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心澆灌,感恩結實
慈濟醫院邁向第一個十年
◎戴月紅
今年八月,慈濟醫院正式邁入第十個年頭,
回首來時路,所有慈濟人心中只有一句「感恩」!
民國七十五年建院迄今,慈院時時秉著「辦醫院不是為賺錢,
而是為及時救人」的理念,不斷提昇服務品質。
隨著慈濟護專及醫學院的開辦,慈院更成為
培育病人心中佛菩薩的搖籃。這些成果不是奇蹟,
而是眾人發自內心的悲願,一步一步用心走來。



九年,慈濟人一直盡心呵護著慈院的成長,希望在這所有「人情味」的醫
院裡,每一位醫生都是病人心中的「大醫生」,每一位護士都是病房中的
「白衣天使」。

八月十三日,慈院院慶大會上,病人和醫生在台上互相道出內心的感謝,
這溫馨景象令在場慈濟人感動與感恩,九年來種種辛酸瞬間化為溫馨回憶


然而,世間病苦仍多,慈院的責任還很重,未來的路還需要我們──多用
心。




〈之一〉

抬頭挺胸重新面對人生


罹患僵直性脊椎炎的李萬豐先生,在台上激動地表示:「如果沒有陳英和
醫師,就沒有現在站在這裡的我!」

「我曾經是一個僵直性脊椎炎病人,也就是大家說的『駝背』。在我三十
六年的生命中,有一半歲月飽受病魔摧殘。那種錐心之痛、蝕骨之恨,至
今餘悸猶存,不是一般健康人所了解的。每當走在路上,別人異樣的眼光
使我自尊心嚴重受損;而被迫謙卑低頭、沒有尊嚴的日子,真的很痛苦。
如我同學說的:『人長得醜沒關係,你不要駝得這麼嚇人。』雖然是開玩
笑的話,但聽在我心中有無限感慨。」

因為嚴重駝背,來慈院就醫前,「活著」對李先生來說,是無比辛苦的。
他沒有辦法走路超過一百公尺,而且每走一小段就會累得滿頭大汗;一個
晚上可能要翻身二、三十次,無法安眠,所以白天常常精神不濟,很愛睡
覺。而迥異常人的外觀,也使他不敢拍照。因此,「這些年來,走路是我
的最痛,站立是我的最恨,睡覺是我永遠的夢魘。」

「想到醫學界對這種病所知有限,讓我對生命產生懷疑。每當夜深人靜,
面對鏡中的我,看到日益變形的軀體,不禁潸然淚下,對生命一次又一次
地失去信心,也因此決定再也不看醫生,甚至好幾次腦海中起了輕生念頭
。」

黯澹的生命,終於有了轉機。今年七月初,偶然從報上讀到慈濟醫院陳英
和醫師治好簡先生一百六十度駝背的消息,「我立即從台北搭機到花蓮慈
院。診斷結果是僵直性脊椎炎。記得當時陳主任一句:『你這種病對我們
醫院來說是小case』,讓我重新對生命燃起希望。陳主任當下決定兩星期
後開刀。」

「那天和我一起來的一位僵直性脊椎炎患者對我說:『你這麼勇敢,一下
子就答應開刀,難道你不知道龍骨開刀是很危險的?』我說:『人家一百
六十度都能治好,我這四十五度算什麼!』」

「手術期間,醫護人員悉心照顧、志工們放下手邊工作、正值年輕愛玩年
紀的慈青犧牲假期,來醫院關懷我們這些病患,給我們信心、給我們安慰
,這種視病人如親人的情懷,令我十分欽佩。」

「當一個人面對生命的絕望和痛苦時,才知道有很多事值得去做。在此感
謝上人以無比的毅力和大愛創造慈濟,網羅這麼多醫界菁英解救病人苦痛
,我相信這種『奉獻精神』未來絕對是國際醫療主流。」




◆陳英和主任:

