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雞婆有理——助人心法APP
2018-01
  用愛膚慰苦難人的心
  轉識成智 道無所不在
  【助人心法1】
  【助人心法3】
  【助人心法7】
  【助人心法8】
  【助人心法10】
  【助人心法19】
  【附錄】個案通報慈濟流程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雞婆有理——助人心法APP
  【助人心法3】
◎撰文/李委煌 攝影/游錫璋

不能怕麻煩,凡事都要雞婆一點。
陳朱定/訪視資歷:32

每週四上午,陳朱定固定到環保站做資源回收;她一早就換好志工服,然後拄著傘當柺杖,再緩步走往站牌搭公車。

位於臺北市松山區的這個環保站,坐落在喧囂大馬路旁,陳朱定掛起老花眼鏡、戴起工作手套,再以剪刀除去寶特瓶口的蓋環。

回收工作告一段落,她趕緊在環保站裏洗把臉,再將髒汙的藍褲換成白褲,然後偕同張孟琳、郭佩冬等訪視伙伴,搭車到石太太家慰訪。

石太太多年獨居,先生、孩子都不在身邊,性格向來樂觀堅強,卻願在志工面前表現脆弱,邊傾訴委屈,邊哽咽拭淚。

志工端詳她的氣喘、痛風、血壓等藥包,順便提醒服藥注意事項。一會兒,石太太翻出租屋契約,憂愁地跟志工說她的房間租期將屆。弱勢獨居長輩最擔心的,就是房東不願再續約,所以她平日水電使用都極節省,甚至不敢自行加裝窗簾,就怕哪天租約到期會無家可歸。

石太太比陳朱定小個兩、三歲,兩人多年互動情誼,就像姊妹般無話不說;有時會相約在公車站牌見,就近閒話家常打發一下時間。

陳朱定已是好幾位孫子的阿嬤了,外型和性格也很婆婆媽媽,走在社區中不引人注意,就像鄰居的阿姨、大嬸那樣。或許正因外型如此親民,容易讓對方卸下心防,接受這位七旬長輩的疼愛。

 
雞婆一點也不錯

近十年來,陳朱定的膝蓋因退化性關節炎不適,「但慢慢走也一樣可以到。」她似乎並不太在意,「反正我也沒時間去管它。」談起這雙腿,彷彿跟她無關似的。

她已換過好幾支傘了,平時走路就當柺杖使用,下雨或烈日也可拿來遮蔽;雖然膝蓋不好,但她不曾開刀,也堅持要繼續走下去——走去案家做訪視,走去會員家收善款,走去需要她的地方。

與公婆同住將近半世紀,在婆婆晚年臥病時,她隨侍身旁看護多年,同時仍不忘做訪視;有時白天非得出門家訪個案,交情好的志工姊妹也會來家裏陪伴公婆。

會這麼投入慈善工作,或許跟她三十多年前訪視的第一例個案有關。印象中那是棟老房子,房頂上搭了間矮小陋室,大小差不多僅兩個榻榻米;她連那天的探訪時間都還記得,約莫上午十點,天氣很熱,阿嬤窩在房裏,然後對著屋外澆水降溫;她的兒子往生、媳婦再嫁,徒留老小相依為命。

「我哭得半死,覺得他們實在好可憐。」陳朱定想:「阿嬤好瘦,而且滿頭白髮,孫子也才九歲,兩人怎麼生活啊?」雖然心情難以平復,但陳朱定跟志工說,以後若再去探訪貧病人家,記得要找她一起去。當年的她也沒想過,這麼一跟就走了三十多個寒暑。

她所居住的臺北市松山區,慈濟負責關懷的老人家就有一百多位,陳朱定幾乎都親自拜訪過。

或許是自己有近半甲子陪伴公婆的經驗,陳朱定總有辦法膚慰缺乏安全感的老人家。無論老人家不停在抱怨什麼,陳朱定總是先說:「好好好……」包容他們不同的個性。

但她並不是敷衍,而是順從,更多時候是牽掛。有時去電多次無人接聽,她會很擔心,總是請人立即騎機車載她過去,好確定一下老人家狀況。即使人到了,呼喊半天,依舊沒人應門……原來,是獨居長者生病就醫去了,或是已病倒住院,也有人在睡覺加上重聽,壓根兒不知有人來電或敲門。

