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久不曾聞米飯香
◎歐君萍
空乏已久的米缸,今天盛滿了白澄澄的米,
傍晚時分,厝邊頭尾不約而同飄出了陣陣飯香……
來自台灣的五萬噸白米,將嘉惠印尼六百萬貧民。




凌晨五點,印尼首都雅加達最繁榮的中區
銀行街,仍是一片靜謐;然同在這條街上
的金光(Sinar Mas)集團大樓大廳外,卻
聚集了數百位身著慈濟志工背心的金光集
團員工和身穿藍天白雲服的慈濟志工。

他們魚貫步上停靠在路旁的數十輛巴士,
有人說:「平常上班也沒起那麼早,今天

要當志工,高興得睡不著呢!」放眼望去,志工臉上堆滿愉悅的笑容,迎
著晨曦,一輛輛巴士分別駛向雅加達鄰近的貧困村落北加西縣和當格朗縣




上天送來的禮物


臨海的北加西縣位於雅加達北邊,居民多以養殖業或捕魚維生。去年初的
水患,讓許多村民賴以維生的漁塭和家園全部泡湯;為此,慈濟志工多次
前往當地發放物資和義診。

縣內許多村子必須搭船才能到達,位於出海口的莫拉干邦鄉(Maura
Gembong)潘台巴哈吉亞村(Pantai Bahagia),約有村民六千四百多人,
教育程度普遍只到初中,有些村民甚至活了大半輩子也不曾離開過村子。

「村子對外聯絡不便,渡船進來就要三十多分鐘,你們的到來,就像是上
天送給我們的禮物!」在這媟矰F十年村長的那瓦威 ( Nawawi )是雅加
達人,從小就在這個村子長大,對這堣w有濃厚的情感,面對村民生活的
貧困,他慨嘆道:「上級沒有撥下經費,我是心有餘力不足啊!」

這天,村民彷彿趕集般,不論手中有沒有領米券,都前來湊熱鬧。

頂著攝氏三十六、七度的高溫,村民在志
工引領下依序排隊領米。「這位奶奶兩包
米,需要志工幫忙搬到前面……」「你扛
兩袋米會很重,要小心喔!謝謝!」許多
村民也主動加入志工行列,協助老弱婦孺
搬運米糧。

一位年約四十歲的村民,用平日挑漁獲的

扁擔挑起兩袋各二十公斤重的大米,步伐輕盈笑著說:「我要趕緊把這兩
袋米帶回去給我的老婆和孩子看,讓她們也體會一下抱著白米的感覺!」

「很開心能夠拿到你們送的米,這些米夠我們一家五口吃上一個月了!」
老婦人坐在大太陽下,像保護家產般地用雙手圈住屬於自己的兩袋大米,
不停地向志工說:「德利馬卡西(謝謝)。」

一位約莫三十多歲的婦人,牽著兩名稚齡的孩童站在領米隊伍中;育有五
子的她說,先生賴捕魚維持家計,魚獲量差、三餐無以為繼時,只好跟店
家賒帳勉強度日。「自從收到領米券後,我幾乎天天都在期待發米這刻的
到來!」



五萬噸白米嘉惠六百萬貧民


當格朗縣位在雅加達西邊,相距車程約一小時,居民七成以上務農,生活
多處於貧窮。十一歲的尤蘇( Yusuf )就住在當格朗縣的小農村,就讀小
學五年級的他,或許因為長期營養不良,長得又瘦又小,志工問:「就你
一個人來扛米嗎?」他回答:「對呀!不過我騎了腳踏車來,應該載得回
去吧!」

志工幫尤蘇扛著米到他擺放腳踏車的地方,並幫他將兩包米放好在單車前
面的橫槓上。對於志工的幫忙,尤蘇顯得有些不好意思,臨走前,他回頭
靦腆地向志工輕輕說了聲:「德利馬卡西!」

滿臉皺紋的老婆婆,和同住一起的姪女前來領米。她說,目前家中有七個
人,兒子踩三輪車一天收入只有兩千盧比(約台幣八元),全家人經常有
一餐沒一餐,收入較好時,才有多餘的錢買白米來吃,不然都是吃自己種
的青菜,「今天能收到你們送的米,真的對我們生活幫助很大,謝謝!」



城市淘金夢被鐵軌碾碎


印尼慈濟志工將持續兩年的大米發放,第一階段自五月三十日起連續四個
週末與週日,從雅加達北區、西區、當格朗縣、北加西縣、雅加達中、東
、南區及其他地區依序發放。

雅加達中區是印尼最繁榮的商業中心,同時也是各級政府辦公室的所在地
,然而鄰近此區最大車站的塔那汀吉( Tanah  Tinggi ),卻有許多貧民委
身在鐵道旁居住。

所謂的「家」,只是簡陋的木造,甚至是四根木條和
三張撿來的帆布隨便搭起的帳棚;鋪平了鐵軌旁的石
子,再放上幾塊壓平的紙箱,就成了所謂的「床」。
有工可做的時候,一天還可吃到一餐白米飯;沒錢可
賺時,餓上個三五天,也是常有的事。

就在我正觀察當地居民的生活之際,倏地,被人一把
往後拉了幾步遠,一班火車從我眼前呼嘯而過,約莫
三十秒,火車沒入視線的盡頭,我才真正回過神來;
當地居民說,他們每天都必須像這樣「閃避」火車幾
十趟以上,時間久了也就習慣了。

「我在這堻ㄕ矰F二、三十年了,每天上午跟搭火車上班的人道早安,晚
上望著天空數著星星入睡,日子就這樣捱過來了!」七十多歲的馬新那(
Marsinah )和家人從中爪哇抱著淘金夢到雅加達討生活,原本只想在離車
站不遠的鐵道旁暫時棲身,怎知在雅加達賺錢並不如他們想像中容易,也
沒想到一住下來就這樣過了三十年。

另一處貧民區,幾乎可說是雅加達中區的「不夜城」。居民不僅全是租房
子的「遊牧民族」,且因收入極微,無力獨自負擔房租,必須與人合租一
屋,也因此得輪流睡覺;警察告訴我們,有時凌晨兩點來巡邏,還會遇到
小朋友成群在踢足球,因為他們輪到凌晨四點才能睡覺!



