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微足以道——新聞背後的故事
2011-05
  〔推薦序〕挖掘生命中的光亮
  〔作者序〕那些微不足道的事
  世間女子
  瑪麗的眼淚
  美國夢之大學道
  送愛到海地
  那些瓶瓶罐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微足以道——新聞背後的故事
  世間女子

溫柔與耐心,是世間最偉大的力量。
——《注視國王的貓》

其一

「到了多明尼加要打電話給我……要吃飯、要睡覺、要……」

丈夫摟住妻子,說了句「放心」,拉起行李,轉身走了。

凌晨三點的機場,一下子冷冷清清。妻子也走了,我們目送她的金黃色鋪棉外套在夜色中淹沒。

回程,我對攝影搭檔說:「她現在一定在哭。」

「是嗎?你怎麼知道?」

我知道。因為我是女人。

那是世紀強震重創海地過後一星期。慈濟美國總會萬事俱備,派員赴海地鄰國多明尼加成立賑災協調中心。先遣人員一共四人,出發當天,凌晨兩點,我和搭檔趕到洛杉磯機場,城市還沒睡醒,我們也哈欠連連。

而現場最精神奕奕的,就是其中一位先遣人員的妻子了。她跟前跟後地幫著拉行李,陪著印登機證,不時對丈夫殷殷叮嚀。

她的丈夫是國際賑災老將,多年來南征北討,早就身經百戰,可是「在電視上看到災區的畫面,我多害怕啊!他每次出門,我都很捨不得,都很擔心啊!」

寫新聞稿的時候,不免要為賑災人員的慈悲記上一筆,但我的心裏卻記掛著那個等在家裏擔心受怕的女人——她的喜捨,豈不更偉大?

 
其二

三週後,我也隨著慈濟賑災團隊到了海地。兩個星期的任務匆匆結束,打包行囊等著下一梯次來交接時,卻聽說下一批志工人手不足。

「現在怎麼辦?你們回去以後,總務組就沒有人了。」結果,這一梯次總務組的一位志工接受挽留,多待十天。

海地有魔力,那塊土地上什麼都貧乏,色彩卻充沛。山坡上坐落著深藍色的暗影,海面上掀起孔雀綠的波濤,瓊麻葉是酒瓶綠在葉緣處掃上一抹黑彩,香蕉葉是淺綠色在葉梢處轉為斑斑嫩黃;彩色的大地籠罩在巨盪風暴中,覆蓋其上是灰色的天幕。

海地有魔力,來賑災一趟捨不得回去,多留十天半個月的志工也不少,但是這位總務志工特別不同——他在美國的妻子臨盆在即,多留十天,就要錯過了女兒降生的大日子。

他在越洋電話中取得了妻子的諒解,改好機票多留十天。他的義舉受到兩梯次志工們一致的讚歎,大家想寫一張卡片致意,但海地有的是酒瓶綠的瓊麻葉片和淺綠色的香蕉葉片,卻沒有一張硬些的白色紙片來做卡片。

後來,另一位志工看上了我的筆記本封面——紙質比較硬也比較光滑,我就把那封面裁切下來,讓大家密密麻麻地簽上了名字送給他,表達誠摯的祝福與敬意。

那位志工姓鄭。據說他們要把女兒取名為「鄭海蒂」,諧音「賑海地」,以紀念這一段故事。

我不知道他們有沒有真的那樣做。那天,我拿著沒了封面的筆記本搭上回多明尼加的巴士,心裏記掛的,還是那溫柔勇敢、成全丈夫的妻子。

 
其三

在慈濟,有許多志工都是回頭的浪子。浪子的背後,都有一個耐寂寞、善等待、信念堅定的女人。

他是紐約的環保志工,在臺北南機場眷村出生成長,父親是一介老兵。

「我從小就有兩個夢想:第一個是要買輛摩托車,第二個是賺大錢。」為了達成這兩個夢想,他十三歲加入眷村幫派,十六歲殺人未遂坐了牢,十九歲開始在一家貿易公司當小弟,認識了未來的妻子,成了他一生的轉捩點。

少女不顧父兄反對,跟定了這個蹲過鐵窗的少年。三年後,少年服完兵役,兩個人結了婚,去了美國,白手起家,擺過路邊攤、在餐廳打過雜、做過炒鍋……

「那時候很不快樂,很想回去,回到以前的生活。」但當時臺灣一清掃黑專案正雷厲風行,聽說好些「戰友」都被逮捕,又聽說有人被打死,他也不敢回去了。

妻子哄著他靜下心來,開了間小店賣衣帽。期間,妻子一直以他的名義捐錢給慈濟,想「消消我造的孽」;一存了點錢,又安排去花蓮靜思精舍參觀。

「我不肯去,她就跟我說要回去看表演,我以為是個什麼表演呢,結果是手語劇表演。那演得真好啊,好像在講我的故事。我哭了,自己也不知道在哭什麼。」就這樣,他加入慈濟,成為志工。

聽他說過一句話:「我愛做回收,因為我是證嚴上人回收回來的。」但是,我怎麼都覺得他是那耐寂寞、善等待、信念堅定的妻子回收回來的。

 
其四

「他從來沒有這麼起勁過,我從來沒有這麼幸福過。」這句話,是智利南部大城奇揚(Chillan)當地一家百貨店和一家餐館的老闆娘對我說的。

說是老闆娘,其實是女老闆,兩樁生意全是這個俐落能幹的女人在打點。

認識她和她那溫文的丈夫,是在赴智利報導地震賑災援助的時候。發放時,男人配戴著無線對講機,引導災民動線;女人帶領著一百七十名餐廳員工,為志工們張羅餐點。

人人見到這對賢伉儷琴瑟和鳴,無不讚歎。沒有人想像得到,三個月前,這對夫妻一個是舉案齊眉意難平的妻子、一個是夜夜笙歌不歸營的丈夫。

大地震發生那晚,女人返臺探親,男人照例不知去向,留下兩個孩子在家,過了一個驚恐的夜晚。

遠在臺灣的女人接獲消息,帶著怒氣,匆匆搭機趕回家——沒想到,看到的卻是全心投入賑災工作的丈夫。

原來男人是花蓮人,有一個妹妹在慈濟的學校教書;強震發生後,妹妹提供男人的資料給慈濟,表示哥哥在智利經商,可以就地協助賑災。

男人接到慈濟志工的電話,爽快答應協助。

看到丈夫熱心投入賑災工作,女人二話不說,將餐廳暫停營業,號召員工同來支持丈夫。

「他其實是很好的人,以前都是我太強勢、太愛掌控全局,才讓他不高興,覺得自己沒事做、不被需要,所以愛往外跑。」語氣沒有半點不滿,只有丈夫回頭的欣喜。

採訪結束後,女人拉著我,輕輕地說:「你多報點他的事,少提到我。」她臉一紅又說:「我想,讓他多被重視……」

 

世間女子啊!不論多麼獨立自主,在面對自己的男人,在面對情天欲海裏的種種險惡時,總是深情奉獻。

女人,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生物。只要你打動了她,她就會無怨無悔地為你付出,直到終老一生。

我懂,因為我也是女人。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