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一方淨土在山城
2018-05
  我們義不容辭
  以父親為榮
  山城淨土
  佛在靈山莫遠求
  靈山只在汝心頭
  人人有個靈山塔
  好向靈山塔下修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一方淨土在山城
  好向靈山塔下修

走上山坡,眺望遠方,四周翠綠環抱,溫送珍心想:
「這真是一塊寶地!」許多建商遊說他賣地,他都拒絕了,
認為這塊地給人居住太可惜了,在獲取利益和利益大眾之間,他心中有了決定。
 
一道金色的陽光,斜灑在窗邊,溫送珍坐在一塵不染的長木桌前,任由陽光慵懶地披在肩上,他認真地翻閱報紙、書信,黃細喜坐在對面,沈浸在她的書香世界,這是溫家夫婦每天生活的開始。

「多桑,那麼專心在看誰寄來的信?」黃細喜見溫送珍看信看得入神,不禁抬頭問他。

「卡將,你記不記得之前有一個熱愛畫畫的身障孩子,叫家玟的?我從報上看到她對生命的不放棄,堅持走自己的路,我覺得『天不生無用之人,地不長無用之草』,於是寫信鼓勵她。她回信了,我來念給你聽。」

溫送珍不疾不徐地念著:「溫爺爺您好,我是家玟,看到信封上註明您是爺爺,我可以這樣稱呼您嗎?爺爺,您喜歡插畫嗎?還是比較喜歡傳統的國畫?把畫分享給爺爺,是我最大的幸福。天氣不穩定,您要隨時注意保暖喔!」

溫送珍邊念信,臉上不時露出笑容,黃細喜也被他的喜悅感染,「你真的很有心,從年輕開始就到處行善,之前家裏的樓梯間都掛著你的獎狀、獎牌、各種匾額及文物,就像個小型博物館。你為什麼那麼愛行善?」

面對太太一連串的問題,溫送珍打趣地說:「卡將,從我年輕開始,你就陪我到處行善,怎麼說只有我呢?這些獎狀,有一半要歸功於你在背後給我的支持。」隨即又轉為嚴肅的語氣說:「司馬光家訓:『積金以遺子孫,子孫未必守;積書以遺子孫,子孫未必讀;不如積陰德於冥冥之間,為子孫長久之計。』留財不如布施行善,多積陰德,子孫才能長久地受到護佑,這是我們唯一能為孩子們做的事。」

黃細喜深情地看著溫送珍,點了點頭。隨後溫送珍打了一個呵欠,拿下眼鏡,喝了一口茶。看著精神不佳的溫送珍,黃細喜說:「是啊,我看你就像管家婆,看到哪裏需要幫忙,你就不顧一切地幫到底。昨天你是不是又在整理給孤兒院的物資,徹夜未眠了?」

溫送珍笑笑不答,轉移話題說:「過年快到了,孩子也快回家團圓了,我要開始來整理相簿了。」

黃細喜回想當初和溫送珍白手起家,雖然生活總會遇到挫折,但只要溫送珍認為對的事,就絕不退縮,反而愈挫愈勇。然而,鐵漢卻擁有一顆慈悲柔軟的心,看到令人同情的社會新聞,常常會一掬同情淚,甚至看到流浪街頭的老人,也會難過得吃不下飯。

黃細喜心存感激,驕傲地說:「多桑,你一輩子沒有不良嗜好,最大的興趣就是行善和照相,我真的是以你為榮啊!」

(中略)…………

 
敦品勵學,獎掖後進

有一天,溫送珍如常翻閱著報紙,看到報載交通大學機械系正在研發「省油電動車」,準備參加一九九七年在澳洲舉行的世界太陽能車大賽,作為慶祝一百周年校慶的「大禮」。報上斗大的標題,吸引了他的目光,他瞪大眼睛,專心地看完整則新聞。

