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2016-11
  細水長流
  眾裏尋它千百度
  一帖良藥
  眾志成城
  肯特回家
  不怕碰壁
  善惡始於一念間
  鐵窗裏的讀書會
  傳風家書抵萬金
  是聰明還是無知
  用教育取代懲罰
  甦醒
  因果與素食
  二十一罐咖啡
  慈濟美國監獄關懷記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當西方大哥遇見東方佛法
  二十一罐咖啡
◎鄭茹菁、張菲菲

沈甸甸的包裹送到眼前,映入眼簾的寄件人姓名十分陌生,地址是男子監獄郵政信箱,很難想像這份寄自監獄的包裹,到底包裝了些什麼東西?

二〇一三年十二月十一日,美國總會收到一個來自監獄的包裹,包裝著二十一罐咖啡和四套郵票(八十張),附加的中文信函寫著:「在獄中諸事不便,可否懇請幫我布施的東西義賣,並將所得捐給菲律賓急難救助。謝謝你們,阿彌陀佛!」

短短三句話,將受刑人失去自由、採購不便及縮衣節食等細節一筆勾消,擺在眼前的只有一個重點——雖身陷囹圄,但救災不落人後。

接獲咖啡當天的午餐時刻,美國總會聖迪瑪斯園區的志工立即推出咖啡義賣,有人買了咖啡又捐出來,有人買了又買,當天募得三百三十五點五美元,全部善款都投入海燕風災的募款箱。

二十二日上午美國總會舉辦歲末圍爐,近九百人參加,志工李靜誼乘人多熱鬧,娓娓道出來自南加州縣立男子監獄的「咖啡情」故事,「人在獄中,還心繫受災民眾,真的讓大家非常感動!」

被義買又捐出的咖啡和郵票,再度被拿出來義賣。李靜誼告訴大家,咖啡募款可以為這位受刑人植福田,因為他的一念善心,啟發更多人的悲心及歡喜心,一起幫助菲律賓海燕風災的受災民眾。

高國峰大德雖已捐助菲律賓海燕風災十萬美元,得知「咖啡情」故事,馬上說:「我可以用一千美元買下嗎?」

年方二十二歲、剛受證慈誠的蔡松谷說:「如果沒有慈濟人的支持與鼓勵,我不可能走到現在。『咖啡情』的故事讓我流下了眼淚,一個受刑人如此發心,真的很不容易,我也決定捐出一千美元。」

正開車北上舊金山參加婚禮的志工黃濟帆,得知訊息,不落人後,用手機傳訊:「感恩科技的發達,讓不在現場的我也可以參加愛的行動隊伍!假若仍有機會,我願以同等於包給新人的紅包兩千元,標下這位善心大德任何剩下來的東西,也建議大家一起來競標。」

不久,李靜誼又報告了一個好消息——高國峰大德將捐出與當天義賣咖啡總額的等額捐款,將義賣總額提高到五萬五千零六十美金。沒想到一分咖啡情,竟能引起那麼多的迴響,讓圍爐的溫暖又多添了一分幸福滋味!

「咖啡情」的故事不因咖啡涼了而不再飄香,雖然受刑人依法不可從監獄寄錢出去,但這位華裔受刑人仍想出辦法,在獄中商店採購咖啡和郵票寄過來。儘管身繫囹圄,但是他結善緣的心念仍然堅定!

為感謝劉姓受刑人帶動的「咖啡情」效應,美國總會特別指派志工去探訪。二〇一四年七月十三日,張菲菲、陳坤元、賴娜音及馬嘉瑞等四人前往南加州縣立男子監獄會面。

可惜的是,只有張菲菲事先辦妥探獄文件及手續,因此由她一人獨自赴會,其他人在外等候。

張菲菲排在隊伍中慢慢往前移動,大概是穿制服的緣故,有人問她:「你們是從教會來的嗎?」張菲菲表明自己來自一個佛教團體,叫做慈濟。

這時隊伍行進到靠近入口處,空間稍稍放寬,一起排隊的幾個人圍起圓圈看著她,慈濟人善接變化球,張菲菲靈機一動,開始向他們述說「咖啡情」的故事。聽到咖啡與郵票竟能產生這麼大的迴響,大家深受感動,覺得世上好人還是很多。

得知張菲菲沒有帶錢來,排在前面的女士慷慨提議:「等一下我們買東西請他吃!」張菲菲這才想到面談時有飲料比較好,於是匆匆向陳坤元等人收集了三塊錢紙幣和一個銅板,這時門內已在高喊:「下一位!」

穿過層層關卡,到了會面的室外野餐區,野餐椅幾乎全坐了人,桌上堆滿了食物和飲料,還不時有家屬捧著食盒,從監獄主體的建築物走出來。

獄友們輕鬆地與親友邊吃邊談心,就像在公園野餐。張菲菲找到一張空桌子坐下,等劉先生出來。

張菲菲未曾見過劉先生,光憑會客單上的照片辨認。照片上是一位長髮披肩的中年男子,而出現眼前的卻是中等身材的短髮男士,她直覺就是他了,他也直視著她,走近之後,兩人不約而同雙手合十相互敬禮。

劉先生很客氣地表示:「喝點橘子水就好!」於是,張菲菲走向販賣機買飲料,坐定後才向劉先生說明義賣咖啡和郵票的結果。得知募到九萬多美元善款,劉先生淡淡地說:「那是菲律賓人民之福。」

來自臺灣的劉先生,從小對慈濟就不陌生,所以會想到找慈濟義賣咖啡。牢房內有電視機,當他看到菲律賓海燕風災的報導,決定寄出咖啡義賣。

劉先生補充說,獄友可以自費在牢房安裝電視,也可以向獄方特約的批發商購買食品,甚至可以轉賣給別人。他看到咖啡減價就買了一批,誰知寄來的竟是高價咖啡,自己喝不了那麼多,便捐了出來。

張菲菲問他:「你有沒有想過,你的一念善心竟會啟發那麼多人,募得如此多的善款?」劉先生說:「沒有,寄出咖啡後,我根本就沒再想過咖啡的事。」

本來,他還有一批花生要寄出,可惜遭人偷竊。他沒有生氣,只是替偷盜著難過,擔心他們因此又造惡業。

縣立男子監獄和住家之間僅相隔一片田野,從馬路邊即可看見田野中鐵絲網圈住的建築物。離去時,張菲菲看見劉先生站在野餐桌後面,大口將剩餘的飲料喝完,知道他也是節儉惜福的人,對他義賣咖啡的善行更是由衷讚歎!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