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三從」到「三寵」——齊家的智慧
2010-03
  女人如水.溫柔婉約
  「三從」到「三寵」
  孔明之計——李阿利的齊家智慧
  「樂色」之家——臺北市環保再生創意協會理事長連苑伶
  「和」樂而為——《無子西瓜》作者紀陳月雲
  一起度過生命寒冬——素食料理達人高銓源、陳桂蘭
  寒冬裏的溫暖——火籠和水龜
  看天吃飯——農耕俗諺
  五枝草傳奇——藺草編織
  天然ㄟ尚好——阿嬤的化妝品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三從」到「三寵」——齊家的智慧
  「和」樂而為——《無子西瓜》作者紀陳月雲
◎涂慶鐘整理

以前總覺得跟先生格格不入,
如今明白不是改格子,或把格子拆掉,
而是改自己,把自己好好地裝進格子裏;
也終於能體會「家和萬事興」的道理……

我今年七十二歲。還在當小姐時,媽媽很疼我,家裏又有傭人,家事從來不需要我操心;結婚之後,我才發現與另一半的觀念和生活習慣,竟是如此南轅北轍。

 
「一板一眼」遇到「粗枝大葉」

我們第一次吵架,是在新婚後的第一個上班日。那時我在小學教書,必須提早出門,才剛走出來,先生就急著把我叫回去;我還以為是他捨不得我走,想再多看我一眼,原來是為了拖鞋沒擺入鞋櫃。

我說,回來就要再穿了,不必收;他說,不行,一定要收。於是,我氣得將拖鞋踢得遠遠的,告訴他:「如果我是那樣擺,你把我叫回來,我一定收;但我明明擺得好好,只是你要求的標準太高了,那就不要再叫我了,因為我的標準就是這樣……」

每天看完的報紙,要從第一版依序疊放整齊;廚房用的抹布,要潔淨得像白紙一樣,摺疊工整,一點兒都馬虎不得;連我的化妝品,也要擺得像數學題目裏的植樹問題,間距都一樣才行。

在家用餐,即使只有我們兩個人,也要像日本料理店那樣,擺出很多道菜;更不用說,喝紅茶或咖啡時,調羹要怎麼擺,手要放哪兒,都有一定的規矩。先生像是禮儀老師般教導、指正我,但我一概不接受,當時二十幾歲的我認為:「即使沒有這些規矩,我也依然生活得很好啊!我結婚又不是來受教育、受約束的。」

「我這樣乾淨錯了嗎?」先生反問我。

我覺得他也沒錯,但未免做過頭了。要我每天把家裏整理得像故宮博物院一樣一塵不染,我實在受不了!那樣的環境令我感覺冷漠、無朝氣。我倒認為家中應帶幾分凌亂,才能生活得優游自在,有溫馨感。

我們總是為了日常生活中的芝麻小事、小細節,吵得不可開交。長久下來其實是很傷神的,心打了結,煩悶不開心。

 
明白道理的人先「順從」

為了抒解每天過著這種「紀律嚴明」的日子,我常跟朋友抱怨先生的種種不是。朋友見我雖然好命,但總是不快樂,就邀我到花蓮靜思精舍散心,還會見了證嚴上人。

為求能改善婚姻生活,我請示上人:「加入慈濟,可以幫我改變我先生嗎?」

上人卻回覆我,「知性好同居」——要去了解先生的個性,去順從他、去愛他,要「誰比誰更愛誰」,不要「誰比誰更怕誰」。

我覺得要做到順從好難,尤其現代女性能經濟自主,為什麼都要聽從丈夫的?先生嘮叨又挑剔,逼得我彷彿落入凡塵的仙女,心裏好恨啊,不時閃過離婚的念頭!那時,還無法體悟上人所言「讓先生歡喜,自己也會歡喜」的道理,便又訴苦道:「好尪別人在嫁,好囝別人在生,我想要離婚。」

