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停電的夜,出現溫暖的光
北馬水患賑災記實
◎楊秋鳳
連續豪雨,為北馬地區帶來嚴重水患,
位於吉打州的吉底河好似變了樣,瘋狂吞噬土地。
志工即刻準備物資,在暗夜中尋找災民身影,
勘災、發放工作如此交替了一整個月……



戶外蕭索的秋雨愈下愈大,雨滴好像淚水般不
停打在屋簷上。十月四日那天,壁上的掛鐘在
前一刻敲了四下,慈濟志工撥電話相互通知─
─吉打州(Kedah)東部華玲縣(Baling)後街
吉底河 (Sungai  Kedir)河水漲得飛快,請大
家不要關手機,二十四小時待命。

不到三個鐘頭,一些低窪地區果然開始淹水了
!只見每戶人家忙碌地將東西搬到高處,河水

彷彿與他們比賽──搬得愈高,水漲得愈快。平日寧靜的吉底河好似變了
樣,瘋狂地吞噬旁邊的土地。

淹水對當地居民來說已司空見慣。原本他們認為水會像往常一樣,在幾個
小時內退去;但隨著吉底河水勢突然轉急,短短幾個小時,整個華玲市鎮
已是汪洋一片。電訊局為了安全起見,把總電源關上,頓時整個市鎮陷入
漆黑之中……

大雨依然下著,氣溫漸漸降低,許多受災民眾被困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家中
。體察到災民從下午就開始搬東西,一定又累又餓,志工們趕緊就地取材
把家堜狾陶t食麵炒成一大鍋,泡了兩大壺熱美祿、還烘了兩個蛋糕,便
趕到災區,在黑暗中尋找災民的蹤影。


凌晨一、兩點,民眾會堂堸ㄓF幾位老人在假寐,
幾乎所有人都張大眼睛,茫然不知所措;
他們的雙手發抖著,「很冷,我們睡不著……」



在此同時,另一組志工正準備著棉被、草蓆、牙刷、牙膏、毛巾、沐浴露
、沙龍、乾糧及慰問金,前往吉打州居林縣的(Kulim)敦沙頓(
Kampung  Tun  Sadun)及吉祥園(Kampung  Kijang)。因當地慈濟人提報
,約有一百九十戶、九百二十四位居民,被緊急疏散到民眾會堂。

凌晨一、兩點,民眾會堂陰暗的騎樓下隱
隱約約站了一些人,一上樓,才發覺除了
幾位老人在假寐,幾乎所有人都張大眼睛
,茫然不知所措;而且他們的雙手都發抖
著,「很冷,我們睡不著……」

放眼望去,果然所有人都披著單薄潮濕的
衣裳,甚至有些小孩連衣服也沒有,赤裸

的小身體只披著一件沙龍;冰冷的地板上也只有殘破的報紙墊著,沒有任
何禦寒的器具。

「我們連衣物都來不及拿走……」匆匆撤
離家園的居民,陸陸續續進入民眾會堂,
福利部和消防單位送來食物及飲料,茫然
的他們就這樣無奈地坐著等待。

慈濟志工趕忙將帶來賑濟的物資擺放整齊
,一一奉上給災民,並致贈應急慰問金,
讓災民能適時購買所需的用品。

才從災區走出來的父親,帶著女兒坐在屋簷下發抖著,志工拿著麵包給四
歲的小女孩吃,爸爸臉龐有著滿懷的感謝……

聽到村落內還有人固守家園,沒有出來;儘管水已淹滿四周,消防人員仍
不放棄地準備小船進去村子。消防車頭強力的車燈照著村子的入口處,只
聽得一陣陣湍急的流水聲,加上天空又下起濛濛細雨,讓人不禁為村堜|
未出來的居民捏了把冷汗。

不久,果真有一戶人家包括老奶奶、媽媽及數名孩子,在深夜三點多才離
開家園到此避難。看著被消防人員攙扶著涉水而出的老奶奶,眾人安慰之
餘仍有著一抹心酸;無常的考驗,何其嚴苛。

離開敦沙頓的民眾會堂,來到吉祥園外的小學,只剩廖廖幾位災民伏在食
堂的桌上休息。吉祥園住的都是華裔居民,大都選擇到親朋好友家中避難
,志工們遂決定擇期再來關懷。

村子堙A平常是馬路的地方,此刻都變成了一條條小河,路口仍有居民無
奈地望著大水漫漫的家園;在開始泛出光暈的天空下,他們依然什麼都不
能做,只能等天亮再打算了。


志工捲起褲腳越過水深處送食,
災民將衣服打結接成繩子將食物吊上去。
一些災民連衣服都沒有,眼看早餐就要落空,
鄰居見狀就想盡辦法將「繩子」傳過去。



五日上午八點,華玲大街上的水已漸退去,街上一片凌亂,一地厚厚的泥
漿;位於吉底河邊的街巷仍浸在水堙C點算一下,麵包、美祿,還有礦泉
水,志工打包好趕緊送到後街給災民當早餐,好些年輕人也加入志工陣容
幫忙將食物送出去。

