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娑婆法音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四個女人一部車
◎葉文鶯
卸下保險公司經理、金控公司主管、國營事業職員等角色,
四個穿著藍衣、頭髮挽髻的女人擠進一部小車,
她們在週六這天向家人請假,
從高雄巿區前往鄉間小鎮探望照顧戶。




鎮上的環保志工最近提報一戶貧苦人家,她們在抵達小鎮前,依照新舊個
案住家遠近,商量訪視路線。在腦子埵窸s行進動線對外地人而言,終究
抽象了些,加上鄉下小徑錯綜複雜、地址辨識不易,偶爾錯過一個路口,
能不能在前路踅回目的地或將漸行漸遠?一有不確定最好停車借問了。

「老伯說:過了第一個不亮的紅綠燈,遇到第二個紅綠燈左轉。怎麼開了
這麼久還沒出現第二個紅綠燈?會不會走錯了?要是我先生開車就好了,
他多會認路呀!可惜我還沒能夠勸他來參與。」

「我女兒想來,本來想請我先生開車載她,可是他下午有事,回程恐怕來
不及,要不然他也很有方向感。我一向坐慣人家的車,來了這麼多次卻還
是不知道怎麼走,對不起。」惋惜著無法運用先生的優點,她們繼續發揮
「臭皮匠」的團隊精神,沿路摸索。



哄──如母


小鎮水源充沛、空氣清新,作物豐美。她們搖下車窗呼吸清甜的空氣。

正逢稻子收割季節,青草味混和莊稼人的殷實勤奮,透顯著深刻而實在的
生命力;受到鋒面影響,天空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還沒見到媽媽,僵著一
張哭喪的臉,陰陰涼涼,偶有幾滴小雨鑽進土堙A泥土的芬芳撲鼻而來;
聞到花香的人在問:「是不是檳榔花的香味呢?」

邊看風景,話題突然一轉。「李先生的女兒去年底就常曠課,這幾個月輟
學在家,家扶中心的老師很有耐心輔導她,但是那孩子曾在言語上冒犯老
師,如果她再不接受老師的協助回到學校,大概就快被放棄了!」

「我們也一直勸她回去讀書,但是她擔心回原學校,同學會看不起她;她
想轉學,但是那所學校離家太遠,每天通車得在早上五、六點出門,對她
來講恐怕做不到。待會兒再勸勸吧!至少完成國中學業。」

志工們陪伴這家人將近五年,因車禍、工作意外,男主人肢體殘障無法工
作,時常藉酒澆愁,太太則因癱瘓住進安養院。先生酒醉後醜態畢露,無
法獲得女兒的敬重,兩個女兒都曾有蹺家、逃學的紀錄。大女兒職校畢業
後開始工作,父親常向她要錢買酒喝,逼得她不願與父親保持聯繫;仍住
家中的小女兒常與父親出現情緒性的對話,在校也出現偏差行為,在這樣
的環境下成長,她還沒有學會愛惜自己。

大人缺乏動力重整家庭,小孩受到父母的影響而自暴自棄,志工關懷這些
年來,絲毫看不到這個家庭的希望,對孩子目前的行為表現也只能憂心、
不捨。

「我決定回去上學了!」志工一下車還沒開口,站在庭院的女孩主動趨前
宣布這個好消息!

「真的?那一所?」

「原來的學校,下週一回去。只是我希望有人陪我去,我還是會怕。」女
孩賴在志工懷堙A享受片刻的母愛。

志工欣喜之餘,勸女孩與家扶中心的老師言歸於好,「道歉認個錯,老師
不會跟妳計較的,至少讓老師看到妳的態度是誠懇的,好不好?長大了,
要慢慢學會自己處理事情,很多事情只要去做,就沒那麼難的。」志工代
撥電話先起個頭再收尾,女孩面對了問題,三言兩語就與老師前嫌盡釋,
心埵頂﹞ㄔX的輕鬆!

「好好表現喔!讓老師和同學重新看待妳。我們會再打電話來,下個月再
來看妳。」給予鼓勵、增強信心,志工以母親的耐心盼孩子回頭。



逗──如姊


慈濟關懷的個案家庭中,有不少精神病患,人際關係疏離,家人的支持度
各有不同,志工的探望對病患或其家人來說,充滿期待。

像是阿英,才四十歲左右、正值人生的黃金歲月,卻因罹患精神疾病而返
回年邁的母親身邊,尋找避風的港灣。

阿英離婚後回到娘家,獨力撫養一個孩子。由於在婚姻中受創,她對人極
不信任,情緒起伏很大,常自言自語。有時她與志工感情熱絡,有時見面
一句話也不搭理;反倒是老媽媽與志工情同母女,每一回總是熱情招呼志
工,遇到女兒對志工態度冷硬,她會適時解釋或教導女兒以緩和氣氛。俗
話說母親的心像「石磨仔心」,一點也不假。

