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看見生命最終的美麗燦爛
◎李荷琴(馬來西亞心蓮居家療護醫師)
〈馬來西亞〉


陪伴臨終病人的過程中,
日日面對無常、時時看見生死,
每一位病人都是我們生命的導師,
像一朵朵淤泥中綻放的蓮花,飄送絲絲幽香。




如果說,生命不在乎長短,只在乎過程;那麼這過程中酸甜苦辣的經歷、
親情友愛的溫馨,相信已讓秀彩、瑪麗、俊勛以及他們的家人沒有遺憾。
原本以為癌症病人都是等著家人為她送別
,但上帝卻為秀彩做了截然不同的安排。
在她與癌症搏鬥的那一段日子堙A一來承
受著身體上的痛,二來承擔著心靈上的哀
傷與不捨──送走她生命中兩位最愛的人
:媽媽與丈夫。

一波又一波的打擊,秀彩沒有崩潰,反而

更堅強地走下去。當初醫師宣布她只剩下六個月的生命,而今,她活過了
三年。是什麼力量支持她一路走過來的呢?

「生時燦似夏花,死時美如秋葉」,印度大詩人泰戈爾的名句,用來形容
瑪麗和俊勛是再貼切不過了。

有次我們去拜訪瑪麗,她拿出一張放大的照片,告訴我們是預備作為靈堂
照用的。這樣的預備工作,瑪麗是以怎樣的心態去面對的呢?

俊勛的美麗燦爛則來自他安樂的心靈。一個才十五歲的孩子,他大有理由
生氣老天的不公平,但俊勛的天真笑臉,清楚地告訴我們:要知足啊!

心蓮成員日日面對無常、時時看見生死,每一位病人都是我們生命的導師
,像一朵朵淤泥中綻放的蓮花,飄送絲絲幽香。



堅韌不屈的秀彩


六十三歲的秀彩原本和先生經營一家咖啡店,有一個女兒,一家三口過著
平凡幸福的日子。一九九八年先生患了心臟病,不能工作負擔家庭;一年
後,她也被證實罹患末期卵巢癌。為了醫病,花去大筆積蓄,唯一的女兒
只好半工半讀來完成學業。

在山窮水盡的時刻,慈濟人來到秀彩的病榻前,不僅解決了龐大醫藥費的
壓力,更帶來愛與關懷。當慈濟心蓮居家療護成立之際,秀彩成了第一個
個案。

秀彩患病的第二年,年邁的媽媽離她而去;剛剛收拾好心情面對癌症的挑
戰,向來陪伴照顧她的丈夫,也心臟病發作走了。宛如晴天霹靂,秀彩怎
一個「痛」字了得!

丈夫往生的消息,是妹妹秀樺與心蓮志工一起在床前向她宣說的。面對著
許多關愛的眼神,秀彩把千萬般的苦痛,默默化為活下去的勇氣,只因人
間有愛有溫情——這愛來自於手足情深,這溫情來自於志工無條件地陪伴
與鼓勵。

今年五月,志工們二度為秀彩慶祝母親節。她一時激動,淚眼汪汪;是因
為思母情深,也是因為志工們的真心陪伴。她說,這群隨傳隨到的心蓮團
隊,每一個都是她心頭的最愛。

當清晨時分,在公園遇到秀彩,看到她精神奕奕地隨著老師和伙伴們一起
練氣功、打太極時,您怎麼也看不出她是一個癌末病人,且身上還有一個
腸造口袋。

當癌細胞侵入大腸,造成阻塞並穿孔至陰道,形成糞便外溢的窘狀。醫師
幫她做了一個腸造口,將腸子接到腹部切開的皮膚,讓糞便從腹部造口排
出去。

手術初期,由於造口凹陷,糞便經常從腸造口袋邊溢出,令秀彩不敢出門
。秀樺細心地學會了腸造口護理方法,也在心蓮護士的陪同下,採購造口
必需品。如今,糞便不再外溢,秀彩與她的腸造口和平相處,日常生活與
平常人無異,晨起運動、買菜、打理妹妹一家大小飲食起居……

幾度在慈濟會所,看到秀彩出現在忙碌的廚房,我心中深深地感動,她瘦
弱的身軀與雙手,似乎連切菜的力氣也不夠,卻堅持要來幫忙。

看她如此自在地參與慈濟活動,任誰也猜想不到她居然是一位虔誠的基督
徒。慈濟融入她的生命,與她的耶穌是沒有衝突的;佛陀與耶穌都有共同
的語言,那就是慈悲與大愛。

每一回居家探訪,看到秀彩瘦弱但開朗的形影,還有秀樺穿著志工服一起
投入心蓮團隊,我心中無比安慰欣喜。只想悄悄地告訴大家,慈濟心蓮居
家療護的四全照顧──全人、全家、全隊、全程;我們做到了耶!



