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甦醒
◎陳坤元

監獄裏關的未必是犯罪的人,卻一定是受苦的人。他們蒙塵的心長時間被封鎖在黑暗的角落……

獄友大衛是四十七歲的黑人,已經被關了四年,正等待可能被處死刑的判決。他來信向傳風團隊表示:「依賴著佛法,我才能熬過這幾年,目前手上唯一的佛法書就是證嚴法師的《靜思語》,你們還有其他書可以寄給我嗎?」

大衛很喜歡證嚴法師在書中所說的:「什麼都沒做,就是空過人生。若能不斷付出、利益人群,就是大好人生。」「希望我還有機會能夠付出。」大衛如是說。

獄友約瑟在信上表示:「《靜思語》中充滿了不可言喻的真實智慧,真是一本非常好的書。」他也非常喜歡看《美國慈濟英文季刊》,閱讀志工們在全世界助人的故事,是他在獄中最快樂的事。

「志工們如此貼心助人,正是菩薩的行為。」每一期季刊,約瑟都反覆仔細地閱讀,並表示希望捐款給慈濟,然而他在獄中工作的收入很少也不穩定,只能試著每月捐五美元,還擔心可能無法每個月都做到。

約瑟已經被關了二十五年,服的是無期徒刑。他來信詢問:「如果可能的話,我能定期收到《美國慈濟英文季刊》嗎?還有,可以為我寄來一些慈濟的資料嗎?」

衛理從十七歲入獄,今年已經四十四歲了,也是服終身監禁刑期。他向傳風團隊訴說,在獄中的這些年,他儘量地教導其他受刑人道德及行為準則,因為許多人在家中及社會中從未學過這些東西。

他不斷將《靜思語》及《美國慈濟英文季刊》與其他受刑人分享,希望能夠影響他們走向光明的一面;甚至和獄警們分享,他們也都很喜歡。

衛理說:「對於慈濟所做的助人工作,我非常感到興趣,並在獄中盡力將慈悲與道德的理念,以及腳踏實地的工作精神,和這裏的人們分享。我希望這些善行能夠啟發他們,鼓勵他們改變自己,出獄後能為社會做一些貢獻。」

威廉深切地感受到,無論是身繫桎梏或身形自由的人,都應該行菩薩道助人。他在信中分享了自己寫的一首詩——

全副武裝,
三倍於邪惡戰爭的力量,
我將挑起一場和平的戰爭。
這片土地,
將在我的保護下安靜休養,
因為和平將降臨在我們的家園。
一切外在的邪惡,
均源於內心,
這裏就是我的戰場。
朋友們,請加入這場聖戰,
我們有信心終將戰勝。
一起努力吧,朋友,
一個和平的世界將在我們眼前展現!

派克因為持械行竊而入獄,再兩年就能出獄了。他說,讀《靜思語》是他現在每天的功課,並自嘲:「這裏沒有人來傳揚佛法,《靜思語》成了我們佛學會的教材,而我成了無奈的傳法老師。」

派克祈禱自己每天都盡力走在菩薩道上,在三十一歲生日即將來臨前夕,他表示能夠遇見慈濟,是最好的生日禮物!

丹尼過去是身流猶太血,心行猶太教,但是在讀完《靜思語》後,他對佛法產生極大興趣。他生長於紐約,當《美國慈濟英文季刊》報導慈濟人對桑迪颶風受災戶的幫助,不禁喜極而泣;因為在他身陷囹圄,無能為力時,居然有一個華人團體去幫助他的鄉親。

「任何言語都不足以表達慈濟及時幫助帶給我的感受。」丹尼希望能夠成為慈濟志工;但很顯然的,目前處境不容許。不過,入獄已十年的他,即將出獄,他計畫帶著太太及孩子一起拜訪慈濟。

同樣來自紐約的喬治說:「我是紐約人,從來沒有聽說過慈濟,非常驚訝從證嚴法師建立慈濟開始,至今已有這麼多人的心靈受影響。未來一出獄,我將儘快加入你們的行列。」

約翰收到傳風團隊寄去的《靜思語》後,在每天的功課中加了一項,就是研讀一頁靜思語,並思索如何將它應用在生活中。他在信上表示,正努力去除多年來的恐懼、瞋念及驕傲心所累積的負面思想,學習培養忍辱心與慈悲心,希望藉此漸漸彰顯粗暴表相下的柔軟與平和。

約翰真的很希望去幫助別人,發願要摧毀「自利」的高牆,轉而以「利他」為人生的目標。

「感謝你提醒我,無論地方的大小,甚至在獄中,都是可以開始行善的。」肯尼謝謝傳風團隊的鼓勵,在他表示很沮喪、沒有錢付出時,讓他明白即使是小小善行,都會有影響力。

傑克由衷表示:「我對佛陀所教導的,做一個慈悲的人很有信心。慈濟讓我看到如何將慈悲心展現在行動中,這正是身為佛教徒的真義。」他還說,《時代雜誌》稱證嚴法師為「慈悲大軍的統領」,非常貼切。

杰斯汀在基督教家庭中長大,過去對懺悔的看法,只限於請上帝或牧師饒恕他的過錯。但看完證嚴法師的《法譬如水》後,他才進一步了解佛法的真懺悔是根除人們的「貪、瞋、癡」。沒有真懺悔,過去的惡習會愈來愈強,導致人們的「身、口、意」去造惡業,由此遭受惡報而受苦。杰斯汀發心立願:「我一定要將懺悔加入每天的修行功課中。」

研讀了《法譬如水》一書後,他開始能以不同的角度,來看待其他受刑人。例如,在監獄活生生的人們身上,就可以看到地獄眾生與惡鬼。在獄中才能有這麼難得的機緣,這幾乎令他要感恩牢獄之災所帶來的修行契機。

再過三年,杰斯汀就能出獄了。他曾經是醫師,雖然不能再行醫,卻表示:「行菩薩道將是我下半生的目標,說不定我能夠非直接地幫助病患。」證嚴法師說:「沒有任何人能夠替自己承擔業的苦果。」他將認真地懺悔以消除自己的業障。

艾力克思觀察到《靜思語》對身邊的受刑人,影響非常巨大,他說:「大家都把這本書很神聖地捧在手心中,如捧著一朵非常脆弱的花,非常地想讀懂它。在吵雜、混亂的監獄中,這本書帶來了一些平靜。」

大多數的受刑人並非是被通電的鐵絲、高牆,或獄警所牢困,而是被心中的絕望與無助所困住。在獄中,雖然沒有殘酷的肢體懲罰,卻充滿了冷漠無情的心。許多人活得如同行屍走肉,靜思語喚醒了他們沈睡中的佛性,讓「人」慢慢地活起來了!

理基說:「我的無明、執著與欲念,將我壓得無力舉頭。《靜思語》助我昂頭挺胸,將視線從地面抬起,因而能欣賞到道路周邊的美麗景色。它的言語精簡,卻意義深遠。」讓他最受用的是證嚴法師在書中說的:「美滿的人生,不在物質、權勢、名利及地位,而在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情誼。」

馬可代表獄中研經班向傳風團隊說:「謝謝您!」感恩傳風團隊在通信中,對他們所展現的關愛與慈悲,自喻不值得社會關懷的一群人,也能收到這無分別心的待遇,令他們非常的感動。

他們計畫每天在看板上,與所有的受刑人分享一句靜思語,因為一句話就有可能影響一個人的一生。獄中生活非常困厄,偶爾蒙受一滴智慧語錄的潤澤,就有可能讓一天過得更加美好,增長更多菩提心苗。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