發放早餐時,水位較深的地區災民無法下樓拿,志工與年輕人捲起褲腳,
一步一步越過水深的地方,來到災民的家。早餐在樓下了,但要怎麼拿上
去?災民將衣服打結接成繩子垂下,將食物吊上去。一些災民連衣服都沒
有,眼看早餐就要落空,鄰居見狀,想盡辦法將「繩子」傳給他們。災民
之間守望相助,為蒼涼的災情添上無限溫馨。

麵包、礦泉水很快就發完了,志工即刻趕到迷你市場添貨。進進出出拿食
物救災的行徑,感動了迷你市場的老闆,他表示要和災民結緣,不收錢,
若不足夠隨時還可以再來拿。這句話猶如給志工打了一劑強心針,拿著食
物,心堨R滿感恩,更加快了走向災區的腳步!

這一次涉及的災區很廣,吉底河岸一些馬來村莊災情嚴重,好幾戶人家房
屋都被沖走了。居住在吉底河下游居邦(Gubang)市區的夏里然(
Sharilan )  ,透露水漲至危險水平時,一家大小只來得及收拾一些重要文
件,就拉著繩子逃出家園。

下午,慈濟為災民準備的熱騰騰飯盒出爐了!許多災民表示,自昨夜被救
出來後,就沒有東西下肚。

由於災民太多,午餐很快就分送完畢,志工們趕緊再分頭行事,採買的採
買、煮食的加緊動作,大家恨不得能多長一雙手。一位在市場賣菜的女士
,知道慈濟在做飯盒給災民,載了一大籃子的菜過來。便當堛漕C樣食物
,可說都是大家的愛心呢!

晚間再下起雨來,志工仍舊挨家挨戶送飯盒。災民家堛漯F西都泡湯了,
沒想到此時此刻還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飯盒,感動得說不出話來。


慈濟人乘坐小艇,越過稻田進入重災區發放。
當小艇在「黃河」上奔馳,難以想像「黃河」下就是稻田,
不僅稻田被淹沒,鄰近的園丘也如一片澤國。



十月初的連續豪雨造成吉底河沿岸河堤至少三處潰決,尤以吉打州災情最
為嚴重。

吉打州向以種稻聞名,中部的慕達河( Sungai  Muda )因上游流下的河水
洶湧,超越了正常水平,與慕達河為鄰的武吉拉蘭(Kampung Bukit
Lalang)首當其衝,百畝稻田全被摧毀,成為瓜拉姆拉縣(Kuala  Muda)
內極嚴重的災區。

從小居住在武吉拉蘭的三十三歲安南 (Adnan),花兩千元馬幣(約一萬
多台幣)買來的秧苗,下秧才兩個星期就被大水摧毀了。安南表示以往雖
然河水也曾氾濫,但很快就退去,秧苗仍撐得住,這次卻全軍覆沒。

慈濟人乘坐小艇越過武吉拉蘭的稻田進入
重災區發放。當小艇在「黃河」上奔馳,
難以想像「黃河」下就是稻田,不僅稻田
被淹沒,鄰近的園丘也如一片澤國。

由於吉打州災區太大,志工們總是今日勘
災、翌日籌備物資後即連夜發放。十月六
日晚間七點多,一行十多人抵達了發放地

點──拉舒(Kampung Rasul)。

七十歲的沙珴東,住宿在民眾大會堂已第三天,她家屋頂被風捲走,屋身
也被大水沖走了,只剩下幾根柱子。發放乾糧、草蓆、被單和沙龍予災民
溫飽取暖後,貼心的志工不忘膚慰災民,摸摸孩子的頭、拍拍他們的肩膀
,讓他們知道自己並不孤獨!

一個小時後,來到另一個發放地點──迪永新村( Kampung Tiong ),這
堛漫~民有馬來族、也有印度裔,受災民眾全集中在一所學校的食堂。

「什麼都沒有了!」四十歲的德拉卡洼娣( Thelakavathy )是和家人握著
水管,沿著管線慢慢爬到附近的學校。她揮動雙手表示,身上穿的那套衣
服、手塈鴘漱@些證件,是她僅剩的財產。

一場水災,讓德拉卡洼娣一家陷入困境,因為工廠不知何時才能開工,眼
前她最需要的是糧食和衣服。從慈濟人手中接過乾糧、礦泉水和被單,德
拉卡洼娣聲聲道謝。

五十八歲的阿儒穆甘,披著一條泥跡斑斑淺黃色毛毯,赤腳走向排隊的人
群,呆滯的眼神透露著無助和無奈。阿儒穆甘抖著聲音道,他在一家木板
廠工作,一天不開工就少賺十八元。領到慈濟發放的乾糧和被單,釋懷的
笑容才展現在臉上。