安息吧!瑪麗


那天,心蓮護士靜嫻打電話告訴我,瑪麗下體大出血。我還在產假期間,
只能交代他們趕快送瑪麗去中央醫院。

我有預感,也許她時限已到。最近心蓮團隊談得最多、時時討論的對象就
是瑪麗。在照顧瑪麗的過程中,團隊內或團隊外的人,都有不同的看法與
意見。

瑪麗原是慈濟照顧戶,因患有子宮癌,當心蓮團隊開始收案時,她便成為
我們的照顧對象。那時,她已經做過手術,也接受過完整的放射療法。

第一次見到瑪麗,很驚訝的是年過半百的她仍保留了一頭烏黑捲曲的頭髮
;而每一回見她,臉上總帶著笑,令人很難相信她是一位要靠兩三種藥來
止痛的末期癌症病人。

像許多癌症患者一樣,瑪麗經歷了種種療法,備受身心靈的萬般折難,癌
細胞仍不受控制地在她身上擴散;甚至穿透腸子與尿道,直攻陰道,使得
瑪麗的大小便成天不受控制地外溢,迫使她只好用衛生棉墊底。

整天浸在大小便中的陰部痛癢難擋,不只如此,外溢的排泄物還會發出難
聞的臭味,令瑪麗在面對人時心感愧疚。我們前去居家服務時,她會連連
為自己發出的異味道歉。

雖然遭遇到種種痛苦狀況,瑪麗仍堅持不
再做任何治療,甚至已坦然地為自己的身
後事做準備。也因為瑪麗對於就診醫院醫
師們提議的許多治療選擇都不願接受,讓
醫師認為病人不合作、不聽話。

其實,瑪麗何須聽我們的話呢!這是她的
身體、她的生命,她有絕對的權力自己決

定、自己負責。醫師們只是提供或許對她有幫助的治療,然而,這些療法
是否真能對她有幫助?誰也不能保證。

在心蓮團隊個案討論中,有人認為醫師的作法是對的,有人卻支持瑪麗的
選擇。然而沒多久,瑪麗就安祥地闔上雙眼,所有的爭論在這一刻都變得
毫無意義。

眼前的瑪麗,還留著她生前那一頭捲捲烏黑亮麗的頭髮。她那經常在外工
作的孩子,在病床邊默默掉淚。我拍拍他的肩說︰「請不要在你母親面前
哭,好讓她安心。」這傷心的孩子點點頭。

瑪麗走了,但願每一個跟她接觸過的人,都深深體會到她面對死亡、挑戰
病魔的勇氣與毅力,從中學習到生命的哲理。

安息吧,瑪麗﹗不管您的靈魂歸向何處,我們都深深為您祝福。



難忘俊勛的笑


俊勛走了,原是意料中事,只是他才十五歲,教大家心頭格外沉重。

他是一名骨癌末期病患,今年六月納入心蓮居家療護個案。那時的他已鋸
除左腿,因癌細胞蔓延至脊椎與肺部,神經遭受壓迫,大小便都十分困難
,必須靠導管排尿。

俊勛是心蓮個案中年紀最輕、卻是帶給我們最多歡笑的一位,大夥都為他
的堅強所折服。

一天,志工組長問他有沒有什麼要完成的心願?他說:「我最大的心願就
是能夠走路去上學。」他自然地透露心堛煽鰼獢C但看到志工為難的表情
,隨即說道:「我開玩笑的啦!我只是有點懷念過去上學時,與老師、同
學們相處的日子。」

七月七日是俊勛生日,志工們決定邀請俊勛的老師與同學來家中為他慶生
。那是他有生以來第一次慶祝生日,卻也是最後一次。

他以笑臉迎接每一個人的祝福,認真開懷地向在場的人說出心中的感動:
「很感恩你們!我愛你們!」

看到他那異常興奮與欣喜的樣子,我們真的不知道他是忘了疼痛還是不忍
讓大家失望。散會後,一位志工遺漏了東西,再返身輕輕推開房門,才露
出縫,便看到俊勛疼痛難耐的苦狀,這才明白他是不願讓關心他的人擔心


一個星期後,俊勛因氣喘入院,病況日漸惡化。我告訴俊勛的媽媽,他的
日子可能不多了!在病房外的長廊,我們兩人相對默默掉淚。

住院三天,俊勛向爸爸表示想回家;爸爸希望我們提供氧氣設備。在救護
車送俊勛回家之前,我們已把氧氣筒、抽痰機等運到他家。

志工們幫忙把俊勛抬進爸爸特地為他裝上
冷氣的房間,一家人都圍在他周邊——年
邁的阿嬤、至愛的雙親、疼他的哥哥;還
有我們這群心蓮團隊。

俊勛的爸爸坐在他身邊,凝望著愛子的容
顏說:「這十五年來,你帶給爸爸很大的
快樂。你安心去吧!不要牽掛我們。」

俊勛靜聽著我們為他誦念「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呼吸慢慢由急促轉為
緩慢,呼多吸少。爸爸示意把氧氣罩拿掉讓他自然呼吸。