利用太陽能發電,能夠有效解決日趨惡化的能源危機,他看到未來「無汙染環境」的願景,驚呼說:「怎麼有那麼好的事?只要一點點油,就能跑幾十公里。」

隔天他打電話到學校,表達對研發團隊的敬意。不久後寄上鼓勵的信以及十萬元,希望盡己綿薄之力,期許校方再接再厲。

接到捐款,當時的校長鄧啟福喜出望外,親自登門拜訪,感謝溫送珍挹注研發經費,並向他介紹學校近期的校園建設及研發成果,邀請他到校參訪。對於校長的熱情邀約,溫送珍當場答應。

四月春暖花開,萬物甦醒,百花綻放,正是踏青好時節。溫送珍邀請「開心會」的客家鄉親,乘坐兩部遊覽車,一起到交通大學參訪。

車子沿著高速公路到新竹,好久不見的鄉親,彼此熱絡地講著家鄉話,雖然四月天氣微寒,但沿路大家說說笑笑,唱歌自娛,在歡樂的氣氛中到了交通大學。

走進校門,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名聞遐邇的竹湖。竹湖四周種滿了高高低低的柳樹、榕樹、槭樹等,綠意盎然。

朝陽在柳樹間穿梭,清風徐來,柳枝搖曳生姿,幾隻綠頭鴨,悠閒地在湖面上游著;學生們或坐或臥,倘佯在大自然的美景中,讀書、聊天聲襯著鳥鳴,美麗風光盡收眼底。

校長和校方代表熱烈歡迎,專人導覽校園,圖書資訊中心兼具科技性、藝術性、休閒性多功能,儼然是校園的新地標,讓大家歎為觀止。

除了校園美景,也帶大家參觀研發省油電動車的機械系,大家從實驗室外面玻璃,看到老師們認真地教導學生,如何使用最新穎的設備,學生們也專心地看著老師操作儀器,並不斷提問,抄寫筆記。

走出系館,迎來陣陣涼風,操場上展示著太陽能電動車。教授解說如何透過太陽能板,將吸收的陽光轉化為電力的原理,及該設備的材質、關鍵技術、效益及未來發展。溫送珍頻頻點頭讚許,期許學生再努力研發創新,成為引領臺灣科技的翹楚。

「一世紀風起雲湧引領學術,我交大日月同昭國際稱雄。」一行人隨後走到校園禮堂前,看到這幅對聯,感受到交大師生的雄心壯志,溫送珍順勢將它抄錄下來。一路上看到學校提供良好的學習環境,激發學生的學習熱忱,讓他對學校的辦學成果非常感佩,覺得不虛此行。

溫送珍感受到校方在科學研究方面的努力,深覺一流的人才,需要有一流的待遇,於是主動向鄧校長表達捐助獎學金的想法,以獎掖後進,培育科學人才。校長聽後立即指派學務長,與溫送珍討論成立獎助學金的相關事宜,為表示對他的尊重,獎學金的頒發辦法也由他親自擬訂。

一九九九年起,溫送珍在交大成立「送珍敦品勵學獎助學金」,提供每個系所成績優異的一名同學,每年五萬元獎學金,共計十名。獲獎學生除了成績優異,還需特別注意品格,這是交通大學創校以來,審核獎學金的最高標準。另自二〇〇六年起,增加獎學金名額,指定兩名給客家學院的優秀學生。

交大每年校慶,都會安排溫送珍蒞校頒獎。溫送珍總是西裝筆挺,帶著事先自製的獎狀,和太太風塵僕僕地從臺北來到新竹,親手將獎狀及獎學金頒發給學生。

「你是哪個系的孩子?」「最近學習上有什麼困難嗎?」「加油,等博士班畢業,我請你吃飯。」「你們一定要勇敢走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溫送珍就像慈父般,鼓勵學生們奮發向學,並不時噓寒問暖。

事隔多年,很多學生仍會不定時來信問安,廖郁婷在信中表達,因為有獎學金,讓她完成出國念書的夢想,體驗不同的文化及生活方式。目前她在異鄉貢獻所長,雖然沒有繼續攻讀博士班,但希望溫送珍能對她目前的成就感到驕傲。

