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軟心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大漁翁」搖身變
◎郭丁榮口述/吳燕玲撰文
一個掃街的婦人,都能夠發這麼大的願,
而我經濟能力比她強、身體比她壯,
難道我做不到嗎?



第一次參加慈濟的活動,是為了調查慈濟的虛實;熟料,我不安的心靈,
卻深受震撼。從懷疑到相信,從相信到參與;慈濟開啟我人生的另一扇窗




糜爛的過往,懵懂的人生


十七歲我就接觸地下錢莊這一行,將經營地下錢莊有聲有色的姊夫,當作
努力效法的對象,期待有朝一日,也能和姊夫一樣,開賓士車、住別墅。
我從票據法還存在做到票據法取消,從替地下錢莊收錢到自己做,懵懵懂
懂,虛擲歲月十多年。終日追逐金錢與享樂,凡阻礙我發展的人,都是我
的眼中釘。

那一段時間,由於「業務」上的需要,我一天抽兩包菸;檳榔一次嚼兩顆
才過癮;嗜賭十三支;到俱樂部看漂亮小姐,吃喝嫖賭樣樣精通,極盡享
慾之樂。然而物質生活雖然豐富,但家庭並不和樂,和太太三天兩頭吵架
、鬧離婚,心靈很空虛。

約莫兩年前,正值盛年的姊夫,忽然往生,他兩腿一伸,什麼也未能帶走
,令我很納悶:到底人生所為何來?所求為何?

當時,我對慈濟一點也不了解,雖然每個月太太以我的名義繳功德費一千
元,我卻繳得很不情願,慈濟委員每次來收善款時,我都故意刁難,讓她
枯坐一、兩個小時,總要等太太回來,她才收得到錢。甚至有一天,臺北
第六組的林金寶師姊來我公司,一向對錢最敏感的我,知道她是慈濟委員
,對談不到幾句話,就把她趕了出去。

過了不久,姊姊想替往生的姊夫圓滿榮董,吩咐我開一張一百萬的支票給
慈濟。我擔心姊姊社會歷鍊不足,怕她被騙了,打算代替姊姊先去慈濟功
德會瞧一瞧探個虛實。我告訴姊姊:「小弟在社會歷鍊這麼久了,不如讓
我先去調查是真是假,如果是騙人的幌子,你可以省下一百萬元,而我以
前所繳的功德費也要一併討回;倘若是真的,到時再捐也不遲。」



接觸慈濟,幡然悔悟


榮董聯誼會上,看到慈濟師兄姊真誠的笑容,直覺他們都是好人,而我倒
像是異類,顯得格格不入,渾身不自在。當天會上,有一位師姊的現身說
法,令我印象深刻。她說,她是一位掃街的「清道婦」,一個月賺兩萬元
,有一年颱風造成水災,全家人都爬到屋頂避災,沒有人理會,很感恩慈
濟人適時伸出援手,送來麵包與開水。

當時慈濟發起為大陸九一年華東水災勸募活動,她發願要為災民募到三十
間房子,並告訴女兒這件事;女兒一語點醒她──媽媽自己都沒捐,如何
要別人捐呢?於是,為了籌十萬元認捐一間慈濟屋,她向人借錢;後來以
幫傭的方式償還這一筆錢。

聽完這一席話,當下我被這位師姊深深的感動了,一個掃街的婦人,都能
夠發這麼大的願,而我經濟能力比她強、身體比她壯,難道我做不到嗎?

莫名的感動及姊夫往生所示現的人生無常,帶給我很大的衝擊,種下我進
入慈濟行菩薩道的因,也啟發我的善念,決定結束害人不淺的錢莊。

在東南亞,地下錢莊被稱做「大漁翁」,意謂不擇手段專放高利貸的行業
。究竟地下錢莊是如何「吸血」呢?

首先,由第一線的錢莊招攬客戶上門借錢,然後錢莊居中以優渥的利息吸
引幕後放款投資的金主;這些金主大部分是身邊有一些積蓄上了年紀的人
,因一時貪念看中地下錢莊的利息高,他們嘗到甜頭後,再多的錢也會往
地下錢莊送。

而招攬客戶的方法,都是利用報紙廣告欄刊登「現金出借,解決困難」的
字樣及聯絡電話。若是客戶打電話來,我們會仔細盤問考量,確實穩當才
會讓他們到公司來。利息的孳生更是驚人,以我經營的錢莊為例,約莫三
個月就會增加一倍,也就是連本帶利三個月就要償還兩倍的錢。

