月一次固定到監獄關懷與陪伴,志工期待:「北谷監獄是『第一』而不是『唯一』,希望能號召更多監獄開放《靜思語》讀書會,讓更多獄友有機會接觸佛法。」

獄警何彼克(Herbig)告訴志工:「過去最受歡迎的宗教課程是基督教,如今慈濟已迎頭趕上。」

很多女性獄友想參加慈濟的讀書會,獄方要求我們加開一堂課,並強調必須是女性講師。志工聞言既喜又憂,喜的是得到獄友的認同,憂的是日後的監獄行會更有挑戰。

當慈濟讀書會成為監獄最受歡迎的宗教課,最高紀錄曾有六十個學員同時報名,只好從一節課增加到三節課;但有時不超過五十人,卻也要分成三班,志工不解一間教室可容納二十五人,為何不分成兩班。

原來這是獄方人員的用心安排,阻隔水火不容的幫派分子同處一室的「危機」,鐵窗裏的詭異風雲是外人無法理解的,主導監獄課程的陳坤元輕輕提醒:「上臺分享的時候要留心學員的臉色,避免情緒惡化的場面。」

因為讀書會的成功,《靜思語》也隨之躍居監獄借書排行榜第一名,而「煩惱就像一條毒蛇睡在人的心中,一觸動它,蛇就會咬人。」成了監獄中最經典的一句。

被關在鐵窗裏的獄友,最關心的是「因果輪迴」,曾經犯錯的人,很想知道自己是否還有資格重做好人?陳坤元只好一次又一次不厭其煩地回答相關問題。

獄友問:「當有人傷害我,如果我只是消極等待惡有惡報,到底是真的會有因果,或只是自我安慰而已?」陳坤元告訴他:「不要理挑釁的人,惡人自有因果輪迴的一天;一旦回應他的挑釁,你就會進入他的因果,跟著他輪迴。」

「可是,為什麼我沒得罪某人,他偏偏就看我不順眼,經常找我麻煩?」陳坤元回答:「這就是因果,你們兩人必有前世恩怨,今生雖不認識卻一見就討厭。當務之急是改變自己,把握機會與此人結好緣,別再把惡緣帶到下一世。」

「可是,身處監獄,如何修行?」陳坤元回答:「監獄生活不愁吃穿,有獄方準備三餐、提供制服,鐵窗內有大把大把的時間,正好是讀書學佛的最佳環境。」

「可是,我好意幫人卻被利用,該怎麼辦?」陳坤元回答:「付出無所求,助人不求回報,管他利用不利用,做完就放下。」

「有人傷害我的時候,我該怎麼辦?」陳坤元回答:「別人傷害你的時候,深呼吸,從一數到十,然後問自己:『有這麼嚴重嗎?幹嘛把自己氣成這樣?』」

歐友涵補充說:「生氣的時候,想辦法叫自己微笑,只要牽動嘴角,身體也會感到快樂,我們的大腦是很容易上當的!」引得獄友們哄堂大笑!

由於北谷監獄的獄友陸續轉移,二〇一六年初我們也被「轉移」到規模較大的克郡拘留所。

穿過拉斯維加斯老城區的賭場街,路邊的景象慢慢從閃爍的霓虹燈轉換成光禿禿的樹枝,賭場的盡頭便是克郡拘留所,羈押了超過兩千名獄友,冷冷的高牆阻斷了俗世紅塵,對失去自由的人而言,燈紅酒綠看似近在眼前,卻又遠在天邊……

經過兩年多的互動,志工與獄友結下革命情感,時刻分享了他們鐵窗生涯的酸甜苦辣,獄友感恩有《靜思語》伴囹圄,默默開導身邊動輒動怒的獄中人。

有獄友問:「《靜思語》怎麼讀?是不是今天十七日就讀第十七頁?」志工笑容可掬地回答,《靜思語》隨心意閱讀,沒有規定,翻到哪讀到哪,證嚴法師的智慧無處不在,隨翻隨得。

有人被關在監獄感覺很鬱悶,有人覺得是「浪費時間」,但是讀過《靜思語》的獄友說:「每天做有意義的事,每天活得比過去的每一天好,學會珍惜所有、樂於分享,我不認為監獄生活是浪費時間。」獄友在《靜思語》的閱讀世界裏重新定位自己,找到人生的新方向。

有一位獄友讀《靜思語》讀了一個多月,每天讀三、四次,每次遇到煩惱,都能透過閱讀這本書找到答案。

有一晚,有人受不了他的打呼聲,三番兩次將他從睡夢中叫醒,到第四次他發火了:「別再吵醒我了!否則就給你好看!」

隔日睡醒,獄友虛心反省,決定面對問題,他將牢房裏的八個獄友叫來「開會」,希望大家想辦法幫他,獄友建議他側睡避免打呼,就這麼輕而易舉地化解了可能發生的拳腳相向。

他說:「睡覺被打擾,照我過去的脾氣早就發火,幸有《靜思語》的智慧開導,讓我了解武力不是解決事情的唯一途徑。」

《靜思語》走入旅館的原始構思是將《靜思語》擺放在每間旅店客房之中,陪伴舟車勞頓的旅人度過漫漫長夜,用證嚴法師的智慧法語迎接明天;而今,《靜思語》飛入鐵窗高牆,擺放在牢房的上、下鋪,開導獄友放下人間的愛恨情仇,堅強面對監獄人生及出獄後的挑戰。

一百多年前,基甸會基於單純的信念和行動而成立,從一家飯店開始發送聖經,如今發送地點已擴展到學校、監獄、醫院等機構,也不再限於美國。累積至今,已送出二十億本《聖經》。

有人統計,他們發送前十億本,費時近一個世紀才達成,而後十億本只花了短短十四年。這番努力和用心以及驚人的成長速度,相信不是基督教徒,也不得不佩服,更是我們效法的好對象。監獄傳法,這才起跑,任重而道遠,送《靜思語》給受苦的人不僅是高國峰大德的心願,也是慈濟團隊的方向。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