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愈挫愈美麗
2017-01
  〔推薦序〕不受命運左右
  〔編序〕陪伴的力量
  獨臂勇士畫針情:李道源
  繡出圓滿光華:吳巿
  星光耀滿天:廖健一
  雕琢閃亮亮的心:陳喬筑
  一擔豆花一筆字:施招澤
  走出寂靜:蔡乙萱
  編織愛與希望:李蓮達
  展翅藍天夢隨行:郭維鈞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愈挫愈美麗
  雕琢閃亮亮的心:陳喬筑
文/章麗玉

閃亮之心
經過切割與拗折,銀飾構成有層次的立體感,陳喬筑想表達凡事都有一體兩面,有捨才有得的意念。
 
每週六、日早上九點,陳喬筑騎著摩托車從楠梓出發,車上載著收納式小桌椅與銀飾品,得騎上五十分鐘才抵達高雄駁二藝術特區。

「小姐您好,我賣的飾品都是自己純手工打造,樣式精緻又可愛,無論配上什麼膚色,銀飾品戴上去都好看。你要不要試戴一下?」

陳喬筑向駐足在攤位前的客人,一一介紹自己的巧手傑作。年輕人愛美,銀飾品有不小的市場利基,為陳喬筑帶來相對穩定的收入,「擺攤時間雖然比較有彈性,但收入只比上班好一點而已。」

除了固定擺攤做生意,她還到一所高中教授韓文,也兼家教教韓文。頗有語言天分的她,二〇一四年曾申請赴韓國首爾國民大學當一年交換學生,因而學會一口流利的韓文。

 
無法選擇的成長背景

成長環境練就出獨立個性,陳喬筑從不輕易向人訴說困境。求學期間,最令她擔憂的不是課業成績,而是毫無著落的學費。

「從幼稚園起,我就沒再看過爸爸,忘了他到底長什麼模樣,對他沒有絲毫印象,只知道他在我很小的時候就和媽媽離婚了。」陳喬筑的童年記憶裏,缺少父愛,媽媽也常是不快樂的。

爸媽離婚後,他們搬到了臺中新社外公家。外公家是一座平房建築,屋後有竹籬笆圍繞。陳喬筑常在院子裏玩耍,有時玩到功課寫不完,媽媽拿出竹棍要修理,「我就衝去找外公求救。外公會擋住媽媽,替我求饒,『小孩怕了就好,別打了。』外公還教我向媽媽說:『下次不敢了!』」

「要是還有下次,你就試試看。」媽媽生氣地說。

「喬筑最乖了,以後都會寫完功課再玩,對不對呀?」外公打了圓場,「走,外公帶你去雜貨店買糖吃。」

在外公家生活的記憶十分美好,陳喬筑想起百般呵護她的外公,偶爾還會給她零用錢以資獎勵。「有一次,我要去參加珠算檢定考試,外公特地從口袋掏出一百元,要我去買自己喜歡吃的東西。」

雖然有外公的疼愛,但沒有父親的小女孩,難免感受到一分失落。就讀小學時,她曾經和媽媽爭吵:「別人有爸爸,為什麼我沒有……」隨著年紀漸長,經歷的事情多了,她已經不再追問深藏在媽媽心中的傷痕與苦楚。

為了一家生計,媽媽早出晚歸,每天忙著種百合花;在百合花盛開的季節,經常忙得連假日也沒得休息。除了種花,媽媽也曾到工廠上班,直到產業陸續西進中國大陸,工作機會也沒了。

「不久,外公往生,房子由舅舅繼承。那一年,我才國中一年級。」媽媽帶著陳喬筑和弟弟輾轉搬到東勢,賃屋而居。

為了生活,媽媽找到住家清潔的工作,陳喬筑時常在假日當小幫手。然而,長年累積的辛勞與過不去的心結,媽媽終於病倒了。她整天不說話、不吃飯、也不吃藥,任何事都不做,把自己關在房間發呆,有時還會暗自哭泣。

「媽媽,別再鬧情緒了,你這樣不吃飯、也不吃藥,整天就一直哭……再這樣下去,我要送你去醫院喔!」陳喬筑苦苦相勸,媽媽卻躲藏在自己的世界裏,好像聽見女兒的話了,又好像沒聽見。

「喔咿……喔咿……」救護車的警笛聲,由遠而近。媽媽癱坐在客廳沙發上,臉色暗淡,兩眼無神,抵抗著旁人的攙扶,死命地不想上車。最後,在救護人員的協助下,哄騙強拉,才把她送進車裏。

