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心流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們家的故事
◎靜暘
每當應邀現身說法,先生總是好奇的追問我:「妳上台到底講些什麼呢?
」我輕鬆地說:「講我們家的故事啊!」



「紀家」故事多


對他而言,故事雖曾發生,但已不復記憶;對我來說,卻點滴記心底,如
果我沒有進入慈濟,新愁加舊恨,只會小題大作,夫妻可能早已分道揚鑣
了。

記得剛踏入慈濟,常常向上訴說先生的不是,上人說:「要感恩嫁給紀先
生,妳才有紀太太的稱呼。」當時我無法體會上人的用心。

如今,能以感恩的心,感謝有「紀太太」的頭銜,才有這麼多紀家故事,
和大家廣結善緣。

紀家的故事來自家規甚繁,粗枝大葉的我無法適應,甚至視為畏途;西瓜
吃無子,蕃茄要去皮,東西要物歸原位……絲毫馬虎不得,否則就有話要
說,有戲可看!



無明火,上心頭


話說一天晚上,我累了,沐浴後忘了把報紙放回櫃子就上床睡覺。就在我
即將進入夢鄉時,突然間,有東西朝我臉上丟來,打得我發疼!

爬起床來看,竟是先生把當天的報紙丟在我身上。原來,我犯了家規──
當天報紙閱讀完後,晚上就寢前必須收好,放在固定的地方。

我想,「有力氣把報紙丟過來,為什麼不舉手之勞把它收放好?」平日我
都遵守「家規」,只是偶有差錯,如果先生能善解我「太累了」,或包容
我「一時忘記了」,就沒戲可演;偏偏他那氣極敗壞的樣子,看了真叫受
不了!

一口氣衝上來正要和他理論,忽然一個善念掠過:「不行,不要爭一口氣
,要嚥下這口氣,然後把它消化掉。」

但,談何容易啊!另一個惡念頭馬上又升起:「真是欺人太甚,我已經不
斷地改變自己去適應你了,你還知足,你……」一股無明火湧上心頭。

正在內心交戰時,先生看我沒反應,以為我很有進步,修養到家,放心的
去就寢。

沒料到,那股無明火在我心媔}始燃燒起來,我躍身而起,顧不得上人平
時的教誨和慈濟人的氣質,抱起一大疊報紙,就往先生的臉上丟去,以牙
還牙!不同的是──我的報紙比他所丟的報紙,多了好幾倍。



向佛菩薩「請假」?


對我突如其來的請假,先生嚇了一大跳,爬起來坐在床上,大聲稱念:「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觀世音菩薩!證嚴上人啊!您的弟子發火了,快來救
命!」

我大聲回答:「今天向佛菩薩請假!」他丈二金剛摸不著頭緒──難道學
佛道上還有假可請?

這場「鬧劇」告一段落,我靜心反省:其實道業和求學一樣,如逆水行舟
,不進則退。在學佛過程中,要「請假」或「留校查看」,抑是「開除學
籍」,端看個人的抉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