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布施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回憶,像四季不斷延續
◎魏秀珊
「我們不去想『割掉』什麼,而是想可以救多少人。」
在大慟的當下,勇敢為孩子做下器官捐贈的決定,
讓這無可奈何的生命缺口,留下的不只是慟……




純樸的西螺小鎮,一棟溫暖的透天厝旁。

「阿德!你怎麼跌倒了!」麗玲緊張地問著三歲多的
小兒子。

「媽!沒關係!」阿德說完,腳一蹬,又「咻」一聲
騎著腳踏車走了。

小阿德總是處處讓人放心,出生就是一個健康寶寶,
五個月會坐、六個月會爬、滿周歲就在台糖公園踏出
人生第一步。

「給他取名叫『晉德』,就是希望他晉升道德。」麗玲說。

果然,小小的阿德不負期望,再怎麼受傷都不哭,總是在那媔^倒,就從
那堹萼_來。

爸爸學永是有名的「兩點一線間」──每天只走上班地點和家堣孜〞爾
線;很少有應酬,總是準時回家吃晚飯;家,是最溫暖也是全部生活的重
心。

暑假,學永早就將休假排出來,要來一趟四天花東之旅。他不計路途遙遠
,開著為孩子而買的休旅車,和一張精心設計旅行社般的行程表,一路載
著全家從西螺到高雄,再從高雄到台東、花蓮;謹慎、愛家的個性,由此
一覽無遺。

誰知道,老天爺竟開了他一個大玩笑?



生命,彈指間消逝


那天,來到花蓮天色已黑,學永一家人住進預訂的飯店。美麗的夜色堙A
柔柔的燈光灑在湛藍的泳池畔,使得燠熱的天氣,因視覺的美感變得舒暢
起來。

看到許多人在游泳,阿德和姊姊也想去玩水,學永開了一天車雖然有點累
,但夫妻倆還是帶著早就準備的泳具,高高興興地陪孩子們玩。

「永遠忘不了那晚,會游泳的姊姊先下水,我們準備將泳具打氣,才一下
子就找不到阿德,幾分鐘後,他被人家抱上來,已經太慢了……爸爸學過
CPR馬上幫他急救、送到醫院,沒想到還是……」麗玲肝腸寸斷地說著


從晚間八點多事故發生,到第二天下午五點零六分阿德往生,學永和麗玲
遭遇了難以承受的悲痛──看看阿德天真俊俏的童顏,怎麼能在剎那間從
父母的指間溜過?

在醫院的二十個小時堙A阿德雖然曾有微弱的心跳和脈搏,但仍陷於昏迷
中,僅靠著呼吸器維持生命。麗玲心碎地說:「阿德!加油!只要你能活
下來,不管你是否成為植物人,或是半身不遂,媽媽都願意一輩子照顧你
,你一定要活下來啊!」

學永也在阿德耳邊說:「德!你要勇敢、要堅強,趕快醒過來!爸爸還要
帶你到靜思精舍、到很多地方玩呢!你是爸爸最貼心的好幫手,媽媽不能
沒有你,你一定要好起來啊!」

阿德的生命雖然微弱,聽到爸媽心痛的呼喚,有時也會流下眼淚。看在麗
玲和學永眼堙A有說不出的痛。



抉擇,淚水中看見微笑


第二天下午兩點多,醫師說:「該做的都做了,已經盡了最大的努力。」

這時,麗玲想起阿德從小最愛慈濟,看到慈濟的LOGO就會叫:「媽!
你看!是慈濟耶!」麗玲心中有了打算。

回到飯店,麗玲終於將心中想說的話對學永說:「阿德可能會離開我們,
我想把阿德送到慈濟醫院做捐贈,你……」本以為學永會反對,沒想到學
永說:「我早上也想到了,但是不敢講,怕妳心太痛……妳真勇敢!竟然
先說出口。」夫妻兩人不禁相擁而泣,為阿德做了一件成就別人的大願─
─器官捐贈。

做了決定的十多分鐘後,電話忽然響起,是醫院打來的──阿德的瞳孔放
大,正在急救中。

夫妻倆趕回醫院時,醫師說阿德只能靠機器及強心針延續生命跡象了。「
見到護士幫阿德注射了兩劑強心針之後,我們告訴醫師:不要再急救了!
我們不想再讓孩子受折磨,請幫忙聯絡慈濟醫院,我們要幫阿德做器官捐
贈。」

麗玲在阿德的耳邊說:「爸媽決定讓你遺愛人間,做一個救人的小菩薩,
你安心地去吧!阿彌陀佛會保護你的。」

院志工顏惠美和社工吳宛育接到訊息,立
刻趕來關懷協助,陪伴麗玲和學永辦理一
切手續。

當夫妻倆返回病床時,麗玲發現,阿德在
微笑!「阿德笑了耶!」一旁的人也都看
到了,這讓麗玲又再一次地心碎──這麼
聽話懂事的孩子,臨走還不忘讓爸媽安心



晚間九點多,救護車載著阿德和媽媽來到慈濟醫院,榮譽院長陳英和已經
在門口迎接,他雙手合十地讚歎麗玲夫妻幫阿德做器捐的決定,也對著阿
德說:「你是一位小菩薩,你做了最好的選擇。」

阿德因溺水往生,部分器官已經感染,只能做眼角膜、四肢骨骼及韌帶的
捐贈。「我們不去想阿德的身體被『割掉』什麼,而是想可以救多少人。
」學永和麗玲的勇敢和智慧令聞者為之動容。



