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薩爾瓦多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口井和八十六戶新房
◎李委煌
原本,擁有一口井、不需長途跋涉取水,是他們最大的夢想;
沒想到,不只有了一口深井,而且還有抽水站;
更不可思議的是,竟還有人幫他們蓋新家!
所有的奇蹟,要從村堥煽呇悀黕祩蟧※_——




「它至少超過一百五十年了……」三十五
歲的木棉村( La Ceiba )村民道格拉斯 
( Douglas )說。他住在這兒十五年了,
已逝的祖父曾告訴過他,村中央那株需十
幾個人環抱的超大木棉樹,確切樹齡雖無
可考,但至少有一百多年了。

木棉村位於阿瓦恰傍 (Ahuachapan) 省

難民市(Refugio),由於地處薩爾瓦多邊界鄰近瓜地馬拉的山區,當地人
咸認為是塊「三不管」的荒郊地域。

志工們站在一條爛泥路上,放眼所見幾乎全是「陋屋」──據說這媢L去
是鐵道,由於兩旁土地無法開發利用,因此只要提得出「赤貧」證明,市
府便允許人們暫住於此、自行建屋。也就是說,住在這兒的人全都是一貧
如洗。



拼湊成的「家」


村埵磼虷h以塑膠布、硬紙板、木條等勉強「拼湊」起來,少數以玉米稈
作牆、鋅板為頂者已算好的。對村民來說,弄得到的鐵板、木條、磚頭、
瓦片、塑膠布、厚紙板等都算是「建材」。

村民或將竹片綁製成大門,或以木條圍成
籬笆,或用樹枝裹混泥土為牆;為禦寒風
則貼上塑膠布,為擋驟雨則在屋頂上覆鐵
板,然後再用輪胎、瓦塊或大石來壓穩。

對一般人而言,若說這克難、殘破的所在
是「房子」,恐怕言過其實,因為若不幸
刮起颱風,許多屋頂可能會被吹掀開來;

但這確實就是村民勉強遮風蔽雨的居所。

四十歲的婦人安娜 (Ana)有五個孩子,由於找不到
工作、租不起房子,六年多前她帶著孩子來到木棉村
。有一回,豢養的九隻母雞全數被人偷走,她驚訝已
「家徒四壁」的自己,竟仍會遭偷兒覬覦!

未曾受過教育的安娜說,木棉村堥S水沒電,也沒電
視可看,村外發生了什麼事也搞不清楚。她在住家周
邊種植了一些玉米,但是缺水又少肥料,種什麼收成
都差;無法讓孩子溫飽,她感到很無奈。

婦人德雷莎 ( Theresa) 帶著孩子搬來這堣w七年,

因為住在什麼地方都要花錢,不得已只好來到這兒。她說,木棉村的土壤
和人一樣貧瘠,很難種出什麼東西來;她平日就自製一些玉米餅,除給家
人果腹外也出售,多少可掙點錢。

德雷莎記憶中,這兒以前並沒有多少人家,但後來愈聚愈多,尤其三年前
那場地震後,又有許多走投無路的人攜家帶眷來到這奡洠迭F目前有八十
六戶居民。

剛領了慈濟食物袋的道格拉斯說,附近幾乎沒有工作機會,偶爾他就幫人
種種甘蔗,賺取一天不到三塊半美金的工資;這樣時有時無的臨時工作,
要養活四個孩子,生活相當拮据。然而沒有其他謀生之技,要離開這兒談
何容易。



有了一口大水井


兩年多前,負責慈濟薩爾瓦多建村工程督導的美國慈濟志工姚樹圖,透過
薩國「國家鄉村保健計畫組織」了解木棉村的貧困狀況,遂決定找機會前
往關懷。

第一次到木棉村,姚樹圖發現居民每天要步行到兩公里半的地方取水,而
那是農業排水,水質惡劣且呈現綠色,需添加大量的明礬淨化。村長威爾
佛瑞多( Wilfredo )說,村民已自行籌措了四百多美元挖井,且已經挖了
十多米深,他們估計再向下挖個兩、三米應可找到水源;不過經費不足,
只能暫時挖到這堙C

