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江映月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人生無常,把握當下
憶一分增上緣
◎黃淑妍
《慈濟暑期營隊特別報導》•之三


雖然每回憶一次,猶如無數利刃劃心,涕泗縱橫,無法自己,但我仍抑住
悲傷,盼藉此與大家互相勉勵,時時警惕,清淨您、我自性,讓菩提現前
。若能如此,志兒的一生亦不留白了。



學習和病相處


一年前,當醫生宣布志兒得了骨癌時,我驚訝得難以自處,既要努力克制
自己的情緒,又要設法陪他度過這段未知數的日子(醫生認為做什麼都無
意義了),當下唯有拿定主意「讓孩子活得有尊嚴,活得自在」,何況,
他既不願住院,亦不肯截肢。相信不僅住過院的朋友,包括病患家屬,都
了解住院的種種不便與無奈。

當疼痛猶可忍時,孩子會試著看電視或故事書,彈琴,或聽相聲錄音帶,
否則就聚精會神的拼樂高玩具、打電視遊樂器,藉此轉移對疼痛的注意力
。但其中四、五個月的日子裡,即使服了止痛藥,加上不斷揉、捏、拍、
冰敷……仍無法為他減輕疼痛,晚上更別提如何睡了。

雖然我從未放棄以藥物或食物控制他的病情,無奈,它惡化得太快了,沒
多久膝蓋腫得比籃球大,而且迅速地自上下擴散,漸漸的由紫轉黑,甚至
表皮都沒了;然而,膝蓋腫了,身子卻日益消瘦。



示現人生無常


前後十個多月裡,孩子不曾哭過、抱怨過,雖然他心裡已明白這是怎麼一
回事,但自始至終以平常心看待病情的變化。昔日膽小的他,如今卻冷靜
得不尋常,看得我好心酸,忍不住要掉眼淚,他反而安慰我:「媽!人生
無常,要堅強,不要哭,你哭只有使我更痛!」

是啊!人生無常,誰都會說,但這是出自一個不足十二歲小孩口中,您說
為人長輩的您、我,是否要有所醒悟──菩薩道路長又長,人生卻無常,
要把握當下呀!

曾經夜裡孩子難以入眠,要求我推他到自己房間,再作一次回顧。他打開
抽屜就著手整理,幾乎丟了大半的東西,並自言自語:「生不帶來,死不
帶去,這些都是垃圾。」

誰說不是呢?除了善惡業隨身,人生終了,又有什麼能同行?但偏有人成
天與名、利追逐,弄得疲憊不堪。何期自性?只因無明,致終日煩惱,無
以清淨!

志兒的乖巧是親友讚揚的,即使在意識時而清醒、時而模糊的狀況下,仍
不忘為人兒女應有的禮貌,一聲聲「謝謝」或「對不起!老是麻煩您起來
,害您睡不好」雖然氣若游絲,卻字字清晰,言猶在耳;甚至為了表達歉
意及謝意,就說:「媽咪!我愛您!」為了掩飾哽咽的聲音,我會先彎下
身來,在他的額頭上輕輕的親一下,再說:「寶貝!媽咪也愛你。」

志兒未生病時,幾乎與我形影不離,常常或依偎或坐在我腿上,還會撒嬌
地說:「媽咪!我好喜歡您喔!」如今病了,仍要求天天抱抱。有一次,
他委曲地說:「媽咪!您今天忘了一件事。」「哦?」我抱歉的笑著俯下
身來,把手輕輕環在他胸前,說:「對不起。」母子倆頭靠著頭,臉貼著
臉,看他小貓似的磨磨蹭蹭,帶著滿足的微笑,眼淚差點掉下來,心想此
情此景還能有幾回?



