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紅溪河畔的愛心奇蹟
◎邱淑絹
灰牆紅瓦的五層樓建築,
有學校、義診中心、老人院、商店、工廠……
一個充滿美好遠景的社區已成形。
紅溪河邊不堪的日子,
都將隨著河面上褪去的高腳屋和垃圾,
消隱於無形。




週末的午後,孩子們有的在草坪上踢著足
球、有的在球場上打著籃球,這邊一群、
那邊一聚地快樂奔跑著。騎小腳踏車的孩
童,暢行無阻地在村媞往C;大人們或坐
、或站地聊天,間或三兩成群地散步著。

淡藍色的天幕,雲絮飄散著飛揚的尾巴;
紅屋頂外的天空,偶有慢速低行的飛機滑

過……陸續住進居民的大愛村,顯示著活潑的生息與脈動。

村民的悠閒和幸福模樣,令人很難想像他們曾是蜷居在紅溪河畔邊的苦難
人。



一年前,一年後

河畔的簡陋老屋,低矮潮濕、滿地泥濘;
如今搬進乾淨明亮的千戶大社區,也脫離了長年淹水夢魘。



紅溪河,一條跨越印尼和華人歷史,滿載滄桑之河。低矮的屋簷、滿地的
泥濘,居民還得隨時接受滿布廢棄物、動物屍體和人畜糞便的河面所發出
的惡臭氣味。

「住在這堙A如果不生病、三餐吃得飽,
對他們而言就是最大的幸福了。」慈濟印
尼分會執行長劉素美不捨地說。二○○二
年初的水患發生後,前來賑災的慈濟志工
不忍見居民生活在如此惡劣的環境,興起
為紅溪河邊住民遷村的計畫。

建築師余斯航無償承接大愛村的設計工程

,經志工們找地、整地、清理後,二○○二年七月終於動土。歷時一年的
興築,佔地五公頃、具五個建築群落、共一千一百戶的大愛村落成啟用。

灰牆紅瓦的五層樓建築,每層兩戶,每戶三十六平方米(近十一坪),間
隔成客廳、廚房、浴室及兩間房間。每戶均有對外窗,通風良好、窗明几
淨。

大樓外牆彩繪西瓜、木瓜、橘子、葡萄、
蘋果、香蕉等共十七種當地水果圖樣,方
便居民辨識住家方位。A區樓房後面栽種
香蕉和木瓜樹,供居民乘涼、享用;家家
戶戶飄掛著統一製作的美麗窗簾;「ㄇ」
字型的棟距間,設有公共曬衣場。

負責硬體建築的慈濟印尼分會副執行長郭

再源表示,大愛村以社區整體發展模式規畫,村堻]有學校、義診中心、
活動中心、老人院、商店、工廠等,期望從民生、健康及教育等方面永續
照顧居民。

老人院設有三十個床位、一個大聯誼廳,及專責照顧的護士房;四人一房
,房內有衣櫃、椅子,庭前闢有菜園可供種菜;如今已有二十多人申請入
住。幼稚園預定地目前暫時作為小學學生的遊樂區。村內空地,將來預備
建蓋第三期大愛屋。

由於社區內九成以上居民信奉伊斯蘭教,因此也特別
依其信仰設計了祈禱室與往生大體淨身處理室;另外
,還規畫有教職員工、醫護人員、管理中心志工的宿
舍。

因印尼人習慣做小攤生意,故在位於B座一樓的二十
間店面之外,又另外規畫了攤販區,避免大愛村各個
角落都充斥著攤販。攤販區旁是機車停放區,再往前
則是供車輛行走的道路。

計畫至二○○五年,大愛村就有清澈的自來水可用,

目前是採地下水過濾系統,使用後的水回收到污水處理場,供澆花和清洗
公共區域。污水處理廠的隔壁是垃圾處理場──過去居住在紅溪河畔,由
於沒有垃圾場,居民直接把垃圾往河堶芊A造成環境日益惡化;如今搬來
新社區,垃圾每天集中在此統一收走,可確保環境品質。



「我感到一切都變得美好」

水龍頭一開,就有乾淨的水可用;
家家戶戶有廁所……這都是過去不曾想也不敢想的。



搬新家了!七月四日起慈濟志工開始安排居民陸續領取鑰匙等一連串搬遷
事宜,還準備了桌椅、床鋪、衣櫃等新家具作為給居民們的「入厝禮」。

期間,不時可見居民前面背著一袋、後面綁著一包、左手提水桶、右肩扛
紙箱,或用貨車、摩托車、三輪車、腳踏車等方式運載家當,高高興興搬
進大愛屋的情形。

那天,住一樓的林住慶帶著二十一歲的女
兒和襁褓中的孫子前來打掃。看著自家的
舒適環境,歡喜於大愛屋有水、有電,林
住慶每見人就問:「喜不喜歡住在這堙H
」具華人血統、會講一點點中文的他遇見
慈濟志工,憨厚地表示:「前一晚已先跑
來住了。」好像剛拿到新玩具的小孩,語
意之間顯露迫不及待想先把玩的心情。