上人微微一笑:「就算離了婚,業未盡、緣未竟,來世還是會遇上的,躲也躲不過,你要思考清楚!」

當時我已結婚十五年了,如果還要重來,這十五年的苦不就白受了嗎?所以我下定決心,要把惡緣轉為善緣,好好地與丈夫歡喜相處。

上人又說,了解道理的人要先去做。的確,家和萬事興不是用嘴說的,一定要先改變自己,而不是要求別人改變;能夠縮小自己,做任何事就會輕聲細語,當先生高興,自己也會開心。

舉個例子來說,我的婆婆是一位侍奉丈夫體貼入微的日籍太太,每次端給公公吃的西瓜,都會去除西瓜子,且切得美觀又可口。先生每次見了,總拉著我到一旁輕聲說:「我好羨慕爸爸吃的無子西瓜啊!」我便大聲吼他:「請你眼睛睜大些,我們是在凡間,不是在天堂,凡間的西瓜是有子的!」先生只好認命。

踏入慈濟後,想起上人的耳提面命。又逢西瓜成熟時,我把西瓜去子、切好放入水果盤裏,請先生好好享用。先生喜出望外,笑著說:「這兒是凡間不是天堂,我是凡人,不是聖人;凡間的西瓜為何變為無子西瓜了?」

看著他滿心歡喜地吃完這盤無子西瓜,使我深深體會到「恆順」能令人起歡喜心的道理。

 
從「不讓」到「忍讓」到「禮讓」

有一天,我得意地對先生說:「我進步了,好久不再生氣,已經學會看開放下了。」不意,他的回覆更高明:「不是你進步,是我改變了,因為我沒有做任何讓你生氣的事。」

其實,他在家裏仍執行數十年如一日的「改造工程」。譬如廚房的小餐桌,只有我坐的那張椅子,貼有「最後離座時請歸還原位」的字樣;曾經沒關好的抽屜,被他貼上「用力推一下」;剩菜則分裝在冰箱的保鮮盒裏,還要一一貼上菜名。他要我把它們當作會員,好好管理。

到如今,換成是我洗碗,他仍熱心地在旁邊指點我碗筷的擺放位置。過去,我曾有「把碗碟狠狠丟過去」的念頭;現在,我會換個想法:「真好!有個老伴,我洗碗,他來做交通指揮,真有趣!」

有時,乘我不在廚房,他也會主動把碗洗好,依自己的標準,將碗碟一一歸位。

有一次,我才踏進家門,就見他急促地告訴我:「去看看你的書房發生什麼事!」我嚇了一大跳,奔進書房,卻看不出有何異樣;他指著地上要我看,原來是昨夜修剪指甲,不小心掉在地上的幾片指甲屑。我大聲吼他:「大驚小怪,這點兒小事,也值得你這麼緊張啊!」

我正要向他衝過去,他只淡淡地說:「克己復禮,管好自己。」他請出上人的法,我就沒轍了,乖乖地把這幾片指甲屑清掃乾淨。

在與先生互動逐漸改善的過程中,我體會到——人常不自覺以「我」為出發點,認為自己最重要、自己都是對的;若沒有先生壓制我的氣焰,真不知我會如何無限的放大自己。

從「不讓」,到心不甘、情不願地「忍讓」,到甘願「禮讓」,我突然覺得能夠順從先生,是我的福報,也是我的責任。他所要求的事情,對我來說只是舉手之勞,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做起家事也更為熟練;而無形中,家庭氣氛和睦許多,先生歡喜,孩子歡喜,我也很歡喜,何樂而不為?

現在我每做完一件家事,都會習慣回頭看看,是否合乎先生訂的家規——物歸原位、整齊畫一、窗明几淨等。因此,凡是到訪過我家的朋友,都誇獎我很會「理家」、「很賢慧」。不過,這個潔淨有質地的家,都要歸功於先生督導有方,我只是舉手之勞「做就對了」。

 

以前總覺得跟先生格格不入,如今明白不是改格子,或把格子拆掉,而是改自己,把自己好好地裝進格子裏;因為自己是最大的敵人,也是最大的貴人,一切操之在我,幸福就在自己的手裏。

所謂「心開,運通,福就來」,我終於能體會「家和萬事興」的道理;因為這個「和」字,如今我們一家人才能和樂融融!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