救護車疾駛在馬路上,陳喬筑懷抱著媽媽的隨身物品,萬般思緒湧上心頭,淚水潸潸,沾溼了垂肩的長髮。

成長
陳喬筑勇於跳脫框架,以植物欣欣向榮的生長,表達她勇敢面對一切阻礙,又不失寬柔待人的價值觀。
 
努力追求的踏實人生

對這個母親罹患憂鬱症、兩姊弟還年幼的單親家庭,訪視志工張英選印象相當深刻。「最初幾次家訪,媽媽都躲在樓上,明明聽到有人呼喊,卻遲遲不肯回應。」

「如果你不下來,我們要上去找你喔!」聞言,媽媽才應了聲匆匆下樓,掛著黑眼圈、兩眼惺忪地出現。

一開始,彼此的互動並不順暢,無論志工說什麼,都難以引起她的興趣;有時,她又會突然說些令人難以理解的話。志工溫柔地握住她的手,拍拍她的肩膀,試圖穩定她的心情。

「兩個孩子都好乖巧,你要堅強一點,不要讓煩惱留在心裏。」逐漸熟悉後,媽媽會對人點頭,露出一抹微笑。

當大家要離開時,她也會依依不捨,泫然欲泣地一再致謝。張英選見狀,總會趨前擁抱,輕聲說:「你要加油!我們下個月再來看你。」

曾有一段時期,媽媽常在黑夜獨自奪門而出,陳喬筑與弟弟察覺有異,便緊跟在後,以防萬一。「媽媽沿路走走停停,為了不讓我們跟,還會回頭咬我們,我和弟弟實在擔心……」

儘管志工們定期關懷,也嘗試邀約媽媽走出家門,到環保站做資源回收,希望透過身體勞動、與人互動,來減緩她的病情。然而,媽媽勉強答應後,只去了一次,便找各種理由推辭,繼續把自己關在小小世界裏。

面對媽媽生病的事實,陳喬筑不因此而難過抑鬱,她展現了無比的勇氣,要求自己盡力做好每件事。

陳喬筑的堅強,則讓長期陪伴的志工張英選十分不捨。每到註冊前夕,不待陳喬筑開口,她便主動向慈濟申請生活費及註冊費補助,好讓兩姊弟能安心就學。

二〇一〇年,陳喬筑考上高雄大學創意設計系。即將離家外出求學的她,為了讓媽媽得到較好的日常照護及治療,決定讓媽媽入住安養院。

她利用寒、暑假積極打工,也接受過家扶中心、世界展望會等慈善機構的幫助。她寫信給認養人,表達內心的感謝:「謝謝你們一路上的幫助,永遠的謝謝!將來出社會工作,我要把你們付出的這分力量,轉換為幫助別人的能量。」

大學四年,她選修了文化產業設計、金工設計等課程。「我喜歡工藝設計,也喜歡親手做一些小飾品。在學校學到相關的知識,如木工、陶藝、塗料等技術後,我會參考別人的作品,再加入自己的點子,研發出新的產品。」

她夜以繼日地在「金工」方面不斷鑽研,加工各式各樣的銀飾品,「在學校工作室才有銀板、銀線等設備,有些物件需要大型機器才有辦法加工。」陳喬筑手上拿著電焊,利用高溫的火焰焊接銀器。

由於投入的時間很多,各種基本款式都難不倒她。「商品與創作不太一樣,商品的目的是為了販賣,款式流於大眾化。創作則是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設計者要具有創新的設計思維。」陳喬筑的嘴角揚起笑意,小巧可愛的臉龐,有著一對閃閃發亮的眼眸,展現十足的自信。

喜歡充滿時尚感工作的她,在大學畢業展時,展出許多金屬媒材類作品,包括純銀創作的項鍊、別針、戒指等近二十件飾品。她表示,在韓國當交換學生時,教授規定每月須創作兩件作品,雖然壓力很大,但功力也因此大增。

 

如今,陳喬筑在高雄經營銀飾手工藝品,已是個自創品牌的「小頭家」了。她每個月都會去安養院探望媽媽,如果媽媽病情好些,就暫時帶離安養院,出門看看風景,或去高雄幫忙做銀飾小零件的組合。

生活雖然忙碌,但陳喬筑過得相當充實。有一次,得知高雄市六龜區偏遠學校要舉辦工藝活動,她立刻報名,協助完成美化牆壁的工程。

「我曾經接受過許多人的善心協助,有能力回饋時,就要及時把握機會。」從楠梓到六龜的路程很遠,陳喬筑卻神情自在地說:「只要有心,再遠的地方都到得了。」

有一天,經常保持聯絡的慈濟志工張英選,打電話關心人在高雄的陳喬筑,並邀請她參加慈濟臺中靜思堂將舉辦的「彩繪生命:慈善聯合美展」,她毫不考慮就爽快答應了。

張英選一談起陳喬筑,語氣裏充滿了疼惜與讚賞:「她是個相當堅強的孩子,臉上看不見苦,也很少說一句埋怨的話,遇到事情就提起勇氣去面對,是個非常陽光的女孩。」

開幕當天,雀躍的心情全寫在陳喬筑的臉上。她不僅帶來各種銀飾成品,琳瑯滿目、閃閃發光,有項鍊、手鐲、戒指、耳環等,還帶了自己拍攝的相片一併展出。

她在開幕典禮上分享了攝影的心得,「攝影是我在大學時期培養的興趣,我喜歡捕捉在社會角落討生活的小人物,有清潔阿姨、市集小販、外籍看護、街頭賣花的歐巴桑等,他們對很多人來說,或許都太習以為常,而忘了是他們的默默付出,使我們的生活變得更溫暖……」

「人生就像旅行,在旅行中會遇上不同的人,當自己碰上了危險和困難時,很多人都會出手相助。萬分慶幸在這趟旅程上,我們一家遇到許多善良的人,主動關心我們,也看著我們一路的成長;因為有他們的陪伴,才有現在的我們。」

陳喬筑以澄淨淡定的雙眼,捕捉歲月的吉光片羽;復以指間的溫度,凝鍊出銀的單純,雕琢出獨一無二的白銀飾品。這些作品觸手如冰,但包藏的,其實是一顆火熱面對人生的心。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