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普出無盡妙言辭
──「如是我聞」讀後記
◎靜憪
與靜淇師姊是如何認識的,已記憶模糊,正如同拜讀「如是我聞」大作時
,才勾起了這幾年來因忙碌,而不復記憶的事物一般……

記憶中,真正認識她,是在精舍,好像她正懷孕吧?因為正在積極的爭取
建院用地,上人向筆者介紹,靜淇在花蓮縣政府人事室上班,而筆者正因
為爭取土地每日跑縣政府,聽說是人事室的成員,心裡非常高興,立刻想
到如有緊急之公文正好可委由她處理,而印象深刻。

隨後,雖有公文偶而託她,但她公務亦忙,因此往來並不密切。直到有一
天,筆者到縣政府時,得空到人事室看她,看到辦公桌上,有一篇未完成
的文稿,拜讀之餘,極力的鼓勵她完成,以便在月刊發表。她很謙虛一再
表示只是感想而已,不能登大堂之雅,為此篇稿我力促她多次務必完成,
並報請上人面諭她交稿,這一篇也就是收錄在「如是我聞」集內的「種下
一顆清靜的種子」。

拜讀其大作後,深深覺得慈濟需要像她這樣有才華的人加入,因此就常想
盡了許多的辦法接近她,並請她協助諸如整理貧戶資料等工作,(貧戶資
料第一次總整理,是由筆者從第一本帳冊內,請德融師父、德恩師父一起
回憶,一一建檔,隨後,即交給工作人員接棒。後來為使檔案更完整,再
次委請靜淇師姊協助辦理)。後來,上人並將她編入為第五組之成員,於
是邀她初一、十五清晨一同到精舍禮佛,因此相處在一起之機會亦增多,
彼此之間相交莫逆。

第五組之成員,年齡層分布老、中、青三代,有最年長的靜悟師姊,中生
代的靜瑞、靜蓮師姊,年輕的有慈愔、林慧美、靜淇和筆者。

每次探訪貧戶時均由筆者開車,沿途莫不歡欣歌唱,間或互相交換禮佛、
學佛心得。而靜悟師姊親近佛法較久,間或體認不同而常討論得相當熱烈
,在對於貧戶的調查認知上,更有所差異。每次到達貧戶家裡,慧美師姊
因心存慈悲,還未洽詢清楚,就已哭成似淚人兒了,於是乎自掏腰包已先
行幫忙之事常有,而筆者就需負責分析情形,讓她們瞭解是否應協助,再
提聯誼會討論。

鹽寮山之行,對第五組而言是毅力的考驗,記得那天筆者好像是抱著頭痛
開車前往,其驚險情形,非筆墨所能形容。印象中車子好像差點掉入山谷
,車輪已近懸空,天色亦晚,但未達目的地,大家均不干休。好在事後催
促靜淇師姊多次,她亦在筆者力促下,留下了此次之記錄,現在看到此篇
文章時,才回憶起後來協助推車的人,竟是我們想協助的對象,這是對因
果論最好的印證。

而貧戶林必藩之往生,若不是看到「如是我聞」,亦已忘記,當時是她隨
行前往呢!記得那一天到達嘉里只有兩坪大的林宅,四處無人,筆者先行
進入宅內(說真的宅內相當陰森),為他持念往生咒,而靜淇師姊臉色發
白,但也勇敢的跟進去(只是離稍遠一點),對靜淇師姊而言這是頭一遭
,這是對死的體驗。生為慈濟委員何其幸運,它使我們時常記取「生、老
、病、死」即是常啊!

靜淇師姊才華橫溢,筆者為推動在月刊刊載上人開示錄,曾鼓勵慈愔師姊
記錄,因非其所學而不成,轉而請求靜淇師姊記錄書寫,其文筆流暢,對
於上人之開示體認尤深,經上人首肯修改後,登載於月刊上,使上人之智
慧法語得以文字與委、會員見面,接引更多的善知識,參加慈濟行列,其
功勞實不可沒。

七十三間,因其榮調中興新村省府人事處,雖然大家一再挽留,但終因事
關個人之前程,只好遺憾的讓她離開花蓮本會。但對於上人的開示錄,她
仍持續精勤的記錄,絕不中輟。

也許是菩薩預埋的種子吧!中部地區電台開播,上人也因為她對慈濟的瞭
解、精進護持,而委由她擔任主持人,她不但文章寫得好,主持「慈濟世
界」廣播節目,更是了得,使得許許多多的聽眾誤以為她是已剃度的出家
大法師呢!

自從她調到中興新村後這些年來,各忙各的,疏於連絡,近日拜讀她的「
如是我聞」大作,使我在夜深人靜時,憶念起塵封已久的記憶,想起以往
的情誼,再看看她孜孜於菩薩道,勤奮不懈,實在是筆者的大善知識,願
在上人的領導下,永遠向她學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