見村民以人工方式挖井,姚樹圖認為實在
太危險,但威爾佛瑞多說:「天天走那麼
遠的路去取水實在很辛苦,大家覺得這個
險值得冒!」

姚樹圖決定幫助村民挖井。但為了慈濟村
的重建,美國慈濟總會已忙著募款籌措經
費,姚樹圖不忍增加志工們的負擔;而他

本身承擔慈濟建村工程督導以來,和許多同樣在薩國賑災的國際機構有接
觸,於是他決定尋求外援。

在姚樹圖努力奔走下,終促成世界救援組織(World Relief)與薩國自來水
公司( ANDA)、軍方共同合作,為木棉村挖了一個深達六十五公尺的大
型水井。

村民終於夢想成真!然而,麻煩的是──這麼深的一口井,若要將水有效
抽取出來,必須蓋個抽水站,而這又至少需花費一萬八千美元……



有了抽水站,還有了新家


姚樹圖繼續設法為村民建抽水站。

得知美國國際開發機構(US Agency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簡稱
USAID ) 撥款委託關懷組織(CARE)在阿瓦恰傍執行一項建屋計畫,將
為十個貧窮村落蓋一千棟房子;但必須先解決供水問題,此建房計畫才會
展開。

由於該計畫預定地距木棉村僅三公里,姚
樹圖便與關懷組織接洽,提議由慈濟協助
木棉村蓋抽水站,並將水輸送到該計畫重
建的十個村落;但希望該建屋計畫也能涵
蓋木棉村。

關懷組織同意了這個互惠想法;讓木棉村
八十六戶居民看似永無終止的貧困窘境,

綻放希望。

為此,美國國際開發機構、關懷組織、慈濟,與薩國扶輪社、市政府、國
宅基金會等多個機構合作,分工承擔了供水、建房、接電等不同業務,整
個重建工程可說匯聚了眾人愛心。

二○○二年底,木棉村八十六戶住房開始動工,二○○三年底已接近完工
。村長威爾佛瑞多回首這段「奇蹟」式的因緣,不禁對姚樹圖說:「一年
前我不過輕輕地說出村民的困境,詢問慈濟能否幫忙?沒想到一口井就這
麼變出來了,而且,竟然還有新房子可以住……真是不可思議!」



雨季結束,陽光綻放


二○○三年十月三十日,乘著雨季剛結束,志工為木棉村及外村數百戶村
民,準備了裝有紅豆、糖、油、奶粉、玉米粉的食物袋,也首次為村民義
診。

得知消息,許多外村居民清晨搭了巴士趕來。道格拉斯說,這可是未曾聽
聞的盛事!難怪一早木棉樹旁,便有數百位村民在排隊等候,準備領取食
物袋、給醫師看診。

慈濟志工重返木棉村,一戶戶陋房依舊,但旁邊卻挺立著一棟棟全新的空
心磚房。姚樹圖望了望,胸懷間流過一陣暖暖的欣慰。

猶記得一年前,大量咖啡農失業,木棉村民找不到工作,孩子也跟著吃不
飽,幼童營養不良的情況嚴重,甚至有人因而死亡;而且村堳臚l的失學
率頗高……姚樹圖曾為村民奔走募款,協助建設兩間教室並聘請一位老師


今天的食物袋發放,希望能為村民補充營養同時,也了解目前村童的健康
狀況,作為後續關懷的參考。

住在外村的阿嬤桑朵(Santo),一早就和女兒伊兒瑪(Irma)搭公車來到
義診現場。

七十七歲的桑朵說,到醫院看病很貴,一次大概需花六塊美金,她生平第
一次聽說看病拿藥可以不要錢,所以專程來看看。她口媔剩一顆下門牙
,想知道有沒有免費幫人裝假牙。

伊兒瑪說,其實媽媽很怕看牙醫,因為擔心醫師將她僅存的一顆牙給拔了
,今天可是鼓足了勇氣呢!得知義診現場並無做假牙服務,桑朵仍樂觀地
說:「沒關係,一顆牙齒一樣可以吃東西。」