定力、智慧、體貼


一天早上,聽說外婆要來看他,就提議早點換看護墊。我了解他的孝心,
是不希望外婆看到他吃力更換時的痛苦及長期緊貼在看護墊上已沒了皮膚
的潮濕患部。

孰料,母親當天亦提早來到,兩人同時愣住了!母親怔立在門口,喃喃地
說:「阿彌陀佛。」眼淚幾乎掉下來。志兒卻即時回神過來,平靜的說:
「阿嬤!您今天中午要吃飯喔!」想了一下接著又說:「不是只有今天中
午,回去也要吃飯喔!」

有一陣子,他餐餐兩碗稀飯,我正暗自高興他有如此好食慾時,有一天卻
看他吃得很慢,又大口猛嚥,就告訴他不要勉強,他卻說:「我已經答應
阿嬤要吃兩碗的。」我說:「沒關係,只要告訴阿嬤『我吃飽了』就可以
了。」難怪每次吃過飯,他就高興的打電話給外婆:「阿嬤!我有吃兩碗
飯喔!」這孩子善解得令人心酸,貼心得教人心疼。

有一次,屋子裡飛進一隻蚊子,我耽心的說:「討厭,有蚊子。」他馬上
接口:「不要生氣,如果牠是故意讓您生氣的,那你豈不上當了?」慚愧
呀!為母的我不僅定力不夠,論智慧更是遙不可及啊!



菩薩送的禮物


晚上,我做晚課,他亦撥著佛珠,一聲佛號一聲心,直到病危,手已不聽
使喚,還不願放棄,只有在內心默念了。

志兒滿十二歲那天,來了好多義工媽媽,外公、外婆也來了,滿屋子的客
人,禮物也擺滿身邊,幸福的笑意盪漾在他的嘴角。到了晚上,他高興的
告訴我:「媽!觀世音菩薩也有送我禮物!」

「真的?是什麼?」

「今天腳輕鬆多了。」

「太好了,你有沒有謝謝觀世音菩薩?」

「有,觀世音菩薩生日時,我也要對他說生日快樂。」

是的,「在讚美中成長的孩子充滿感激」,真高興他能時時心懷感恩。果
然,觀世音菩薩聖誕當天早上,他履行了諾言,雙手合掌虔誠地說:「祝
觀世音菩薩生日快樂。」並且打電話請外婆代上一炷香轉達心意。



一個清淨的約定


有一回,志兒突然問我:「媽媽!最近您有沒有到我班上去?」

「有事嗎?」

「不知他們可好?」「林□□和林□□是不是還常常被老師罵?」

一個渾身病痛得無法動彈的孩子,竟然還念念不忘關心別人。

偶爾還會聽到他低頭哼著不知名的歌,似乎是這樣:「……親愛的朋友,
你在做什麼?我正在想你……」歌聲淒涼,令人鼻酸。

有一天,志兒突然告訴我:「媽咪!我不想走了。」事後家母告訴我,原
來他是「不放心媽媽」。當時內心有如千刀萬剮,心想縱使有千萬個捨不
得,也要讓他心無罣礙,所以就一再叮嚀:「外公、外婆、舅舅……還有
哥哥,他們都會照顧媽媽!西方極樂世界是我們的故鄉,我們都是負有使
命來的,個人任務完成了就先回去,如同出國留學的學子,學成總要歸國
的,媽媽遲早也要回去。你是個乖孩子,觀世音菩薩來時,要高高興興的
和他一起走,他會像媽媽一樣疼你。」

「媽媽,到時候你也要和觀世音菩薩一起來喔,我們才能再相見。」

「會的。」

就此,母子倆約好未來見面的地方。您說,我能不好好修行,教志兒失望
嗎?



「當媽媽的兒子好幸福」


今年過年前後,志兒問我:「媽!我是不是帶給您很多麻煩?」

「怎麼會呢?你是我兒子,既然生了你,就該養育你,怎會煩?」

「您會後悔生了我嗎?」

「不會的,你又乖又懂事,媽媽疼你都來不及,怎會後悔?如果真要後悔
,就是生了你使你有煩惱、有病痛,媽好心疼。你會怪媽媽生了你嗎?」

「不會,我覺得能當您的兒子好幸福,這一趟沒白來,決不後悔。」

太令人感動了!母親也曾為我付出好多心血,然而我從未對她說過這麼窩
心的話。「樹欲靜而風不止,子欲養而親不在。」愛要即時表達出來,以
免抱憾終身。

誠如志兒所說:「人生不在乎長短,雖然只有短短十二年,但我很快樂,
很幸福!」

他怎能不感恩啊!連小鳥都一大清早就聚集在屋簷下為他唱歌,歌聲婉轉
而清脆(不同於一般吱吱喳喳),瞧他凝神傾聽的模樣,小臉蛋還浮著一
抹淺淺的笑意,似乎正融於牠們的交談中;也不記得這情形是何時開始的
。可是自從志兒走後,牠們不復再來了,是巧合?還是牠們也懂得避免讓
我觸景傷情?



