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捨我其誰,千古留芳
◎釋德
◆十一月十六日《十月二十三(日)》


靜思小語

先賢的人格形象、導化眾生出離苦海的慈悲與睿智,
啟示後人傳續佛燈慧命。



鑑真大師

「古聖先賢那分修行的決心與精神,多少現代人可以企及?」電視螢幕正
放映「鑑真大師紀錄片」錄影帶,上人懷想大師在距今一千兩百多年前的
唐朝,以五十六歲之齡東渡日本傳戒,歷經波折與險阻,五度失敗,竟至
失明,仍矢志不移東行之舉,終於在六十六歲那年隻身從揚州出海抵達日
本;不由得敬佩萬分!

由大愛電視台製作的「鑑真大師紀錄片」共八集,正在大陸及日本拍攝;
大愛台總監姚仁祿帶來目前拍攝完成之部分畫面,請上人觀看指導。上人
凝神注視畫面流動,一幕幕動人心魄的影像,使人感動屏息。

唐天寶二年(西元七四三年),五十六歲的鑑真大師已是獨步江淮之律學
大師;時日本學問僧榮叡、普照入唐留學十年後將學成返國,途經揚州,
適值鑑真大師在大明寺講律,二人聽講之後十分仰慕,遂頂禮禮請「願大
和尚東遊興化」。

鑑真大師感其至誠,允諾東渡傳戒,但在徵詢弟子們有誰願意相隨時,眾
僧以路遙涉險而默然無應。大師毅然決然表示:「是為法事也,何惜性命
!諸人不去,我即去耳。」於是展開前後五次東渡之行。

當時船舶簡陋、航海技術未發達,鑑真大師船行海上,遭遇「風急波峻,
水黑如墨,沸浪一透如上高山,怒濤再至,似入深谷」之萬般險狀。

五度失敗後,天寶十二年(西元七五三年)十月,鑑真大師已經六十六歲
,但意志彌堅,誓曰:「為傳戒律,發願過海,不至日本國,本願不遂。
」於是再次從揚州出海,終於在十二月二十日安抵日本薩摩國阿多郡秋妻
屋浦。

此後直到七十六歲圓寂,鑑真大師在日本十年間,先在奈良東大寺建立戒
壇,天皇及太子都登壇受菩薩戒,又為四百餘人授沙彌戒,大僧八十餘人
也捨舊戒重受;後則在唐招提寺講律傳戒,日本佛教的律儀,因此漸趨嚴
謹。

由此可以想見,佛教在中國,無論是僧人西行取經或東行傳法,在法雨普
潤十方的盛況背後,實是諸多高僧大德置個人死生於度外,冒險犯難堅毅
以成的結果。

鑑真大師在日本除講戒律外,也講天台宗義,可謂日本天台宗的先驅;大
師精於建寺、造像及醫藥,對於日本的醫術、美術和工藝等文物制度,均
有深遠及重大的影響。

天平寶字元年(西元七五七年),日皇將故新田部親王舊宅送給鑑真大師
作為建築伽藍之用。鑑真即指導弟子們開工建築,落成後,天皇賜「唐招
提寺」匾額懸於山門,並下詔今後凡出家者,必先入唐招提寺學律,於是
習律風尚盛極一時,唐招提寺遂蔚為日本律宗祖庭。

鑑真大師荷擔如來家業、捨我其誰的氣慨,千古留芳,感動著每一位瞻仰
奈良唐招提寺者之心。畫面上的唐招提寺,金堂及講堂等建築所構成的莊
嚴、寧靜之美,古樸、篤實、堅毅的建築風貌,正是古聖先賢留給後世偉
大人格啟示的修行風範。

唐招提寺的金堂是日本國寶,為鑑真大師弟子所造,屬奈良時代末期的建
築,亦是模仿唐朝寺院的形制,那成大緩坡的屋頂占著整個建築的過半高
度,頂上兩端翹起的鴟尾,電視堣雯迮蛬﹛A那就是名聞遐邇的「天平之
甍」,也成為中日文化交流的象徵物。

「鑑真大師紀錄片」八集內容,走訪大陸和日本兩地拍攝,內容涉及中日
文化交流史;藉著鑑真大師的芳蹤,可感受到一分超越種族和國界的開闊
胸襟。看完紀錄片後,上人指示大愛電視台有系統製作佛教大德紀錄片,
彰顯佛教精神與真義。

冷雨淅瀝,打在會客室外的林木枝葉上,水珠清澈剔透懸在翠葉邊緣閃閃
發光,素淨的天地景致,猶如先賢的人格形象,以志在傳燈顯揚佛法、導
化眾生出離苦海的慈悲與睿智,代代啟示後人傳續慧命,亦當有「士不可
以不弘毅,任重而道遠」的勇健無畏心懷。

是故上人言,圓融演繹諸經的鳩摩羅什與明暢注解經義的道安法師等人,
都應拍攝製作紀錄片,以遠紹如來家業,近光佛教大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