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生命的和弦
2018-09
  階綠簾青,芳草滿園——謝昭華序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李嘉富序
  以天地為枕探人間——自序
  與島嶼對話——【雲林莞草】謝昭華
  歲月靜好如初——【山茶花】歐友涵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活出生命極致——【龍葵】田中旨夫
  洞悉微小心聲——【油桐】李嘉富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生命的和弦
  階綠簾青,芳草滿園——謝昭華序

認識蘇蘇是因為有共同的朋友。先是收到她的針筆素描小品,知道了這位才華洋溢的藥學系學妹;繼而,友人帶她們來馬祖一遊,方才得見。但直到她在忙碌的臨床業務與慈濟志工任務下,還受邀為臺中市文化局出版的花博百花詩集《花蜜釀的詩》提供一首詩與五十幅圖,方才領略她劍及履及的行動力。

詩集還在進行中,她又告訴我正進行一本文集,而我也是計畫的受訪者之一。當然,也是圖文並茂的美麗書籍。原先以為在日光海岸與夢哥等一席對話後,工作就告一段落,但她又希望我為這本書寫序。在她不時提醒下,於是我正襟危坐,一篇篇細讀她的文章。

這本書採訪了二十一個人物,大多是她參與志工所際遇的人,也因此以慈濟人醫會成員為主,每篇文章不但附上一幅水彩畫與針筆素描,且饒富深意地寫上精神植物代表。

一百零一歲田中旨夫的採訪已為本書內容定調,它是國際性的、利他的。文中寫道:「畢業時,教授耳提面命:『要先學會做人,才能當一名好醫師。』也就是要心懷慈悲,同理心待人,才會成為體恤病患的好醫師。當時,他在心裏蓋了一間黃金廟,矢志付出無所求、救人行善。」這句話也是本書的基調。

在〈蜜釀這趟旅途〉一文,作者寫下的警語是:「人在成長過程中,猶如蝴蝶出蛹般,幻化著亮麗的顏色與舞姿。若說生活有過痛,那也只是一瞬間,就漸漸如岩石風化,一層層紋路烙印了浮動的過往。」

從日治時期的臺灣人,寫到馬來西亞的華僑,在穆斯林占多數人口的馬來西亞,要推廣慈濟的大愛信念需克服諸多困難。〈可靠的領航者〉一文提到郭濟緣:「他和第一批馬來西亞志工一起到花蓮尋根,回到馬來西亞後,承擔起第一間洗腎中心的成立任務。」

〈理想是指路明燈〉則描寫柬埔寨的慈濟志工謝明勳:「目睹受災人民的苦,善良的佛心從此開啟,成為慈濟在柬埔寨的第一顆種子。」原來,是這些善良無畏的志工讓慈濟偉大。

在紀念慈濟人醫成員陳石乾的〈把握人間賞味期〉一文中,直陳人生不可預期,需把握當下的分秒每刻:「一切美好的事物都有賞味期,只是人的妄念有時超越了歲月與事物的發展進程,以至於我們忘了記取教訓,任其荒廢在流光裏,直到繼續奔馳著再次被制約。」

描寫身心科醫師李嘉富的〈洞悉微小心聲〉時,引用了李醫師文筆精煉的文章,傳達了身為志工團體成員的心理轉折與精神變化。

訪談美籍瑞典人歐友涵的〈歲月靜好如初〉,提及慈濟的國際化:「應該要更加緊腳步,將文宣品多元化,尤其是英文刊物。」在地的醫師則較接地氣,在〈溫暖的燈塔〉紀邦杰醫師的描述中,很自然地提及父母親的過往:「成長於行善家庭,父母總在施米濟貧,他自小耳濡目染,有一顆喜歡幫助貧病的心。」

〈手中乾坤〉的葉英晉,是帶領作者進入慈濟人文志業的啟蒙者,兩人保持著亦師亦友的關係。在〈原野夢田——吳森〉、〈用雙手築夢——謝金龍〉、〈人間各有所屬——陳力壽〉與〈飛越孤寂暗夜——廖明煌〉文中,述及成為慈濟人醫會的一員,是人生理想實踐的發端。

〈在仇恨心田灑滿愛〉的胡光中與〈大漠俠客行〉的陳秋華,是從臺灣走向世界的例子。胡光中在利比亞求學,是少數通曉阿拉伯語的志工。陳秋華則是「常駐約旦四十二年,在當地深耕慈濟二十年,在志業與事業之間,有如戍守邊疆的將領,運籌帷幄著每一步艱辛。」這些志工都是慈濟走向國際化的重要推手。

非慈濟人的採訪稿,集中在對植物與自然環境的保護者,如〈夢歌——劉天順〉、〈願能生生不息——梁崑將、趙英伶〉、〈霧出雲岫時——葉富雄〉與〈生命的和弦——吳銘進〉。前者從小立志為農,之後身體力行,將理想與工作合而為一。而梁崑將夫妻對植物種子的尊重,已經達到宗教信仰般的虔誠。這也連結了近來各方宗教師關心的範疇,將愛旁及世間環境與人類未來所居的土地。

這些文章以人物白描與生平敘事為主,旁及為人間付出的淵源,但在富想像力的文字流轉間,每每不經意地發出人生警語。記錄這些仁者的行止,作為人們追尋大愛的典範,讓人間淨土的芳苑中,滿溢著淡雅花香。

(本文作者為連江縣衛生福利局局長,本名謝春福)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