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因果與素食
◎鄭茹菁

志工與獄友分享了幾個關於浪費食物的數據——從農場到餐桌的過程,有百分之四十食物被浪費;生產食物用水,有百分之二十五被浪費;四口家庭每年購買食物的花費,超過兩千美元被浪費……而另一項數據卻顯示,有一千七百萬美國家庭沒有固定食物來源……

陳坤元問學員一個有趣的問題:「為什麼超市賣的雞沒有雞頭?有沒有人看過雞頭?火雞大餐有沒有頭?」連續三個有關「頭」的問題,問得學員們猛搔頭。

「為什麼商人要把頭藏起來?」陳坤元告訴大家,因為吃的人看著頭,看著那雙注視自己的眼睛會吃不下,生意人考慮到生計便把頭去掉了,可悲的是,人類的心念就這麼落入商業策略的控制。

學員中有兩位來自美國中西部,他們知道當地有綠油油的一大片玉蜀黍田,然而,人類吃的玉蜀黍相當有限,大多用來餵養牲畜。人類為追求肉食,得用大量的水噴灑玉蜀黍田,可惜了珍貴的水資源。

陳坤元分析現代人用水的比例,其中百分之四的水用於日常生活,百分之四是工業用途,其餘用來生產食物的百分之九十二中,有百分之四十七是用來餵養牲畜,只有百分之四十二是用來灌溉農作物。如此算來,美國竟有百分之三十七的水,用來生產被浪費掉的食物。

所以,美國人如果不浪費食物及選擇素食,即可節省日益枯竭的水資源。陳坤元鼓勵大家不要浪費食物,並且儘量減少食肉,得到許多人的贊同。

聽聞以上驚人數據後,獄友們張大嘴巴,驚呼不敢相信。陳坤元說:「素食是解決這個問題的唯一辦法。」他分享了素食的重要,並簡短分享前獄友肯特在獄中吃素的決心與故事。

肯特曾經是北谷監獄慈濟讀書會的學員,第一次參與讀書會那天,主題正好是「勸素」,我分享了照顧戶可可的故事。

可可是一位年輕漂亮的華裔女子,二〇一〇年受經濟風暴波及丟了工作,丈夫又不幸早逝,她決定返回中國陪家人過農曆年,雖然咳嗽不斷卻不以為意,直到回來拉斯維加斯,驚見自己咳嗽帶血,才十萬火急就醫診治;不幸的是,診斷結果是肺癌第四期,只剩下六個月生命。

從發病入院、住加護病房、插管接呼吸器、插胸管到拔管、切片檢查到聆聽醫師宣判肺癌末期,可可都是一個人獨自承受;所幸,慈濟志工受醫院社工委託出面關懷,陪她走完人生最後一段旅程。

可可曾有疑問:「我不明白,為什麼經歷那麼多手術,在胸口留下那麼多疤痕,卻不能救我的命?」後來,她才了解這可能就是因果。她說,自己曾在中國經營鱉養殖業,買賣鱉作為食物及藥物,當年她在鱉的身上劃下一刀又一刀,如今,那一刀刀全回到自己身上。

二〇一一年四月十日是可可的四十一歲生日,大家心知肚明那會是她有生之年最後一次過生日,慈濟志工準備了溫馨的慶生活動,讓可可幾次淚流滿面、無法言語。

可可表示,若有一天她可以好起來,也要成為慈濟志工,去做善事幫助別人。然而可可終究敵不過肺癌的魔掌,選擇在不驚擾大家的時間靜靜地走了,但她的故事永遠留在志工心中,教育大家了解所謂「因果輪迴」。

分享可可的故事後,我邀請獄友「素素看」:「我知道監獄環境無法選擇餐點,但我們可以從早餐的牛奶、麥片及麵包開始,祝大家身體健康!」

「可可的故事」談到了因果,陳坤元特別為獄友做更深入的講述——因果論是論述因緣業報的學說,因和果輾轉相生,謂之因果報應。因果通於過去、現在和未來,深信因果是佛法基本信念,一切事物均從因緣而生,有因必有果。種下善因,不一定立即產生善報,只有等到緣分到了,才能得到善報的結果,有時可能要等到未來生;而所作惡業,亦必於因緣成熟時才得惡果。果是指有因有緣而生、有因有緣而報的結果,又稱果報……