李欣育參加亞洲青年管弦樂團,利用暑假巡迴亞洲十七場表演,進而獲選進入知名樂團,和世界知名的獨奏者及指揮家合作。目前她和不同國家的團員,一起練習、一起旅行、一起表演,每一次的表演對她都是最佳的鼓舞,她期許能將溫送珍的這分愛傳下去,用音樂來溫暖人心,回饋社會。

翻閱交通大學的資料夾,有著歷年頒發的獎狀,獎狀上還貼著每位得獎學生的照片,溫送珍特別用毛筆在照片旁邊寫上姓名及系所。這些保存完整如新的資料,代表著他珍惜與交大學生的情誼及緣分。

「送珍敦品勵學獎助學金」在二〇一四年底,因為溫送珍高齡九十,體力不勝負荷而取消。該消息經校友會報導後,熱心的校友立錡科技董事長邰中和,感念溫送珍長年無私捐助,遂於二〇一五年起傳承其大愛精神,更名為「立錡送珍敦品勵學獎助學金」,繼續提攜後進。

(中略)…………

 
投入災區,萌生捐地念頭

一九九九年九月二十一日凌晨一時四十七分,一陣天搖地動,溫送珍突然從睡夢驚醒,打開電燈,燈光忽明忽暗,隨後就完全熄滅。溫送珍趕緊抱住太太說:「不要怕,我們家很堅固,不會有問題。」黃細喜驚慌地說:「不知道孩子們是否平安?」

天色剛露白,溫送珍將屋內整理就緒,擔心孩子的安危,他和太太輪流撥打電話,從老大森錦到小女兒映群。無奈通訊設備故障,電話一直無法撥通。

不久,電力逐漸恢復,先後得知家人平安,溫送珍隨即打開電視,得知地震災情慘重。

震後數天,隨著媒體披露,彷彿一幕幕災難片在眼前上演,面對災民的無奈及百廢待舉的殘破景象,讓曾經歷一九三五年關刀山大地震的溫送珍,深深地體會生命的無常危脆。

臺中、南投縣為震央區域,受災特別嚴重,其中中寮鄉房屋全倒、半倒戶數達百分之八十以上,電力、交通中斷,屬一級災區。

北市中正區區長到災區勘災,見殘破景象,亟需各界協助重建,於是呼籲大家捐款賑災。區內里民紛紛慷慨解囊,經過一個星期,區長帶著溫送珍等調解委員會委員,一起到中寮,將物資交給鄉公所。

當車子下了王田交流道,緩緩行進南投災區,強震造成的路面龜裂及房舍損毀,讓人怵目驚心。走進中寮附近的國小,溫送珍看到教室雖然沒倒塌,但操場卻下陷一米多,當時他心想,「如果有機會,我還要回來當志工。」

證嚴法師獲知各地災情慘重後,立即指示成立救災中心,全臺慈濟人迅速動員,成立服務中心,提供熱食及帳棚、睡袋、棉被、照明、口糧等民生物資,另有定點義診及巡迴醫療。

地震後,中部災區的學校有八百多所毀壞,學生們頓失學習所在。證嚴法師以「教育不能有斷層」,援建了五十一所「希望工程」學校。消息傳開,溫送珍持續關注。

慈濟基金會打造的希望工程,從二〇〇〇年陸續開工,二〇〇一年間各學校的硬體陸續完成,後續的景觀工程由男眾慈誠隊進駐負責。來自全臺各地穿著藍天白雲的慈濟志工,不論平時或假日,穿梭在校園的各個角落,鋪草皮、連鎖磚、種花種樹等。

看到連續幾個月,報上登載慈濟志工在災區的救災新聞,溫送珍「要去災區當志工」的心念,愈來愈強烈。不久後,許瑛麗邀請溫送珍夫婦,一起到中寮國中當志工,溫送珍不假思索地馬上答應。

時值盛夏,溫送珍戴著斗笠,捲起衣袖、褲管,一趟一趟地推著獨輪車,在石頭路上來回搬運,拿著小鐮刀,跟著志工們一起鋪草皮。他熟練地將大大小小的石頭拿掉,用手將土撥平,再將草皮鋪下去,草皮之間要小心留一個縫隙,最後將草皮壓平。不停地來來回回,衣服都被汗水浸溼了。

