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生命互聯網
2016-09
  萬物一體的圓滿
  今生的功課——楊定一
  歸零再出發——李偉文
  轉念,創造美好的家庭——許瑞云、蔡文心
  你就是改變的起點——嚴長壽
  島嶼奏鳴曲——齊柏林
  捕捉生命中的真實感動——吳乙峰
  喚醒自癒力——高瑞和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生命互聯網
  島嶼奏鳴曲——齊柏林
⊙主講人/齊柏林 執導《看見臺灣》,榮獲金馬獎最佳紀錄片
⊙主持人/羅綸有 有得電影公司執行長

繼《看見臺灣》紀錄片之後,
《島嶼奏鳴曲》這本書是齊柏林導演不同於以往的作品;
歷經歲月的變遷,
記錄著我們居住的島嶼,
期待每個人都能重視環境保護。

 

許多人對於齊柏林從事空中攝影的工作非常有興趣。為一解大家的好奇,首先便由本人娓娓道來心路歷程……
 
看見臺灣之美,也看見臺灣的傷痕

齊柏林表示,自己是一個喜歡拍照的人。退伍後,任職攝影助理,偶爾有機會接觸到空中攝影。後來進入公職服務,接觸空中攝影的機會愈來愈多,但他還是比較喜歡用照相方式記錄臺灣美麗的風景。

他記得第一次上直升機時,只是個幫忙換底片的助理,然而既能飛行又可拍照,簡直是每個男生從小夢寐以求的工作。當下就在心裏告訴自己,要把空中攝影當作這輩子要做的事。

由於拍攝時要把機艙門打開,腳踩在直升機的滑橇上面,身體要向外延展,整個下半身曝露在機艙外,以取得更寬廣的拍攝角度,許多人很擔心空中攝影的安全?齊柏林認為,只要自己不跳出去,其實是不會有事的,因為會在腰間繫上安全帶。

「我的空中攝影飛行時數超過兩千五百個小時,這在空軍部隊已經有資格擔任正駕駛飛行員了。」齊柏林說,他很幸運可以飛過大山大海,記錄自己的土地和家園,然後被很多人看見。

還有一年,他被邀請擔任奧比斯眼科飛行醫院的飛行大使。這家飛行醫院做的事就是把醫療資源帶到最偏僻、最窮困的地區,為當地的人民進行眼睛醫療手術。齊柏林獲邀擔任飛行大使,順便記錄他們的醫療過程。

「我覺得非常榮幸!」對齊柏林來說,從事空中攝影除了記錄臺灣、自己家鄉的土地之外,還能發揮專長,又能代表參與公益性質的活動,確實是難得的好事。

拍攝了近二十年之際,齊柏林心中開始有一些想法。起初,他想拍下的是美麗的臺灣,希望把臺灣的美介紹給全世界,讓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看見臺灣;然而,在拍攝記錄的過程中,他看到很多不美麗的地方,令他開始反思。

二〇〇八年時,齊柏林心中的藍圖更清楚了,他思考如何將他所看見的臺灣讓更多人看見。過去透過拍照、出攝影專輯、辦攝影展覽、演講等方式,效果非常慢。所以,他決定拍一部屬於臺灣土地故事的紀錄片。

齊柏林花了大概三年拍攝,飛了四百多個小時,共耗費五年才完成《看見臺灣》這部作品。「證嚴上人特別推薦,這是一部全球人類都應該看的電影!」齊柏林解釋,因為這部片子把臺灣面臨的環境問題都一一點出來了,提醒大家正視這樣的問題。

《看見臺灣》創下兩億新臺幣的票房。票房結餘後,齊柏林團隊捐出五百萬給當時支持他們拍攝的基金會,支持基金會繼續從事環境教育的工作。

齊柏林團隊更在澎湖包了一間戲院一個多月,讓澎湖的鄉親可以免費看見臺灣。然後,他們還帶著這部片子到了原住民部落,到了臺灣最南端的漁村,到東部最偏僻的鄉鎮放映……兩年多來,希望盡力推廣並延續看見臺灣,激起大家對土地的情感和感動。

因為《看見臺灣》得到廣大的支持,也得到文化部的一些經費支持。於是一年多來,齊柏林把過去所記錄到的臺灣,做比較有系統、數位化的整理。

所以,在《島嶼奏鳴曲》這本書裏,除了可以看到九九峰從青翠到光禿、塵土漫揚,然後政府噴草種,又看到了青翠風貌的變遷。還可以看到光華島的變遷、臺北市信義計畫區的改變等。

這本書希望透過影像,讓大家以更簡單、沒有太大壓力的方式認識臺灣。齊柏林希望,未來可以繼續在臺灣飛行,能有更好的作品呈現給大家。
 
紙本的《看見臺灣》,如美麗的情詩

「從《看見臺灣》到《島嶼奏鳴曲》,這兩部作品之間,有什麼共通的理念與情感?」主持人羅綸有發問。

「我從《看見臺灣》得到很多經驗。如果都是空拍畫面、飛行影像,觀眾在視覺上會感到疲勞,甚至想打瞌睡。所以,一開始就設定要有很棒的音樂,引領觀眾的情緒進入影像世界。」齊柏林表示,《看見臺灣》放映後,很多朋友反應音樂很好。因此在《島嶼奏鳴曲》裏,他們思考為什麼電影有配樂,書籍可不可以也放入音樂呢?

