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生命互聯網
2016-09
  萬物一體的圓滿
  今生的功課——楊定一
  歸零再出發——李偉文
  轉念,創造美好的家庭——許瑞云、蔡文心
  你就是改變的起點——嚴長壽
  島嶼奏鳴曲——齊柏林
  捕捉生命中的真實感動——吳乙峰
  喚醒自癒力——高瑞和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生命互聯網
  歸零再出發——李偉文
⊙主講人/李偉文 荒野保護協會榮譽理事長
⊙主持人/羅綸有 有得電影創辦人、金融家

身為牙醫師,李偉文卻因緣際會在二十多年前成為環保志工,
又有感而發、著書立說成為暢銷書作家,
更進而成為一年超過兩百場演講的演說家。
他將這四種身分同時融入生活,
並將從生活中淬煉的精華,變成提升與關懷社會的力量。

 

從建中同學至今,羅綸有和李偉文已是相知相交超過三十年的好朋友,他形容李偉文是一位生活經驗豐富的前導者。
 
從閱讀中找答案

在人生的每個階段,一般人總要花時間嘗試、學習,才會慢慢有所領悟,或跌跌撞撞,很長時間不知自己在做什麼?然而,李偉文卻能從環境轉變的當下,很快吸收新知、進入狀況、掌握要領,並分享一些成功的故事。當大家還是學生時,他就成為老師了。

「這一切,你是如何做到的?」羅綸有提問。

從小就非常喜歡看書的李偉文說:「當我們小時候,社會上的誘惑還不是很多,閱讀就是我最大的樂趣。人一旦養成閱讀的習慣,等於給自我學習找到一個很好的工具。所以,在面對任何新的轉變、新的知識或挑戰時,我都不會害怕。因為,總會有不同領域的高手寫下他們的專精,只要找到這些書來閱讀,就能找到答案。」他以自己為例,從結婚生子、教育下一代到環境保育,很多都是從書中學習到的經驗。

他認為電影也是很好的工具,不過跟文字不同,文字有門檻,影像卻沒有。他透過影像教導孩子認識世界,用大量的影像陪同孩子學習。他說,如果已經花費這麼多功夫、時間與精力,只用來培養自己的孩子,實在很可惜,所以就抱持分享的心態,把這些經驗心得寫出來,希望可以節省他人的時間及精力。

如何培養孩子喜歡閱讀?李偉文說,首先,家裏要有很多書籍,同時要買孩子喜歡看的書,不要用自己的觀點強迫孩子閱讀。父母若能以身作則、樂在閱讀,孩子便能很自然地從小生活在閱讀的環境裏。李偉文並以自己多年來反覆閱讀梭羅的《湖濱散記》為例,他在不知不覺間連生活習慣與態度也愈來愈像梭羅,同時舉家遷往城市與荒野的邊緣居住,「因為邊緣可以讓自己清醒,邊緣可以讓自己思考。」
 
找回生命的期待與希望

在過去七、八年間,李偉文平均每年都有兩百場以上的演講。「從事這樣大量的演講,面對不同的觀眾與主題,最讓你印象深刻的幾場演講是什麼?」羅綸有問。

應邀演講總是來者不拒的李偉文,卸任荒野保護協會理事長後,將演講當成是社會服務的一環。只要時間許可,他不挑講題、不挑地點,總是全力以赴。「印象中最深刻的幾次是,有一次利用假日到偏鄉演講,希望能和當地的媽媽們談子女的教養問題,千里迢迢趕到了,結果只有兩位出席。當然也有場面盛大的,像有次『飢餓三十』的現場演說,有三萬人蒞場聽講。」

「有一次是到臺中私立曉明女中演講。」通常不太願意參加中學生週會的李偉文表示,在全校週會的大禮堂演講效果不是很好,場地太大,臺下的人通常聽不清楚臺上在說什麼,多半演變成大家很敷衍地坐在那兒進行例行公事。

不過,那次在曉明女中的演講,臺下卻很專注聽講,當他講完後禮貌性地問「有沒有問題?」立即有二、三十位學生走出來,到禮堂最前排的麥克風處排隊等待提問,讓他印象深刻。

還有一次,是到雲林土庫鄉下一間高級職業學校演講。因為路途遙遠,路程不易掌控精準,所以提早到達,由於時間還早,便和校長聊天,就在這過程中深受感動。「現在很少看到校長和老師那麼大年紀還在教書的,能退休的都趕快退了,這位老校長卻仍然敬業地守在崗位上。校長說,這所學校的學生都是考不上其他學校,沒辦法才來就讀的,而他就是要到這樣的學校服務,鼓舞老師、幫助學生。」