當呼吸漸漸停止,大家知道俊勛快走了,佛號更念得明朗大聲。此時,俊
勛的眼淚悄悄從眼角滑下;最後,安詳而去。沒有掙扎、沒有痛苦,結束
他短暫而美麗的人生。

走出房間,我看到桌上擺著一盤小聖誕盆栽,上面掛滿了心形的祝福卡,
是心蓮團隊在他生日那天送給他的愛語關懷。

俊勛的美麗燦爛,來自他亮麗安樂的心靈。一個才十五歲的孩子,看著別
人行動自由,有充分的理由羨慕嫉妒;但他那天真的笑臉清楚告訴大家,
他對一切知足、感恩、善解、包容。與俊勛相比,我們還有什麼值得抱怨
生氣?還有什麼不知足不滿意的呢?

俊勛走後那個月,在一次心蓮志工出發訪視時,我遇到俊勛的爸爸,很高
興他參與了心蓮志工行列。我很願意相信──俊勛是來人間示現的菩薩。




我為什麼選擇臨終關懷

◎李荷琴


我年紀輕輕時就立志要當醫師,拚了命擠進醫學院,把青春歲月埋首醫書
中。畢了業,昂首闊步地領取了醫學文憑,便以為我可以懸壺濟世,解救
蒼生。

當了醫師後,我才面對醫學堳雂j的局限──原來有很多病都治不好,病
人最後都要邁向死亡。

尤其現代醫療堙A最令我心驚膽跳、無所適從的是對垂死病人的急救方式
。在醫院,不論什麼樣垂死的病人,都要搶救一番;而搶救的動作就是讓
病人身上插滿針及管子,作心肺復甦施壓之力甚至會弄斷肋骨。

還記得有一次,我在醫院值夜班。一位八十歲的老伯來急診時,喘得很嚴
重,我檢查後給他用藥吸氣。在很短的時間內,他就停止呼吸,安詳而去
。我沒有搶救,家人也沒有哭泣,大家只是默默禱告,那氣氛莊嚴慎重令
我至今難忘。可是第二天,同事卻抱怨我沒有搶救病人,我無言以對。在
這樣的困境下,我再也無法在醫院待下去。

離開醫院後,我回到故鄉,在一個小山鎮開設診所。由於相識的人多,要
求上家門看診成為很平常的事。

在許多居家看診的病人中,有一部分是癌症末期的病人。其中有個阿公是
一位世伯的父親,他患的是末期攝護腺癌。在所剩的一整年日子,都是叫
我去看護,從洗傷口、換導尿管到打止痛針,我盡力而為。有時半夜媥
尿管阻塞,家人也會打電話向我求救。

阿公去世後,他兒子交給我一筆錢,說是阿公遺言要給我的。當時,我心
中一陣安慰,不是因為錢的關係,而是我知道阿公在他末期患病的日子
,曾經因為我的照顧而心安感恩。

多次親眼目睹癌症病人的痛苦以及家人的疲勞無奈,我想如果有人專門來
關懷照顧這些病人與家人,那該多好!無奈我個人的力量太有限,這份工
作需要的是一組團隊,包括醫師、護士、志工、物理師、營養師甚至宗教
師。

因緣的變遷,我離開家鄉來到檳城,知道慈濟要做居家臨終關懷義務醫療
工作,我大膽地毛遂自薦。學佛學醫到行醫這些年來,我常常在想,如何
讓學佛與行醫連成一線?在臨終關懷服務中,就有志業事業並行的安頓。

慈濟心蓮居家療護團隊已成立一年多了,目前成員包括四名醫師、七名護
理人員、一名宗教師,以及二十七名志工。這樣的照顧方式,病患不但得
以在自己最熟悉的環境休養,家人也有更多付出的機會,甚至社區的關懷
也因而增加。

陪伴臨終病人的過程中,我們是受惠最多的一群,但願在彼此互動中,病
者得到身心靈上的慰藉,而照顧者得以提升生命的智慧,這就是最美好的
相伴。


................................................................................................................................

馬來西亞人醫會小檔案

☉義診腳步:

•一九九四年四月起,每月發放日為照顧戶提供義診服務
•一九九七年八月在檳城成立第一間洗腎中心,後於吉打州、北海相繼設立,目前全馬共
有三間免費洗腎中心
•一九九八年七月起,不定期到原住民部落義診
•二○○二年五月馬六甲設立義診中心、二○○三年八月巴生設立第二家義診中心
•二○○二年六月開辦「心蓮居家療護」

☉特色:

•結合慈善關懷
•多次參與印尼義診交流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