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生命的和弦
2018-09
  階綠簾青,芳草滿園——謝昭華序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李嘉富序
  以天地為枕探人間——自序
  與島嶼對話——【雲林莞草】謝昭華
  歲月靜好如初——【山茶花】歐友涵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活出生命極致——【龍葵】田中旨夫
  洞悉微小心聲——【油桐】李嘉富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生命的和弦
  活出生命極致——【龍葵】田中旨夫

中央山脈的霧靄在天邊堆聚一朵又一朵,沁涼如泉水般的清風吹來,滿臉堆著微笑的田中旨夫醫師,在友人陪伴下緩步走下階梯,步伐穩健、耳聰目明、聲如洪鐘,一點都不像超過百歲的人瑞。

他有著一顆不忘本、踏實的心念。一九一八年出生於臺灣彰化田中,本名陳奎村,受五年日本小學教育後,與幾位同窗坐船航行,四天三夜浪旅到東京,改名田中旨夫,以紀念故鄉。

十三歲的他,如初長成的一棵相思樹,開展了東京的新生活,延讀古制中學結束後,隔年考取昭和醫學專門學校(今昭和大學醫學系)。

 

初識田中旨夫時,他向我要名片,後來約訪,我帶了一些手繪名片讓他選,他端詳許久,最後選了一張穿紅鞋走路的雙足。問他為何選這張?他說:「雖然構圖簡單,但感覺那雙腳行在路途中,真美!走入人間,就是要邊修邊行。」

百歲的田中旨夫,每天早晨六點在住家後面的小山爬坡、散步,鍛練身體,他一邊緩步走一邊說:「我很感恩,一直都很幸運,住家附近正巧有座小山,每天走四百公尺就到了,還有很多高齡的朋友可以聊天。大約走個四十分鐘,再回家吃早餐。」

我們走到小山邊,已經有四位長者在樹下乘涼,田中旨夫總是第一個與人打招呼。其中一位方伯伯已經九十二歲,他說:「有一天早上,我吃了五顆荔枝,來到樹下不久,不知怎麼就昏倒了,幸好有田中旨夫,他在我身上按了兩處穴道,才醒過來。」

方伯伯邊說邊扶著田中旨夫坐下,田中旨夫很謙虛地說:「剛好懂穴道啦……」方伯伯接著說:「我好崇拜他,第一他長壽,第二他健康,第三他學問廣博、經驗多、人格高尚,為人寬宏大量,並且接納雅言。雖然國語說得不好,但他很願意學,進步很快。」其他伯伯聽了都頻頻點頭。

 

隱在城市裏的小山,微風習習,陽光還隱在雲層裏,就快要露臉了。

田中旨夫回想兒時,晨起總要先打掃庭院,才吃早餐,然後上學。他喜歡親近大自然,愛爬相思樹,有一回爬上樹,摸到一隻好大的毛毛蟲,嚇得跌下樹,造成左手脫臼。

家裏八個孩子,母親忙家務,他不敢說自己淘氣跌下樹,照常忍痛掃地取物。一個月後,在臺大醫院擔任醫師的父親,才發現他不對勁,趕忙帶去看傳統推拿。他還記得自己被灌了酒後醉倒,又在陣痛中甦醒,原來脫臼處已變得僵硬,要扳回原位,煞是費事又巨痛無比。

然而,孩子總是愛玩又健忘,他沒有記取教訓,隔年再次自相思樹上摔下,令父親氣惱無比!

他總想爬到相思樹頂端,看看世界究竟有多寬廣?丈量著這棵樹,樹葉是那麼專心地垂著綠蔭……

人生第一次受鼓勵,是來自他的小學校長。

小學三年級某一天,校長叫「陳奎村」上升旗臺。在那個年代,被叫上臺大多是做錯事,要被處罰成分居多,自己做錯了什麼事?他嚇得險些尿失禁,硬著頭皮上了升旗臺。沒想到校長卻向全校學生說:「以後大家要以陳奎村同學為學習榜樣,這個孩子將來必是一位受人尊敬的人。」

校長為何表揚他?至今他仍不知答案,卻在小小一畝心田,種下一大片美好的芽苗。

童年期是影響人格最強烈的時期,那些話始終縈繞他的心底,自那天起,他常常思考著,如何才能成為真正受人尊重的人?