溫送珍時而鋪草皮,時而搬磚塊,時而鋪連鎖磚,時而種樹,哪裏有需要,他隨時補位支援,黃細喜則負責香積洗菜工作。

「來,溫先生,我幫您照一張相。」溫送珍拿著一株比他還要高的樹,身旁的挖土機已經挖好土坑,正準備種樹時,慈誠師兄瞬間按下快門。只見他氣定神閒左手拿著樹苗,站在土丘上,開心地留下一張張珍貴的畫面。

溫送珍看到慈濟人在校園內不分老少,全力付出,功能分工,井然有序,校園景觀在短短的時間內從無到有,展現團結及人文之美。

短短七天的志工行,溫送珍看到慈濟迅速的救災效率,更感受到慈濟人用愛陪伴災區,帶給孩子及所有受災民眾希望和力量,不禁佩服證嚴法師的睿智。

深受感動的同時,也讓他萌生捐地給慈濟的想法。

(中略)…………

 
十年奔走,終於動工

自從將土地捐給慈濟後,溫送珍只要到基隆,都會來看看這塊土地。這一天,陽光燦爛,他緩緩地走上山坡,眺望遠方,翠綠的山頭,「鶯歌石」依然矗立。每回站在這個地方,略諳風水的溫送珍都覺得,這塊地左青龍、右白虎,是塊寶地,絕不是一般人可以住的。

「老頭家,您今天又來了。」當地種菜的阿伯跟他揮手打招呼。

「是啊,我這塊地已經捐給慈濟,以後要蓋的時候,你要把地還回來喔!」

「沒問題啊,以後我也要來做志工。」

阿伯興沖沖地摘了一些菜要給溫送珍,順便問起:「慈濟什麼時候要開始蓋?」

溫送珍難掩興奮之情:「我也不知道,就是希望能快點看到!」

自從土地過戶給慈濟,林秀華就積極尋覓合適的建築師,辦理地目變更的相關事宜。辦理過程中,每每有新的進度,她都會向溫送珍報告。同時,溫送珍也透過報紙,隨時掌握土地的動態,並將剪報存放在資料夾內,以利隨時翻閱。

行政程序的繁瑣,致使靜思堂的興建遙遙無期,溫送珍的心情由期待轉為焦慮,有一天忍不住打電話給林秀華:「我年紀很大了,不知道有生之年,有沒有機會看到靜思堂蓋起來?」

感受到溫送珍的焦急,林秀華不斷與市府斡旋協調,終於在二〇〇五年八月將土地變更為社福專用區,並經內政部都委會審議通過。

地目完成變更,只是邁出好的開始,後續申請建造,還有一段長路要走。二〇一〇年十月,靜思堂終於開工。

「爸爸,秀華師姊打電話來,邀請我們去參加靜思堂的上梁典禮。」

「好啊!盼了快兩年,終於盼到了上梁。」

從靜思堂立下第一根基樁開始,已近兩年,溫送珍終於等到上梁這一刻。「上梁」對一個建築工地來說,代表建築主體結構已完成,高危險性的工作告一段落,同時也象徵著靜思堂的完工,指日可待。

二〇一二年八月二十九日,溫送珍夫婦、映雪夫婦及許瑛麗一行五人,帶著歡喜的心情,早上九點未到,就抵達現場。現場志工有的正搭著遮陽帳棚,有的準備擺放在香案上的鮮花、素果,工程人員則忙著將鋼梁定位在一旁,等待「上梁」這歷史性的時刻到來。