吉娜亞 ( Junarya) 今年四十歲,和丈夫及五個孩子一起搬進來,她談到
以前雖住在紅溪河邊,卻沒有乾淨的水可洗澡,上廁所還得跑到外邊的簡
易廁所上,日常生活相當不便。而今大愛屋堙A水龍頭一開就有清澈的水
可使用,家家戶戶都有廁所,讓她感到一切都變得很美好。

「以前的生活和這娷痕膜ㄞ鄐鞢I」有四個孩子的巴契魯丁(  Bachrudin
)說:「這堛漯v安和環境都很好,以前住河上的高腳屋,很骯髒,遇水
災一定遭殃。」

那瓦蒂(Nawadi)一家只有三口人,搬來時,小貨車上大大小小共擠滿十
七個人,那是日後也將搬進大愛村的鄰居們。一下車,大人歡欣地和志工
打招呼,小孩則精神奕奕地抱著家當,往樓上的房子奔去。

住A棟三樓的古農 ( Gunong ),三十八歲,跟著父母住在紅溪河畔已有
二十五年,他說,去年淹水時,就曾收到慈濟志工發的米糧和日常用品;
而今搬進大愛村,終於可以遠離淹水的夢魘。

古農先前在菜市場賣菜維生,後改賣冰水,賺取的收入撐得過一天算一天
,他希望能在大愛村重拾賣菜的生意,目前已做好攤販登記的準備。他的
太太蘇瓦娜 ( Suwana )表示:「如果經濟允許的話,我也希望像你們一
樣去幫助別人。」

五十九歲的普拉瓦托 ( Prawoto ),和兒子、媳婦及孫子搬進A棟一樓住
家。他原本從事司機工作,現今失業中,生活全靠兒子受雇於賣水公司所
賺的微薄薪水度日。雖然年近六旬,普拉瓦托仍盼有機會進入大愛村內的
工廠工作。



享受幸福,學習如何去愛

居民在入厝時說出心聲:「慈濟不但讓我們的生活品質提升,
最重要的是教導我們要互愛、互助。」



七月十八日,是大愛屋入厝暨慈濟中小學啟用典禮,慈濟志工為每戶居民
準備象徵豐饒富足的「通平飯」,並發給每戶二十公斤的大米。

典禮中,居民自編自導的戲劇,鋪陳著慈濟志工援助紅溪河邊住民的故事
。豐富的肢體語言,讓台下的觀眾開了眼界,不禁讚歎他們的表演天分。

居民心得分享時間,杜蒂 (Tuti)和馬沙尼(Mad  Sani) 上台說出他們的
感想。

「慈濟不但讓我們的生活品質提升,最重要的是,還教導我們要互愛、互
助。」身為虔誠伊斯蘭教徒的杜蒂,帶領大家一起讚美真主阿拉,並表示
:「感恩慈濟人不分宗教、種族,誠心地來幫助我們,讓我們感受到前所
未有的幸福。」

馬沙尼則激昂地表示:「感恩上天,讓我們可以聚集在這堙C大愛村建設
的時候我就常來看,一直以為是在作夢,直到領取鑰匙那一刻,我才確定
是真的。」

當天兩人的分享,贏得台下居民的淚水與熱烈喝采。



「我會做好榜樣給鄰居看」

脫離過去逢雨就淹的生活,住進新社區的杜蒂夫婦發願回饋,
常帶動鄰居打掃社區環境,樂於當志工。



幾天後,我們走訪杜蒂和馬沙尼的家。

杜蒂家的客廳堙A家具齊全,還擺設了綠色小盆栽;地板打理得乾淨清爽
,入內還得脫鞋;廚房的鍋爐上,烹煮的食物正冒著熱氣。杜蒂全家大小
近十人群聚在客廳堙A見到志工來訪,每個人臉上展露歡喜的笑容。快樂
溫馨的模樣,充分顯現他們已得到安定。

逢雨就淹的生活,曾讓杜蒂一家苦不堪言
;水患後,志工帶動居民清理垃圾,杜蒂
除了積極參與,也鼓勵鄰居們一起投入;
住進大愛村後,杜蒂和先生艾迪(Edy)
也常帶動鄰居打掃周邊環境。

杜蒂長得很像電影「亂世佳人」堛澈O母
,她和先生本育有二子,卻因故先後往生

。不過,甚富愛心的夫妻倆,在過去二十年間,共領養了七個孩子。

領養孩子的習慣,是傳承自父母的善行。
縱然家境不好,但杜蒂對這些領養來的孩
子們疼愛有加,讓他們受良好的教育,其
中就有人自給自足地讀到碩士畢業。行有
餘力,杜蒂也會在晚間教授大愛村內孩子
有關伊斯蘭教課程。