昭和醫專的校訓——至誠一貫,意即做事專心一志,出於真誠,貫徹到底。翩翩俊朗的少年田中旨夫,仍心無旁騖,時時惦記著小學校長的期許,立志成為一名良醫,受人尊敬。

 

醫專最後一年,日本政府希望他回臺大當研究生,為達使命,師生人仰馬翻,將一年的功課趕在半年內完成,他順利成為一名婦產科醫師。

畢業時,教授耳提面命:「要先學會做人,才能當一名好醫師。」也就是要心懷慈悲,同理心待人,才會成為體恤病患的好醫師。當時,他在心裏蓋了一間黃金廟,矢志付出無所求、救人行善。

返臺第二年,二戰結束,臺灣改由中華民國統治。當時,何應欽將軍為紅十字會會長,欲與沖繩紅十字會結盟,田中旨夫居間聯繫,因而任職沖繩紅十字會,期間曾回臺灣沙鹿醫院進行醫學研究。

船行於浪濤,看似平穩,其實驚濤駭浪席捲著他每一個人生階段。

三十八歲那年,始終孜孜不倦的田中旨夫,因為一邊行醫一邊進行醫學研究,勞累過度罹患了肺結核。

當時結核病專用藥尚未問世,只能採用氣胸療法,在胸腔內注入空氣,壓迫肺部收縮達到抑制結核菌的活動性。這種治療使人幾近窒息,痛不欲生。正當他覺得人生似乎走到盡頭時,肺結核專用藥正巧開發出來,他成了第一個受惠的病人,瀕死邊緣撿回一條命。

治療肺結核,使他左肺喪失一半功能,只要激烈運動或爬坡,呼吸就會喘,氧氣不足下,體力已大不如前,為此,他開始投入抗老的研究。

人生總有許多契機,促使一個人產生某種念想,而有了新的轉化。這個轉化有如重生,每次轉化都再次重生。一九七五年,他建立沖繩醫院,任院長一職,繼續投入行醫。田中旨夫笑容滿面,內心保持著對自然、人事的珍惜與感恩。

 

中國醫藥學院畢業的大兒子在美國行醫,有一年他到美國探望兒子,見識到針灸的神奇功用,是西洋醫學所欠缺的。六十八歲的他,回到沖繩便透過申請,前後三次至上海中醫藥大學短期進修針灸技術。

一人多用,不斷學習,不讓時光空過。有時,竟夜思考一個問題,鑽研入木三分,以致身體過度勞累。一個假日,田中夫人正好回臺,他隻身於沖繩入夢,險些再也醒不過來!

腦溢血彌漫了腦部,清晨電話聲響,他還聽得見,掙扎著爬到電話邊,手搆著電話卻無力舉起,迷濛中,他告訴自己必須打開家門,否則將看不到明天。他使盡最後的力氣打開家門,旋即昏厥過去!

醒來時,已躺在醫院病床上,是朋友的一通電話救了他,那一年他七十歲。

即使如此,他憑著毅力,並未讓中風在身上留下任何蛛絲馬跡。

生活是短暫的,科學是廣闊的、四處為家的。病癒後,田中旨夫接受世界衛生組織(WHO)的醫師訓練,在東京北里大學從事東洋醫學研究,並在琉球大學學習心靈治療,一九九六年獲得日本針灸臨床學習證明,並取得WHO針灸師執照,希望能如史懷哲醫師一樣,在國際間行醫救人。

一心一意想成為稱職醫師的他,在迢迢習醫路上,耗費心神,甚至過度。不想為了研究而失去對生活、對美、對詩意的感受,八十五歲那年,他決定給自己喘息空間,偕夫人同遊大陸桂林。

返回沖繩後,他開始高燒四十一度,咳嗽、發冷、肌肉痠痛、呼吸困難。那時,臺灣爆發的SARS疫情,即是從廣州輾轉由香港入境,他則自桂林經廣州回沖繩,且症狀與SARS一模一樣,因此趕忙向醫院申請床位,打算住進病房治療。

絕望之際,忽然想起自己尚有一技——針灸,何不嘗試扎針看看?