無論心埵h苦,老媽媽平日燒香拜拜尋求慰藉,而她最大的成就彷彿是院
子堣@大片菜園和果樹,肥美而多產。每次志工到訪,她總是如數家珍,
請志工多採一點帶回家,算是她最得意的回饋了!志工難得違拗她的心意


阿英心情不開,常賴在床上睡覺,志工在窗邊叫她,像群姊妹淘等著慢吞
吞的小妹裝扮好一起出門,妳一言、我一語,吱吱喳喳。

「阿英,妳出來一下,讓我們看看妳現在變得多漂亮!」

「一個月沒看到妳了咧!出來嘛!外面空氣多好哇!」

「妳們家酪梨樹怎麼結這麼多果實?咦?菜園本來不是種很多菜?現在怎
麼只有紅菜?阿英很會種菜的呀!」

阿英確實很愛美,被志工這麼說著哄著,就穿著露背裝、緊身褲開門而出
。自從了解阿英的性情,志工在這方面下了很多功夫。

「我們的阿英真是漂亮!鄉下空氣好,能夠早點起床出來做做運動,不但
更美而且更健康!妳看看我,每天就是這樣扭腰、擴胸,五十幾歲了還是
這麼美!」志工說著說著笑了起來,臉上散發自信。

「還記得上次教妳踮腳尖把手臂上舉走路嗎?這一招真的會瘦!阿英,妳
有在做對不對?腿這麼漂亮。」另一位志工也笑嘻嘻示範動作,把阿英逗
得很開心。

多動、多笑、多跟人講講話,是志工送給憂鬱阿英的「維他命」。女人了
解女人,況且年齡相差不多,志工就像阿英的姊姊、老媽媽的女兒,有了
志工的長期陪伴,無論心事、苦衷是否講出來,總有個去處了!

阿榮也是個中年精神病患,志工陪伴四、五年來,狀況愈趨穩定,氣色好
而且能與志工對答如流。老媽媽出門買買東西或在後院種種菜,都能放心
兒子一人在家。

阿榮只要發現志工的車子停在小巷,就會立刻轉身去叫媽媽,接著從廚房
搬出好幾張椅子擺在庭院,這是他的待客之道。

「哈哈哈!阿彌陀佛!」老媽媽向志工彎腰合十,眼睛笑得瞇成一條縫。
寒暄幾句後,她一定帶志工去看她的菜園。這回是滿園茂密嫩綠的蕃薯葉
,老媽媽彎身就採,說:「妳們帶回去煮,等一下雨落下來,又會長得很
快。」

這一對僻居山下的母子,是志工最放心的照顧戶。



趣──如赤子


過午,尚有兩戶個案還沒拜訪,為避開登門時人家正在用餐的尷尬,她們
在鎮上找了一家板條麵店,打發一餐。

「有沒有去吃飯?你們跟爸爸吃什麼?」「媽媽傍晚就回到家了。」板條
上桌前,她們各自拿起手機,隔空參與了媽媽或太太的角色,對話極簡,
態度卻認真負責。

「這戶人家住處破舊凌亂,我們也許可以建議志工來幫忙整理、整修。」
新個案的家在志工找到正確鄰里、道路之後繞了好幾個圈子,在詢問單號
門牌住戶仍不得而知時,最後聯絡上提報個案的環保志工前來帶路。

果然這是一處憑經驗和邏輯都不容易找到的地方,要不是社區志工發揮「
千眼觀」的良能,這戶人家恐怕要被社會遺忘了!

案主帶著弱智的妻小外出拾荒,向人借住的老宅應該會需要志工協助整理
,是初訪所形成的共識。

「接下來要去今天訪視的最後一站──『糖廠』吃冰!我爸以前在這個糖
廠上班,我在這堨X生,算是來到我的地盤,我請大家吃冰!」回程轉進
這家糖廠,酵母紅豆冰教人嘗到了台灣溫醇的古早味。

開心於個案生活皆好,滿足於假日當志工的充實感,在逗趣玩笑話中悄然
融化的一口冰,也為此刻的快樂加分,赤子之心油然而生。

四個女人一部車,開開心心返回巿區。或許她們不擅長駕駛或認路,但是
女人天生的慈悲加上對人世敏感的覺察與練達,卻是她們的長處。而這一
分在家庭責任之外的勇敢與承擔,但願也是她們今天並未同行的另一半所
肯定與驕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