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思天地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策馬西域古道,再履玄奘足跡
◎王端正
《西域記風塵》是一部完整呈現
玄奘法師在一千三百餘年前,
以無比驚人意志力、
縱橫在遼闊時空中俯瞰塵世的全紀錄。




有兩本書,似一而二,似同而異。

《西域記》與《西遊記》有共同的記述主角:玄奘法師;有共同的故事主
軸:印度取經。但《西域記》絕非《西遊記》,《西遊記》也絕非《西域
記》。

所謂「內行看門道,外行看熱鬧。」古有明訓。

要了解玄奘法師其人,要知道天竺取經其事,從《西域記》中可以看出門
道,在《西遊記》堨i以看到熱鬧。所以《西域記》是給內行人看的,《
西遊記》是給外行人看的。

但很遺憾的,現在提起玄奘法師,就會讓人想起唐三藏;提起唐三藏,就
會讓人想起唐三藏西天取經;提起唐三藏西天取經,就會讓人想到《西遊
記》。玄奘法師印度取經的故事,正宗的《西域記》反而被束之高閣,而
冒牌的《西遊記》卻大行其道,豈不讓人感嘆。
當然論通俗,吳承恩筆下的《西遊記》,
確比由玄奘法師口述,其弟子辯機筆錄的
《西域記》來得通俗;論可讀,《西遊記
》無拘於現實世界,遨遊於神鬼幻境,確
比《西域記》來得可讀。《西遊記》媯
構人物當道,不僅有降妖伏魔的孫悟空;
有好吃好色,恆受物欲支配的豬八戒;有
經常保持緘默,偶爾當和事佬的沙悟淨,

更有群魔亂舞,眾妖蠱惑,光怪陸離,神鬼幻化情節。

不論是「孫悟空大鬧天宮」,或「孫行者掃蕩群魔」,全書洋洋灑灑一百
章回的鉅著堙A回回都是神幻,章章都是無稽,要熱鬧就有多熱鬧,要離
奇就有多離奇,但絕大多數都是荒誕不經、怪異虛擬,偏離史實甚巨。所
以《西遊記》充其量只能看做是中國的「天方夜譚」、村夫的「鄉野傳奇
」,聊供飯後閑談、茶餘助興的話題。

《西域記》就不同了。《西域記》是《大唐西域記》的簡稱,是唐朝玄奘
法師親履其境,親口敘述的印度取經歷程。所以說它是一部冒險雜記也可
;說它是一部旅行遊記也可;說它是一部西域考察記也可;說它是一部留
學隨筆也可;說它是一部西域風物誌也可;說它是一部西域佛跡攬勝也可
;說它是一部歷史與地理的巨著也可。總而言之,這本曾獲唐太宗激賞,
並表示將放在身邊隨時閱讀的好書,千百年來雖然時移勢易,時過境遷了
,但其價值仍然歷久不衰。

早在一千多年前,與玄奘法師同朝代的燕國公于志寧,在《大唐西域記》
的序文奡N曾這樣稱讚玄奘法師:

具覽遐方異俗,絕壤殊風,土著之宜,人倫之序……著大唐西域記,勒成
一十二卷。……立言不朽,其在玆焉。

這部大約十二萬字的《大唐西域記》,總共記載了當時西域近一百四十個
國家的山川習俗,風物聖跡。唐朝的祕書著作佐郎敬播,在他的一篇序文
中說:

……親踐者一百一十國,傳聞者二十八國,或事見於前典,或名始於今代
……其物產風土之差,習俗山川之異,遠則稽之於國典,近則詳之於故老
……名為《大唐西域記》,一帙十二卷。

不論唐太宗鼓勵玄奘法師撰述《大唐西域記》的動機如何?目的何在?也
不論玄奘法師著述《大唐西域記》是否旨在宣揚佛教,或志在教化國君「
唐太宗」,為弘揚佛法創造有利條件;但有一點可以確認的是:玄奘法師
的西行,為東西文化交流,做出既深且巨的偉大貢獻。





後世學者評論玄奘法師的成就,往往僅著眼於佛教的弘揚與廣傳,只看到
玄奘法師西行取經、歸國譯經,拘囿於宗教的思維,缺乏文化的宏觀。其
實玄奘法師的成就與貢獻是全方位的,所產生的影響既縱深且寬廣。縱深
指時間而言,寬廣指空間而說。

就時間來說,一千三百多年過去了,多少世代興替,多少物換星移,但玄
奘法師留下的思想寶庫與文化遺產,仍然熠熠生光,尤其他那種為道不惜
捨身,求學不怕艱難,志堅如石,氣柔如水,不畏橫逆,謙恭自牧的哲人
形象,早已深植人心,並化為典型,千年傳誦,不絕薰化了。

就空間來說,科技文明,幾乎已使整個地球變成一個村落了,相對於古代
,過去地理上的距離,現在已不算是距離了。東西雙方,商賈往來,物通
有無,遊客穿梭,文化交流,政治捭闔,人民互訪,一夕萬里,朝發暮達
,關山不再是險阻,長河不算是障礙了。

但遙想玄奘當年,東西往返,依靠步行,全賴獸力,而沙漠綿亙千里,高
山壁立萬丈,大江波濤洶湧,人煙渺渺荒涼,玄奘法師要越沙漠、翻高山
、穿湍流、過險關,夏日豔陽炎炎,冬天白雪皚皚,有時黑風颯颯,有時
秋霜肅肅,其間又要歷經多少困頓,一路又要遭遇多少危難;而西域小國
林立,風俗各殊,語言迥異,種族不同,國情有別,如果沒有過人之才、
勝人之智,又如何能歷險而不亂?處變而不驚?

