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個屋簷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們這一家,都是志工
◎葉文鶯
在這個富有人文氣息的溫馨小站,
穿著藍色旗袍的謝惠芬站在桌前,
提起嘶嘶沸叫的茶壺沖泡熱茶和咖啡;
黃獻宜身兼影視志工,還不時跟著兒子棕閔為民眾奉茶。
一家人開心做志工的景象,羡煞許多人!




「好事日日做,善念不間斷」是她設定的手機螢幕顯
示,他的則是「分秒不空過,步步踏實做」。他們是
證嚴上人的弟子,是菩薩道上的「同修」,從他們隨
身攜帶、隨時開機的行動電話所出現的「靜思語」,
可見他們所揀擇的價值觀。

黃獻宜、謝惠芬刻苦勤奮、白手起家,投入志工的程
度正如上人所形容─ ─「做志工不請假,請假做志工
」。一家大小平日上班、上學,逢假日或晚間常穿著
慈濟制服一起共度,即使在外地就學的老大、老二也
偶有參與,是難得的「志工家族」。



媽媽忙碌指數,看「痘」


年近四十、個子嬌小的謝惠芬全身充滿能量,她總是勇於承擔、不斷在「
標」工作——募款、義賣、訪視照顧戶、援助急難個案、為教養院院童餵
食、關懷護理之家老人、推動社區「愛灑人間」運動及健康篩檢……

組內委員不到二十人,負責區域包括布袋、義竹、東石、六腳、太保和朴
子,地區廣闊而且有「三多」——老人小孩多、公祭助念多、濟助個案多
。委員責任重大,但謝惠芬說,「人少,才有機會做;學習,才會有所成
長。有捨才有得嘛!」

早已過了滿臉長「青春」痘的年紀,謝惠芬卻時常被時間追趕,以至於那
張臉成了她的忙碌指標。相較之下,電視廣告常以溫情攻勢夾帶刺激消費
的廣告,提醒現代人放慢腳步、悠閒地去喝杯咖啡;謝惠芬說,她倒也有
時間喝咖啡,不過她最常喝咖啡的地方,是在她的會員家中。「會員喜歡
我到他們家坐,當我打電話通知要去收善款,他們就準備咖啡、牛奶或水
果等著我去談心、說慈濟。」

去年八月至今,謝惠芬在這一年多堭`有機會請一大群人喝茶、吃點心,
這也是忙碌中蘊藏的一股閒情。

原來,大林慈院與嘉義縣衛生局合辦複合式健康篩檢,自去年八月起巡迴
縣內十八個鄉鎮,預計進行至今年十二月。每逢活動日,慈院出動醫護人
員進行專業篩檢,謝惠芬則提供有別於醫療志工的服務,她偕同委、會員
開設「靜思茶軒」,招待民眾喝茶、吃點心,讓他們在篩檢後坐下來歇歇
腳、填寫健康問卷。

茶軒的布置溫馨雅致,電磁爐、茶壺、茶具、餅籃等用具齊備,志工們自
掏腰包購買茶葉、咖啡及各式點心,並挑選布料裁成桌巾,每個小茶几上
放有新鮮小花籃作裝飾,活動結束時再義賣或結緣。

在這個富有人文氣息的溫馨小站,穿著藍色旗袍的謝惠芬每每站在桌前,
提起嘶嘶沸叫的茶壺沖泡熱茶或咖啡。黃獻宜身兼影視志工錄影、拍照,
還不時跟著兒子棕閔為民眾奉茶。一家人開心做志工的景象,羡煞許多人




賺錢擺一邊,做志工優先


謝惠芬是家庭的後盾,也是這個「志工家族」的火車頭。

民國八十年,謝惠芬不預期地懷了老三。在火車站候車準備回娘家時,「
慈濟」緣起的小冊子吸引她的目光。火車進站時,她將尚未看完的結緣小
冊放入提袋;返家後,她循文字透過郵政劃撥,與台灣東部的「慈濟」結
緣。

每月抽出一天騎著機車到郵局劃撥善款,一路還得停下來側身路旁捧心作
嘔,但她不以為苦。收到《慈濟道侶》半月刊,謝惠芬將所知道的慈濟故
事告知左鄰右舍,於是劃撥善款金額變多了!後來搭乘慈濟委員帶隊的「
慈濟列車」,九小時車程顛盪到花蓮靜思精舍「尋根」。愈了解慈濟,她
愈感到興奮,一路從見習、培訓而成為慈濟委員。