發放活動進行至凌晨一點多才結束。從深入災區勘察,到連趕幾個點進行
發放,志工們領悟和收穫最豐富的四個字是:「把握當下」。尤其是當勘
災至夜深的那一刻,四周都是急流,一片水汪汪,刺骨的寒風讓大家不由
自主地顫抖,當下感同身受災民的苦,眾人莫不輕念起佛號,祈禱災民盡
快脫離困境。


辛辛苦苦種植的羊角豆只剩下禿禿的枝幹,
家也只剩下殘殼,阿都哈密決定舉家搬到山上去,
淹水是他不想再經歷的事。



幾個星期了,河水遲遲無法退去,災民有家歸不得。志工於華玲市鎮發放
期間,發現有幾戶人家的房屋被河水沖毀;一個星期後,再次前往勘察。

來到一間後棟倒塌的屋子,五十九歲的哈
山( Hasan )一人獨居在此。前半生他以
採檳榔和割膠維生,現在年老無法工作沒
有收入,靠住在隔壁的外甥供應三餐。

哈山的家就在吉底河附近,幾度氾濫都沒
有把這間高腳屋「考倒」,唯獨這一次,
整間屋子被水沖得危危欲墜。其外甥稱當

河水淹及門檻時,哈山還捨不得離去,因他全部家當就只剩這屋子。

由於災情嚴重,哈山還是被接走了。從收容所回來,看見滿目瘡痍的家,
心奡d痛難言。哈山說著我們聽不懂的馬來語,眉目間無限憂傷和徬徨;
志工趕緊安慰他,並叮嚀他照顧好健康最重要。

法娣瑪 ( Fatimah )的家距離吉底河不到一尺,水退之後周圍猶能尋得水
災留下的痕跡。屋堥S人,志工們在四周觀察,屋後的牆被沖倒了,旁邊
還殘留著許多碎石子;屋內一地泥跡,沒有任何東西倖存下來。

來遇到了法娣瑪,她告訴志工,家埵釣
位孩子仍在求學,五十二歲的丈夫患有肝
癌,在市政局當清潔工人,每月薪水僅能
維持平日生計。家毀了,她用慈濟之前發
放的兩百塊馬幣暫時租下目前的房子,卻
又苦惱怎挪出多餘的兩百元來交下個月的
房租。

扳泰(Kampung  Pantai)村長阿玆閔(Azmi)乘著機車帶路,目的地是一
棟兩層樓的木板屋。屋主是五十二歲的阿都哈密 (Abdul  Hamid),他二
十三年歷史的家,十一年來遇到八次水災,一次比一次嚴重,這次三天內
就淹到八呎高。

阿都哈密說,當晚河水來勢洶洶,眼見躲不掉了,他便站在窗口高喊救命
,奈何只有求救聲、雨聲,還有孩子的哭聲在空氣中回盪。直到隔天清晨
六點,他才看見了一條青色「小船」出現,是村長領著另四位村民來救他
們。一家幾口輪流上船,由五位壯丁護送到安全的地方。

安全了,阿都哈密才發現救了他們一家大小性命的船,原來是馬來同胞洗
屍體用的浴缸──巴隆 (Palong),沒想到活生生的他們竟然有機會坐上
巴隆,性命還因此獲救。

從事農耕的阿都哈密,辛辛苦苦種植的羊角豆只剩下禿禿的枝幹,家也只
剩下殘殼;阿都哈密決定舉家搬到山上去,淹水是他不想再經歷的事。

阿玆閔帶著大家到另一處,那是將為三戶人家重建家園的土地,包括阿都
哈密一家。

一一走訪災戶,記錄下現況,志工們將再商議後續如何進行援助。





自十月五日至二十七日,慈濟人分別在北馬三州──吉打州(Kedah)、
檳城州(P. Pinang)、霹靂州(Perak)六十八處收容所進行發放,總計發
放三千兩百一十一戶人家、一萬四千六百三十四人;參與發放的志工則高
達兩千零四十人次。

災情至十月底開始緩解,慈濟賑災的腳步卻沒有因此停歇。除了持續勘災
,十月底、十一月初又陸續前往吉打州西部的雙溪大年 (Sunagi  Petani)
振華小學、瓜拉姆拉縣的訓蒙小學、檳榔東海( Pinang  Tunggal )的檳榔
東海國民小學,發放文具給學生,並為瓜拉姆拉縣的PDK殘障學校鋪上新
地板……(資料提供/曾美云、朱秀嫻、勞奕瑞、吳偉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