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重生之歌
強尼的心聲
◎強尼
強尼(Johnny)今年二十一歲,中國人,
十七歲時在美被控「唆使殺人」判處重刑,已服刑四年;
在獄中努力自修考上高中同等學歷,現正選修大學課程。
三年來,強尼將獄中工作金節省下來,每月捐款給慈濟,
紐約支會康慈定師姊數度帶領會員至監獄探視,並經常與他通信。
在康師姊不斷鼓勵下,強尼試著寫出在獄中的所思所感,
希望他的親身經歷能作為青少年們的借鏡。
「強尼的故事」是一個覺悟生命的開始,
讓我們一起為鼓掌並致敬!



〈之一〉.幫派分子的命運

我從街頭無知無識的幫派分子變成榮譽學生,
經過了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光,終於見到光明,
我不再浪費時間,並迎接每個光明的日子:
最重要的是──不再感覺坐以待斃。



很多青少年都以為幫派分子很「酷」,就像電影中描述的那樣──成天美
女圍繞,錢來得快又引人注目。

然而,事實卻不是那樣。當你親眼見到朋友被殺死或關進牢裡時,那就一
點也不好玩,也不「酷」了;或是當你本身被殺,像電影中描述般的死去
時,更是一點也不英勇。

我曾經走過這段路,願意告訴你這一切面具背後的黑暗與真象,以及「身
為」一位幫派分子,生活中永無止境的死懼與痛苦。



歧路悲歌


一個幫派分子,通常逃不出以下幾種命運:一、死亡;二、入獄;三、亡
命生涯。

我僥倖逃過第一種命運,祇是身上多了一個彈孔與死亡對抗──我曾經在
十五呎的距離內被射殺五次,卻存活了下來,我知道,是佛菩薩救了我。

然而,許多幫派內的朋友卻沒有我幸運,他們都已在九泉之下,留給家人
無限悲哀,這也使我無顏、無語再去面對他們的家人。

雖然逃過死亡一劫,我卻逃不過入獄及逃亡的命運。在我的亡命生涯中,
敵人隨時會出現、狙殺我;如今身在獄中,生命雖然暫時可以保留下來…
…不,或者我這輩子再也看不到我的敵人──因為,我可能在出獄前就死
掉。



未來,渺不可知


我今年二十一歲,卻已經歷過地獄般的生活。如果我早聽父親的話,就可
免於牢獄之災。我一直以為父親編出一些幫派分子的命運來嚇我,一直不
願意相信他,現在,我卻多麼希望當初曾經相信他。

到了獄中,從每一個伙伴的身上,我都可以感受到相同的心境──「未來
」是那麼黑暗與無望。十七歲的我已經沒有未來了,我無法將自己與成功
、家庭、快樂這些字眼連在一起,所看到的,祇是死亡、悽慘,以及永無
止境的痛苦。



生命警鐘


我對亡命生涯感到倦怠。每分每秒都要回首張望,唯恐有人隨時取我的性
命,或者被警察捉入監獄;也厭倦了被人追殺或者去報仇的日子。每次走
出家門,不但是家人,連我自己,都無法預料是否能平安回來。家人甚至
準備買一件防彈衣當我的生日禮物,希望我能活到下一個生日。

我不想這樣子活著,也不想讓子彈穿過腦袋,我不願再過那種生活了!也
沒有人應該過那種生活。儘管做過的一切已經無法挽回,但我一定要盡一
切努力去改變今後的人生。

我正在承擔過往錯誤的苦果。青少年們在讀到這篇文章時,仍有機會改變
,因此,我從心底深處期望,我的經歷能作為誤入歧途青少年的借鏡,並
且警惕正想加入幫派的青少年們;請以我生命當警鐘,不要以身試法。




〈之一〉.自信自力是走上成功之路


如果五年前有誰說我也可以成為A等學生,我一定會笑他說的是天方夜譚




虛度求學時光


很小的時候,祖母曾告訴我:不是每個人都是念書的材料。這成了我不念
書的好藉口,我想我就是其中之一,我認為書和我天生敵對我不懂書中說
些什麼,書也不會了解我。我甚至認為用功念書實在浪費生命

這種錯誤的想法幾乎毀了我一生。我不想上學,整天胡鬧,學校對我來說
只是一個遊樂的地方。既然不喜歡念書,當然也不知道教育的重要性,只
要考試能及格,我就很滿意了。大好時光就這樣溜走。

我十二歲來美國,美國輕鬆的教育制度更讓我無法無天。六年級上了幾個
月、七年級上了一年,我唯一學會的幾句英文是因為交了幾個外國女朋友
,她們寫給我的情書,讓我學習些英文生字。

暑期學校是我惡夢的開始。那裡聚集了許多與我同年的壞孩子、幫派分子
,大家都不好好上課,整天逃課、鬼混;我在那裡認識了大部分壞朋友。

在八年級和九年級時更糟,我連學校都不去了。因為上學的日子太少,學
校不再算我缺課的日子,而算我出席的日子,甚至有些老師看到我還以為
我是新生。

我的聲名太壞,一科也不及格,可是學校讓我畢業,因為──他們想早點
把我請出學校。



我要改變命運


最後,我終於被送進牢裡。因為從沒認真讀書,根本不認得字,在警察局
簽了好多看不懂的文件,律師說的話我也大半不懂,只是點頭裝懂。我真
是一個大笨蛋,為此吃盡苦頭。

在牢中,我有很多時間思索,想想我的行為、我的生命、我的前途。結論
是:我這一生完了,我既不會說英文,又只有七年的教育程度,恐怕不會
活著出獄……。我這一生太空虛、太無意義,我才剛過完十七歲
生日,卻要面對最高五十年的刑期……

我要改變我的命運!



自己才能幫助自己


我開始用心學佛;並且下苦功考高中同等學歷,同時計畫在獄中上大學─
─我下決定要使往後的生命變得有意義。

我知道沒有人能幫助我,要靠自己。

每天早上我上高中同等學歷的課,我記下每一個不懂的英文單字並用中文
標註。下午上電工學得一技之長,晚上或週末就去法律圖書館學法律並研
究自己的案子。從這當中,我感覺到一種發自內心的充實和喜悅。

只有幾個月的時間,我就通過了高中同等學歷鑑定,如此更增加我念大學
的信心──過去,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可以念大學。

一開始,很難適應大學的讀書環境,尤其身在監獄,除了要克服對念大學
的恐懼和根深柢固自認不是念書料子的觀念,另一方面,還有一些不想念
大學的朋友也嘲笑我。

然而,當我拿到第一個「A」時,一切都改變了,我感覺到自信,從那時
起,我每天一早起來念書,犧牲娛樂時間,利用每一分每一秒留在牢中苦
讀,並遠離所有無益的朋友,要求自己一定要拿「A」。



迎接每個光明的日子


所有的辛苦、犧牲都有了代價,兩個月前,我得到榮譽獎,這是我一生中
值得驕傲的日子,我真希望每個人都在場,尤其是──我的父母。

我從街頭無知無識的幫派分變成榮譽學生,經過了一生中最黑暗的時光,
終於見到光明,我不再浪費時間,並迎接每個光明的日子;最重要的是─
─不再感覺坐以等斃。

奉勸所有青年朋友,珍惜你的生命,信任自己並下定決心,如此一來,你
想做什麼,一定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