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師公上人與上人的師徒良緣
◎善慧書苑
【一九九五年十一月六日】


上午,上人到慈濟醫院林俊龍副院長的宿舍,探訪他的母親時,老人家正
乘著在床上小憩的當兒,精勤不懈地誦念經咒。看到上人,林老菩薩坐起
身來,非常高興。老菩薩才在一星期前自美國回到臺灣,上人慈詢:「住
得還習慣嗎?」「很好,花蓮空氣好?」上人讚歎老菩薩是「菩薩母生菩
薩子」,全院上下,大家都感恩林副院長對慈濟醫院的用心付出。

林副院長原是美國一家醫院的院長,毅然放棄努力多年而擁有的優渥生活
,來到慈濟醫院任職;短短三、四個月時間,致力提升全院服務品質,常
見他在院內四處穿梭,隨時留意需要改善之處,並講求效率立即解決。而
今為了將舉行「廟會」活動,他以廣結善緣的惜緣之心,親自拜訪花東地
區各家醫院及診所,發帖誠邀醫師們參與盛會,以聯繫感情,共同造福桑
梓。

「他真是活佛,是良醫,為了救人,來慈濟醫院辛苦做事。」上人感恩老
菩薩成就一名人間大醫王!

之後,上人來到護理器材供應中心,探視被同仁暱稱為「林阿姨」的林智
慧主任。因跌跤而扭傷腳的林阿姨,許多天以來都是坐輪椅上班,雖然行
動不便,「媽媽型」的親切待人作風,依然不減熱情。同仁們大多年輕,
搬運手術衣等較粗重的物品時,林阿姨見了,總是「啊!很重!要小心!
」如此提醒著。這位從慈濟醫院啟業便已任職的資深員工,早就視院為家
,上人讚歎她是「慈濟之寶」。

曾院長昨日方從北京回國,此行為「中華醫學會百年慶」而赴大陸三天:
十月份時,也曾至英國倫敦兩星期,應邀參觀倫敦、劍橋、牛津等大學。
曾院長取出許多記載著這些百年歷史學校的圖冊,不論是黑白或彩色圖,
皆述說著百代育才的艱辛與光榮。上人一頁頁慢慢翻閱,一面聆聽院長此
行見聞。慈濟醫院明年將過十歲生日,將來也會歡度百年,乃至千年慶典
,屆時,慈濟醫院年鑑紀念版,也將是一部古老的歷史圖書,一冊人間愛
的見證。

午後二時,醫學院李校長伉儷及曾應龍教授,偕多位生活輔導組、課外活
動組組長及組員們入精舍,敬呈學務簡訊創刊號予上人。編輯群為此校內
月刊,費盡思量,希望能充分達到「告知學生校務,解答學生問題」的功
能,以作為學生與校方之間的橋梁。上人慰勉文化工作之辛苦,並肯定其
價值。不知覺中,話題轉到師公上人──

「師公上人與上人的師徒緣,因何締結?」眾人興致盎然,專心恭聆上人
話說舊日因緣。

「這是一個緣啊!」上人說道。「當我將入戒壇時,因無皈依師父,被拒
於戒壇門外。本想回花蓮,繼續在地藏廟後的小木屋自修,但又想到慧日
講堂有《大虛大師全集》,因心儀大師已久,於是在一位少年師父陪同下
前往。師公當時就在講堂,師公曾受教於大師,大師全書即由師公負責編
纂;我曾讀過師公所著書籍,對他也深為仰慕。於是就對這位身為師公學
生的少年師父表示,希望能拜師公為師。」

當時已近中午,十二時就要封壇,以致當師公慈允上人皈依時,實在沒有
時間多作開示,只道:「你若要拜我為師,就要為佛教,為眾生。」上人
謹遵師訓,終生受用。「一個多月後,戒壇結束,因師公無女眾修行之地
,所以又回花蓮。事實上,由於師徒分隔兩地,真正親自受教的機會不多
,就是看看他的書,時時不忘『為佛教,為眾生』的教誨。」