以慎重的心回應病人


聽到李先生如此激動的謝意,陳英和醫師上台說:「這該歸功於所有醫護
和行政人員的整體表現,才能讓李萬豐先生得到滿意的結果。」「我很謝
謝李先生對我的信任,願意讓我動那麼大的手術。今天是他開刀後兩個星
期,已經能夠站在這裡跟大家現身說法,各位很難想像兩星期前他是什麼
樣子。現在他從任何人面前走過去,都不會再引起特殊眼光了。」

「李先生對治療成果的滿意,對我絕對是一種鼓勵,也警惕自己要一直保
持這樣成績。」陳主任接著表示:「醫生治病本來就不是一種商業行為,
在提供醫療救助之餘,還要對病人有相當的關心和愛護。」

「這可從三方面來說:第一,病人絕對是希望醫生對他付出更多的關愛;
第二,醫生在漫長的醫學培育過程中,都應養成悲天憫人的胸懷;第三,
病人將身體甚至生命,慎重地交到醫生手中,醫生也應以同樣慎重的心情
回應病人。所以我覺得醫生善待病人、對病人付出關懷,是理所當然的事
。」




〈之二〉

生死交關,伴我度過每一分秒


十八歲的紀顯樺原是優秀的高中生,去年曾獲保送大學,但為了心中理想
的學校,決心參加大學聯考。沒想到,去年六月間一場車禍粉碎了他的夢
……砂石車壓碾過他的骨盆及雙腿,送到慈院時情況十分緊急。經于載九
、簡守信兩位醫師盡最大努力,終於挽回了他的生命。

失去右腳對小樺來說是無比沉痛的打擊,但在大家長期悉心照顧下,終能
逐漸面對事實,並且今年重新參加聯考。在院慶大會上,小樺對大家哽咽
地說:「一年前的車禍差點讓我喪失生命,但我非常謝能遇到生命中最難
忘的醫師──一位是整形外科主任簡守信醫師;還有一位是我最敬愛于載
九醫師。每次在開刀房裡,他們陪我奮鬥過每一分每一秒,尤其是于載九
醫師對我的照顧,我今生難忘。」

頗具文學天分的小樺還寫了兩首詩送給于醫師:

于生死交關續骨,
載生命大任專科,
九天神刀無不醫,
救蒼生離苦之王。
于死求生延命骨,
載責負任談笑科,
九數痛者虛成醫,
捨于其誰堪稱王。




◆于載九醫師:

病人完全的信任和託付,就是全部


聽完小樺的話語,于醫師也上台說出自己的心情。

「當我看到小樺時,是非常非常危急、生死在一息之間的病人,經過短暫
地和他父母溝通後,他父母願意把他所有的醫療過程託付給我。對一個醫
生來說,能得到病人的完全託付和信任,就是全部了。我們所做的,無所
謂施恩,只有責任和義務。」

「一年來,從小樺身上看到許多痛苦,也看到許多人生最美好的東西。在
孩子傷成這樣時,我看到紀媽媽不斷付出的愛,也看到紀爸爸沈默寡言中
流露的真情,每當我帶小樺進入開刀房做手術或清洗時,有時候我不敢正
視紀爸爸的眼神,因為會帶給我很大的壓力和責任。我想小樺要先謝的人
不是我,而是他父母。」

「還有,我在小樺身上也看到人生最偉大的東西──一個十七歲的孩子,
進出開刀房二十多次,每次都有生命危險,在這生死關頭來回,還能堅忍
地活下來、勇敢地面對未來,我想這是我們每一個四肢健全的人都該學習
的。」

「本來我和簡醫師一樣,覺得師照顧病人是應該的,不需要上台說話,但
我還是特地上台和小樺一起向大家說謝謝──這一年中,在急診室、加護
病房和整形外科病房裡,所有默默照顧小樺的醫生和護士,每當小樺有緊
急狀況時,你們總是最忙的;還有各科醫師給我的寶貴意見,才有今天生
存下來的小樺。」

「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有次小樺需要一種特殊的藥,我打電話給藥劑科主
任,他只問我一句話:『很急嗎?』我說:『現在馬上要!』結果下午三
點藥送來了。我想,這中間他是經過很波的──全省一一打電話問,還要
經過特殊採購,再緊急送到花蓮來。這一切一切,都需要大家同心協助。