放下,讓風箏自在飛


顏惠美為阿德買了全新的內衣褲、T恤、長褲、球鞋、襪子和帽子,要讓
阿德做一個全新的人。「看到志工幫阿德買的帽子,我忍不住又哭了!阿
德最愛戴帽子(鴨舌帽),每次出門都要戴。」麗玲說。

至今,麗玲每次出門時,一定帶著阿德最鍾愛的那頂帽子,即使帽子已經
舊了,阿德可愛的身影依舊鮮明地活在麗玲心中。

隔天上午,在志工的助念聲中,六歲的阿德走完人生的終點。下午,學永
和麗玲到靜思精舍見上人,上人慈示:「孩子走了!就像風箏即將遠離,
你拉住線的這一端只會讓他走不開,要學習放下,讓他自由自在地飛……


兩夫妻聽完上人開示後,傷痛頓時減輕、不似來時的沉重。正欲踏出精舍
,巧遇印順導師,導師慈祥的笑容,彷彿肯定著阿德的真與善,又再次撫
慰了他們的心。

「阿德是來跟我們結好緣的,他每次來找我,都會摘路旁的小花送我。」
對面鄰居毅慧說。毅慧和阿德相差四十五歲,是一對忘年之交。「他既不
黏人也不愛哭,帶他去買巧克力一定只買一小包,而且不挑貴的。」

毅慧含淚說:「我沒有兒子,一直把阿德當小兒子看待,阿德也很貼心,
有一次,他問我最愛什麼?我開玩笑地說:『愛錢。』他就跑回家,把撲
滿堛瑪倒出來給我……這麼可愛的孩子,教我怎麼不愛他!」

毅慧的婆婆身體不好,阿德會去看她:「婆婆!你身體痛痛,糖糖給你吃
。」因為阿德的貼心,婆婆每次來住毅慧家,天一亮,就去阿德家門口張
望,見一樓的電動門打開,就表示阿德一家人起床了,可以接他來家堛


毅慧眼堻ㄛO阿德天真的模樣,想起阿德在鄉間看螢火蟲、賞蝴蝶、白鷺
鷥、騎腳踏車、捉迷藏或玩官兵捉強盜的小小身影……不禁又淚濕眼眶。





是你 讓我生命 像天空廣闊無垠……
用愛擁抱 用愛呼吸 我好想接近你;
用愛說話 用愛傾聽 我一定保護你……
是你 讓我回憶 像四季不斷延續……

阿德去世後兩個多月,今年十月四日,花蓮慈濟醫院為感恩所有器官捐贈
者及家屬的無私布施,舉辦了「我在,因為您的愛」追思音樂會,出席的
學永忍不住又落淚……

人生這條路上,我們毫無選擇地,領受屬於自己的劇本。正因為「悟」了
這樣的道理,阿德的父母願意將這一分慟,轉化為美的回憶。

曾經,阿德在靜思語成長班的發表會上扮演「小蝌蚪找媽媽」,有一句台
詞是:「我們去找媽媽,好不好?」他做到了!他留下的眼角膜一直在這
世上陪著媽媽,也安慰著另一位媽媽的心。


................................................................................................................................


阿德,媽媽以你為榮



阿德,今晚你已入睡在助念堂了,爸爸媽媽相當安心、放心;從此以後,
媽媽想念你、要跟你說話時,就必須用寫信的方式了。

明天一大早,爸、媽要帶你坐飛機回家了!記得你以前說過好幾次「想坐
飛機」。媽媽總是對你說:「好!等你長大一點再去坐飛機。」你就會說
:「一定喔!不可以騙人喔!」

如今,媽媽要帶你去完成這個心願了!雖然是在這樣的情形下帶你坐飛機
回家,但我想經過這一遭,你一定也長大了,知道自己做了一件很有意義
的事,還是會很快樂的!

好多人在祝福你,媽媽覺得你好幸福啊!無論是慈濟醫院榮譽院長陳英和
、社工吳宛育、志工顏惠美以及所有為你助念、幫忙各項事宜的志工們,
或是門諾醫院小兒科醫師張海山及護士們,大家都對你祝福再祝福;也因
為他們的付出,你的生命才會如此圓滿地畫下句點。要感恩喔(記得要雙
手合十)!

還要感恩昨天深夜為你摘取器官組織的所有醫師和護士,他們很細心、很
用心地為你手術,深怕把你弄痛、弄醜了。媽媽知道你是最勇敢、最棒的
乖小孩,你一定不會害怕,而且必定因此而更有福報。

陳英和院長告訴媽媽,你可以救五十多個人。我一聽真的好感恩、好高興
!你知道嗎?並不是所有的人都這樣有福的,你已經成為最棒的小菩薩了
!大家都很高興地祝福你。所以,媽媽相信阿德這一路走來並不孤單,有
太多的愛陪伴著你。師公說:「快去快回,來去自如」,你一定要記住喔


媽媽由不捨到祝福,你可否感受到?媽媽因為你而與慈濟結了很深的緣,
同時也認識、感受了太多的心靈智慧(相信爸爸也一樣),這是你給媽媽
的很大福分,媽媽會繼續努力的,你一定要祝福媽媽喔!

媽媽寫給你的信,不敢寫得太深奧,怕你會看不懂,因為你才念了一年的
中班幼稚園;雖然認識了很多字,但是還有非常多你沒看過。所以你在阿
彌陀佛世界中,還是要常看書,讓自己更充實喔!

阿德,一切的一切,媽媽都以你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