曾教授對於師公上人與上人,原本並不認識,也未「面談」過,即能成就
一段師徒良緣,頗難理解。

「所以說,總是緣哪!」上人繼續說道:「當時真妙!少年師父帶我去講
堂時,我心中還沒有要皈依的念頭,等到買了書,另一位管理書庫的師父
將書包好,剛好下了一陣雨;這位師父代我叫車時,我向少年師父說,可
否請他代向師公說,希望師公能收我為徒,使我得入戒壇。話才說完,師
公正好從房內走出來,少年師父果真向他稟明此事,只見師公朝我揮揮手
叫我過去,就是這樣我皈依了師公。」

師公早已不收人為徒,當時竟收了上人為徒,上人說,只能歸因於「是一
段奇妙的緣!」

曾教授再問:「師公對師父最大的影響是什麼?」上人答:「是他清高的
品德。師公無名利之心,學問也深,展現德學具佳的高僧風範。」

「佛與道,有何異同?」曾教授論及哲學來了。「你說的『道』,是指道
教,或道理?」上人要確定教授之意。「道理。」

「道就是真理,佛性就是真理。理是因人而有,沒有人,就無理;理是因
人而說的。」上人續說:「老子說過: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道理不是用『說』的。」

「可是常聽人說;要講道理。」

「對不講道理的人,才要講道理。道是最簡單的,做人守分即是。」

只討論因緣與名相,不如親自瞻仰師公上人慈容,真切感受高僧風範。一
行人步上寮房,拜見師公上人。曾教授仍不放鬆探究師徒二人因緣何以成
熟?師公上人悠悠說道: 「因緣不可思議!」也是這麼一句,回答與上人
如出一轍。

「當時他要買太虛大師全書……是不是啊?」師公望向上人,上人含笑點
頭。眾人感到有趣,恭敬地微笑,繼續聽下去。「我想,要了解大師是好
事,大師提倡人生佛教,所以找一聽他要買,自然也感到歡喜。」

曾教授提及,師公上人給予上人「為佛教,為眾生」之教誨。「太虛大師
就是為佛教,為眾生。」師公上人說。曾教授表示:「對很多人而言,這
六字無意義,因為只會說,做不到。但是上人身體力行,真正是做到了。


一直在旁靜默無語的上人,說道:「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大家要『打拚
』跟我做。」眾人心中意會,上人一有機會,便時時叮嚀弟子們「做,就
對了!」

師公上人語未盡:「我向來也不曾以如此形式收弟子的。」當初那一剎那
間的皈依儀式,的確是太匆匆。「所以,就是上人講的緣啦!」曾教授此
話一出,引得人人笑哈哈!曾教授終於悟得「緣」字之妙哉?

李校長向師公上人請益,為何佛典譯為中文時,有些字詞是照梵音翻譯,
字面上看不出意義?師公緩緩解釋,以「般若」二字為例,即是音譯,不
以字義翻譯,因為一方面中文無適當之詞可譯,再者「般若」屬多重義,
故以音譯;而「咒語」也是依據聲音來翻譯。

師公上人饒有興致地讓大家飽餐法味,人人席地圍坐師公上人四周,聽得
入神。最後,大家與師公上人合影,圓滿今日相會之緣。

近晚時分,有位同仁「心打結」了,上人為其開導一番。上人慈示:「人
與人相處共事,難免有需要溝通之時。你被人『刺到心』,可是對方可能
是無心的,還不知你已受了傷;事情過去便算了,不要再重重地放在心上
。要學習對一些事不要鑽牛角尖,不要動不動就經不起別人的打擊,如豆
腐似的,一碰就碎了,要自我訓練堅強些。」

上人勉同仁,認真做事就好,打開心門就會樂在工作,生起無限歡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