林秀華說:「溫先生,因為您的發心,才有今天的靜思堂,等會上梁典禮,是否請您主持,用虔誠恭敬的心,帶領大家上香,祈求佛菩薩加被,讓工程順利進行?」

溫送珍隨即回答:「可以啊!」

林秀華繼續說:「上香完,會請您們全家在鋼梁上簽名,一個簽名,代表一分祝福。」

溫送珍還是面帶微笑地說:「好啊!」

九點半典禮開始,溫送珍首先致詞說:「良時吉日,在這個地方舉行靜思堂的上梁典禮,本人感覺是一輩子最光榮的時刻。」

接著,他從志工手中接下三炷香,帶領工程人員及志工兩百多人參與盛會,大家雙手合十,虔誠祈求佛菩薩加被,讓靜思堂早日順利完工。

上香儀式結束,司儀引導與會人員走向鋼梁放置處,大家依序在鋼梁上簽名,溫送珍全家也在鋼梁上簽下名字及日期,以紀念這個特別的日子。

大型吊車手臂緩緩將鋼梁吊起,大家的眼睛,隨著鋼梁上升而移動,就定位後,全場鼓掌歡呼,共同見證這歷史性的一刻。

感動的瞬間,再度讓溫送珍回想起十一年前將這塊土地捐給慈濟的情景,多年來他朝思暮想,祈禱靜思堂能早日完成,終於又邁前一步了;看到大家共同成就一個道場,他的心裏充滿了感動及感恩。

二〇一四年,基隆靜思堂的外觀已接近完工,內部的裝潢也正如火如荼地進行,林秀華帶著溫送珍夫婦走進講經堂,溫送珍用特有的客家腔說著:「想不到可以蓋得那麼大、那麼莊嚴!」

走出靜思堂大門,大家沿著長廊,邊走邊聊著。

進入涼亭,林秀華告訴溫送珍:「未來會在涼亭外面,立一個『珍喜亭』石碑,篆刻您們捐地的善舉及過程,讓後代子孫,都能傳承這分大愛。」

溫送珍馬上心血來潮對林秀華說:「我想在涼亭兩邊種樹,一棵松樹,一棵柏樹。」

林秀華聽到溫送珍的建議,非常地認同:「很好,那就選一個日子,請您和夫人親手來植樹。」

溫送珍每次參加典禮致詞,都會預先準備好講稿。在種樹典禮上,他希望傳達當初捐地的初發心,藉由松柏四季常青,不畏嚴寒酷暑依然傲立的特性,守護著靜思堂千年、萬年,傳承慈濟大愛精神,開枝散葉,生生不息。

拿出紙筆,低頭構思,溫送珍寫下致詞的開頭語:「靜思堂前栽松柏,大愛精神永留芳」,不一會兒就完成整份講稿。他一次次讀誦,覺得無需再修正,才將它整齊地摺好放進口袋。

溫送珍及家人再度來到靜思堂,慈濟志工們也齊聚,為當天的植樹活動給予祝福。看到那麼多人參加,溫送珍特別開心,在眾人簇擁下一起走到涼亭,樹洞已先行挖好,松、柏各放置兩旁。

隨即,鏟子被交到溫送珍夫婦手中,在大家的誠心祝福下,種樹完成;接著,溫送珍從口袋拿出預先準備好的講稿,鏗鏘有力地說道:「靜思堂前栽松柏,大愛精神永留芳。各位師兄師姊大家好,今天良辰吉日,溫送珍、黃細喜九十歲的老夫老妻,在此靜思堂前,眾多師兄師姊見證下種植松柏,覺得十分歡喜。」

在熱烈掌聲中,完成種樹儀式,溫送珍滿意地牽起太太的手,告訴她:「明年,再一起來看看我們所種下的松柏。」黃細喜與他四目相視,眼睛帶著笑意地說著:「好。」

(中略)…………

 
大愛圍繞,增添人生勇氣

溫送珍每天都提醒自己,要打起精神過生活,不要讓孩子擔心,但是這個由夫妻一磚一瓦經營起來的家,走到哪裏,每一樣東西都充滿妻子的味道。此時,他才體會到白居易〈浪淘沙〉中,「相思始覺海非深」的深意,原來海不深,懷念一個人的相思比海還要深。

黃細喜過世第四十九天,溫送珍帶著子孫,來到慈恩園祭拜。看著妻子的照片,溫送珍的思念之情如潮水奔瀉,全身無法抑止地顫抖,哭著讀出給愛妻的一封信。

森錦看到父親情緒激動,擔心他的身體,急忙安慰。溫送珍卻仍傷心不已:「我已經撐不下去了,大概也要走了。」

「爸爸,您要堅強一點,媽媽已經走了,我們不能再失去您。」森錦等五個兄妹,擔心父親短短幾個月就瘦了六公斤,怕他身體撐不住,決定帶他到美國住森芳家,映群也同住加州,兩家距離開車僅十分鐘。