肯特非常專心聽故事,可可的遭遇啟發了肯特的慈悲心,他不忍心再吃動物的肉,從那日起立志吃素,並以「絕食」行動在獄中爭取到「素食餐盤」,為所有發願素食的獄友謀福利。

然而,監獄的伙食計算精準,每個人領到的食物很有限,充其量不過是「勉強充飢」而已,當餐盤裏的炸雞香味飄起,好似在引誘飢腸轆轆的肯特拿起刀叉,每一次用餐對他而言,都是「天人交戰」的考驗。

「八分飽,兩分助人好」又是另一樁挑戰,獄友的餐盤分成四格,也就是說,肯特只能吃其中三格,他只好「布施」點心給其他獄友,據說獲此殊榮者無不喜出望外、感恩再三。

獄方第一次頒發「特餐」那天,肯特原本排在隊伍的最末端,當送餐的人高喊:「素食餐,誰的?」他在眾人羨慕的眼光中,緩緩上前領取餐盤,享用了人間美味。

過去,有獄友調侃他:「又在看你的亞洲課本了?」如今向他虛心請教:「請告訴我,到底要讀哪本書才能吃到素食餐盤?」經由獄友的宣傳,素食在拉斯維加斯監獄蔚為風潮。

點心哥也是當日讀書會成員之一,但是他對陳坤元所說的,「無所求地助人,自己能夠得到助人的快樂」存疑,他決定在牢房裏做實驗。

點心哥的下鋪,住了一位永遠吃不飽的獄友。他開始把自己的甜點留給下鋪,下鋪既不說謝謝,也不拒絕甜點,就這樣過了一陣子,因為和獄友和睦相處,心情愈來愈愉快,日子也愈來愈好過。

點心哥真心感受到助人的快樂,也慢慢感覺到下鋪的改變;實驗證明了鐵窗內,愛與關懷更有存在的必要。

此去數月,志工注意到點心哥清瘦了,原來他已開始吃素,並帶動另一位獄友學習吃素,他們向志工請教全素(Vegetarian)與純素(Vegan)的異同,想知道該不該接受奶蛋類食物。陳坤元了解他們身在獄中多有不便,鼓勵他們盡力就好。

這時,向來表現很酷的一名華裔受刑人忍不住發問:「我聽說,只要向被吃的動物表示『感謝餵養』,就會得到原諒!」陳坤元馬上否定說,雖然向動物「感謝」是好事,但是因果上「好、壞」是不能相互抵消的,這與公司的「賺、賠」不同。

另一名獄友忍不住感嘆:「出獄後就沒人管吃住,能不能有飯吃都成了問題,如何堅持吃素?」

其他獄友紛紛提供資訊——有人說,便利商店過了半夜十二點,就會把甜甜圈拿去丟;有人說,披薩店關門前,會把剩餘披薩拿出來送人吃。有位黑人獄友入獄前是無家可歸的街友,他分享了好幾個著名餐館的後廚垃圾箱,提供非常高檔的「垃圾美食」,堪稱賭城遊民的最愛!

說到這裏,有人感嘆監獄是最佳修行場所,既不愁吃穿,也不怕颳風下雨,擔心自己出獄後會變成遊民,可能淪落到去垃圾箱覓食。

聞言,另名獄友立刻提供資訊說,有個叫「囚犯的希望(Hope of Prisoner)」機構,樂意協助獄友規畫未來;還有一個「深深關懷(Wellcare)」單位會幫助解決食、衣、住、行的困難。

這些資訊對即將出獄的獄友而言十分寶貴,志工祝福出獄後的獄友都能吃住無虞,發心素食者都能如願堅持。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