事實上,伊兒瑪身體也不舒服一年了,乘此機會,她一併掛了牙科、內科
與婦科。

村民說,平日若遇牙痛,要不就自己拔牙,要不就用土藥治療;有點錢的
時候,或能搭一小時餘車程赴村外就醫,但大部分村民根本沒錢看病,即
使看了病也沒錢買藥。

像二十九歲的瑪莉查 (Mariza)就走了四十分鐘才到這兒。未婚的她獨立
扶養四個小孩,生活可說極其清苦,「你們什麼時候會再來呢?我可以去
『台灣』工作嗎?」瑪莉查這麼問志工。儘管她根本不清楚台灣在那堙K






發放、義診終要結束,志工集合於木棉樹下準備離去;村中小孩不知從那
兒採來玫瑰,獻給志工一人一株;接下這分心意,志工抱了抱眼前這群孩
子,心頭有難言的不捨。

一陣秋風突刮起,頓時木棉黃葉捲起如片片雪花,彷彿代志工揮別木棉村
民,送上陣陣的祝福……





採訪後記
................................................................................................................................

沒想到有一天我會有機會到遙遠的中美洲採訪,而且還去了三次。

二○○一年二月底,也就是薩爾瓦多地震後月餘,我隨著美國慈濟志工來
到薩國;記憶中的機場擠滿人潮,翹首盼著因地震返國的親友僑民。

親身走入重災區,只見全村逾九成房屋皆
傾頹,實在算不出「倒了多少」?根據統
計,地震共造成千餘人死亡、十五萬棟房
屋全毀,全國六百多萬居民,有四分之一
受災。

猶記得一個賑災夜堙A凌晨三點,志工們
被突如其來的大餘震驚嚇得衝出戶外!隨

後大家換掉睡衣,穿上「藍天白雲」志工服,提高警覺防範隨時可能「再
來一次」的地震。

災區主要集中在首都聖薩爾瓦多市外圍的偏遠鄉村。許多住在鐵道或河邊
臨時屋的災民,狀況最為狼狽——一九八六年大地震受災的房屋還尚未完
全復建,加上九八年密契(Mitch)颶風襲捲……這次地震對窮人而言,
無疑是雪上加霜。

地震後沒多久,慈濟已五度到災區義診、發放,嘉惠近三萬人,隨後並決
定在薩卡哥友與鄉米可兩災區興建大愛屋。

二○○二年八月重返薩國,位在薩卡哥友的「慈濟一村」已全數峻工,包
括活動中心、足球場、診所與學校,幾乎是項「造鎮計畫」。當地官員表
示,這是全國重建最快、設施最齊備,也是當地唯一有污水處理設施的鄉
村社區。

步入每間大愛屋,居民都回以熱情與歡迎;遇到的村民,眼神也都是感謝
與善意。住家安穩後,大家對未來開始有了希望,有人用紙箱裹著保麗龍
,叫賣起枝仔冰;也有人在屋外擺設矮椅,做起美容美髮;更有幾戶人家
將窗戶改為兜售口,經營起雜貨店小生意……整個社區洋溢欣欣向榮的生
機。

事隔年餘,二○○三年十月底,我跟隨美國志工第三度來到薩國,這次是
參加鄉米可慈濟二村的落成典禮。其實房屋早在五月已經完工,讓村民入
住;但因為等待政府的社區配套完成,所以延至十月方舉辦落成儀式,同
時進行發放和義診。

在慈濟二村,我見證了慈濟帶動居民一起打造新家園,「互助互愛」的社
區意識已經在村民心中形成。

樂觀、勤奮、純樸,是薩國人民予人的印象;民生凋敝、失業率高、槍械
氾濫,則是這個國家因長達十二年內戰所造成的社會現象。長期經濟不景
氣影響治安,許多台商都有被搶的經驗,然而我們走在慈濟村堿蛪磽w心
,人人笑臉相迎,因為三年來慈濟志工的身影未曾在此缺席,災民都知道
:穿著藍天白雲的這些人是「我們的朋友」。

一如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後,慈濟立即建造了一千七百多戶組合屋讓災民棲
身;隨後因心疼孩子的教育,更援建了五十所學校。同樣是這分單純的心
念,慈濟心疼遙遠的薩國災民一無所有,於是將援手伸到了中美洲。

因為賑災的因緣,促成了當地台商及家屬成立了慈濟薩爾瓦多聯絡點,承
擔起在地的慈善關懷工作。迄今,慈濟志工的身影,仍陪伴在薩國貧困民
眾的身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