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不再流浪
◎傅金芳、傅淑樺
為續一段母女情,等待了整整六年。
自從那一天,女兒掉頭走後,就沒再回家過。
六年來,這母親也曾終日哭泣、也曾頓足懊悔、也曾放棄希望……。
在最最無助的時候,她走進了慈濟。
在慈濟,她學得了萬般放下,學得了如何將私情化大愛,
學得了如何將普天下的子女都視為自己的孩子般來疼……。
於是,漸漸的,她不再滿臉淚痕,
不再以嚴苛的標準來要求自己與別人,不再──不認錯。
熬過種種苦痛煎熬的六年後,女兒回家了。
母親說,一定是菩薩帶她回來的;
女兒說:「媽,對不起……還是您的懷抱最溫暖。」
如今,女兒也將當母親了……
這對母女以自己的故事,寫盡天下母女間流露的自然真情,
描繪母女間相愛卻又相互傷害的掙扎歷程。





母親篇菩薩帶她回家


要不因為有上人、有慈濟,說不定我還是每天瘋瘋癲癲地在路上找女兒呢



女兒在哪裡


六年前(民國七十八年),我在一家儀器公司工作,有天不小心坐到一張
壞椅子而跌倒,傷到脊椎。

在醫院住了兩個月後,回家發現讀高一的女兒不見了!

先生早逝,我就只有這麼個女兒,她是我生命唯一的希望啊!我穿著復健
的鐵衣,不顧疼痛,像發了瘋般到處找尋。「我就是拚了命,也要把你找
回家!」我在心中對自己承諾著。只要聽到丁點兒消息,我哪裡都去找。

過了幾個月,有人告訴我,女兒在某某地方「上班」。帶著傷的我,也沒
想過是否會被那些流氓、惡棍毆打,衝了進去就拉回女兒。

但是,過沒幾天,她又蹺家了,我又開始過著戰戰兢兢、提心吊膽找女兒
的日子。

我登報、廣播、託人,用盡一切辦法,但她好像石沈大海般,無消無息。
我得了憂鬱症,不吃、不睡,只是哭。

我開始後悔,是不是我沒把她教好?還是我管她管得太嚴格了?其實,我
真正擔心的是,年紀還小的她是不是過得好、吃得好?懂不懂得照顧自已
?會不會被壞人騙了?



生命另一頁


女兒走後的家,孤零又寂寞。卻也在此時,慈濟真正進駐我心房。

早在民國七十二年,我就是慈濟會員,先後與鄭秋香與黃鈴子師姊接觸。
女兒的事瞞了黃師姊好幾個月,有次我終於忍不住,抱著黃師姊痛哭一場
。師姊一字一句地勸慰我,並拿上人開示的「三十七道品」錄音帶給我聽


之後,我又陸續聽「人有二十難」、「十地菩薩」等經文開示,上人的法
語成為我生活的支柱。

上人說,逆境來要歡喜受,要將小愛化為大愛──將普天下的孩子視為自
己的子女,將長輩視為自己的父母,年紀相仿者則當作自己的兄弟姊妹.
..這些話,帶給我很大的啟示。

我的心,日漸澄淨安定。

脊椎受傷後,我遭到公司資遣,我決定將遣散費捐給慈濟。八十年五月,
我來到靜思精舍,像回到家般溫暖,當我跪著面呈善款給上人,而上人扶
起我時,我內心如觸電般感動!剎那間,我想起上人曾說:人生在世,要
想一想自己能為社會做些什麼?

我雖然早入慈濟,但只會布施錢財,既不懂佛法,也不懂人生的意義。我
發願──從今而後,我要好好為慈濟、為社會奉獻力量,不該只顧沈浸在
悲傷中。



將母愛昇華


因此,大陸賑災時,我認捐愛心屋,並為尼泊爾災民蓋五間屋,希望世間
苦難的眾生,都能得到棲所安住,不再受風受寒、流浪受苦。

我在板橋中山國中找到一份謀生的工作,並開始向老師與行政人員介紹慈
濟,獲得好多人的支持,如今在校內已有五十多位慈濟會員了呢!許多愛
心屋、病床,在這裡誕生;一位老師還將畢業班學生送的金戒指捐出,我
還曾有次在十天中募到十六張病床……許多愛的故事在此不斷上演。