在票據法存在時期,我目睹客戶為了軋支票趕銀行三點半,不顧自己的尊
嚴跪地懇求借錢;也曾有人受不了地下錢莊逼迫,服毒結束生命。有一個
金主,是某家公司的董事長,在臺北幾家錢莊幾乎都有放款的紀錄,他是
一個專門賺利息的人,滿腦子想的就是如何錢滾錢,但是自己的生活卻很
簡陋,電視是最古老的拉門式,所有的家具都老舊得可以當古董了。他凡
事錙銖必較,一點一滴的錢都投資在錢莊,一心想賺取更高的利息,一念
之貪,最後的下場被倒了四億元,連老本也貼上了。

有一次在茶會上,一位民眾聽到我的故事,淚流滿面說:「我的女兒因為
周轉不靈,向地下錢莊調頭寸,為了償還地下錢莊的債務,賣掉所有的房
子,現在賣麵為業,悔不當初。」因一時病急亂投醫,和地下錢莊打交道
的人,走上不歸路後,終究難逃傾蕩產的命運。



流汗的感覺很踏實


慈濟師兄姊的鼓勵,及太太的支持,使我毅然結束錢莊,從頭開始,重新
做人。

起初一年的時間裡,仍因貢高我慢心作崇,認為自己不至於要做工賺錢養
家,所以陸續賣過淨水機、做過中古車的代理商等行業,沒想到實實在在
做生意不妄語,客人反而不相信,生意很清淡,生活還是空空洞洞不踏實


後來到吳隆盛師兄公司做室內裝潢,時間很自由,鋪地毯、裝窗簾之餘,
也可以參與慈濟的活動,懸宕的心此刻才安定下來。

現在的我,極盡所能把握時間,善用生命使用權,和太太同行慈濟菩薩道
,物質生活雖不如從前富裕,日子卻過得清淡實在。

記得第一次做資源回收,我家師姊有意考驗我。她到左鄰右舍收集廢紙叫
我載去賣,塞滿一車的廢紙,只賣了三十八元,數目微薄,和以往賺利息
日進斗金相比,實在是天壤之別。起初心裡嘀咕,久而久之,抱持「甘願
做,歡喜受」的心態,彎下腰撿拾,汗流下來的感覺讓我覺得踏實,無形
中心也變得柔軟,暴躁的脾氣也改善許多。

從資源回收中,學習放下身段、耐煩、耐勞,即使烈日曝曬汗流浹背,也
能安之若素,這種如人飲水冷暖自知的感受,只有親身去做的人才能體會




以懺悔的心付出


訪貧是另一個學習的機會。最難忘的經驗,是有一次到陽明山幫照顧戶打
掃居家環境。

這一戶人家,只有母女倆人相依為命,母親智商略低,女兒三十歲就中風
了。年邁的母親常會撿一些舊衣服和廢紙囤積在十多坪的斗室中,導致屋
內臭氣薰人,蟑螂、老鼠滿屋跑;廁所沒有電燈很陰暗,打開馬桶蓋,發
現馬桶根本不通,只見烏黑一片滿滿的排泄物。我和涂師兄用勺子一勺勺
清除,勺完後用兩瓶鹽酸沖刷還是不見效,最後,將馬桶整個撬下來,用
螺絲起子慢慢的摳陳年污垢,摳了兩個小時,才用水泥將馬桶接回原位。

一同前往的一位師姊問我:「師兄,你是如何忍受臭味呢?」「我帶著懺
悔的心,每勺一下就念一句佛。」五濁惡世,佛陀當下踩地,三千大千世
界就變得很清淨了。雖然我只是個凡夫,沒有佛陀的境界,但我學著轉換
心境,糞水也可以是一池很清涼的水。

去年,我參加過大陸賑災以及柬埔寨賑災,今年三月則參加東南亞慈善工
作研討交流團,及五月底泰北扶困計畫訪問團。參加國際賑災中,我發現
直接與災民面對面接觸,最能感受人間疾苦,啟發一個人的悲心。走過千
山萬水,我很感恩,我何其有幸,生於台灣,長於臺灣。只要國際賑災有
需要我的地方,我願意竭盡所能。

人生的苦,不在於物質的缺乏,而是源於無窮的慾望;一個不懂知足的人
,才是最大的悲哀。就彷彿過去放高利貸的我一樣,每天算大把的利息,
卻一點也不快樂。因為錢一放出去,就開始煩惱會被倒;而我經營地下錢
莊誘使別人走上不歸路,不但害人也害己。

千言萬語,希望大家以我借鏡,切勿重蹈我曾走過的荒唐路。


(編按:郭丁榮師兄今年同時授證榮董、委員、慈誠隊員,積極參與慈濟
濟貧教富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