帶著愛與祝福同行


就在今年四月九日上午,志兒帶著親友們濃濃的愛與祝福,在莊嚴的助念
聲中,含著滿足的微笑,安祥的、毫無罣礙的走了。我相信,他隨著觀世
音菩薩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了。

是志兒平日所秉持的愛心與孝心,和這近十個月來有聲無聲的不斷說法吧
,在他往生後三十個小時入殮時,身體依舊柔軟而有彈性,面色如昔,雙
腿筆直。我們都相信;此刻他正於不聞惡聲、不見惡人,佛、菩薩、善人
聚會一處的西方淨土聽聞佛法,繼續未完成的志願。

誰說白髮送黑髮是不幸呢?如此善解人意,凡事包容、知足,懂得感恩的
孩子,為人父母者能親眼看他善終,何嘗不是一件值得安慰的事?

回想這將近一年的日子裡,無不是血、無不是淚,但我也確實從這當中成
長不少,感恩這分增上緣,我會好好的珍惜它、善用它。




後記


志兒生病這段間,承蒙同事及義工媽媽們不斷的關心、協助;又,志兒就
診時,醫院志工阿姨親切的笑臉,得慧師父帶領師姊們不畏天寒,冒雨一
再前來慰問,另外慈濟陳廷任師兄不辭辛勞的奔波、何阿梅師姊「昨天晚
上我夢見觀世音菩薩對我笑……」的歌聲,以及王貴美師姊夫婦,當天來
助念的師兄、師姊……周萍師姊親手做的一件一百零八朵蓮花被(好感恩
!以前我們並不認識)……

是志兒把我們牽聚在一起,相信日後這分緣會源源不斷並擴散他人。





◎戴月紅


今年慈濟教師志工營第一梯學員自我介紹時,復興國小黃淑妍老師流著淚
對大家說:「我是替我往生的小菩薩來的!他在世時,希望到慈院就診,
更希望見到慈悲的上人,但是還來不及到花蓮,他就走了。所以我要來這
裡當志工,把他沒看到的,替他用心看!」



孩子是我的善知識


今年四月間,她的小菩薩因骨癌往生,才十二歲的孩子,就得忍受癌症末
期種種折磨,最後還是離開人間。

「孩子是我的善知識,他會鼓勵我加入慈濟志業,也會告訴我生不帶來死
不帶去的道理;往生前,還和我約定要先到觀世音菩薩那兒等我。」說到
這裡,她不禁淚如雨下。想起孩子種種智慧的言語,她不知該祝福還是該
心疼?

黃師姊一家人是多年的慈濟會員,孩子住院時,慈濟師兄姊不斷前去關懷
。從師兄姊口中,這孩子知道慈濟許多故事,也常常閱讀慈濟月刊,所以
滿心期盼能見到上人;而且聽說慈院有很多委員志工,時時帶給病人溫暖
,因此希望到慈院就診。可是因為身體狀況不佳,一直無法成行。

去年底,孩子以多年存下的零用金捐出一萬五千元給慈濟醫院,今年三月
接到慈濟寄來的感謝狀時,他靜靜地看一看,就將感謝狀收起來。師姊問
他有何感想?他說:「這沒什麼。」彷彿只是一件平常事。讓師姊體悟到
佛教「三輪體空」的道理,孩子默默地教導了她。



希望媽媽照顧更多人


今年,孩子已知道自己身體不行了,還勸媽媽不要難過,甚至「希望媽媽
照顧我,更能照顧很多人。」來鼓勵媽媽到慈院當志工;同時,還拜託媽
媽到慈院時,將他往生後用不上的輪椅,捐給需要的病人。

因此,當孩子往生後,師姊雖然因長期勞累加上過度哭泣,造成身體虛弱
且眼結膜結石,但她仍把握機會報名慈院的志工營;此行,她帶來了孩子
的輪椅,為孩子完成遺願。

「這孩子真的是善知識,雖然沒喝過『慈濟四神湯』,但心中早已先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