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戰後的美索不達米亞
◎馬儁人(慈濟大愛電視台「大愛新聞雜誌」製作人)
號稱人類文明的母親之河──
底格里斯河,
她帶給人們豐富的資產,
人們卻回敬貪婪與殺戮。




「我在那堛漱g地上撒上了鹽巴和荊棘的
種子,然後把男女老幼和牲畜全部趕走,
於是,那娷鉦普﹞ㄕA有人們的歡笑聲,
只有野獸和荒草。」數千年前曾經統治兩
河流域的亞述國王,在征戰埃及時,寫下
了自身的殘暴。

伊拉克,這個佇立在荒漠中的五千年文明

古國,自從接受上天賜給她的禮物──美索不達米亞 ( Mesopotamia )(
註),就不斷地向人類貢獻了法律、天文、數學與醫學等知識,令人矚目
的還有人類最早的「楔形文字」,人類最早的律書──漢摩拉比法典。世
界上有太多的地區或多或少都接受了兩河文明的浸潤。

然而,輝煌的成就,卻遭致其他強權的侵略;數千年來,波斯人、馬其頓
人、阿拉伯人、蒙古人、土耳其人……都想掠奪這堛爾篞翩A在底格里斯
河(Tigris River)與幼發拉底河(Euphrates River)建立自己的文化。


戰後雖然救援物資蜂擁而至,但是處於無政府狀態的伊拉克,盜匪四處流
竄,在街頭發放食物是一大冒險;因此廢墟中貧病交迫的百姓想得到一點
溫飽,實在不容易。



二○○三年三月,伊拉克再次遭受英、美聯軍攻打,首都巴格達立刻陷入
一片火海。

為何而戰?美國總統布希說,是要阻止伊拉克發展毀滅性武器;為何抗戰
?伊拉克總統海珊說,不能容忍英美帝國欺侮真主阿拉的子民。兩個人的
對立,犧牲的卻是成千上萬無辜的伊拉克百姓,還有那些懵懵懂懂的英美
大兵。

在取得戰事勝利後,五月一日美國總統布
希宣布結束對伊拉克的主要戰事,持續一
個多月的戰火終告歇息。

電影「坎大哈」描寫阿富汗的人間慘劇,
強悍的民族性格,讓手腳殘缺的阿富汗人
,在接受西方國家捐贈的義肢時都百般地
挑剔。伊拉克人民經歷過無數戰爭的洗鍊
,更接受過毫無尊嚴的極權統治,貧困與

殘疾早就是多數人生活的代名詞;戰後美國試圖提供救援物資,但是多數
伊拉克人選擇拒絕接受,因為他們認為:只有惡魔才會一手掐著你的脖子
,另一手又施捨給你。

伊拉克與約旦,地理位置一東一西,約旦政府基於人道立場,配合聯合國
難民總署以及阿拉伯紅新月會等組織,在約旦與伊拉克邊境的魯威西(
Ruwayshed )地區,設立了多處難民營,並且由約旦王室領導的哈希米慈
善組織 (Hashemite Charity Organization)負責照料大多數的伊拉克難民;
另外,還多次集結了大批食物與醫療用品,從陸路送進伊拉克。

慈濟約旦聯絡處在負責人陳秋華的率領下,也募集了將近三十噸的各類食
品,與哈希米慈善組織合作,五月十三日至十五日進入伊拉克,到幾個醫
療機構進行發放;物資雖然不多,卻具有指標性的意義。

戰後世界各國在伊拉克發起的人道救援工作,推展情況並不是很理想;雖
然救援物資蜂擁而至,但是處於無政府狀態的伊拉克,俗稱「阿里巴巴」
的盜匪四處流竄,在街頭發放食物是一大冒險。因此戰後廢墟中貧病交迫
的伊拉克百姓,想得到一點溫飽,實在不容易。


走進野戰醫院的加護病房,每個人的呼吸開始凝重。一對小兄弟好不容易
躲過戰火,卻在自家附近玩耍時誤觸未爆彈,全身百分之八十遭受三度灼
傷,讓他們連喊痛的力氣都沒有。



我們在約旦邊境待了一晚,因為沒有人敢在半夜進入伊拉克的死亡公路─
─這條路之所以倖存於砲火,是因為失敗者要從這堸k亡,勝利者也要從
這媔i入;而黑夜,正是搶匪最好的掩護。

將近二十部大卡車要同時在公路上行動非常困難,還要隨時應付逆向而來
的車輛──美軍到處設置檢查點,荷槍實彈仔細搜查所謂的恐怖分子──
所有車輛一律嚴格檢查,成員必須下車搜身。塞車的結果,讓耐不住性子
的人選擇逆向而行。伊拉克以往還算好的社會秩序,現在已成天方夜譚。

通往巴格達五百五十公里的路程,被摧毀
的各式戰車或公共汽車、民車,依然橫躺
在路邊,誰來收拾殘局?沒有人知道。進
入巴格達市區,焦黑頹圮的建物讓人怵目
驚心,政府機關幾乎無一倖免;街頭到處
都是堆積的垃圾,公共設施停擺,紅綠燈
形同虛設,任何人過馬路只能自求多福。

