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雞婆有理——助人心法APP
2018-01
  用愛膚慰苦難人的心
  轉識成智 道無所不在
  【助人心法1】
  【助人心法3】
  【助人心法7】
  【助人心法8】
  【助人心法10】
  【助人心法19】
  【附錄】個案通報慈濟流程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雞婆有理——助人心法APP
  【助人心法10】
◎撰文/邱如蓮 攝影/林炎煌

提出想法但不固著己見,綜合眾人智慧,給予最適切協助。
蔡雪玲/訪視資歷:25

春寒料峭的二月,新竹風夾帶著細雨冰霜,颳得人們直打哆嗦。土生土長於新竹的蔡雪玲,完全沒有因此打消協助彭女士搬家的行程,在脖子上打條圍巾,簡簡單單抵禦了寒冷。

雙眼因視網膜病變而幾乎失明的彭女士,原是事業有成的商人,不料經商失敗,欠下債務,輾轉由桃園龍潭來到新竹,又因眼疾找不到工作,生活突陷困頓,獲提報為慈濟照顧戶。

蔡雪玲時常與先生黃茂村帶著生活用品拜訪,傾聽她的心事,讓她低落的情緒有了出口,更安排她的孩子參加每週一次的慈濟課輔。

數年下來,彭女士習得按摩技能,開業謀生,生活逐漸穩定。蔡雪玲與她長年互動仿若故友,幾次冬令發放,也邀約她參與按摩志工,以自身專業為其他照顧戶舒緩筋骨。

沒想到那年春節前,彭女士被房東通知,承租的房子已經售出,她奔走尋房,找到了新竹湖口的新居所。就在春節後的週末,蔡雪玲與香山區的志工相偕幫忙,並通知湖口區的志工,就近持續關懷她們一家。

 
簡單幸福,原非容易

六十多歲的蔡雪玲,衣著樸素整齊,笑聲爽朗親切,有話直說的口氣,像是鄰家媽媽一般溫暖,一下就讓人卸下心防。參與訪視工作二十餘年,蔡雪玲形容自己一生平平凡凡,沒有大富大貴,也沒有大風大浪,原以為這幸福很簡單,投入訪視後才知道原來簡單的幸福也很不容易。

一九九〇年某一天,蔡雪玲回娘家時,碰上慈濟志工來跟媽媽收善款,她馬上向志工表示:「我也要捐。您這樣一個一個收太辛苦了,我回去幫忙招募同事,她們也很喜歡做好事。」

當時在事務所工作的她,經常跟朋友一起捐款助人,「誰知道先生竟然因為我要捐兩百元跟我吵架!」先生對蔡雪玲說:「孩子還小,需要花錢栽培……」蔡雪玲回他說:「每個月兩百元來買我的快樂不行嗎?」他還是不答應。

即使如此,蔡雪玲還是偷偷捐了,並且開始參加訪視。跟著資深志工蕭榮欽、李孟諭上尖石鄉看個案,道路顛簸不平,令人膽顫心驚,還得趕在下午三點前下山,免得山嵐霧氣遮住方向。

但最讓蔡雪玲印象深刻的是個案的際遇,有獨居的榮民老伯伯,所住斗室惡臭難聞,志工為他打掃時從床底下掃出滿滿一畚箕的菸蒂,大家無畏骯髒為老人家洗澡;還有日治時代與日軍戀愛的女士,未婚生子、喪子後精神失常,志工接獲提報前去關懷時,只見她披頭散髮,模樣駭人,指甲長到捲曲起來。

蔡雪玲無法想像,有人活得如此辛苦,才感覺平安幸福得來不易,更加把握機會參與志工服務。

 
無常警示,正念吉祥

一九九九年公公身體不適,蔡雪玲陪同去醫院掛急診,檢查為膽結石堵塞膽管,要等候病房預備手術。

打了一整天點滴,公公都沒有排尿,蔡雪玲覺得奇怪,請護理人員來查看,卻找不出原因。先生下班後來到醫院,準備陪公公去上洗手間,才剛抱起他,就發現他雙眼倒吊,經緊急搶救,得知是膽管阻塞引起敗血症,翌日清晨就往生了。

倉促間,蔡雪玲不知該如何處理,只得向志工求助,他們凌晨五點就趕來陪伴。剛把公公接回家時,街坊鄰居有人說不能放床上,有人說不能睡枕頭要睡石頭,一家人手足無措,志工安撫道:「你自己心要定,知道公公生前喜歡睡什麼就給他睡就好了。」

「後來,我讓公公睡他生前喜歡的床與枕頭,安穩地送公公最後一程。」蔡雪玲說,志工分批來助念,讓公公的後事圓滿。沒想到不到一年,爸爸清晨出門運動,被人撞倒在路旁,送醫時已經沒有呼吸心跳。

志工來助念、更衣、幫忙布置靈堂,並安慰她:「不要罣礙,你爸爸走得很安詳。」

蔡雪玲說,媽媽決定用佛教儀式來辦後事,所有供品均為素食,在鄉下地方,這讓親友間出現不同的聲音。「爸爸往生,媽媽已經很難過,又背負這麼大的壓力;可是當告別式圓滿時,媽媽很欣慰用莊嚴的方式送爸爸最後一程。」

接連著兩位長輩過世,都是志工陪伴關懷,讓黃茂村特別感動,二〇〇〇年參加志工培訓,也跟著蔡雪玲訪視,尤其案家的孩子在課輔時需要接送,他總準時出現,無論颳風下雨沒有缺席,十年如一日。

不會開車的蔡雪玲,自從有了黃茂村的加入,可以頻繁地探訪個案;如今他們的兒女各自成家,老夫老妻相攜關懷孤老或弱勢的家庭,希望扶一把能讓案家借力使力,再站起來。

 

蔡雪玲 訪視Q&A

:時代不斷轉變,您投入訪視志工二十多年,關懷個案的方式是否也有所改變?