關懷獨居長輩並不容易,時間和方式完全要配合老人家。有人很喜愛一堆人來聊天,最好順便切個蛋糕、唱唱歌,氣氛好不熱鬧;有人則習慣獨自一人,安安靜靜圖個清閒。

剛接觸傅奶奶時,她不太理人,陳朱定愈挫愈勇,仍常去電關心。傅奶奶一下要求陳朱定穿好制服給她確認,一下又更改約見時間,而即使碰了面,也希望少少人談心就好。「但現在我們人還沒到,她就已泡好茶在等候了。」陳朱定說,老人家很有意思,一旦取得信任,關係、心態就完全不同了。

每遇颱風天、地震時,陳朱定也一定去電關心老人家或其他個案。她對案家狀況如數家珍——蔡太太住在公寓頂樓加蓋處,強風驟雨肯定將窗門吹得嘎嘎響;而在一樓屋外搭出房間的石太太,因為少了上排牙而咀嚼不便,一定要多問一下是否備妥素鬆等菜料,至少颱風天可煮個稀飯充飢。

她叮嚀老人家別在風雨天外出走動,免得發生危險。「個性有點雞婆也好啦,總是應該要關心一下。」陳朱定接受自己個性就是這樣,總是忍不住顧東顧西,真心將案家事當作自家事。

 
相應不理無所謂

有段時間,陳朱定每月遠赴新北市萬里區關懷案家。一位單親媽媽的幾個孩子,總是躲進房裏默不吭聲,問候或敲門也相應不理。「不理我無所謂,我理你們就好。我知道孩子的媽媽很辛苦,不會輕言放棄的。」陳朱定的個性與訪視哲理,雖有些鄉土、有些固執,卻給人很真誠的感覺。

她帶著這位媽媽到區公所申請低收入資格,有時陪著孩子去辦理助學貸款。幾年的陪伴,看到孩子們大學畢業或工作賺錢,家中處境早非當年的困窘狼狽,而是和樂且充滿希望。

陳朱定說:「我是習慣做事的人,沒想過要享受舒適。」她回憶自己的人生,也許旁人看她挺好命,但從姑娘到婚後人生,她認為自己雖非勞碌,卻堪稱是勞動命。

 

陳朱定 訪視Q&A

:當個人經濟困頓時,是否比較容易負面思考?

:世人常說沒錢萬萬不能,但依我自己的心路歷程與訪視經驗,這句話雖然沒錯,不過總可以努力打拚來賺錢。錢能解決的算是單純,但情這東西很黏膩的,往往就黏在心裏。

像親子、婚姻、經濟等家庭問題,是一般人都常遇到的煩惱,當然我們訪視時也會聽到案主不斷抱怨相關困擾。我會以自己為例跟對方說,別看我做志工很好命的樣子,其實我也走過跟你們同樣的路,無論是在經濟或婚姻方面。差別只是因為我加入慈濟志工,從訪視中也學習到「轉念」的重要。

 
:您經常說,訪視就是種結緣,如何詮釋?

:我常感到很慶幸,身為訪視志工,接觸形形色色的家庭;在這過程中盡力付出自己能做的事,從沒想要求過什麼,無形中卻跟許多人結了好緣。

「未成佛前,先結好人緣」,也就是讓人歡喜。有時候我們拜訪案家,帶著食物或書籍去分享,他們身心健康,我們也會很開心,不去計算自己付出多少。

 
:政府資源和民間機構如何互補?

:有位慈濟照顧戶,跟前夫離婚後改嫁,不久後又再度因故失去先生;孩子後來也離開她了,結果年老後獨自一人,由政府與慈濟等民間機構照顧。

她過去無心照料孩子,年老後孩子也沒能奉養,即使提告遺棄也無法勝訴。在達不到低收入戶申請條件下,她只能依賴每月三千五百元的老人津貼,根本難以負擔每月五千元房租,更別說其他生活費。經人提報,慈濟伸援補助,讓老人家至少能夠安身與生活。

像這類有孩子卻沒有被扶養,或是有房子但老病需人照料的案例,背景條件不符合低收入戶,卻實實在在生活困難者,在慈濟關懷個案中並不少。

他們生病時得花錢就醫,只好更加節衣縮食,依靠老人中心補給生活物資或糧券;但沒有低收入戶資格,就無法申請機構免費安置,當無法獨自生活的那一天來到,恐怕晚景堪慮。

社福的制度、法令合理,但涵蓋層面有限,我們就是盡量設法承擔與照顧。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