同行的報社資深記者孫揚明,過去也曾到戰地採訪,這一次看到伊拉克殘
破的景象──除了石油部與部分警察機關倖免於難外,幾乎所有政府機關
都被夷為平地;對於戰後重建工作,他感到非常悲觀。他認為即使聯合國
送來大批救濟物資,發放管道也是一大問題,因為戶政資料已經毀損殆盡


慈濟志工緊跟著約旦救援車隊進入距離巴格達五十公里、由約旦軍方設立
的醫院。這個貨櫃屋組成的野戰醫院目前有五十床,自備發電機,醫護人
員由約旦政府指派。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免費提供各類醫療服務。

戰爭結束,災難並沒有因此停止。走進加
護病房,每個人的呼吸開始凝重。一對小
兄弟兩天前剛被送進來,他們好不容易躲
過戰火的摧殘,卻在自家附近玩耍時誤觸
未爆彈,全身百分之八十遭受三度灼傷,
讓他們連喊痛的力氣都沒有。旁邊一位大
人情況也好不到那堨h,不過他還不忘跟
眼前的記者幽默了幾句,說拍攝他可得付

費喔。

突然間哭號聲傳來,志工陳秋華幫忙抱進一個小男孩;他的頭上破了一個
大洞,鮮血早已跟淚水及汗水和在一起,他的父親要我們過去看看,只說
了一個字「Bush」;這個時候,沒有人想再問什麼了──約旦的醫師指出
,許多重傷的孩童最後都會因為敗血症而死亡。


伊拉克原本多數醫療系統都可維持基本服務,但是戰後秩序大亂,各種物
資、設備幾乎被民眾搶劫一空,目前各類藥品及手術器械嚴重缺乏。



很幸運我們一路都沒有碰上「阿里巴巴」,但是熾熱的太陽帶來攝氏四十
五度高溫,成了救援工作的唯一障礙。慈濟的救援物資經過長途跋涉,終
於在五月十五日抵達巴格達郊區的法路加綜合醫院(Al Falluja General
Hospital),這埵閉軍駐守,讓我們比較安心地在此發放食物。

伊拉克多數的醫療系統原本就像法路加醫院一樣,可以維持基本的服務;
但是戰後秩序大亂,各種物資、設備幾乎被民眾搶劫一空,目前各類藥品
及手術器械嚴重缺乏。夏天攝氏四、五十度的高溫,病房連冷氣都沒有,
婦人乾脆抱著孩子窩在地上以貪圖一些涼快。

來到一家衛生所,這堨陋伬t責疫苗接種及疾病防治
,但疫苗接種工作早已廢弛多時,庫房堛霾L一物;
唯防疫與病毒篩檢工作仍持續進行。來到化驗室,所
見景象令人怵目驚心──工作人員沒有任何防護裝備
,在進行愛滋病毒篩檢時,連手套也沒有;而且也沒
有檢驗用的載玻片,隨手抓了地上的破磁磚就這樣湊
合著用。

慈濟此行帶來的大部分物資──米、麵、糖、豆子、
油、茶、食品及蔬菜罐頭等,都捐贈給醫院,補充工
作人員、病患及家屬所需。三個慈濟志工加上十幾位

伊拉克青年,花了近兩個小時才把所有物資搬完﹔陳秋華是一位身強體建
的運動員,但是嚴酷的氣候卻讓他搬到連屁股都抽筋。這些伊拉克年輕人
看來個頭都不小,但仔細一看,似乎每個人身上都留著一點營養不良的痕
跡。「自尊心」三個字可能很難說得出口,但是任誰都感覺得到,伊拉克
人不希望一輩子被貼上難民的標籤。

底格里斯河,號稱人類文明的母親之河。她帶給人們豐富的資產,人們卻
回敬貪婪與殺戮。一陣槍聲響起,感覺離我們不遠,一位西方記者邀我們
去看看街角剛剛被打死的強盜,我們決定待在旅館,那堻ㄓㄔh。

來到巴格達的第三個晚上,同行的約旦籍慈濟志工阿布拉夏終於撐不住了
,一直拉肚子,應該是得了急性腸胃炎;但是,除非我們找到一輛坦克車
,否則誰也不敢冒險出去找醫院。

夜幕低垂,巴格達市中心的「齋戒月第十四日清真寺」傳來陣陣的奉拜聲
,穆斯林虔誠的禮拜並沒有因為戰爭而中斷過。


戰後世界各地的焦點集中在巴格達,位於邊陲地帶的難民,不但被黃色的
沙霧所遮蓋,也漸漸在媒體的版面上消失。



約旦境內原有的巴勒斯坦難民,幾十年來一直是約旦政府認為棘手的問題
,現在伊拉克難民又接踵而來,這已經不是經濟衰敗的約旦政府所能負擔
得了。未來聯合國勢必要在難民問題上提出對策。

