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論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紅塵中的悲喜人生
慈濟志工耳熟能詳的「南非媽媽」回國了,她帶著三個子女在慈濟人的安
排與祝福下,離別了情意綿綿的花蓮,回到南非開普敦的故鄉。從那裡來
,又回到那裡去,「南非媽媽」帶走了絲絲情愁,也留下了片回憶。

提起「南非媽媽」,慈濟志工有太多的感動與感觸,原本一對令人欽羨的
「異國鴛鴦」,卻因一場無情車禍,奪走了男主角的生命,於是喜劇變悲
劇,女主角「南非媽媽」立刻陷入愁雲慘霧中,要不是慈濟志工的即時出
現與協助,悲劇恐怕還在上演。

其實,人生如戲,「你方唱罷,我登場」,本是極其自然的事。但人生的
戲,人人會唱,劇本各有不同。劇情的轉折,三分靠因緣,七分靠自己,
只有自己有意當戲裡的主角,才不會充當龍套;只有自己不想當悲劇演員
,才會有圓滿的喜劇收場。

當「南非媽媽」在南非與我國遠洋漁船船員邂逅,並迸出愛情火花後,就
毅然締下「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結連理枝」的金石盟約。數年後,又
毅然只留下長女在南非,舉家遷回台灣定居。從異國情侶到同命鴛鴦,在
戲如人生的漫漫路上,走得無怨無悔。

曾幾何時,無常到來,同命鴛鴦,被迫單飛。這期間,「南非媽媽」不僅
不能做自己的女主角,還屈服於環境,充當龍套。幸運的是,「南非媽媽
」碰上了「慈濟志工」。她們為「南非媽媽」改編了劇本,讓淪為配角的
「南非媽媽」重新再當主角。現在,「南非媽媽」已帶著慈濟人的濃濃大
愛與對花蓮的淡淡離愁,重新出發,航向希望與喜劇的前程。慈濟志工「
無所不在」的慈悲,與「無所不能」的願力,再度證明她們無異是菩薩的
化身。

除此之外,慈濟志工也協助一位混跡黑道三十五年,最近才洗心革面,毅
然戒掉跟隨二十多年的毒癮,卻又被醫師宣布為肝癌末期的五十歲中年人
,找到他因案被關在宜蘭監獄的兒子,並安排了一幕「感人肺腑,賺人熱
淚」的父子會。

父子會的開頭並不那麼順利,由於父親年輕時,耍流氓、混黑道,置家庭
於不顧,讓母親寒了心,讓兒子傷了情,所以兒雖身繫囹圄,始終沒有片
刻原諒過父親•父親的生命已近黃昏,兒子的怨恨還是未平,儘管父親淚
縱橫,兒子還是冷若冰霜,此情何忍,此景何堪,那怕鐵石心腸都會心酸


經慈濟志工的再三勸慰與監獄秘書的善意開導,頑石終於點頭了,兒子倔
強的臉上,淚光終於在眼眶閃爍。父子雙手緊握,相擁相泣,目睹這幕人
生悲喜劇的人,無不淚流盈眶。

「知罪肯懺,知過能改,知福肯作,知心肯修,作佛也不難」,醫師可以
為你的斷腿上石膏矯正,但促使自己癒合的,是自我的再生力與癒合力。
慈濟志工雖是人間菩薩,助人離苦得樂,但真正離苦得樂的,還是自己。
就像「醫師可以幫病人開藥方,但沒有辦法替病人吃藥」一樣。

慈濟志工在「南非媽媽」與「悲情父子會」中,為我們編導了一場精彩絕
倫的人生悲喜劇,讓我們從劇中上了人生最寶貴的一課,我們要衷心的說
:「慈濟志工,我們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