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禪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愛的渴望
◎盧蘇偉
每次看到孩子染頭髮,奇裝異服,抽菸、喝酒、飆車,
我心中都會昇起一股感傷和悲憫;
我相信只要孩子能從家庭、學校得到足夠的關愛,
他們決不會用這種方式表達對愛的渴望。



前幾個月的某天,我正在法院替接受觀護的孩子們上課,一位遲到孩子進
入教室時引起一陣騷動,大家紛紛竊竊私語,「同性戀」、「玻璃圈」…
…等詞,此起彼落。



化濃妝的男孩


我故作無事地繼續上課,心中則不斷思量:課程結束後和孩子個別談話時
,我要對這化了濃妝的男孩說些什麼?

上完課,我一一和孩子們談話,特別把他留到最後。

這孩子從臉上到脖子打上厚厚的粉底,紫色的眼影加上長長的假睫毛,嘴
唇塗滿紅色的口紅,雙耳另掛一副顏色鮮明的耳環,手指上戴有好幾個戒
指,手腕則套著許多不同色彩的手環。面對他奇特的裝扮,我腦海中浮現
一堆問號:「為什麼他會這麼做?」「我如何探知他內心的感受?」「他
想得到什麼?」「要如何表達我的關懷,才能讓他樂意接受?」

我在孩子身旁坐下力求輕鬆的問:「阿雄!今天有什麼特別的?」他防衛
而冷漠地回答:「沒有啊!還不是一樣!」我假裝像在欣賞什麼似的從頭
到腳打量他一番,然後沈默而專注地注視他的眼睛,等著他開口。

他終於忍不住了:「老師,你認為我化妝很奇怪吧?」我不置可否的搖搖
頭。「老師,我告訴你,在台北市男生化妝已經很普遍,而且也是一種禮
貌!」

「禮貌?」

「是啊!來法院是大事,我花了兩個多小時才化好妝!」

我放棄任何批判,直接謝謝他這麼重視來法院報到的事。他則接著說:「
老師!別假了!有話你就直說吧!別這樣諷刺!」我回答:「我並不反對
化妝,因為我本身喜歡畫畫,對配色很有興趣。」我並且針對他的妝扮提
出看法:「如果用淡紅色的眼影搭配紅色口紅,相信會有更好的效果。」

沒得到預期的斥責和糾正,孩子明顯地有著許多詫異和失落,為了沖淡氣
氛,我故意說:「還有香水,要用就用好一點的,才不會有刺鼻味,害我
直打噴嚏!」



「我才不在乎」


我們談了許多,他表示,父母感情不合,尤其最近,幾乎見面就吵,他成
了出氣筒,時時挨罵。「反正我也長大了,可以養活自己,才不在乎爸媽
是否愛我。」他強調自己交遊廣闊,經常出入高級酒店。為了證明他是受
歡迎、受重視的,他甚至很夠義氣的要我光顧他當少爺的酒店:「一定讓
老師享受貴賓的招待。」還拿出一大疊名片和貴賓卡為證。

從孩子的談話中,可以深刻地感覺出他對關懷的需要;他自卑和無助,需
要旁人的注意。

我順著他的話,給了他一些正向肯定的訊息。他的神情告訴我,他信賴我
給他的這分真誠──我沒有否定他的任何價值觀和看法,因為我清楚察覺
到──這些誇張不實的話,只是孩子引我注意的煙霧而已。

我要阿雄每週四下午來看我。我不再注意他的服裝儀容,而他也不再那麼
費事的化妝了,最近他更把染燙的頭髮理平。回復常軌的他告訴我說:「
爸媽正式離婚了,我不願跟任何一方,決定自己搬出來住,重新開始人生
的計畫。」目前,他在一家機車行當學徒,希望能學得一技之長。

看著他的成長,我內心有無限歡喜和感動。



在缺愛的心,存入愛的存款


和阿雄的互動帶給我許多啟示:身為師長或父母者,常因孩子舉止怪異、
行為叛逆,就火冒三丈的認為孩子太「不受教」。回想以前的我也是個典
型的嚴厲老師,但自從薰受了證嚴上人的諄諄誨喻,我便決定要認真學習
改變自己,希望自己成為一個能了解孩子感受、給孩子溫暖的老師和父母


每一個人都有自尊,尤其正值青春期的孩子,無論怎樣都不願赤裸裸讓人
看見內心的無助和孤單;所以,當他們得不到正向的鼓勵和關懷時,便會
退而求其次,故意製造一些問題,好引起注意,即使明知將引起責罵,卻
是藉此肯定自己的存在和感受旁人對他們關懷的表達。

每次看到孩子染頭髮,奇裝異服,抽菸、喝酒、飆車,我人中都會昇起一
股感傷和悲憫;因為我相信,只要孩子能從家庭、學校得到足夠的關愛,
他們便決不會用這種方式來表達對愛的渴望。

親愛的父母和老師,我們應該在自己的角色上;每天努力、用心地給孩子
多添加一些「愛的存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