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Sweet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甜美的慈善團體
援助南加州山林大火災民
◎李委煌
美國加州有史以來最嚴重的山林大火,
奪去二十二條人命,燒毀三千六百棟民房,
迫使近十萬民眾緊急撤離家園……
在倉皇避難收容所的日子,有溫暖的愛緩緩流動——
一群原本互不相識,連膚色、信仰都不同的人,此刻緊緊相擁;
一場大火,讓他們情牽彼此……




火勢兩天前方撲滅,家住聖地牙哥東北方
小鎮朱利安(Julian)的芭比(Barbee),
帶著慈濟志工黃思賢回到住家社區。此社
區名叫庫雅馬喀( Cuyamaca ) ,位處朱
利安鎮之南;芭比說社區有百餘棟房子,
僅七、八棟倖免於難。

朱利安地處海拔千餘英呎高的山地,十九世紀初即已建鎮,是美國政府列
入保護的印地安歷史小鎮。隨著大火延燒,消防隊員莫不傾全力護鎮。

車在山間盤旋攀升,處處可見焦黑草皮,不難想像山林火勢曾是多麼駭人
。一棟棟木造房屋,被大火吞噬得僅剩磚製煙囪。

芭比的房屋坐落於五千英呎高處,可鳥瞰整個社區,遠方即是湖光山色、
景致優美的庫雅馬喀湖。此處正是聖地牙哥的制高點。

七十八歲的芭比,住在這堣w有三十五年,三年前結褵五十載的老伴過世
後,一隻狗與四隻貓成了她的親人。當初緊急撤離時,她慶幸貓狗全平安
攜了出來。

大火後重返家園,像是踩進了廢墟,隨著腳步陷入灰燼,心情也跟著捲入
回憶……芭比心疼庭院那棵遭焚毀的老橡樹,那可是受國家保護、不得隨
意砍伐的百年古樹。

曾經是生活堛漱@部分,即便化為灰也認
得。芭比踏進「屋」堙A眼中所見、手
所觸的,無不如數家珍。

原先懸高六呎的客廳吊燈,如今已癱碎在
廢墟堙A許多珍藏的中國陶瓷器皿,也僅
餘片瓦。架上隱約可見一排小車輪殘骸,
芭比說那是子女幼時玩的火車模型,她抱

不動,只能任火勢吞滅。

芭比所關心的,若非山鹿、貓狗、橡樹,就是家當背後的紀念與追憶。「
假如還有東西留著,我或許會更傷心。」芭比其實相當樂觀,講到開心處
她會放聲而笑,她知道失去的畢竟只是物品。

炙陽漸次穿透濃霧,庭院堶侀簹漲挩騞薱Q熱氣蒸得緩緩冒起煙來,黃思
賢隨手找個容器掘起幾坯土,請芭比親手將飄煙覆滅──象徵對家園過往
記憶的告別。


大火蔓延得飛快,運氣好者或有二十分鐘可收拾,
但大部分人都是在消防隊直升機凌空催促下緊急撤出,
一刻不得拖延,甚至連車子也來不及駛離。



十月二十一日開始延燒的南加州山林大火,蔓延範圍南起聖地牙哥,北至
洛杉磯;共造成二十二人喪生、一百七十四人受傷、近三千六百棟房屋毀
壞、九萬五千餘人被迫緊急撤離家園。

聖地牙哥(San Diego)、聖伯納汀諾(San Bernardino)、凡杜拉(
Ventura)、洛杉磯(Los Angeles)四縣災情嚴重,布希總統宣布為重大災
區,由聯邦緊急事務機構(Federal  Emergency  Management  Agency;簡稱
FEMA)統籌救災相關事宜。

據統計,四縣火災區塊至少有十處,火勢延燒共約三十萬公頃土地,超過
台北縣市土地總面積;動員了將近一萬三千名消防隊員救災。

十一月初當大火警戒告一段落,受災戶忐忑地回到家
園,不少人像芭比一樣,確認了家當全已化為灰燼、
沒有奇蹟。

隨著南加州各災區政府及民間收容所、服務中心陸續
設立,慈濟志工立即參與服務;除支援盥洗用品、毛
毯、枕頭及飲用水、冰塊、麵包等民生物資,也駐站
發放急難慰問金。

從芭比的家下山來到朱利安的市鎮廳。火災後這埵
為救災中心,此刻藍天白雲的身影正穿梭其間。芭比

白天多在此當志工,或整理成堆的物資,或給歷劫而來的災民一個擁抱。

大火蔓延得飛快,運氣好者或有二十分鐘可收拾,但大部分人都是在消防
隊員催促下緊急撤出,一刻不得拖延,甚至連車子都來不及駛離。

於是,寒夜埵酗H只著一條短褲、一件T恤,重要證件也沒能帶出來;又
或臨時需要嬰兒奶粉、紙尿褲、汽車油錢等。即便社會福利優如美國,受
災戶在填完一大堆表格後,也無法立即取得現金或支票補助。

