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是聰明還是無知
◎鄭茹菁

二〇一四年八月,慈濟志工開始於每月第三個星期天下午一點,到北谷監獄帶領《靜思語》讀書會。每季一調的獄警人事,屢屢為志工帶來「驚嚇」,他們經常在總會志工僕僕風塵抵達之時,睜大眼睛問我們:「什麼讀書會?」

我們除了要解說讀書會的目的,有時還要教新上任的獄警「學員換班」的程序,算準時間打電話請獄警將下一班的學員帶到教室等。雖然變數不斷,但志工盡力溝通,隨緣而安。

二〇一五年六月的第三個星期天,我最先抵達監獄,發現女獄友的課程臨時被取消,九位男獄友被編入同一班,上課時間定為下午一點到兩點。

雖然早已習慣獄方的「善變」,但我們仍努力爭取:「可不可以把這節課延長為兩小時呢?有些志工大老遠從洛杉磯開車過來,只上一小時課,豈不太可惜了!」

獄警斷然拒絕:「其中幾個人正被關禁閉,能出來上一小時課,已經是法外施恩了,主管不可能批准延長上課時間。」

「變化球」接踵而來,九位男獄友僅有四位現身教室,另外五位「拒絕上課」,獄警聳聳肩膀向志工表示抱歉。我私下請教獄友:「發生什麼事會被關禁閉?」獄友猜測是打架吧!

我又追問:「關禁閉是怎麼回事?」獄友表示,關禁閉就是把一個人關在一個小地方,有點「閉門思過」的意思,也許因此心情不好、不想上課吧!還有一次,獄方完全忘記要上課這回事,獄警只好帶著我們「臨時抱佛腳」,逐間牢房詢問:「有人要參加讀書會嗎?」所幸幾位獄友,不忍見志工撲空,一人拉一把椅子,魚貫走向存放掃把、拖把的儲物間(臨時教室),就在陣陣異味撲鼻的環境中,靜心聞法。

每月一次的監獄「插曲」,也勾起了我的童年記憶。我的父親苦讀出身,就讀師範學校之時便立志考法官,邊讀書邊自修法律,十九歲那年以優等第一名成績,通過普通教育行政考試;二十一歲考取書記官,二十三歲得償心願考取法官,被分派到臺中地方法院擔任檢察官。

當年臺灣的法律系統為避免法官與地方勢力掛勾,制定了頻繁調動的規章。身為法官的女兒,我的童年便在臺灣頭到臺灣尾的各個法院宿舍度過,總共念了六所小學、三所國中。

在法官父親的耳濡目染之下,未及成年,我就提早了解所謂「壞人」。有天生的,也有不得已被逼上梁山,包括為養家而跳入火坑的妓女、為保護家人而觸法的殺人犯、亂簽空頭支票代夫坐牢的家庭主婦……悲劇天天上演,只是故事主角不同而已!

移民美國後,我改行擔任地方報社記者,經由採訪之便,側面了解一些華裔同胞涉及訴訟的案件,屢見因語言隔閡而造成的牢獄之災,令人不勝唏噓!

一九九六年,某賭場賭客串通發牌員詐賭,其中幾位華裔發牌員受牽連,一位女發牌員因家境不好又自信無辜而沒請律師辯護,結果因說不清楚狀況而被判七年徒刑,一家人苦不堪言……這是語言隔閡所造成的遺憾,但有些犯罪卻是出於「無知」。

美國人很容易相信別人,但是痛恨欺騙,一旦發現詐騙,必會嚴懲不貸。賭城居民南茜收入頗豐,卻向福利機構申請食物券、救濟金,許多年未被發現,直到某日賤價銷售食物券,才引起警調雙方的注意。

原來,美國福利機構核發的食物券限時限量,也限制不可消費高級食品;有的人用不完便私下賣掉折現,這是法律不允許的,南茜不僅要接受法律制裁,還要賠償國家的損失。

在美國,雇主設計考驗雇員是被法律允許的。有一位打掃酒店房間的員工,下班後玩吃角子老虎機被雇主發現(某些賭場禁止員工賭博),主管擔心她手腳不乾淨,可能會在工作場所順手牽羊,因此故意在她的工作地點放置貴重物品,預先架設的錄影機錄到她取走物品的畫面,雇主馬上報警逮捕。

雖然她尚未下班,物品仍在賭場推車上,但她仍被戴上手銬帶走,所幸檢察官明察秋毫,相信她只是未按程序立即上呈,並非有意偷竊,但她仍度過短暫牢獄之災,足見美國法律之嚴峻!

各式各樣的獄友組織成監獄眾生百態,北谷監獄關了許多商業罪犯,都是在世俗中算盡機關、見識過大場面的人,只是將聰明用錯地方。他們的學問不在志工之下,屬於「求知若渴型」。

當聰明人遇見《靜思語》,內心深處的善根被啟發,意識到過去的罪過,開始擔心因果輪迴,最常被提出討論的就是:「今生犯罪,來生還可以做好人嗎?」

而「滿腹牢騷型」的學員,則整天都在怨天尤人,好像自己被關進牢房都是別人的錯,期待博得佛法課老師的同情。

最多的是「問題學生型」,簡單的問題有「誰是佛陀?」可愛的問題有「如果佛陀已流浪(用的是Homeless這個字)四十年,為什麼看起來很胖(這次用的是overweight)?」錯把彌勒佛當佛陀,志工聞言無不失笑,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才解釋清楚。

複雜的問題有:「如果能事先知道結果,可能會對自己的行為有幫助吧?」獄友想學習「先知」的能力,避免禍事。

「默默觀察型」大多是無宗教信仰,他們看到參加慈濟佛法課的人法喜充滿,便以觀望的態度前來考察,志工必須加倍努力才能說服他們。

最後一種是「閒著沒事型」,反正關著也是關著,倒不如藉著上課的機緣到教室逛逛,聽聽人家說些什麼?

爭取獄友的認同,並不是靠誰的佛法說得最好,或是誰的英文最溜,而是關懷陪伴的過程,志工從「感恩、尊重、愛」出發,加入證嚴法師的淺顯開示及「付出無所求」的慈濟精神,最後是《靜思語》的智慧及感動,終能功德圓滿!

如今,《靜思語》仍是監獄借書排行榜冠軍,很多被釋放的獄友要求攜帶這本書回家,外面的世界號稱「自由」,但仍存在著許多「桎梏」,《靜思語》可以給他們勇氣及智慧,陪伴他們昂首闊步走向未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