思索著SARS病理,他慎重地在自己、夫人及幫傭身上各扎了七針,分別是曲池穴、尺澤穴、列缺穴、合谷穴、中脘穴、足三里穴、豐隆穴,三十分鐘後拔除,突然感到昏昏欲睡,一覺醒來,痛苦的感覺完全消失,病情也逐漸好轉。

 

從日治到民國,從西醫到中醫,從紅十字會到WHO,田中旨夫從少年變成阿公,生活就像一盞燈,照徹了他的靈魂,使他覺得生存充滿了光采。

正當他開始要享受含飴弄孫的晚年,突然出現黃尿帶血,症狀極不尋常。他到專科醫院就診,醫院排照核磁共振需要一個月時間,心想這病哪能再拖延?於是,他返回臺灣到臺大醫院檢查,發現是右膽管壞死,左膽管發炎,再往肝臟探尋,青天霹靂的消息轟隆而至——竟是肝癌第四期!

臺大舊識吳耀銘醫師為其執刀,他心想九十歲離世也無憾了,只是總覺得仍有心願未了。他告訴吳耀銘,若不幸就此撒手人寰,就將他的大體捐出。

下午兩點進手術室,在加護病房醒來時,牆上時鐘是四點多,心想果真不樂觀,恐怕是打開之後又迅速縫合了吧?他失望地等待死神降臨,到了六點多,護理人員一句話敲醒了他:「才六點!天還沒亮呢!」

原來深夜才進加護病房,這下「有救了!」

重新燃起對生命的希望,他出普通病房才一天,便回沖繩醫院繼續工作。雖然體重由七十幾公斤降到五十幾公斤,體力極差,但他覺得若是一直躺著,軀體將會一直退化,於是回到工作崗位繼續看診,甚至推著輪椅去巡房。

左右膽管切除後,以空腸取代膽道,但是畢竟是構造不同的管子,過去膽道與肝臟交接處會主動收縮,以免膽道的菌跑入肝臟,但空腸沒有這個功能,因此一開始很容易發炎發燒,一段時日後,空腸入境隨俗,也慢慢學會收縮。

有時,他在住家附近海灘散步,雙足泡進淺海裏,小魚兒游過來在他腳邊嬉戲,好像跟老朋友打著招呼。他望著清澈遠海,感覺心中好遼闊,在海邊來來回回走著,完全忘記疲憊,體力和體重都漸漸恢復。

九十七歲那年,沖繩大學校長與沖繩市長為田中旨夫辦了一場風光的遊街活動。

臨近百歲對日本人而言,有如風輪轉了一圈,返老還童。他拿著一隻風輪站在車上遊街,鄉親父老沿街歡呼賀喜。同年,他出版了一本《養生之道》。田中旨夫因緣際會加入慈濟人醫會,打從二〇一八年初至今,幾乎每場義診或營隊醫療站都看得見他的身影。

鄉親來到他的診前,得知他已經一百零二歲,一笑開懷,一解千愁,病就煙消雲散般,哪需要處方藥呢?田中旨夫的笑容與對生命的意志,本身就是最佳良藥。

漫漫人生路,每個人都預埋了珍貴的寶藏,它隱藏在許多小角落,只有用心生活的人才識得。

一個有理想的人,不願意一生無所作為,「學習」幾乎成了田中旨夫的畢生事業,而謙遜、善解、寬宏是人生裏美麗的風景。他的一生彷若印證著醫學史,踏過荊棘爬過尖石,卻以無限柔軟與微笑回報,因為他知道即便是傷口,也會是榮耀的表彰。

人生的幸福不在有形的物質,也不是變動無常的權勢名位,而是內心的平安滿足。田中旨夫將多出來的每一日,都投入義診與需要幫助的人,隨時把愛心分享予人、為人祝福,將生命活出極致。

 

龍葵

整年生草本植物,又稱苦葵,四季常綠,並結果實,全草及根、種子均可入藥,具有抗癌、消炎、活血、消腫等功用,也可做菜。

平凡隱在雜草間,生命堅韌,又多用途。大人小孩都愛它,動物也愛它,是眾生的資糧。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