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生命的和弦
2018-09
  階綠簾青,芳草滿園——謝昭華序
  如果明天就是下一生——李嘉富序
  以天地為枕探人間——自序
  與島嶼對話——【雲林莞草】謝昭華
  歲月靜好如初——【山茶花】歐友涵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蜜釀這趟旅途——【稻禾】錢興利
  活出生命極致——【龍葵】田中旨夫
  洞悉微小心聲——【油桐】李嘉富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道侶叢書 / 生命的和弦
  洞悉微小心聲——【油桐】李嘉富

年剛過,臺灣中部以北海拔一千公尺以下,常可聽見臺北樹蛙的鳴唱聲。臺北樹蛙為臺灣特有種,被列為保育類動物,躲在樹林葉面下或樹根底下生活,若未曾好好爬過一次山,並且仔細留意這些可愛的小動物,便不會懂得牠們的生活如今已大為受限,處境堪慮。

也許是一種原始的呼喚,牠們在冬季冒險下山到水邊,交配產卵,初春時節小蛙游上岸,努力重回樹林,嶄新的生命展現出毅力循環。

成長於類似背景的李嘉富,對樹蛙堪憂的處境應不陌生,他們在生存過程中面臨挑戰,接受艱困的洗禮,在社會隙縫中努力活出自己,盡情謳歌。

因合作出版《心病,不是您想的那樣!》而相識的李嘉富,頭髮已少年白了,模樣卻一點也不老,看似嚴肅,相處久了才知他的幽默不輸林語堂。

當時,我自菲律賓海燕風災義診回來未久,編輯部認為我們同是醫療背景,我的藥局亦接觸各方案例,或許有更多共振來書寫那本書。

在這之前,我對李嘉富的印象是來自《當心情感冒時》一書。編輯部來藥局把我多年的陶作,小心翼翼用報紙層層包覆、一整車帶回,一件件拍照後,穿插於書中做為另類療癒。當時,我牽腸掛肚一段時間,直到作品安然送回。除此之外,李嘉富的序亦讓人久銘於心。

書中描述多位身心科患友的經驗,分享他們紓解壓力、遠離憂鬱的共通選擇,加上身心科醫師分享,精闢入理又令人動容的心路轉折,猶如樹蛙對生命繁衍的堅持,立意十分正向。

李嘉富在序中提到「十步六要,遠離憂鬱」,有極為精彩的冷幽默繞口令:「過高要求先放低(Demand)、自我信心往上提(Esteem)、正向思考排第一(Positive)、放鬆心情樂無比(Relax)、定時定量常運動(Exercise)、尋求資源良醫逢(Source)、經驗分享多互動(Share)、著手助人樂融融(Initiate)、定期健檢遵醫囑(Obedience)、恢復健康憂鬱除(Normal)」,這十個步驟的第一個英文字母合在一起即是DEPRESSION(憂鬱症)。太神奇了!是什麼樣的金頭腦能想得出?我十分好奇!六要則為「要健康吃、安心睡、快樂動、甘願做、歡喜受、積極治」,簡明扼要又誠懇的建言。

序中有他既感性又理性的文藻:「當您身處於志工團體,大多數的人是相互讚美、彼此鼓勵而且利他的時候,自然會由『我為人人』的想法,轉而感受到『人人為我』的被尊重感。」「心理學發現,當我們讓自己的心定格在『感恩、喜樂』的狀態時,會讓心跳波形變得更和諧;自律神經系統中的交感神經與副交感神經,會處於較平衡的狀態,身心也將因此達到和諧共振的最高能量。」

他的「心念轉個彎」:「知足感恩加一錢,善解包容熬兩分,人生事事皆善緣,何來八九不如願?」經由巧妙押韻,製造出充滿智慧與療癒的李氏幽默。

李嘉富也善用同理心來治病。北區人醫會藥師團隊總窗口洪美惠的母親逝世後,她常覺頭頸僵硬不適,於是找到一個合適機會請教李嘉富,李嘉富回答說:「耶……我也老覺得有同樣感覺!」美惠聞言,一時釋然,頓覺好了一半!我在一旁聽了,不禁莞爾。

 

曾經,是因為它,存在過;往事,是因為它,不再回。

李嘉富曾提及父母親的婚姻,在封閉的年代,兩人未曾謀面,迎娶日還下大雨,女方在廊下久候,以為對方不會來了,沒想到正欲離去時,人卻來了。一個沈默,一個熱心,一個不會講閩南語,一個不會講國語,冷熱的組合。

那個年代總認為女孩子長大就是嫁人了,不需要受教育,因此兩人無法寫字溝通,只能比手畫腳。經過一段時間磨合,母親的國語進步神速,父親還「剃頭」與「七逃」搞不清楚,讓人啼笑皆非。

母親後來開設雜貨店,父親看到尚未裝潢的房子時很生氣,但母親很堅持,後來搭設架子、櫥櫃、修建陽臺等,全都是父親一手包辦;電器設備壞了,也是父親維修。

李嘉富看久了,有一次家裏電扇壞了,他也試著修理。結果父親回家打開電線嚇了一跳,因為李嘉富還小,不懂得銅線綁好之後,外皮得重新包覆加以隔離,幸虧沒有兩極相觸導火。當時李嘉富心中忐忑,但父親只是嘟噥了幾聲,並未斥責。