慈濟急難慰問金重在「及時」,一張面額兩百至千元不等的美金支票可以
讓他們應急,如雪中送炭般幫助了這群倉皇逃出者。

雖僅是區區數百元支票,但受災婦人喬 (Joe) 對志工說,災後已十幾天
,一下這個單位來,一下那個單位來,都只先供應物資,慈濟是第一個發
出支票的慈善團體。


志工一邊為受災戶填寫資料,一手則緊握對方的手;
幾句誠摯的關懷話語後,躬身雙手將支票奉上,
再給予一個溫暖的擁抱……



聖地牙哥是此次受災最嚴重的區域,慈濟立即發放急難慰問金的作法,透
過當地媒體報導逐漸為人所知。在口耳相傳下,每天前來申請者絡繹不絕
,志工在有限人力下,幾乎忙得無暇喝水或休息。

志工黃蘭媛右手為受災戶填寫資料,左手則緊握著對方的手,眼神、肢體
都流露關懷之情;填畢,黃蘭媛請對方核對身分資料,確認支票的姓名與
安全碼後,黃蘭媛躬身將支票雙手奉上,幾句誠摯的關懷話語之後,再給
予一個溫暖的擁抱。此時對方激動地將她抱得好緊,讓她既感動又心疼。

取出一本小冊子,黃蘭媛翻到介紹證嚴法師的那頁,與對方分享慈濟創立
緣起,並告知善款點滴來自善心人士。

事實上,若支票來自人民稅收,他們或許會視為理所
當然;然眼前支票卻是來自眾人的愛心,許多人因此
紅了眼眶。「原先我只期望有二十元,沒想到竟是那
麼多……」在身無分文的此刻,手握三、五百美元的
應急金讓他們頻頻拭淚。

這一天,慈濟志工在朱利安鎮共發出一百二十五張支
票。現場不斷有居民緊抱著志工久久不放;其實大家
原本互不相識,連膚色、信仰都不相同,卻因一場森
林大火而情牽彼此。

來自北加州聖荷西(San Jose)的慈濟志工陳春善,聽獨居婦人菲(Fay)
述及離婚的遭遇、和孩子分隔兩地的思念時,情不自禁地淚水盈眶、雙眼
朦朧,幾乎無法繼續開立支票。

輪到婦人辛蒂 (Cindy) 時,她緊握著志工雙手,喘氣顫抖不已,久久方
能言語。她說,大火來襲前,只見直升機在頂上盤旋,呼叫著要大家即刻
撤離;火災後返回家園,「就只剩根煙囪……」

目前暫住在拖車堛漕站朴L助地說:「一切都得重新開始,不知未來該怎
麼辦?」面對志工的噓寒問暖,她激動哽咽地叮嚀志工,別忘了跟證嚴法
師說感激,並要代她給法師一個擁抱。

一旁的芭比心情則與辛蒂迥異,她靜靜地整理著成堆的救濟物資,那全是
紅十字會與愛心人士所提供的。芭比樂觀地說,她的房子有保險,而且還
有孩子、貓、狗陪伴,她並不覺得自己該感傷。

在美國貸款購買房子,一般都會投保屋險,因此受災戶大多有重建能力,
只是需要時間。由於孩子懂建築,芭比計畫寒冬過後,就要開始著手重建
工作了。

再有錢的人,大火突襲,一樣頓失所有;即使房子有全額保險,重建至少
也需一年。

家住聖地牙哥湖邊鎮 (Lakeside) 的羅勃特 (Robert),房宅坐落於二十
五英畝大的山坡上,災後返家,除了主宅旁的客房與倉庫仍在,所有家當
都付之一炬。