「我也要謝謝各位志工師兄姊,在我們醫護人員不在時,在我無法陪伴小
樺度過難關時,因為有你們的鼓勵,才有今天的小樺,所以我要謝謝大家
。」




〈之三〉

重建信心,彌平傷痕


三年前,十二歲的張小弟因同學玩弄酒精燈,不慎將燈火潑倒在他身上,
造成頸部、胸前三度灼傷;又因急亂中,用雙去撲滅火燄,結果左右兩臂
也嚴重燒傷。

由於家境無法負擔龐大的醫療費用,加上一次次植皮、換藥及不斷檢驗、
打針所加諸的種種痛楚,張小弟幾乎要放棄治療了,同時因這突來的打擊
,變得懼怕人群且脾氣暴躁。

眼看著這個原先乖巧懂事、相貌莊嚴的好孩子,因為頸部萎縮造成頭和胸
部黏在一起,無法抬頭看人;再加上胸前滿是凹凸疤痕,甚至連手臂都無
法舉起,未來漫長的人生要如何走下去?家人十分操心。

台中鄭明華師姊得知後,積極輔導張小弟走出心理陰影,並安排他到慈院
接受長期治療。八十二年三月,鄭師姊陪同張小弟母子首次到慈院就醫,
整形外科主治醫師簡守信分析張小弟病情:一、脖子無法自由轉動;二、
頸椎不斷萎縮會影響發育;三、眼睛有弱視的危險;四、胸部厚硬的焦痂
會抑制呼吸。簡醫師建議需再度做植皮及頸部矯正手術,因為這對孩子往
後的復健、生長及心理都有很大的影響。

然而,因為治療燒傷過程的劇痛,開刀前一天,張小弟再度拒絕治療,甚
至脫口而出:「讓我死掉算了!」在鄭師姊及醫護人員苦口婆心勸說下,
終於,張小弟念著「阿彌陀佛」,乖乖地進入開刀房。

住院期間,張小弟成為醫生叔叔、護士阿姨的寶貝,尤其和簡守信醫師更
是情同父子。在不斷地關懷互動下,張小弟漸漸重建信心,也恢復往昔的
活潑。

出院前,雖然手指仍不甚靈活,張小弟用心地用衛生紙和膠帶,摺出一隻
隻栩栩如生的可愛動物和小矮人,送給許多醫護人員,表達心中的謝意。

又經過幾次整形手術,張小弟的脖子可以自由轉動,舉手也不再困難,連
胸前的傷疤都在一次次植皮手術和兩年緊身彈性衣的輔助下,逐漸彌平。

院慶當天,面對台下這麼多人,張小弟毫不畏懼地出對慈院的感謝,他:
「要感謝很多人,一位是最好的師公上人,一位是簡叔叔,還有各位,都
要謝謝你們!」

此外,張小弟心中還有個願望:要用功讀書,希望將來當個整形外科醫師
,像簡醫師一樣,成為病人心中的大醫王。




◆簡守信醫師:

每個病人都是大家的病人


簡醫師也上台說出心情:「我們所做的事,事實上都是分內該做的;在這
感恩時間裡,其實是醫生要感恩大家,而不是病人感恩我們。」

「記得從前行醫一陣後,對開刀慢慢有信心,認為『普天下沒有我不會開
的刀』。後來發現即使病人能成功地開完刀,出院後得不到很好的社會支
持,也沒辦法再進行醫學教育(註),過沒多久又回到醫院中;同樣的事
情一而再,再而三……那時一個頭兩個大,因為第一次的刀比較好開,之
後,越來越難,但又不能不解決,心中真的很為病人難過。」

「來到慈院後,慢慢體會到醫療不只是單純的醫療行為,而是一門跟社會
有密切關係的科學,所以單靠醫護人員的力量是不夠的。而在慈濟這個大
家庭裡,充分發揚團隊精神,給予病人最好的醫療照顧。」

「像燒傷治療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不只是醫生給病人開刀植皮治療就可
以,還有很多心理問題需要社服員或志工幫忙,疼痛的問題要找麻醉科人
員,術後復健要找復健科,有時呼吸問題要找胸腔科……總之,每一個病
人都是大家的病人,在通力合作下,病人才能獲得良好的醫療。所以在這
感恩時刻,應該是我們醫生來感恩大家的幫忙。」