為了鼓勵老師能好好教導這群被放棄或沒有自信的學生,老校長自己掏腰包買了李偉文的書,送給全校一百多位教職員,甚至自己先花好幾小時帶領導讀後,再邀請李偉文演講。所以,當天講到時間都超過了,大家仍不肯走,繼續提問。李偉文認為,老校長的熱心必定也感動了很多老師願意付出。

「我們常聽到的是,『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乃人生一大樂事。』可是,反過來說,如果我們能教導那些已沒有學習動力的學生,重新找回生命的期待與希望,那才是最大功德!這是老校長讓我印象非常深刻、也非常感動的地方。」李偉文語重心長地表示。
 
學習放下,重新歸零

羅綸有幫李偉文計算了一下:「一年兩百五十場,加上來回車程,用去一千多個小時是很基本的時間,這需要多大的正向力量支持?期間有無挫折,讓你產生不如歸去的念頭?你又如何走出來,繼續前進?」

其實,不止這七、八年的時間,早從二十幾年前李偉文還在荒野保護協會擔任祕書長時,就開始四處奔走開會、政治遊說。他說:「當了這麼多年志工,說沒遇到挫折是不可能的,只是他人常以為我是刀槍不入、百毒不侵,其實不然。當我們用熱臉去貼人家的冷屁股,被誤解、被扯後腿時,還是會受傷的。甚至看到學弟、學妹或朋友賺了很多錢,可以悠哉地過日子、享受雅致的生活時,還是會羨慕。畢竟我們年輕時也當過文藝青年,也想有空欣賞高雅的文藝活動。只是,我們還是要回到當初做志工的初衷。」

李偉文說,在現實生活中,還是要不斷給自己力量排解壓力,所以他準備了一個百寶箱。當受到打擊與創傷時,打開百寶箱,裏面有讓自己開心的音樂、照片、書信等,隨時可以鼓舞自己。

另一種方法就是學習放下!「這也是一種修行方法——每天歸零。當我們精神上覺得累,是因為還帶著之前的情緒,覺得已經好久沒休息了。如果我們每晚睡覺時將一切放下,第二天就是一個新的開始,怎麼會累?精神壓力會讓自己瓦解,但體力永遠不會。身體的累,睡一覺就補足了,精神上讓自己的每一天都是一個新的開始,就不會感到累了。」李偉文表示,如能在一呼一吸之間修行,每天在自己安靜獨處時學習放下、重新歸零,就能給自己力量。
 
環保,改變生活習慣做起

羅綸有對於李偉文二十年來在荒野保護協會的歷程,有很深刻的了解,他問:「這些年來,你不斷談荒野及環保的議題,哪些議題是最重要的?可否分享你最深刻的心得?」

李偉文說,如果只講一點,就是深刻感受到萬事萬物都是息息相關的。人們每時每刻的生活習慣、價值觀以及選擇,都會影響全世界。所以,他不會執著一定要做哪些行為、一定要做哪些努力才是環保行為。在生活中,對環境友善一點,哪怕一個起心動念、或是舉起筷子選擇吃什麼食物,都對世界有影響。無論時間多或少、能力強或弱,每個人隨時隨地都能為環境付出一點心力。

「當社會進步了,大家都認同環保理念,可是,為什麼我們的環境破壞仍持續進行?這個落差是怎麼回事?」羅綸有提出質疑:最關鍵的問題究竟出在哪裏?

「當環保成為普世價值,大家都同意應該環保時,這就是最大的問題!連開怪手剷除森林的操作員也知道應該環保時,我們就知道環保已經不是理念的認同,而是如何去執行!從同意到付諸行動之間的落差需要解決。」李偉文說,二十年來,荒野保護協會在做的事情,就是改變大家既定的價值觀與生活習慣。「我們發現,最好的方法就是當志工。當自己成為志工、開始去影響他人時,自己就改變了。」這是荒野保護協會的溫柔革命方式。

李偉文反問:「你參加慈濟,能否也談一下慈濟的環保理念?」羅綸有說,自己對慈濟的理解還很粗淺,證嚴上人說的「清淨在源頭」,他認為就是最重要的環保理念。這源頭就是人心。只要人心淨化、欲望減少,環境就會變好。對於山林大地,不要征服、占有、管理、開發,只是順其自然,讓它休養生息,就是最好的保育方式。

「慈濟是一個起而行、知行合一的團體,有數萬個志工在做垃圾資源回收,化無用為大用,把垃圾減量做到極致,少取少用就少垃圾。另外,素食不只是宗教的選擇,也是節能減碳、減緩地球暖化最有效的方式。」羅綸有的回應,正可與李偉文的環保理念交相輝映。

(整理撰文/喬瓊恩)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