孩子們整天圍繞著溫送珍,讓他享受兒孫滿堂的天倫之樂。返臺後,好友們不間斷地關懷,終於讓溫送珍慢慢走出喪妻之痛。

「おはようございます!(日語早安)」打招呼的是溫送珍的鄰居陳增圓,同是客家人,比溫送珍小兩歲。總是西裝革履的他,自從黃細喜往生後,幾乎每天都來陪溫送珍聊天解悶。

陳增圓脫下衣帽,拿出小菜,說:「太太做的,我們一起吃。」

一壺好茶,幾盤小菜,溫送珍和陳增圓總是可以聊上一整天。

溫送珍拿起一塊豆干,送進嘴裏品嘗:「今天的豆干滷得很入味!你太太最近身體還好嗎?」

陳增圓點點頭說:「還是老樣子,裝了人工肛門,有點不方便,其他倒是還好!」

溫送珍略顯愧疚地說:「不好意思,你每天來看我,家裏都沒照顧怎麼行?」

陳增圓馬上收起笑臉,嚴肅地對著溫送珍說:「溫桑,我們三、四十年的交情,我敬您如兄,您愛我如弟,我們之間還需要客套嗎?當初我太太生病,您是怎麼關心我,您難道忘了嗎?我現在做的,只是您之前為我所做的而已,只要能再聽到您以前開朗的笑聲,就是我的快樂。」

溫送珍感動地挨近陳增圓身邊,相視而笑。

除此之外,溫送珍還有兩個結拜兄弟,一位是鍾肇政,另一位是邱榮枝,三個人都是客家人,且同歲數。約莫十年前,他們結拜為兄弟,鍾肇政的書法墨寶「萬眾欽仰」,一直都懸掛在溫送珍的書房。

鍾肇政是臺灣知名小說家,《魯冰花》這部經典電影的原著作者,也是臺灣首位完成大河小說的作家。鍾肇政在臺灣本土文學的貢獻及創作,晚年被尊稱為「臺灣文學之母」,除此之外,他也是客家大老,第一屆客家終身貢獻獎的得主。

鍾肇政近年年邁體衰,只有在重要的客家會場合,才能和溫送珍碰面,敘敘舊情。而邱榮枝是老師退休,兒女長年在國外,他就常常從桃園龍潭,一個人坐車到溫送珍家聊天。

溫送珍時常跟他說:「你年紀那麼大了,不要自己一個人來。」但他總是說:「沒關係,我已經習慣了,常常獨來獨往。」

「天色晚了,我也該走了。」陳增圓起身準備離開。

「溫桑,明天再見。」陳增圓做出招牌動作,優雅地穿戴衣帽,舉手向大家敬禮再見。

溫送珍也開心地跟他說:「再見喔!回家要小心。」

映芬扶著溫送珍走進屋內說:「爸爸,您的朋友都八、九十歲了,但天天都有人來陪您聊天,我好感謝他們。」

有朋友和兒女的陪伴及關心,溫送珍感覺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他豁然開朗,轉頭向映芬說:「謝謝你們的愛,從現在起我決定,將對你媽媽的思念轉化為人生美好的記憶,陪我到終老,以後不會再讓你們擔心了。」

映雪提醒說:「十二月基隆靜思堂要舉辦歲末祝福,我陪您去,順便看看您和媽媽去年種的松柏。」

二〇一六年,慈濟創立五十周年,舉辦歷史回顧,溫送珍寫下紀念賀詞,「歷經世事志始堅,人生道上結善緣,兒孫自有兒孫福,願為世人增歡顏,迎接未來種福田,響應大愛傾囊捐,救災救難聞聲至,慈濟名揚國際間。」字裏行間,充分表露其心懷大愛、利益眾生的胸襟。

(中略)…………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