誠如北大教授,也是研究《大唐西域記》的權威學者季羨林先生所說的:
「《大唐西域記》是一部稀世奇書,其他外國人的著作是很難同這一部書
相比的。」因為《大唐西域記》幫助我們解決了許多歷史上的疑難問題,
想要了解古代和七世紀以前的印度,仍然只能依靠這一部書,而要知道古
代西域的各國國情、風俗、信仰、語言、文化與經濟商旅實況,依然還是
要靠這部書,可見《大唐西域記》歷史意義的重要與學術地位的崇高了。

無可懷疑的,玄奘法師在中國佛教史上是一個繼住開來、承先啟後的關鍵
性人物,不論是佛經的翻譯,還是佛教教義的發展,他都做出了畫時代的
貢獻。尤其在促進中印雙方的相互了解與思想文化交流,他的成就更是舉
世無雙,無與倫比的。古詩云:

哲人日已遠,典型在夙昔;
風檐展書讀,古道照顏色。

季羨林教授給玄奘法師的評語是:「玄奘法師是一個運用語言的大師,描
繪歷史和地理的能手。」我們則認為:玄奘法師願比天高,志比石堅,是
語言的天才,哲學的巨匠。他翻譯佛經七十五部,著述《大唐西域記》十
二萬言,其哲人的身影雖然離我們漸遠,但為法忘軀的典範,離我們卻愈
來愈近。他當年通往西域的道路,或許已古徑荒草,沙淹塵埋,但千百年
的歲月,古道依然日出日落,長空依然月圓月缺。展書緬懷,夢縈神遊,
「一缽千家飯,孤僧萬里遊」的影像忽然歷歷在目,思古之幽情,已悄悄
躍然於心了。





《經典》雜誌為了對讀者做出最大的回饋,也為了在創刊五周年之際,能
對社會大眾做出最大的獻禮,不惜投下鉅額資金,不吝動用龐大人力,歷
經兩年的企畫與採訪,以《大唐西域記》為藍本,策馬西域古道,追尋著
玄奘法師當年的足跡,重履斯路,重踐斯土。

雖然哲人已故;雖然斯景全非;雖然當年西域諸國,幾經興衰,風華褪盡
,國名不再;雖然宗教信仰流變無常,佛教勝跡崩沒難尋;雖然國土危脆
,國界更移,當年盛事,今已消寂。但撫今追昔,臨江悼往,登台懷古之
餘,對玄奘法師千山獨行的風範,誰能不心嚮往之?對「古道西風瘦馬,
斷腸人在天涯」的悲壯,誰能無動於衷?

火山五月行人少,看君馬去疾如鳥;
都護行營太白西,角聲一動胡天曉。

走馬西來欲到天,辭家見月兩回圓;
今夜未知何處宿,平沙莽莽絕人煙。

這是唐朝詩人岑參的兩首描述邊疆的詩作,前一首寫的是五月如火的炙熱
氣候,後一首訴說的是茫無人跡的沙磧荒漠。當然詩人也曾寫下:「北風
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飛雪」的句子,這都在在佐證了孤僧西行的難度
與苦處,倍增我們對玄奘法師的崇敬與感佩。

現在這本由《經典》雜誌全體編採同仁瀝血之作《西域記風塵》,就要呈
現在廣大讀者的眼前了,書中除了《經典》同仁精淘細瀝的圖文佳作外,
更有兩岸權威學者專家的揮筆助陣。他們句句言而有徵,字字再三推敲斟
酌,可謂篇篇擲地有聲,增益了本書的權威性與可讀性,最是難能可貴。
在此,我們特別要向他們致上無限謝意,也要向所有讀者做出強力推薦。



書名:《西域記風塵──尋訪玄奘法師取經之路》
   (上冊:中國到巴基斯坦;下冊:印度到中國)
作者:經典雜誌編著
開本:正十六開19x26cm
單冊定價:一千兩百元
單冊特價:九百九十九元
郵政劃撥帳號:19194324
戶名:經典雜誌
讀者服務專線:(02)87737647
全省各大書店均有販售


☉「西域記風塵」攝影展

時間:即日起至九月底
地點:慈濟松山聯絡處(台北市南京東路五段188號16樓)、
   花蓮靜思堂(花蓮市中央路三段703號)
洽詢電話:(02)27485692、(02)877376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