:過去農業社會,大家只求溫飽,生活相對單純。現在提報給慈濟的個案,有一些是高知識分子,承擔不了壓力,演變成憂鬱症或精神疾病,家裏經濟因此發生問題。我們不只補助生活費用,更希望引導他們正向思考,盡量讓他們有所寄託,能專注做一些事,穩定精神狀況。

曾經陪伴過一位單親媽媽,大學畢業後有不錯的工作,卻因罹患精神疾病失業,服藥不穩定,也影響兒子無法專心上學。因為繳不出學費,學校提報給慈濟,成為安心就學助學個案。

社會局社工與我們一起關懷她,安排就醫,重建她的生活能力,也改善精神狀況。長期下來,愛的存款比較足夠時,我偶爾會說重話激勵她:「要煮飯、洗衣,盡到做媽媽的責任。不整理家裏的話,我們就不來看你了。」

威脅利誘加上鼓勵,現在媽媽已經可以將居家環境打掃妥當,兒子也能安心求學,令人寬慰不少。

還有一位國立大學高材生,為了照顧重病的媽媽而辭去工作,在媽媽往生後,他謀職不順竟然自殺,被警察救回來,由里長提報成為慈濟個案。

得知他的學歷,也肯定他很孝順,鼓勵他以專長來回饋鄰居對他的照顧。於是,他在家鄉替孩子補習,收取微薄的家教費,也一步步站起來,現在過著穩定的生活。

雖然隨著時代改變,遇到的個案問題不再單純,但不變的是真心的關懷,一定能夠發揮作用。

 

:每戶人家需要的幫助都不同,有的是經濟困窘,有的是心靈受創,要怎麼做才能幫助到位?

:這二十多年來,我還是沒有辦法面面俱到,只能試著將個案的困境區分為「輕、重、緩、急」,如果是急症或意外,一定馬上要用到醫療費,就要趕緊探視。

然而即使事情做了最好的安排,還是會有「無常」。有位先生患有小兒麻痹,和太太感情非常好,太太生病往生後,村長幫忙募款辦後事,弟媳照顧他們家的孩子。

那天我們前去拜訪,在樓下按鈴、喊叫,都沒有人回應,剛好遇到弟媳載著姪兒回來,我們都以為他不在家,就把祝福的禮品交給弟媳。

結果晚上接到電話,說這位先生留下遺書,請弟媳照顧小孩,還寫了很多信件感謝幫助他們的人,並且登報謝謝捐款但沒有聯絡方式的人,他寫道:「該做的我都做好了,我要去陪太太了。」然後在二樓自殺。

我們已經走到他家了,如果設法走上樓,說不定能夠救到他,但是沒有因緣,還是沒辦法,後悔也無法改變已成的事實。

「前腳走,後腳放。」如果心中一直記掛著這些,沈重到邁不開步伐,助人之路也無法長遠。

 

:為什麼看個案需要團隊行動?若是志工對於補助內容意見相左時,該怎麼辦?

:每位志工的背景不同,看到的層面也不一樣,一起關懷個案,回來後相互分享、綜合,通常可以給予案家更適宜的幫助。

而且,單憑個人的力量,關心無法全面,一群人共同照護才能完善。有時藉由慈濟的各個功能團體,例如慈青、人醫會互補,也更能貼近個案的家庭,觀察到需要加強關懷的部分。

參加慈濟課輔班的個案家孩子,因為和慈青年紀相近,互動比較深刻,有幾次遇到事情,第一個念頭是打電話向慈青求助,慈青趕緊再通知我們。

當然由於大家來自不同環境,價值觀不同,所以討論補助方式時會有不同意見,這時要試著達到平衡。

我的方法是,把自己所想的、所觀察到的說出來,大家「對事不對人」來討論,一起找出對個案最好的濟助方式。學著提出想法,再放下己見,綜合大家的智慧來評估補助內容,也是從事訪視工作一項重要的功課。

 

:有些家庭突然遭遇劇變,又與訪視志工素昧平生,如何讓他們願意接納外人的愛?

:每個家庭都是一部經,訪視志工每次面對的狀況也不一樣,但我覺得只要設身處地替對方著想,即使是陌生人也能感受到這分善意。

我們關懷過一位癌末病患,他是家中最年輕的孩子,他的二哥、三哥輪流照顧他,沒有怨言,家庭向心力很強。哥哥們在公司跟醫院間兩頭奔忙,有時候看到他們匆匆忙忙,我很擔心這樣會發生意外,就對他說志工可以幫忙。哥哥聽了很感動,也願意跟我們說說弟弟的情況,一起給弟弟最好的照顧。

我們這種年紀的志工,多半經歷過臺灣農業社會困苦的日子,較能夠體會貧病交加的苦。陷在苦裏的人,有的會想找人抒發,我們只要傾聽,適時開導;有的則選擇封閉自己,甚至把志工趕出家門。

為了讓個案信任,我們只能「不怕見笑」地多去幾次,甚至試著投其所好,例如有些獨居長者喜歡孩子作伴,就在假日找慈青一起去,漸漸地也能有愛的存款,讓個案願意接納我們。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