父親是相當嚴謹的人,在工廠工作到中風退休,從不曾換過地方,雖然母親常會念:「怎麼都沒有加薪?」但是父親依然默守崗位,努力工作。

工廠老闆大大小小事都倚重父親,甚至採買也都是父親負責,足見受信任。嚴格說來,父親不是因錢財擇主,他要的是被信賴和了解的那分尊重。

曾經有機器廠商送來一個禮盒,被父親趕了出去。耿直而正氣凜然的父親,不肯收受賄賂。這樣的父親,也讓李嘉富充滿孺慕崇拜之情,他總是說父親是萬能的。

父親沈默寡言,總是工作到很晚才回家,孩子們都已入睡。跟父親的互動極少,李嘉富並不太懂父親的想法,但是從平日的言行舉止,去感受父親的美好。在李嘉富心中,父親一直是一個完美的典範。

記憶中,父親不太表露他的情感。大姊婚後要移民到哥斯大黎加,父親一想到未來很難再見面,心裏百般不願意。有一日父親回到家,手上多了個地球儀,問李嘉富:「哥斯大黎加在哪裏?」李嘉富也不太清楚,他就自個兒看啊看,研究了半天:「啊!剛好在臺灣穿過去的對面,這麼遠!」

雖然不捨得,還是把女兒送走了,想念的時候,就拿出地球儀來看一看,始終未曾吐露半句思念的話語。

母親個性開朗,古道熱腸。以前在眷村生活時,家裏總是滿滿的人,每次李嘉富上學或是放學回家,嘴裏總是要「毛媽媽、田媽媽、吳媽媽、趙媽媽……」全部稱呼完了才上課或進屋去。

那時候經常哪家做饅頭,就整排家家都分一些,後來一家買了烤箱,發現烤箱烤出來的麵包又香又好吃,大家就都跟著買烤箱。某日,毛家和吳家吵架了,吳媽媽就說:「人家買烤箱,你幹嘛也跟著買烤箱……」然後到家裏來告狀,母親經常扮演調停的角色。

搬離眷村到外頭開雜貨店時,三不五時有人來買東西就賒帳,母親記下來,卻不太跟人催帳;隔壁有家庭問題,也來找她傾訴,母親就像「張老師」那樣,給予寬容,為人分憂解惑。

家裏的孩子們,就屬李嘉富最會念書。哥哥、姊姊常因成績沒考好被罰,李嘉富印象中只被處罰過三次,一次是剛上國小一年級時,期中考忘了寫名字;一次是跟鄰居大哥哥去摘人家果園的水果吃,那時不懂別人的果園不能隨便摘。母親處罰完畢,必會告知孩子被罰的原因。

外婆住在北港,有一次全家去看外婆,最後一站要下車了,因為拎了大包小包,又加上四個孩子,忘了李嘉富在公車上睡著了,等大夥兒發現少了李嘉富時,車子已經開走了!

李嘉富醒來,看見母親在公車後面一直追,那時年紀小、膽子也小,不敢喊停車,於是被載到公車總站。人家問他叫什麼名字,他以為對方是壞人,所以不敢講話。直到母親追了過來找到他。

李嘉富平日話不多,大約遺傳自父親,憨厚正直,工作投入,孜孜不倦。但其實他有非常幽默的一面,潛藏著母親正向思維而饒富使命感的熱誠。

成長過程中,父母的一個擁抱、一句溫言暖語、一個微笑眼神,都是影響我們非常深刻的肢體語言。

如今母親高齡仍在做環保,李嘉富除了致力於身心科的各方邀約演講,幫助「心情感冒」的患友能走出生命低谷,也關注愈發老化的社會,投入社區關懷老年族群,逐步建造出一座座精神健康的心腦修練道場。

他謹遵證嚴法師的話,「用鼓掌的雙手做環保」來教導老年族群,不時在環保站設立量血壓、做運動,也與各機關學校連結,做心腦健康促進諮詢。

很多長者一開始都不太配合量血壓,一方面不會操作,一方面害怕面對高血壓。他對長者們說,這些數據都會上雲端記錄下來,日後有依據提供協助,但長者們聽不懂什麼是「雲端」。他靈機一動說:「以後這些數據都會登記到天上去喔!」長者們一聽,「那玉皇大帝有憑有據囉?」便紛紛配合起來!李氏幽默總是即興而雋永。

環保站愈帶動愈踴躍,漣漪效應,正好呼應目前預防失智的最佳建議,就是多運動、多動腦及多參與社會互動,既可以遠離憂鬱,堆疊幸福,更能累積智慧,延緩退化。

 

踏上曾經走過數回的步徑,像不能斷線的風箏,始終滿懷初航的期盼和喜悅。

李嘉富說,以前年輕時曾覺得大哥不喜歡讀書,總是讓父母擔心。後來,最能同時兼顧事業、陪伴照護父母與凝聚家人感情的,反而是大哥。年紀愈大,工作愈忙,愈覺得大哥的好。對於世事,他如今都充滿感恩。

每到清明時節,全家陪伴母親給父親上香。因為有大哥,他能沒有後顧之憂地推動對社會有意義的事。

收割的田園成褐栗色,外緣橙黃,在一片曠野綠意中顯得非常耀眼。天空下,曾經有過灰色的憂愁,冰涼的空氣迴盪在不停奔馳的生命空間裏,令人沸騰的是在路途重新甦醒,熱情歌吟相對。

樹蛙「呱呱」在樹林蔓延,聞之怡然。李嘉富用心理師的眼睛,洞悉人間種種微小的心聲,他希望藉由自己的專業,讓年長者的賞味期再持久一點點。

 

油桐

每年五月,盛放的潔白油桐花,在清晨微雨中最美。朵朵飄落在墨色中,如一隻隻晶亮的眼睛,關注著大地。

雨季的開端,人間身心症候群開始發芽,油桐花正好來洗滌淨化晦澀的心情。通常人們只愛它潔白如初雪的樣貌,又有誰知,油桐根具有撫慰心情感冒的良效?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