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心靈之旅
◎何明蓉
在學術的探索中,我追求的是能落實人性真善美及光明面的方法,
只是我常感到孤獨與無力;現在我才知道,
原來我一直忽略團體的力量。喜見慈濟世界
凝聚眾人愛心,這股力量是可以讓世間更美好的。



上學年度,我在英國牛津大學攻讀民族學及博物館學(相當於中美的文化
人類學)碩士學位時,課堂上曾探討到人類布施、利他的行為。教授和同
學們列舉世界各民族五花八門的風俗,來說明人是自私自利的動物──人
們有布施、利他的行為,其實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從小受儒家學說洗禮的我,深深篤信人性本善,助人乃人們善良本性的呈
現。於是在課堂上,我提出了這個信念來反駁大家的結論,並佐以慈濟實
例。

當時,我對慈濟的認知只是間接透過報章媒體的報導,想不到我提出這些
資訊,卻震撼了同學及教授們。博物館學教授兼牛津民族博物館館長,因
驚歎於慈濟動員及募款能力而打趣地說,學校若聘請證嚴法師來做館長,
博物館就有福了;我的指導教授更是再三地鼓勵我以慈濟為博士研究的課
題。

由於以上因緣,我和倫敦慈濟聯絡處的慈華師姑聯絡,借了一些慈濟刊物
閱讀,並參觀聯絡處舉辦的週日中文學校。

幾次和熱心的師姑、師伯們接觸,加強了我研究慈濟的動機。百聞不如一
見,最後我決定利用暑假回台灣,專程到花蓮尋根。



回台尋根,感受慈濟動人力量


七月的花蓮本會,各種營隊活動熱鬧紛紛,萬分感恩上人允予我這個機會
認識慈濟。人類學家強調「參與觀察」的方法,和慈濟人建議我「以身體
力行的方式來認知慈濟」不謀而合,這兩個星期以來,藉由參與學佛營和
志工隊的活動,讓我體驗、印證慈濟的點點滴滴。

首先,我滿懷感恩有幸目睹慈濟醫療志業中的幕後主力推動者──志工們
的成績。

雖然醫療的主要目標是促進患者身體健康,但我們都了解:「身」與「心
」是一體的兩面,必須兼顧。慈院的特色是──醫師醫「身」,志工醫「
心」;兩者合作,加速促進病患及其家屬的身心健康。慈院的志工幫助患
者解開心結、恢復心理健康的例子,不勝枚舉。

有位癌症末期患者,已回娘家養病兩年多,心中一直存有疙瘩,總覺得公
婆不疼惜她,因為在她住院這兩年來,他們不曾探望她或撥電話慰問。後
來慈院志工顏惠美師姑告訴這位女士要感恩公婆,並代購金戒贈其公婆。
這心結化解後,病患遂安心地往生。

另外,志工和病患的關係並非單一的施與受,而是互動的。例如素華師姑
和照子師姑,曾帶我去接送一位九十三歲的葛爺爺來慈院看病,葛爺爺感
激地落淚,回家後揮毫記下每位志工的名字。這種感恩心情的表達,是令
人動容的。



「愛」的力量沛然莫之能禦


上人在晨語開示:世間最大的力量乃純真的愛。在這庸庸碌碌的功利社會
中,我們的愛心常常被蒙蔽了,然而,在慈濟世界中,我常訝異地見到愛
的力量展現。

愛的落實需要圓融的智慧,志工師姑們就常呈現這分智慧。例如顏師姑促
進病床間的交流,曾引發一位慈濟照顧戶的老爺爺,幫助隔床一位身上沒
帶錢的賽夏族太太。而淑珠師姑用各族語言和音樂慰問患者的才能,也是
令人欽佩不已。

除了智慧和技巧,愛要發揮力量,需要有恆心、毅力。這分恆心與毅力,
可從醫院長期志工師姑們數年如一日的付出見到。

更令我感動的是,有些師姑是忍著自身的病痛來鼓勵患者展露笑顏。例如
顏師姑的雙膝有問題,醫生在多年前已忠告不要過度走動。但當我尾隨師
姑巡病房,她健步如飛,我要跟上時常覺得吃力。她本著一顆付出的心,
早已將自身的疼痛置之身外,然而有多少志工、患者,知道她的痛楚呢?

另外,淑珠師姑和癌症博鬥了十多年,隨時有生命危險,但是,當志工和
病患們見到她唱唱跳跳可愛的模樣,心中除了歡喜感恩外,恐怕鮮少有人
會知道她的身體狀況,更別提分擔她的痛楚了。

短短兩週內,除了醫療志業,我也有幸見到慈濟教育志業的推廣。在學佛
營中,宣師父、悅師父、師伯、師姑們,及策畫活動的慈青、護專同學們
,夜以繼日地帶領營隊學員、照料學員的生活起居;睡眠不足的疲憊及長
期解說,導致喉嚨沙啞也不減其熱忱,當上人關切地詢問工作人員的辛勞
,每個人都回答:「做得很歡喜,一點兒也不覺得累。」

看到學佛營的工作人員及慈院志工們,如此辛勤歡喜地把愛心付諸行動,
兩週的慈濟行,時常不由自主地熱淚盈眶。



凝聚愛心,讓世間更美好


在學術的探索中,我追求的是能把人性真善美的光明面落實的方法,但走
在學術路上,我常感到孤獨及無力,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我一直忽略了
團體的力量。

喜見慈濟世界凝聚眾人愛心的力量,這股團結的力量是可以改善人世間的
。謹以一顆感恩的心,願能有更多機會來慈濟世界學習。


(本文作者現為英國牛津大學民族學與博物館學博士班研究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