在學校裡,大夥兒相處得很融洽,大家都叫我「傅阿姨」,有位老師常買
早點給我、陪我聊天……,我也敞開心胸接納、學習愛人。

我終能了解,原來傷痛的源頭,來自我把愛狹隘、禁錮了;愛,其實是可
以如此開闊、如此自由與快樂。



同行愛之路


今年五月,女兒回家了,我相信是菩薩帶她回來的。

我明瞭,每一位母親愛女兒的心,都是如此純淨、如此包容、如此浩闊無
邊。

我也明瞭,愛,可以是傷害,也可以是力量,如何將「慈母心」昇華成「
菩薩心」,是每個母親的生命出路。

我更知道,女兒不是屬於我的,也不屬於任何一人;她是菩薩的孩子、慈
濟的孩子,只盼我倆能牽手同行慈濟這條「愛之路」。





女兒篇我愛菩薩媽媽


六年前,我還是個高中生,面對課業的壓力及母親嚴厲的管教,在無法承
受這些壓力下,毅然離家出走,開始我六年來流浪的日子。



迷失風塵中


離家出走這期間,我為了生活,到聲色場所上班。燈紅酒綠的生活及張張
邪惡的笑臉,讓我這從未出過家門的女孩一天天沈淪下去;儘管如此,我
的心,在和自己及可憐的母親賭氣,所以沒有一絲悔意,我認為我這樣做
並沒有錯。

二十歲生日那天,在眾人的祝福中,我突然想到了母親,也才發覺到自己
已離家多年了。

在這段期間,飽受思念、後悔的痛苦,在夜闌人靜時,躲入被窩偷偷的掉
淚──我好想媽媽,懷念媽媽的手藝、懷念媽媽的溫柔、懷念在求學時晚
上煮消夜給我吃的媽媽,也懷念在我發燒感冒時著急的媽媽……而我卻無
法鼓起勇氣,回家向媽媽認錯。

直到今年,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認為我不能再這樣下去,我要回家向媽媽
認錯,那怕被狠狠的打一頓或趕出家門,我再也不離開媽媽了,我再也不
要承受那種想家的滋味……。



慈祥柔和的目光


今年五月間,當我回家跟媽媽要身份證時(因為我要結婚),讓我很驚訝
的是,母親和我未離家時大大不同,我以為她會痛打我或責罵我一頓,但
是她沒有,她只是笑瞇瞇的歡迎我回家,問我過得好不好?吃得好不好?

在她眼中,已經沒有嚴厲的目光,而是慈祥和溫柔,我彷彿看見觀世音菩
薩!當時我好想抱著媽媽對她說:「媽媽求求您別對我這麼好,我罪大惡
極,我不孝,讓您這幾年擔心、受怕,讓您落淚,您打我、罵我吧!」可
是我沒有這樣做,只是強忍著淚水。

媽媽臉上洋溢著喜悅,對著窗外,雙手合十說:「感謝菩薩!我的女兒─
─我們慈濟的女兒終於回來了!」看到母親這樣高興,我真的好難過,當
年為什麼那麼無知?那麼幼稚?真不知媽媽這幾年來是怎麼過的?如何生
活?她的身體好不好?

後來聽媽媽一點一滴地把這幾年的痛苦、快樂,以及參加慈濟的一切和我
分享,我心埵n慚愧!

媽媽是個不怕吃苦,遵守三從四德的傳統女性,她身兼數職,要當爸爸、
媽媽,還要當老師來教育我。從小,為了讓我能安心求學,別人有的,一
定少不了我,甚至雙倍。現在,她更教導我做人一定要誠實、守信,答應
人家的事一定要做到,那怕是餓著肚子也要遵守承諾;做人絕不能投機取
巧、偷雞摸狗,人家對我們的恩惠和幫助要永記在心,別人對我們好一分
我們要還人十分;要做對得起國家、社會和家庭的事,我們活得才會心安
理得。

我的媽媽才國小畢業,慈濟的力量竟能教出這麼多道理,跟人家說人家也
不會相信;我面對媽媽,只有慚愧、再慚愧。



我愛菩薩媽媽


十一月五日,我和慈濟的師伯、師姑、老師和小菩薩一起參加松山區教師
聯誼會的居家關懷,這是我第一次和大家參加這麼有益的活動。我印象最
深刻的是第一個個案。

那位母親肌肉萎縮,有皮膚病,長期躺在床上,當我第一眼看到她時,我
想到我的母親。再看到她的女兒為了照顧母親,連工作都辭掉,在家做手
工,還要餵母親吃飯、幫母親洗澡,把家整理得好乾淨、好清爽,當時我
的眼淚快流下來了……

這使我想到,曾經在母親需要人照顧時,我卻走了,我的良知何在?比起
這個案主的女兒,我還算有人性嗎?

回家之後,我想了好多好多,這幾年如果不是有慈濟,有師伯、師姑這樣
照顧、關懷媽媽,也許我回家就找不到我的菩薩媽媽了!現在我最想做的
一件事,就是抱著我的菩薩媽媽,告訴她:我錯了!我不再那麼無知了,
我要永遠陪伴她,和她一起跟慈濟大家庭成長、茁壯。

媽媽,我永遠愛您。



感恩慈濟人


我更要感謝師公、師伯、師姑救了我的家,讓媽媽從悲傷和絕望的困境中
走出來,使我沒有失去母親,您們的大恩大德我永生難忘,真的好感恩大
家的包容和關懷,讓我踏出我的「第一步」,我會努力成長。

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