積極主動的付出,為的是要回饋慈濟人。

杜蒂說:「以前小孩沒地方跑,只能擠在一個房間終日和垃圾為伍。現在
住進大愛村,有堅固的房子,孩子有學校讀,健康方面也不用擔心,社區
媥F居多,朋友也多,真好!」杜蒂表明很樂意在大愛村當志工,並期望
帶動居民一起照顧大愛村。

「我會做好榜樣給鄰居看。」她說。

住A座二C的馬沙尼今年二十七歲,和爸、媽及兩個妹妹住一起,姊姊一
家則住在B座。只要見著慈濟志工,馬沙尼總會善意地握手寒暄。然而,
一年多前,當他獲知紅溪河邊的家要被拆時,態度可不是這樣。

更早之前,馬沙尼一家並不住在紅溪河邊;因居住的地方被拆了,所以選
在紅溪河邊落腳。當房子要再次被拆時,馬沙尼心中相當忿恨。他說:「
以前房子被拆時,我們必須流落街頭;所以只要看到政府人員或是慈濟志
工來談拆遷的事,就很想衝上去打他們一頓。」

而後馬沙尼發現,慈濟志工很不一樣:「他們耐心地和我們溝通、發送租
屋津貼協助我們搬遷;今年,他們還邀我們去參與工程的進行。感受到一
個家漸漸成形,我才了解慈濟的作法真的很不同。」

慈濟志工安排居民輪流參與工事,但馬沙尼每星期都來,「因為我迫不及
待地想看到屋子蓋好的樣子。」其實馬沙尼到工地,能做的也只是拔拔木
板上的釘子,幫忙整理石棉袋子之類的工作,且沒有報酬可拿,但他樂在
其中:「慈濟志工沒拿工錢也來付出,何況我整理的是自己的房子。」

「從爺爺時代我們就住在惡劣的環境,再如何繼承也繼承不到這麼好的房
子。」終於住進大愛屋的馬沙尼表示:「我們和慈濟的宗教不同,我曾為
此相當擔心,現在一點也不會了。」馬沙尼表示,他現在最想做的,就是
穿上藍天白雲的衣服,當一位慈濟志工。



找到行善付出的管道

菲比安托說:「印尼其實有許多富人也想做善事,
但不知方法,我想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當要拆遷紅溪河邊住戶時,像馬沙尼這樣衝動的人可不只一個。

去年慈濟人決定為居民建村後,志工們依鄰、里長給的資料,挨家挨戶訪
查,凡符合設籍於紅溪河出海口、持有房子所有權與土地產權、並確實居
住當地的村民,均可在政府的輔導下搬遷至大愛村。

首次面對有團體要免費蓋屋供居住,大多村民均表不敢相信。為使村民了
解整個作業流程,慈濟志工成立「居民管理委員會」,長期和居民互動溝
通,並因應問題隨時調整步伐。

洪光添是華僑,居住在紅溪河鄰近社區,對當地居民生活相當了解,他表
示:「我們花了很多時間和精力,邀請鄰、里長幫忙,甚至運用宗教力量
、家庭聚會等方式,不斷地和他們溝通,言詞之間還要拿捏的準,否則一
個不小心就容易引發居民的情緒。」

居民管理委員會成員菲比安托(Febianto)是印尼人,也是金光集團的員
工。一分不忍同胞受難的情懷,讓他無論遭遇任何困難,都以積極的心態
去面對,「我們遵循團隊運作,每天開會討論,試圖從混亂中找出頭緒,
再按部就班去執行。」

「居民及下一代需要良好的環境和教育,
大愛村的一切都讓我覺得下一代會更好。
」這一個單純的想法,是讓菲比安托持續
做下去的動力:「我第一次看到有人無所
求地,將印尼人民從惡劣的環境搬遷到美
好環境堙C我們若成功,就是一項歷史創
舉。印尼有許多富人想做善事,但不知方
法,我想這是一個好的開始。」

並不是屋子給了,事情就可完結;菲比安托跟「居民管理委員會」十人組
,為長期帶動居民走出惡質環境的陰影,也跟著輪流住進大愛村的宿舍陪
伴居民。「上了車還未到終點,並不表示不會到終點;給了機票,不表示
馬上就能飛;我們需要的是耐心地等待。」菲比安托說。



