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醫往情深
2017-05
  守護弱勢,促進健康
  安心「醫」靠
  土不親人親
  「醫」起守護離島
  賽夏公主與醫師兒子
  恐龍開心來慶生
  頑石阿旺點頭了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醫往情深
  「醫」起守護離島
◎黃沈瑛芳

初夏炙熱,金門海島卻是涼風陣陣,極為舒爽。

志工一行七、八人,走在金城鎮東社的曲折巷弄,肩背著擴音器傳出:「各位鄉親,大家好!我們是臺灣來的慈濟人醫會,今、明兩天在東林社區有義診活動,有看眼睛的眼科、看牙齒的牙科、還有看肚子的胃腸科……」更不忘叮嚀:「若是交通不方便的人,漁會那裏有車子來接大家……」

金城鎮東社活動中心前,陸續到來的民眾聚在老榕樹下,現場有志工輕撥古箏。

一旁的屋子,門口長桌一擺,權充掛號處,鄉親完成手續後陸續進入,各室內空間是各科別診間,還設有一處小小的藥局,難怪鄉親都說:「這裏就像是醫院哩!」

而在隔海對望的小金門義診現場,本地志工忙不迭地穿梭,楊秀珠指導著一群烈嶼國中的學生志工,幫忙找病歷、引導、為候診鄉親奉茶。得空時,她也不忘笑著提醒同學們說:「無所求的付出,才會快樂。」

真誠的情,感染了在場每一個人,一位眼睛下方還在針灸的九十一歲阿嬤直說:「恁這呢疼惜我們,不知道如何答謝!」

 
乘機搭船,舟車輾轉

離島風光優美,人情恬淡,但只要急症一來,卻常是星飛電急,危在旦夕;金門每年因緊急傷病後送至臺灣救治的病患,約七十到八十人。

多年來,金門各方面不斷進步,醫療硬體逐漸擴充,但軟體始終等待補足。一九九九年,出身小金門的臺北慈濟志工林欣璇,有感家鄉醫療資源缺乏,與北區人醫會前往探勘,牽起臺灣人醫會自隔年起,每半年跨海義診的因緣。

俗稱小金門的烈嶼,要從大金門搭船渡海才能到達,可謂離島中的離島。過去不少民眾因舟車輾轉與經濟因素,不願搭船前往大金門看診,牙痛時不是忍耐,就是上西藥房買止痛藥,痛到不行才上醫院,往往最後只得面臨拔牙的命運。

二〇〇二年初,金門醫院烈嶼分院正式運作,但專科醫師人力仍待外來支援,慈濟人醫會於是配合政府「山地離島地區醫療給付效益提升計畫(簡稱IDS)」,每週六、日前往支援牙科門診,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裏,一百多天有牙醫師駐地服務。

當時的北區人醫會總幹事呂芳川說,消息一公布,人醫會醫師群紛紛響應,班表很快就排至年底。而每個週三早上八點開放民眾預約週末的牙科診次,往往不到三十分鐘就額滿,顯見民眾的迫切需求。

人醫會雖是志工團體,但長年默默扮演著補社會資源不足的角色。隨著政府資源挹注,至今仍持續每半年一次義診,甚至帶著行動牙醫設備,前往無法外出就醫的個案家中做治療。

二〇〇五年晨光教養院成立至今,人醫會也應院生需求安排特殊科別義診,讓離島的身心障礙孩子,也能得到妥善醫療照護。人醫會長期、定期的照顧,院長施美珠感受特別深刻,不僅讓孩子在熟悉的環境裏看診,也因熟悉志工的身影,而能安心接受治療,對院方的照護工作,與院生的口腔衛生幫助很大。

此行大、小金門義診,牙醫師陳瑞煌夫婦及兩個兒子陳冠廷、陳其廷一家人,同來為鄉親們付出。陳瑞煌加入人醫會十三年,小兒子陳其廷耳濡目染下,從小就立志成為牙醫師,隨爸爸一起擔任義診志工。正式成為牙醫師後,他也沒因工作忙碌而放棄義診,父子一同照顧需要的鄉親。

在上海工作的陳冠廷,也專程從大陸來到金門,擔任父親和弟弟的助手。個性開朗的他說:「利用週末時間,不只可以付出助人,也可以和家人會面,真是一舉兩得!」

星期一照常上班,兩天義診結束後,他馬上要回上海,問他:「這樣值得嗎?」他篤定地說:「絕對值得!只要家人來金門義診,我一定會來的。」這一家,把做志工當休閒,樂此不疲。

一位鄉親看診後舔舔牙齒,對陳其廷說:「少年ㄟ,洗牙後,感覺牙齒變小了。」他趕緊乘機衛教:「不是牙齒變小,而是把不應該留在上面的東西清掉。」

都市裏,牙科診所密集,就醫有可近性,然而在相對偏遠的離島或山區,醫療院所有限,保健的習慣,需要日積月累來養成。

 
不看「病」,只看「健康」

七十歲的洪先生,特地來檢查長期的腸胃毛病,醫師的詳細衛教解說,為他上了寶貴的一課。他說:「慈濟每個人都這麼熱情,讓鄉親們很有信心,所以只要聽到慈濟來了,我們就趕快來看診。小金門醫療資源不足,慈濟每年義診兩次,對鄉親幫助很大。」