於是,《島嶼奏鳴曲》的總編輯向風潮音樂提出構想,就由金曲獎的製作人吳金黛老師特別為這本書挑選適合閱讀的音樂。不過,當讀者買了書以後,在書裏找不到CD,因為書裏只給了QR-Code碼,只要用手機QR-Code掃描,音樂就會從手機裏出來,也可以透過WiFi或藍芽傳輸到音響。當讀者看這本書時,即可聽到音樂,等於是紙上版的《看見臺灣》。

《看見臺灣》電影其實是齊柏林記錄美麗臺灣時,看到了臺灣的傷痕,心中開始出現一些焦慮,希望提醒大家要愛護土地、愛護環境。《島嶼奏鳴曲》則完全是齊柏林對臺灣土地關愛的心情珍藏,書裏沒有大家熟悉的知名景點,而是大家非常熟悉、卻又沒有看過的地方。

羅綸有說,觀賞《看見臺灣》時,起初被她的美麗震撼,看完後卻帶著一分憂傷離開;《島嶼奏鳴曲》則像一首美麗的情詩,非常唯美,不僅照片,連文字都很文青。

「文字其實是編輯撰寫的!」齊柏林說,他過去的書都是以大篇幅的文字去解讀照片,是地理資訊較豐富的呈現方式。《島嶼奏鳴曲》則不同以往,像是個人的心情寫照,使用如詩般的文字,讀起來很有味道,希望只要透過影像及優美的音樂,即可欣賞臺灣的美麗。
 
建設和環保,如何取得平衡?

很多人不知道齊柏林其實有懼高症,羅綸有好奇地問:「當您在飛機上時,有什麼讓你覺得害怕?」

齊柏林坦承,他從小就不敢坐雲霄飛車,因為太刺激了。就連站在四樓頂樓的女兒牆邊,腳底也會不自覺地發麻、發癢。

他記得第一次當助理上飛機時,前一個星期都睡不著覺,心中非常忐忑,卻也充滿期待、好奇以及恐懼。

「上飛機後,我要幫攝影師換底片,動作要很快,口水也要很多;因為,底片拍完後得用舌頭舔一下背膠,才能把底片黏起來……」齊柏林發現,在那一小時的過程中,根本來不及害怕,飛機就落地了,因為工作時只專注擷取畫面,也就忘記害怕了。

齊柏林強調,空中攝影工作非一人能獨立完成。沒有好天氣,沒有飛行員協助,沒有機務人員維護,沒有航空管理……就沒有辦法完成。所以,當拍攝工作完成後,他會向很多人鞠躬、致謝。

齊柏林當初其實是在國道新建工程擔任行政工作,後來開始負責在空中拍攝臺灣高速公路的興建過程。「經過二十年,你變成高空攝影的環保代言人。你認為,建設和環境保育之間如何取得平衡?」羅綸有認為齊柏林最有資格討論此事了。

「一般民眾都認為政府施政往往和民間觀念有很大的落差,因為沒有辦法做有效的溝通。」齊柏林之所以會關心環境,來自他在國道新建工程局的啟蒙導師——當時的局長歐晉德先生。那時,正好是臺灣經濟起飛非常重要的時期,有非常多的公共工程建設,因為百姓不了解,往往造成彼此的對立與僵持。

由於地價飛漲,大家都想爭取最多的補償金額。於是,歐晉德局長就到處舉辦說明會,和大家講談建設理念。齊柏林要幫忙準備簡報資料,從中才了解到,政府做公共工程時,並不像大家想像的那麼草率,而是會事先評估景觀、環境保護方面的影響。於是,他開始慢慢了解建設開發和環境保護之間的拉鋸。

所以,齊柏林希望《看見臺灣》紀錄片能讓大家用比較理性客觀的方式討論問題。雙方可以溝通,表達立場與觀點,拉近彼此的距離,而非只有零與一的選擇,相互對峙或抗衡,然後一事無成。
 
從自身做起,推己及人

看到美麗的臺灣遭破壞,許多人悵然若失。羅綸有提問:「如果有人問導演,自己到底能做什麼事情?您會怎麼回答?」

齊柏林表示,能做的其實就是從自身做起,也就是從日常生活習慣、消費行為做起。為什麼?舉例來說,許多人不知道,所吃的甜美高山蔬果,其實是用崩落的土石換來的。

「每年有那麼多的國際觀光客來臺灣,買臺灣最醇美的高山茶葉。有誰想過,這些茶葉都是犧牲水土保持換來的。臺灣是一個缺乏自然能源的地方,卻又大量消耗能源,臺灣又該如何取得安全無虞的能源呢?」關於這些觀念與問題,齊柏林透過《看見臺灣》傳達出來。

齊柏林再次強調,大家可以不要去消費對環境不友善的食物或旅遊,改變生活習慣,從每一個人自身做起,才能推己及人。

「證嚴上人說,不論是大型災難或者環境破壞,都是眾生的共業,大家必須共同承擔。」羅綸有進一步表示,如果我們能稍微理解共業,做個轉變,從認識事件的不對開始,可以變成某種共知,然後形成共識,再進一步轉化成共行,也許我們就可以改變這樣的共業。

如果每個人能像齊柏林所說的,生活簡單一點、欲望少一點,不要追求那麼多,每個人從日常生活做起,未來的臺灣,相信依然是大家心中的「福爾摩沙」、美麗之島。

(整理撰文/洪玉美)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