第一位大愛寶寶誕生

蘿雅蒂為新生的嬰兒取名為Wahyu Suci Setiawan,
意即──上天賜福、乾淨、誠心。



八月四日清晨五點,首位大愛寶寶誕生了。

二十七歲的媽媽蘿雅蒂 ( Rohyati )在助產士的協助下,歷經一個小時,
產下重達三公斤的健康男寶寶。慈濟志工及慈濟人醫會醫師聞訊,也即刻
趕來關懷。

蘿雅蒂的十一歲兒子和八歲女兒,分別就讀村內的慈濟中學和小學,見到
小寶寶的誕生,他們高興地說:「將來也要讓小弟弟進慈濟小學念書!」

蘿雅蒂為嬰兒取名為 Wahyu Suci Setiawan。Wahyu 的意思是「上天賜福」
,Suci 是「乾淨」,Setiawan  則是「誠懇、誠心」的意思。蘿雅蒂表示印
尼語Suci發音近似「慈濟」,所以她喜歡這個字。

隨著居民入住、新生命的到來,大愛村的一切也在瞬息間變換著;家門口
的雜貨店成立了、小孩上學了、慈濟志工舉辦就職登記的「安身安心計畫
」也已開始了……

一個充滿美好遠景的社區,已在印尼慈濟大愛村埵豆峞C紅溪河邊不堪的
日子,將隨著河面上逐漸褪去的高腳屋和垃圾,終將消隱於無形。




河流的故事,還在繼續

◎邱淑絹


攀爬倚在堤防邊的梯子,踏上河岸邊的堤防,視界旋即從低矮的牆垛,爬
升至寬廣的河面;舉目遠眺,傳說中的紅溪河真實地呈現在我的眼前。

首次造訪紅溪河,資料記載中的腐朽氣味,仍不時依著風勢,觸動著我鼻
腔內的嗅覺神經。認知上的河水依然黝黑,巡迴兩岸的船渡依然來回。政
府每月自河面上撈起的垃圾,仍在發亮的陽光下,飄散著燃燒的煙塵。而
對岸幾許殘留的樁柱,隱約可見昔日擁塞的高腳屋;再低頭俯看不甚流動
的河面,散布著幾簇悠閒的布袋蓮,彷彿訴說著昔日河面的霸氣和凌亂,
已隨著印尼政府和慈濟基金會合作的整治計畫,漸失它所被描繪的複雜角
色。

位於雅加達西北地區的紅溪河,因北低南
高的地勢,每年淹大水的問題困擾著久居
沿岸的居民。二○○二年初的一場水患,
促使印尼慈濟志工協助河岸居民進行抽水
、清掃、消毒,並舉辦義診;深入了解居
民問題後,又進一步提出拆遷建大愛村的
計畫。

二○○二年十月底至十一月初,印尼政府進行首期違建戶的拆遷共計三千
戶,河面拓寬至四十五米;其中將近九百戶符合入住大愛村條件的居民,
已於七月份搬進新家。第二期拆遷工程,於二○○三年七月十五日進行,
共有五百戶,河面拓寬至六十米;居民中符合條件可入住大愛村的,則有
三百多戶。

拆屋歸還河道後,紅溪河的整治工作由印尼政府承擔,分為北、中、南三
段,每段三公里分期清理疏浚。據了解,第三期拆除完成後,政府擬沿岸
築堤、植栽,再開闢可供民眾休閒、運動之場所。

此計畫若能實現,屆時紅溪河約有四公里的面貌將因此改觀,還予紅溪河
歷史原貌。對此,印尼雅加達省長蘇提優索所示的時間表為:「二○○四
年底完成整治工程,而後再進一步做綠化,提供民眾休閒和運動的場所。


紅溪河只是雅加達十六條河流的其中一條。一九四○年代,在清澈河水旁
的兩岸,華人店鋪繁華著印尼早期的經濟。然而三百多年前一萬多名華人
在此的遭遇(註),讓它從十六條河流中跳脫出來,背負著它沉重的歷史
命運。

第二期的拆遷過程中,許多附近的居民或兒童,紛紛將剛拆下的木條或鋼
鐵,裝入堆車或用小船運走。這些我們看在眼堹}爛不堪的東西,在居民
手中卻是可賣錢或再利用的寶貴資源。

而河面上可見漂浮著的怪手,轉來轉去地挖掘著已拆遷清空的河岸;加上
政府雇請的打樁機器,在河岸邊鏗鏘著鋼鐵的聲音。打樁是為建造水泥河
堤,防止居民再次回流,也為將來的綠地公園作地基。動作雖然緩慢,但
光明指日可待。

今日,紅溪河仍持續地刻畫自我的歷史扉頁;只不過,它於二十一世紀因
華人團體的帶動寫下的真章,實要比幾百年前的沉重包袱,來得更教人釋
然。


註:一七四○年發生的「紅溪河事件」,起端為驅趕非法的中國移民,以
及商業許可證的取得問題;其中牽涉到貧富不均、貪汙及人謀不臧。後因
為不實謠傳而引發一場暴亂,最後導致一萬名華人被屠殺,血流成河。(
資料來源:《經典》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