金門鄉親對慈濟義診團隊的信任,並非一朝一夕建立起來的。土生土長的小金門人洪松柏,每次義診前總是熱心自製海報、請村里長廣播。起初他以為,只要積極宣傳,鄉親就會來看診,後來挨家挨戶登門拜訪才發現,長期的醫療不便利,讓鄉親諱疾忌醫,改說是「看健康、保養身體,不是看『病』」,鄉親這才欣然接受。

人醫會十多年不間斷地守護,帶動了不少在地人投入義診志工。

一九九八年從臺灣調回金門老家服務的吳信立,因隔年臺灣發生九二一地震而認識慈濟,隨著洪松柏一起做志工,感到非常踏實,「做有意義的事,無論怎麼累,心中的喜樂無可言喻。」

當他了解人醫會成員都是自費、自假,千里迢迢地遠從臺灣而來,感動不在話下;二〇一六年,他承擔金門的人醫會窗口,幫忙打點交通與種種細節,付出自己的一分力量。

金門青壯人口外流嚴重,有些老人家年邁體衰,獨守空巢,心境灰暗負面,吳信立回想起四年多前關懷的一位九十多歲長者,自從有醫師與志工的熱心陪伴,心態逐漸變得正向樂觀,他感動地說:「慈濟人醫會的到來,總是帶給大家希望。」

目前金門有多位鄉親參與志工培訓,吳信立感到欣慰,他期望藉著人醫會看診,牽引更多人同來為善,關懷鄰里、照顧老邁鄉親。

在義診現場擔任牙科助理的洪仙璠,早年因人醫會每週兩位牙醫師前往支援,她看見洪松柏、吳信立的付出,也自然而然跟著協助。金門醫院洪長享主任學成回到烈嶼分院服務,也熱心參加義診,因缺乏牙科助理,便邀請在衛生所服務的她幫忙,她從此成為義診牙科助理,一做十幾年,孩子們也在義診服務中成長。

洪仙璠回想,有一位同學的哥哥,兒時因高燒傷及腦部,導致長期臥床,不曾洗牙、看牙醫;一次義診,他的父親特地抱著他前來,讓人印象非常深刻。她深覺有能力助人,是非常快樂的,希望帶動出更多鄉親一起服務在地社區。

 
變化球多,凸顯困難

十多年來,內、外、中醫、牙醫和志工人力上百,每年兩次攜帶大批醫藥器材前往義診;事前多日,臺灣志工就開始依大、小金門、教養院及往診等不同需求做前置準備,而金門在地志工與村長、軍人也同樣忙碌著布置活動場地。

相較於島內義診,離島義診的前置規畫更複雜,不僅跨島連繫規畫,交通更涵蓋陸、海、空。「每一次義診,總要到結束後,心裏的石頭才會放下來。」自二〇一三年承接金門義診召集人的林俊傑,悠悠說著心情。

若是島內義診人員臨時異動,調整的頂多是車位調度;然而離島義診名單、機位,儘管三個月前就開始安排,但到出發前一天,都還可能更動;作業繁瑣,依然難行能行。

記得二〇一五年五月義診,團隊經過縝密安排,萬事俱備;全員順利通過登機後,林俊傑滿心期待地聯繫當地志工準備接機。怎奈當天霧鎖金門機場,久久不散,飛機在金門上空盤旋等候,眾人的心也就這麼懸在半空中,最後原機折返松山機場,鎩羽而歸;苦苦等候的金門志工們,只得趕緊通知各地鄉親,義診取消了。

離島義診的變數,凸顯鄉親就醫的困難,也讓林俊傑更體會人醫會主動走入當地義診的重要。他形容過去參加義診,只是單純吃飯,承擔義診隊長如同化身大廚,從前置規畫、過程運作到善後工作,每個細節都要用心關照,確保環環相扣,儘管壓力更重,仍甘之如飴。

「當牙醫,視野局限在口腔的小小環境,久而久之會變窄;義診能讓自己的視野更開闊,接觸更多人、事、物;大家磨合後,就能將心會合往同一個方向——做別人生命中的貴人。」

「即使在都會區,也有社會暗角,何況是偏鄉離島……」想起這些老人家,林俊傑眼角泛淚,嘴角微顫。疼惜著他們,彷彿還能延續自己對過世父母的孝思,他盼著藉由深入家庭的往診關懷,讓患者與家屬得到依靠、感受溫暖,至少覺得不孤獨。

有一回,他向證嚴法師報告一位往診長者的狀況,法師仁慈問:「老人家為何沒到慈院來?」他回應:「因為家人照顧方便而送往高雄。」林俊傑深深體會法師的慈悲,其實他關心的,是案家是否需要基金會經濟補助,或社工人員的關懷等。這也讓他學習到,醫療不僅關心病人,還要結合慈善訪視,延伸照顧整個家庭,因此人醫會若發現需要進一步追蹤的病人,也會結合衛生所及當地志工一起照顧,牽起醫療關懷網。

一場義診,不僅需要專業醫師、護理師和藥師,還要總務、機動、引導、訪視等各功能志工,林俊傑誠心表示:「在慈濟,不說感恩很困難。有志工默默付出,走在最前做到最後,醫師才能無憂地進行義診使命。醫療是用我們的生命走入別人的生命,成為別人生命中的貴人,只要鄉親有需要,人醫會就會持續義診下去。」

(資料提供/范毓雯、大愛電視臺《行動醫療隊》節目)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