位於約旦與伊拉克邊界的三大難民營,在戰爭結束後人數不斷地增加,他
們多數是伊拉克境內的巴勒斯坦人、伊朗人或是庫德人。海珊當政時期,
長期支持這些族群以對抗宿敵以色列和伊朗,如今海珊政權垮台,這些人
成了伊拉克少數激進分子攻擊的對象,只能選擇逃亡來此。

難民營的生活條件極差,食物、醫療粗糙
,水質不良也造成孩童經常拉肚子。世界
各地的人道組織提供基本民生物資與簡單
的醫療服務,在心靈上卻幫不了任何的忙
;有些年輕人渴望得到的不是食物,而是
報紙或是雜誌。醫療站只在早上十點至下
午四點開放,其他時間大家只能自求多福

慈濟在今年四月間為難民營兒童建立了遊樂設施,在這之前,幾乎沒有什
麼人看到他們歡笑。記得當時有位伊拉克小女孩瓦法瑪,拿著剛從慈濟志
工那兒領到的紙筆,應志工的鼓勵畫點東西,小小的心靈卻反映出戰爭的
殘酷──飛機大砲炸燬了她的家,她難過;就連天空偶爾出現的飛機凝結
尾都會讓她緊張不已。


沙塵暴摧毀貝都因人的帳棚,伴隨著強勁的西風接著襲擊約旦邊境難民營
;那無情的沙,還會穿過伊拉克,繼續撒在苦難人民的傷口上。



約旦慈濟志工的長期濟貧任務並沒有因為戰爭而停歇,南部費南地區住著
許多貝都因遊牧民族,國家的概念不過在數十年前才形成,但是他們千年
來的遊牧生活型態卻被迫改變。費南地區擁有壯闊的自然景觀,本來還有
一些基礎的觀光業,但是近來中東的戰亂已叫觀光客望之卻步。

五月天正值中東的沙塵暴季節,慈濟志工選擇在這最艱困的時候帶來一大
卡車的民生物資。在費南的兩個小學校,平常屬於奢侈品的文具,今天,
小朋友一次都擁有了。

沙塵暴摧毀貝都因人的帳棚,伴隨著強勁的西風接著襲擊約旦邊境的難民
營;無情的沙塵還會繼續穿過伊拉克,撒在苦難人民的傷口上。

不禁想起巴比倫古城的牆上,刻著的五千年前無名詩人的詩句──


啊!我們的女神,
妳何時能回到這荒涼的故土?
他追逐我,我像隻小鳥逃離神殿;
他追逐我,我像隻小鳥逃離城市。
唉,我的故鄉,
已經離我太遠,太遠。


(註)美索不達米亞:地理上的概念是指位在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之
間的土地;抽象的文化概念則涵括了美索不達米亞文化圈下的土地。

兩河之間相距最窄處僅四十公里,即今伊拉克首都巴格達附近;美索不達
米亞三角洲也就是「肥沃月彎」的核心,主要皆位在現今伊拉克境內,「
伊拉克」在阿拉伯語中就意為「美索不達米亞」。

考古資料顯示,目前所知人類最早文明即發源於兩河流域的美索不達米亞




後記

設在伊拉克首都巴格達東部「運河賓館」的聯合國駐伊拉克總部,八月十
九日發生汽車炸彈攻擊事件,至少二十人喪生、百人受傷,據信這是海珊
政權今年四月九日瓦解以來傷亡最慘重的攻擊案。

聯合國駐伊拉克特使迪梅洛在這起爆炸事件中喪生,「以油換糧」計畫負
責人賽凡也受重傷,這意味著伊拉克戰後重建以及救援工作勢必暫時停頓
;這對包括慈濟在內的人道救援組織來說,無疑是嚴重的打擊。

戰爭的惡果,現在才真正開始。美伊戰爭
表面上看似結束,但是戰敗的伊拉克卻選
擇用恐怖活動來填補報復的心態。

更早之前,巴格達的約旦大使館也遭到炸
彈攻擊,甚至連路透社記者丹納在採訪時
都被美軍擊斃。

這些死傷慘重的攻擊事件告訴我們,戰爭是不具形式、不分對象的,只要
利益與仇恨相互糾葛,任何人都不能置身事外。

來自世界各地的救援團體,以人溺己溺的精神幫助伊拉克人民度過難關,
他們每天除了要面對焦頭爛額的救援工作,更要處處提防無所不在的恐怖
活動,以及那些曾經聲稱代表正義的子彈。

根據統計,在一九七七年至一九八七年的十年之中,全世界用於軍事的費
用是和平事業款項的兩千九百倍,世界軍費預算總合相當於最落後的十四
個國家二十六億人口的總收入。我們不禁要思索:難道呼籲和平的聲浪永
遠敵不過主戰者的一意孤行?

讓我們對這些為世界和平而犧牲的勇士致上最高的敬意,也為沒有戰爭的
明天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