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微足以道——新聞背後的故事
2011-05
  〔推薦序〕挖掘生命中的光亮
  〔作者序〕那些微不足道的事
  世間女子
  瑪麗的眼淚
  美國夢之大學道
  送愛到海地
  那些瓶瓶罐罐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微足以道——新聞背後的故事
  美國夢之大學道

取得教育學士學位,
這個夢想聽起來很簡單,
但對於來自貧民區的孩子來說,
卻是加倍困難。

上班路上,廣播新聞正報導著加州政府的財政危機,重重打擊了州立大學系統。政府挹注州立大學的資金減少,意味著職員被裁、教員放假、課程減少,學生卻要付更多的學費。

我想起我的攝影搭檔,他是一位很上進的青年,也是我合作過最優秀的攝影師之一。我們的歲數相當,但他因為生命中的一些波折,沒有完成大學學業;做自由攝影師的同時,他還在州立大學進修,每週上課超過二十小時。

當學校的教員開始放無薪假,很多教授為了不犧牲授課內容,就在被縮減後有限的授課時數裏拚命趕課。

攝影師的工作已經很辛苦,還要疲於奔命地應付大學課程,看到他的電子郵件發信時間經常是凌晨兩、三點,我已不記得上一次看到他眼下沒有黑眼圈、臉上沒有青春痘是什麼時候。

我說:「你實在不應該修那麼多課。」

他說:「年輕沒關係,再老一點就不能累了。我只是想有機會就趕快念完。」

我說:「那麼你就不要接這麼多工作。」

他說:「不然哪來的錢付學費?」

我念書的時候也打過工,但是為了賺零用錢,不是為了貼補學費。我從不記得自己有這麼辛苦。

在美念書大不易。據統計,美國擁有大學學位的人口占總人口數只有三成,相較於七成人口擁有住房、八成五擁有健康保險,大學學位似乎是美國夢的三顆基石中最難達成的一項。

新聞播完了。廣播最後提到加州在六○年代早期創立了州立大學系統,承諾給予所有在學業表現上夠資格的莘莘學子們均等的機會,接受品質良好、學費合理的高等教育。廣播主持人無情地斷言,如今由於州政府的財政吃緊,這一項承諾恐將不復存在了。

 
力爭上游

我想起曾經採訪過的一位橄欖膚色的女孩達麗雅(Dhalia Aguilar)。她十六歲,就讀於加州奧森賽得(Oceanside)高中二年級,夢想是讀完高中,然後進入大學,拿一個教育學士學位。

這個夢想聽起來很簡單——就算是在美國,好歹也有三分之一的人完成了大學學業——但對於一個來自奧森賽得的孩子來說,卻是加倍困難,因為這個地區有三成民眾不會說英語,一成居民的收入低於低收入戶標準。

我們去學校拍攝達麗雅上學的情形。上課鈴響了,一些高中生還在走廊上親熱嬉鬧,少年情侶相互擁吻得難捨難分,彷彿分開一堂課就是生離死別。許多孩子兩手空空走進教室坐下,連課本都沒有帶。

陪同我們的副校長穆勒(Bob Muller)先生顯得有些尷尬;他告訴我們,每年有六百名學生從奧森賽得高中畢業,但只有一百人能順利進入大學(包括社區大學)就讀。

按照臺灣的升學率標準,這所高中可以算是所謂的「放牛高中」,但是力爭上游的孩子努力不被環境影響,我看見達麗雅在喧鬧的教室中努力集中注意力聽課。同學們因為攝影機的出現而戲弄作為焦點的達麗雅,她充耳不聞,我忽然覺得對她有些抱歉。

下課了,我們跟著達麗雅回家。達麗雅的父母已離婚,她平常住在媽媽家,週末則住在爸爸家。今天是星期五,所以她要回爸爸家。

爸爸帶著達麗雅同父異母的兩個小弟弟,住在只有一間房的小公寓。因為只有一間房,所以客廳也被當作臥室使用,電視、床鋪、衣櫃等家具塞得滿滿,設起腳架、架起攝影機之後,我們連轉身的空間都沒有。

達麗雅的爸爸對我們的來訪,表示熱誠歡迎,招呼我們一起吃午餐,然後叫達麗雅趕快去做飯。我們婉拒了,看著達麗雅從冰箱拿出僅有的墨西哥餅皮和豆泥,在爐子上把豆泥烘熱,再用餅皮包起來。

他們沒有餐廳,就在廚房的一張桌子旁坐下來吃。開飯前,達麗雅用西班牙文禱告,感謝上帝賜給他們今日的糧食。

客廳的牆面貼滿了這個墨裔家庭的照片。達麗雅的爸爸在八歲的時候,從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市(Mexico City)來到美國,在那之前他在墨西哥上了三年學,來到美國以後完全沒有接受任何教育。

「小時候,我也有各式各樣的夢想,但是我念的書實在太少了……根本做不了什麼事。現在我只希望女兒、兒子們能多讀點書,將來過好一點的生活。」吃過飯,達麗雅的爸爸要出門打零工了,而她得留在家裏一邊照顧六歲和四歲的弟弟,一邊寫功課。

達麗雅的爸爸說:「兩個妻子都離開我了,現在家裏的事全是達麗雅在照顧。她美麗又能幹,我實在是以她為榮!但是我也覺得對不起她,希望她能多點時間念書。所以,我特別感謝他們……那叫做什麼來著……壽司(Sushi)?」

「爸爸,他們不是壽司(Sushi),是慈濟(Tzuchi)。」

「啊,對的,慈濟、慈濟。我太感謝慈濟了。」

 
伴讀圓夢

從小公寓的窗戶看出去,可以看到對面有一棟平房,前面有一個小小的遊戲場,那是這個社區的活動中心。每個月的第二個星期天,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的慈青們在那裏進行「歡喜來讀書」活動,義務指導社區裏的青少年做功課。

那個星期天去拍攝時,我驚訝地看見達麗雅穿著深黃色的慈濟志工背心,在教比她更小的孩子做功課。

一位長期關懷這項課程的志工說,三年前達麗雅剛來的時候,只有十三歲,卻像個小媽媽一樣,帶著三歲的小弟弟,上課上到一半還要跑出去幫弟弟換尿布。那時候,她的數學程度明顯落後同齡的孩子,而三年後的現在,她的學業成績已經進步到可以指導其他的孩子。

「歡喜來讀書」活動迄今三年多,達麗雅可以說是和這個課程一起成長的。她告訴我,這個課程不僅提升了她的學業成績,也讓她相信有願就有力,大學夢總有一天會達成的。

認識達麗雅是二○○九年秋天那個學期的事了。現在是二○一一年的春天,達麗雅即將畢業準備進入社區大學,我的攝影搭檔已經拿到一個學位,還在馬不停蹄地修他的第二個學位。衷心祝福明年此時,達麗雅能順利轉入州立大學,我的搭檔順利畢業。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