隱沒在繁榮背後的貧困


隱沒在繁榮景象中的貧困,除了雅加達中區之外,東區及南區這兩個有半
數以上都是豪宅的區域堙A同樣也有著住在破陋屋中的貧民。

「我家的米桶從沒像現在裝滿白米……」住在雅加達東區坦加村(Tengah
)的蘇提亞(Surtiah)和先生,笑容滿面地扛了兩袋沉甸甸的大米返家,
一回到家,蘇提亞立刻打開空米桶,將其中一包白米倒進去,「要不是有
這些米,今晚我們就要斷炊了!」蘇提亞說。

蘇提亞育有兩名幼子,先生在附近的市場當苦力,一天收入只有幾千盧比
,有時甚至沒有。蘇提亞說,租房子一個月要五萬盧比,孩子上學也要錢
,先生微薄的收入根本負擔不起,有時沒錢買米,全家就得挨餓了!

「真的非常感謝!」蘇提亞用不怎麼標準
的華語向志工道謝,在先生將一包米完全
倒進米桶後,她興奮地用雙手捧起白米聞
了聞說:「這米煮出來的飯一定很香、很
好吃,今天中午就要煮來嘗一嘗!」

和蘇提亞住在同一個「社區」的居民大約
有四十戶人家,每個房子都只有不到一坪

大小,牆壁是竹片搭建而成,天花板的瓦片早已斑駁破爛,居民說,如果
外面下大雨,家堣@定會下小雨,「這堹痕鱈K宜,我們做苦力的只住得
起這邊,加上住那麼久了,大家感情好,現在也捨不得搬走了。」

中午時分,蘇提亞從米桶拿起一杯半的米放進鍋堙A正在生火炊飯的她,
粒粒汗珠緩緩從額頭滴落,但滿足的笑容不曾在臉上褪去,她說:「今天
是我最開心的一天,謝謝你們!」

蘇提亞的厝邊頭尾,今天幾乎都拿到了慈濟發放的大米,髒亂的社區此時
也飄出了陣陣的飯香。



八十五歲老婆婆的吻手禮


貧窮村落堛漲L尼人,單純且和善。

卡馬莫拉村( Kamal  Muara )六十二歲的婦人雅倫(Alen),踩著一雙補
過無數次的布鞋,和其他村民一樣坐在前排等候領米。瘦骨嶙峋的身軀和
凹陷的雙眼透露出生活的艱難;全家只靠她一人做工,一個月只有十五萬
盧比(約台幣六百元)的收入,讓她幾乎有半年時間一天只吃一餐。

曾經中風過的六十五歲老伯伊度爾斯(Idurs),一大早就到發放現場等候
,身子早已疲累不堪,加上走路動作特別緩慢,在領米隊伍中幾乎是一路
被人潮推向前行;領到米後,志工馬上幫他扛起大米,還問候他生活的情
形。伊度爾斯沒想到除了獲贈一袋大米,還有人幫他扛米、關心他的生活
,讓他感動得頻頻點頭說:「德利馬卡西!德利馬卡西!」

「有了這些米,我的孩子就不會有一餐沒一餐了!」四十九歲的聖托索(
Santoso  ) 失業已經一段時間,雖然領有政府發給的失業給付,不過家中
食指浩繁,大米對他們的生活還是帶來很大的幫助。

土庫烏塔拉村 ( TuguUtara ),一位八十五歲的老婆婆排在領米隊伍的第
一個,她五點半就從家堥B行至發放現場等候,佝僂的身軀顯得特別孤獨
。當志工將米糧交至她手上時,她的眼淚從眼眶中滑出,嘴堣斷地向志
工道謝,並且以伊斯蘭教徒最崇敬的吻手禮儀,表達最深切的謝意和祝福


在金卡蓮( Cenkareng )大愛村發放那天,上午八點不到村埵迨w「鬧熱
滾滾」,村民攜家帶眷陸續從家中或步行、或驅車來到幾近完工的大愛村


贈米儀式結束前,當地伊斯蘭教長老帶領眾人祈禱,長老也特別代表村民
們向慈濟表達感謝,「謝謝你們的好心,真主阿拉會賜福給你們的!」



五千人次華人志工參與


豔陽遍照在南洋島國印尼的土地上,來自台灣的白米則遍施在雅加達各地
的貧民手中。

親蒞發放現場的社會部長峇克帝阿爾參沙(Bachtiar  Chamsyah),對於台
灣捐贈米糧紓解印尼貧民困境,以及慈濟為紅溪河水患災民興建大愛屋的
安家之舉,非常感動;警察司令長則說,看到居民高高興興將大米搬回家
的神情,彷彿可以想見每一戶人家在享用這些大米前的虔誠祈禱。

第一階段發放已於六月二十二日完成,共發放雅加達地區二十七萬八千七
百戶貧民,每戶發給二十公斤裝白米一包,超過三人以上的家庭則發給兩
包。慈濟印尼分會執行長劉素美表示,目前正進行中爪哇和棉蘭等地貧戶
調查作業,預計九月份將進行第二階段大米發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