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我不笨,我是盧蘇偉【有聲書】(1小書冊+2CD)
2013-05
  part1 雷公仔子的誕生
  part8 重讀!特教班
  part10 坎坷升學路
  part13 第五次聯考
  part20 圓夢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我不笨,我是盧蘇偉【有聲書】(1小書冊+2CD)
  part20 圓夢

對於迷途的青少年,在輔導過程中,讓他們願意敞開心房,真誠地面對自己,也許是因為我懂這群孩子的心情。我小時候也像他們一樣成績不好,也曾蹺課逃學、考試作弊,永遠是學校裏的異鄉人,永遠有適應的問題。更慘的是,成績不好,老師也不相信我的品行。

記得小學時,班上有位同學遺失了錢,老師從我的書包搜到一張十元鈔票;儘管這位同學證實他掉的是兩張五元,但老師始終不相信那是父母給我的零用錢。到現在,我還是常做惡夢,夢見我背包裏突然出現不是自己的東西;每次上大賣場或超市,都神經緊繃擔心自己會不會忘了付錢。

十幾年前,有個孩子大約十五、六歲,我輔導了他五年。他偷機車、恐嚇取財,每次都跟法官認錯:「對不起,我知道自己錯了。」他聰明得不得了,每次都被原諒。二十歲服兵役時,他攜械逃亡,犯下搶劫、殺人、強姦,判了五個死刑。執行槍斃前一天,我帶他母親去看他。他對我呼喊:「老師,原諒我,請再給我一次機會!」那個孩子是我一輩子最心痛的事。自此,我發誓不讓自己再次心痛,一定要把孩子們顧好,不讓他們觸法。

根據犯罪生命史研究,犯罪高峰是二十五歲,之後就開始下降。所以,我努力要讓這些孩子在二十五歲前,提早跟社會和好,跟自己和好。後來又發現日本有一項研究,騎獨輪車可讓人在心理上增強自我概念,還能促進腦部產生新的連結。於是,我開始推動讓我輔導的孩子騎獨輪車。

我用自己的積蓄,買了上百部獨輪車,送給與法院合作的安置機構「花蓮信望愛少年學園」的孩子。不過,剛開始那些孩子沒興趣,我就先練習了兩個月,學會後,每個星期坐火車到花蓮教他們。經過半年的練習、籌備,我陪伴他們用二十天挑戰一千公里獨輪車環島。這些孩子最需要的,就是肯定與成功的經驗。他們挑戰成功後,都為自己感到驕傲。

我相信,每個人都有某種缺乏,但也可能造就另一種能力。像豆豆記不住圖形,但若將圖形變成故事,就容易學會。例如「聽」這個字,把它拆解成故事來理解──從前有個國王,耳朵愈長愈大,一直到他十四歲的時候,有一天心裏發出個聲音:我為什麼耳朵很大?因為我是國王。後來豆豆就會舉一反三,學會自己編故事認字了。

只要孩子有正向積極的態度,在人際關係上就不會有太大問題。我把豆豆訓練到如果老師處罰他,他會向老師鞠躬說:「謝謝老師看重,願意提醒我。」同學藏他的鉛筆作弄他,他會說:「藏鉛筆的遊戲好好玩喔!下節課再來玩。」

曾經,也有老師說豆豆「不適合」讀書。其實沒有適不適合,只是學習方法不同。愛孩子,就是要讓他從小養成正向積極的學習態度。我不一定要孩子成為高學歷的人,但讀書就是孩子的責任;這跟父母親得工作一樣,要喜歡自己的工作,把事情做好。我從來不去問孩子的分數,在意的是他的學習態度,有沒有全力以赴?我相信,孩子不會因為沒讀書而沒有成就感;但會因為懶散、不努力的態度而沒有成就感。

五十歲的時候,我考上了中央警察大學博士班,並且如願提早退休。雖然我知道博士學位對讀過特教班、智商只有七十的我來說,具有相當的意義與價值,但要我把人生最後一段黃金十年,花在攻讀博士學位上,我卻開始猶豫了。

為了家人或社會的期盼,我努力了五十年,有什麼理由要再花五到六年的生命,去實現別人的期待呢?我真正想要的是什麼?在自己的名片印上博士頭銜,就為了讓自己的生命故事更具啟示和說服力,或贏得更多人的尊敬和禮遇嗎?

從年少以來,一直隱藏在內心深處,渴望的生活模式,猶如陶淵明的「採菊東籬下」或梭羅的《湖濱散記》,生活簡樸,心靈卻富足。我曾學過做陶,也畫過油畫,我一直都覺得自己的最大天賦是藝術創造;但人生的際遇,始終無法讓自己的最大天賦得以展現。我想,我現在可以讓自己自由地選擇,決定自己的生活。為了可以安心地創作,我終於有了自己的繪畫和做陶工作室。我要做真正的自己,讓自己的天賦自由!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