猶記凌晨三點被火嚎聲驚醒,望見火勢仍在遙遠的艾爾潘 (Alpine)山頭
;上午九點半火勢竟延燒了過來,匆忙間抓了些照片與證件就逃,緩衝時
間只有二十分鐘。

不只房子,羅勃特花了三十年蒐藏的十四輛古董車,也全被大火化為殘骸
廢鐵。當然,他也和芭比一樣,最心疼的還是無價的回憶。羅勃特清楚算
出,在這兒曾舉辦過兒女、友人的五場婚宴,當然也有歡樂派對與哀悼葬
禮;「家媮`是人來人往,很熱鬧……」

領了慰問金的羅勃特說,他已著手原地重建,一如二十五年前他也曾參與
這棟房子的設計工程,一切從頭開始。


就業發展部工作人員貝弗莉說:
「這即時發放的支票,對突然失去家園、工作與金錢的人,
有多麼重要啊!」



慈濟在南加州山林大火的發放點除了聖地牙哥的朱利安鎮、羅瑪納(
Ramona)、鮑威 (Poway)、桑堤 (Santee)、奎司特(Crest)、艾爾潘
(Alpine)、山谷中心(Valley Center),還有聖伯納汀諾、凡杜拉的嘎嘛
里歐(Camarillo),以及洛杉磯的克來爾門(Claremont)等城鎮。

位在洛杉磯東邊的重災區聖伯納汀諾,在一處舊機場設有火災綜合服務中
心(Fire Emergency Local Assistance Center;簡稱 FELAC),包括聯邦、州
府和市府等相關農業、財稅、失業、證件、保險、賠償等設置綜合
服務櫃台;設立初期慈濟是唯一的民間慈善組織。

許多受災戶透過電視、報紙與廣播的報導
,得知慈濟的發放服務,前來申請慰問金
者絡繹不絕;儘管最多可同時進行十個訪
談發放動線、一天最多兩百人的服務量,
卻往往來了數百、甚至上千位申請者;為
此,許多人凌晨四點多即來慈濟櫃台排隊
,希望能儘早領到支票。

有人沒拿到號碼牌,確定今天無法領到支票,竟難過地哭了。發放站負責
志工穆慈璸看了心生不忍,也跟著落淚;不意大家竟趨前擁抱,安慰她不
要難過,他們很感恩慈濟給予一線希望,明天會早點再來排隊申請。

基本上,只要房屋半毀或全毀,一律發給五百元支票;若是租屋房客,則
給予三百元支票應急。若無受災資料證明,志工也會跟著他們回家,勘察
實際受災情形;或依據紅十字會、FEMA 提供的災區資料作核定;或請鄰
居、朋友、地方教會協助確認。

中心負責人喬妮絲 (Chanese) 說,慈濟志工動員的速度與貼心,對當地
民眾而言是很重要的安定力量,許多災民都肯定慈濟志工的熱忱、謙虛、
友善、紀律、盡力等服務態度,這也是最令他們感動之處。

中心堭M為因災難失業者代尋就業機會的「就業發展部」工作人員貝弗莉
(Beverly)說,每天看著慈濟志工用心服務災民,真的很感動,「這及
時發放的支票,對那些突然失去家園、工作與金錢的人,多麼重要啊!」


「你們的慰問金紓解了我眼前的憂慮,
將來我有能力時,一定會寄支票還給慈濟……」
得知善款來自十方,許多受災戶如此表示。



志工孫慈喜說,在聖伯納汀諾火災綜合服務中心,一位行動不便的受災戶
在慈濟的服務站坐下來,開口便說:「請告訴我這是真的嗎?當初證嚴法
師就住在那樣的小木屋堙H」

原來在等待申請的時間堙A她讀完了所有志工贈送的文宣資料。待領到三
百元支票時,她激動地落淚說:「你們的慰問金紓解了我眼前的憂慮,將
來我有能力時,一定會寄支票還給慈濟!」

一位領得支票的太太,翌日又坐著輪椅返回現場,紅著眼眶對志工說:「
You did what you said you will do !(你們說到做到)」

從十月二十四日迄十一月二十日止,慈濟志工共發出約兩千八百張支票、
總金額一百零五萬美元多的急難慰問金;目前所有急難支票發放告一段落
,轉由慈善個案方式繼續對災戶伸援。

望著慈濟志工十多天來不間斷地發放,每天風雨無阻忙到天黑才離去,聯
邦緊急事務機構志工瑞夢 ( Remone) 感動之際,捐出五百美金,以行動
支持慈濟。

瑞夢說,她從沒見過這樣的民間團體,關懷有效率又及時、發放務實又溫
暖。紅十字會志工比爾 (Bill) 則說,他曾在世界各地當過志工,但卻是
「第一次見到像慈濟這麼特別的團體」,他感到很驚訝。另一紅十字會志
工也說,此行他最大收穫就是認識慈濟這個團體,於是也捐了一百美金。