※※※


這真是一個溫馨的感恩時刻,看到病人感恩醫師,醫師也感恩病人的景象
,讓我深深感動,也真正領受到「醫人醫病不如醫心」這句話。

院慶大會結束後,回到慈濟部,看到簡守信醫師正拍著張小弟的肩,開玩
笑地:「有沒有女朋友啊?」張小弟靦腆地搖頭。一旁陪同的師姊也笑笑
地說:「這麼小,還早咧!」

「以後有空到花蓮,別忘了要來找我哦!」張小弟笑著對簡醫師猛點頭。

看到這一幕,心中很受感動,醫生與病人親如家人的關係,盡在不言中。

上人說:「醫生在病人眼中是活佛;護士是白衣大士、是觀世音菩薩。所
以,醫院應該是大菩薩修行的道場。」想到這裡,突然明白佛陀以出世觀
念,行入世精神,積極帶領眾生離苦得樂的悲心。

如同《藥師經》上說:「我當先以上妙飲食,飽足其身,後以法味,畢竟
安樂而建立之。」這就是大慈悲的菩薩時時在做的──先替眾生解除身心
病痛,再使眾生能樂於佛道。當然,力行菩薩道的慈濟眾菩薩也是一樣的


(註:「醫學教育」,意指病人出院後,仍需接受術後傷口照顧常識等各
種醫學教育。慈院的志工及公衛護士主動到出院病人家中作居家關懷,同
時把應注意的醫學常識告訴病人,並追縱術後治療狀況。以張小弟為例,
燒傷病人須長期穿彈性衣來壓迫新增生的皮膚使能維持平整,有許多燒傷
病人因為植皮後沒有持續穿著彈性衣,以致身上疤痕凹凸不平,甚至攣縮
,造成終身遺憾。兩年來,師姊不斷地鼓勵張小弟,幫助他克服種種困難
,張小弟每天除了洗澡外都是穿著彈性衣,如今復原效果十分良好。)





愛的成績單


慈濟醫院於民國七十五年啟業,迄今九年。創辦人證嚴上人因見到貧窮婦
人無錢就醫,遭醫院拒收的苦境;又不忍東部民眾缺乏醫療資源,飽受病
痛折磨,故於民國六十八年起呼籲全省善心人士共同捐資建立佛教慈濟綜
合醫院。歷經募款、覓地、整地、興建、購買儀器、徵聘良醫等艱辛歷程
,終於在七十五年八月正式啟業。

九年來,慈院不斷成長,現今共有一百四十四位醫師及六百四十一位專業
護理人員,開放病床數已達六百二十七床,服務科別計二十四科。值得一
提的是,在慈院現有一千一百一十二位員工中,護理人員佔了百分之四十
七,每一病床平均配置的護理人員數目是全省最高的;且至八月底,全院
主治醫師已增至八十四名。

同時,鑑於慢性病患越來越多的趨勢,今年五月一日慈院開辦慢性病房,
以照料中風等慢性病人;而今年下半年度將籌辦緩和病房,期能提供更好
的安寧照顧給癌症末期及臨終病人。此外,未來一年內,慈院亦將發展骨
髓移植小組及骨髓實驗室,專責癌症骨髓移植。

除此,慈院也一直積極進行先進精密醫療儀器的增購、醫療專業人才的培
訓,還有住院病人的病房關懷及出院病人的居家訪視,這一切都如院長曾
文賓於院慶大會上表示:「病人有權利享受高品質的醫療。」

慈濟醫療志業是慈善志業的延伸,從創院開始的免收醫療保證金,到各項
院內與院外義診(原住民部落義診、監獄義診)、居家照護、病房關懷以
及出院關懷計畫……一直扣準這分人性化醫療的精神;並且對於領有殘障
手冊、七十歲以上老人及福保病人,慈院均免收掛號費;孤苦無依的老弱
病患,醫院社工員會主動關心;而貧病患者,亦視實際需要給予醫療補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