更有不少災戶領得支票後,也以五元、十元等小額捐款表示對慈濟的認同


一場災難,引發了小小善的循環。

十一月七日,聖地牙哥FOX電視台晨間新聞現場專訪慈濟美國總會副執
行長葛濟捨。訪談中,主持人形容慈濟是個「Sweet Charitable Organization
(甜美的慈善團體)」,因為志工們在發放現場所流露的親切笑容、雙手
遞上支票、給予溫暖擁抱等,無一不令人印象深刻。

洛杉磯最大的電視台KTLA、當地最大西語媒體  La Opinion、聖地牙哥
的NBC等,都對慈濟發放多所報導,甚至「天下衛視」還做了三十分鐘
的專題報導。

志工許嘉方說,當媒體在更深入了解後,都很驚訝於慈濟主要由志工組成
、善款來自十方點滴匯聚、志工食宿交通全得自掏腰包等。也因此有電視
台在做了報導之後,還在螢幕上打出「捐款請寄慈濟」字樣,這在過去可
說是前所未見的。


在斷垣殘骸堙A可見懸掛其間的美國國旗;
倖存的房屋上,則高掛著
「Thanks to all fire crews !(感謝所有救火人員)」……

此次救災行動,是美國慈濟志工在二○○
一年九一一事件後再一次的大規模動員。
發放工作延續近二十天,無論在聖地牙哥
或洛杉磯,志工人力隨時間漸顯不足;上
班族就輪流請假,否則至少參與每晚檢討
會議,保持對大火賑災進度的了解。

連續十多天的發放,慈忍的嗓音都啞了,

晚上檢討會議結束,她便急著趕回家。因為每天早出晚歸,她希望在先生
睡前可以「讓他看看」。

志工劉清梅等人住在距聖地牙哥三百五十英哩遠的拉斯維加斯(Las
Vegas ) ,他們開了八個小時的車前來支援。另外北加州聖荷西與亞歷桑
納州鳳凰城(Phoenix)等地,也都分派志工前來災區支援。

在斷垣殘骸堙A可以見到懸掛其間的美國星條旗,災區路邊的布條也寫著
「God bless all of you !(上帝祝福大家)」或是「 We shall return!(我們會
再回來)」等大型鼓勵標語。然而,在海拔一千五百英呎山上的奎司特小
鎮,一幅大面看板上卻是這樣寫著——

「Thank You Tzu Chi Foundation from Crest(奎司特感謝慈濟基金會)」…


................................................................................................................................


緊急支援網絡的一環

◎李委煌


美國南加州山林大火,慈濟志工以一個華人民間慈善組織的身分,能夠獲
准進入收容中心關懷發放,與美國慈濟志工長期在社區付出、以及對九一
一事件受難民眾的救助,獲得紅十字會、救世軍等慈善組織的肯定有直接
關連。

兩年前慈濟在九一一的救助規模獲得肯定,因此南加州紅十字會邀請洛杉
磯慈濟義診中心加入由市政府、紅十字會、救世軍、世界展望會等數十個
慈善機構組成的「洛杉磯緊急支援網 ( Emergency Networking Los Angeles
,簡稱  ENLA),成為該網絡中唯一的佛教、亞裔慈善組織。也因此在此
次大火災難中,得以獲准參與賑災。

洛杉磯慈濟志工、多次參與紅十字會救災訓練課程的曾慈慧認為,美國政
府與紅十字會的救災動員,有多方面值得學習。以火災綜合服務中心而言
,內設數十個來自聯邦、州府、市府的服務攤位,災民所需的任何服務皆
可在此「一次辦齊」,免除四處奔波之苦,因此中心也被稱為「One Stop
Service Center」。

大型收容中心內,四處都擺有折疊床,每張床都有毛毯,方便災民休憩,
還貼心提供泰迪熊玩偶給小朋友;現場也設有許多公用電話,以及衣物、
圖書與食物區,供災民各取所需。

另外,救災指揮中心清楚的後勤補給、物資捐贈、車輛調度、電腦資訊、
行政處理等分工,教人看了歎為觀止。紅十字會的南西 (Nancy)取出一
張清單說,這次火災共有近一萬三千災民、住進一千七百個收容所,動員
約萬名工作人員……

特別的是,指揮中心入口即是「志工訓練中心」,對於有心加入服務的民
眾,有系統地給予訓練,提供緊急人力支援;他們對志工的身、心、行為
能力都有所評估,對人力資源的質、量要求相當謹慎。

十一月七日,曾慈慧又參與了三十餘個機構共商的「災後社區重整會議」
,討論災民心理輔導、災後重建、垃圾處理與各組織人力互補之議題。她
說,由於許多房子全毀,受災孩子的照顧問題最為迫切,因此有商家願提
供六十萬美元給孩子製作全新的制服,讓他們重返學校;也有機構提供災
民暫住旅館之費用、法律諮詢、保險糾紛和就業問題……

一場大火,也燒出了慈善機構間相互學習的機會。




Taiwan Buddhist foundation
offers immediate cash relief

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提供緊急救助金


◎可倫•庫其爾(Karen Kucher)

(摘錄自美國聖地牙哥聯民報“Union Tribune”二○○三年十一月六日B1版)


當大火吞噬了他們的社區,失去房屋的災民們群集到救難中心來申請補助
金和低利貸款,這大概要花上幾天或是幾個星期,才能確知他們是否符合
申請資格。

但是,有一個長期援助受災民眾的國際慈善團體,卻在當場發放每戶幾百
元美金予這些失去家園的屋主或租屋人,作為應急之用。這個慈善團體是
大多數人從來不曾聽過的組織: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在第一批災民撤離家園後的第一天,這個
基金會的志工就出現在當地的避難中心,
提供急難金給有需要的人。他們是此次賑
災中,少數提供現金援助的團體之一。

這個由一位佛教比丘尼所創立的慈善組織
,自從山林大火發生以來,已經援助了超
過二十二萬美金給聖地牙哥地區大約五百

戶家庭在鮑威、桑堤、奎司特、山谷中心、愛爾潘、羅瑪納和哈比森峽谷
等地,災民都可以遇到這些志工。

該組織的美國總會公關負責人許嘉方在電
話中表示:「這確實是一分關懷的行動,
讓人們知道,這埵酗@群關心且與受災民
眾同在的人。」此時,許嘉方正和一群志
工在聖伯納汀諾幫助火災災民。

該組織在協助過程中,會費心辦一點兒手
續。經過短暫的面談後,災民會被要求提
供有照片的證件及證明資產損失的文件,

最好是一份由急難管理機構、或其他第三團體(如消防部門、地方政府機
關)所出具的調查報告單。

如果沒有上述單據,該基金會志工會開車和災民一同前往災區去證明災民
的損失。失去房子的災民,將可以拿到美金五百元的救助金,失去家人者
甚至可以獲助美金一千元。

「只要證明你住在那個地區,能充分證明你失去房子又需要幫助,就能得
到幫助。」許嘉方說。

「慈濟」兩個字簡要翻譯,就是中文的「以慈悲心來服務」或是「慈悲救
濟」。這個組織是在一九六六年由台灣佛教的比丘尼──德高望重的證嚴
法師所創立的,是以慈悲喜捨為四大原則、善心大德的捐款為基金,逐漸
發展成為一個國際性的組織。

許嘉方表示,雖然這個團體立基於佛教教義,但是成員卻包含了其他宗教
信仰的人士,「我們是一個非營利的慈善團體,給予任何一個有需要的人
提供援助,以一個非常簡單的普世信仰為宗旨,那就是──真心地關懷他
人,如同自己的家人一般。」

這個組織協助火災或地震災民,志工於這個星期就在本地以及聖伯納汀諾
的火災災區服務。位在「山谷中心」的災民援助中心,許多志工遠從拉斯
維加斯、聖荷西而來,他們幫助的災民中,有一位印地安保留區的二十歲
婦女,她失去了卡車和房子。

在證明了資產損失之後,這個婦女拿到了美金三百元,她打算用這筆錢來
為她八歲的兒子換配一副眼鏡。她要求匿名,因為她不願意讓人家知道她
失去了房子。她說,她很高興收到這筆錢,因為她的現金快要用光了,「
當時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當我們給了他們一張支票,你可以看到他們感激的淚光。」一位開立支
票的志工黃漢魁說。在羅瑪納救援中心的志工凱西說,災民很感激能夠拿
到現金,他們花了一整天在填資料,慈濟是第一個援助現金給他們的團體


想向慈濟申請緊急救助,或是想捐款作為慈善基金,請聯絡當地辦公室(
858)5460578。

(張春蘭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