謝惠芬在家排行老大,自小替父母分擔家計,責任心重且習於勞務;婚後
連生一對子女,是希望孩子早點進入小學,她也好重拾工作幫忙建立經濟
基礎。

她在家幫人製作、修改衣服,認真攢錢。六、七年後人生有了出乎預料的
轉變:懷了老三、加入慈濟。「家庭」與「慈濟」兩頭兼顧,但在賺錢與
做志工之間,往往以慈濟為優先。她白天在外忙著當志工,傍晚進入家門
才趕工縫紉。

「妳這衣服急不急?」謝惠芬尊重顧客,願意等待的客人才將衣服留下。
當慈濟事情更加忙碌,她只修改衣服而不代客訂作,後來更因「太愛慈濟
」的緣故,徵得先生同意專心做慈濟。

「妳去做就好。」黃獻宜贊同太太的熱心,但一開始並沒有積極參與。每
逢假日謝惠芬外出做志工,黃獻宜樂意在家照顧孩子;孩子也貼心,當媽
媽為了便利出門做志工,利用暑假去學開車,女兒也會自動照顧小弟弟。

謝惠芬的志工生涯既忙碌又快樂,黃獻宜卻是基於關心生態環境與自然保
護議題,才開始擔任「環保志工」;後來又因喜愛把玩相機而加入影視志
工,錄影、剪接、轉錄機器和電腦等,由志工集資購買,部分自行添購,
他真的做出興趣。

「做志工很好,但是要做就要做到底。」謝惠芬勉勵先生要有恆心。如今
,謝惠芬、黃獻宜的志工身影,如影隨形。

「做志工,最大的改變是我自己。我以前的樣子實在嚇死人!」黃獻宜自
我陶侃,過去喜留長髮、不修邊幅,脾氣壞、嚼檳榔,菸也抽得凶。後來
一改形象,同事打趣說:「以前你那個樣子,我們都不敢說你怎麼樣呢!
」當然,黃獻宜若是依然固我,同事怎有信心成為他的會員呢?



爸爸做志工,特休省著用


「算算到年底還有七個月,我只剩十天特休,或許有機會參加國際賑災,
所以要省點用。」黃獻宜得知大林慈院一場社區健康篩檢尚缺志工,才「
捨得」向公司請假一天。

記得去年底,太太提醒他年假留著備用,不多久即接到靜思精舍常住師父
的電話,邀他參與大陸貴州賑災。「貴州山堛漱H,物質條件惡劣卻很知
足,親自去看才能長養自己的慈悲心。」黃獻宜說。

他認為,人很容易身在福中不知福,記得第一次參與大陸賑災地點在湖南
省,水患災情慘重,受災人民陷入衣、食、住全然無著的悲苦中。行程結
束返台已是深夜,次日一早,他迫不及待乘著孩子上學前分享災區所見,
希望孩子也能對眼前的生活感恩、知足。

前年納莉颱風來襲,嘉義縣巿也有災情,
正在上班的黃獻宜一聽說「志工要準備便
當給受困的民眾」,立刻請假前去攝影,
「要把慈濟的腳印留下來。」他說。

同一年慈濟赴內蒙古賑災發放,黃獻宜很
想去拍攝實況與僅存的草原風光,正猶豫
臨時報名會不會被錄取,接到賑災通知的

團員卻是太太。

不巧,謝惠芬在賑災團出發前幾天扭傷腳踝,負傷的她又到南投為風災受
災戶清理家園,毫不節省力氣地將一桶桶笨重的淤泥提到屋外,還引發手
部筋絡發炎。

黃獻宜為了讓太太的腳傷、手傷早日復原,以最佳狀況達成任務,每晚陪
她去看醫師,並早晚背她上、下樓,慇懃呵護。雖然自己沒去成,但是太
太結實帶著他的這一分美意前去。

今年五月,大愛劇場「大林春暖」在慈院開拍,受到SARS疫情衝擊,
臨時演員不易找,於是動員當地委、會員及社區志工客串。某日中午十二
點多,黃獻宜穿著慈誠隊制服坐在大林慈院本土文化區等候上戲。

黃獻宜接的是太太的通告。看著她一直打電話拜託志工,面對鏡頭走位,
對害羞的志工自是為難,做丈夫的怎能不替她分憂?於是,黃獻宜等著一
個可能沒有台詞、表情,只有背影晃過的角色,甚至還不一定能上鏡頭。

前一天晚上十二點下班,一早自太保家中到大林等候上戲,下午四點得趕
回上班,傍晚前若沒被派上用場,黃獻宜的一天真是泡湯了!不過他了解
臨時演員的戲分無足輕重,劇組拍攝時間也無法很確定,他等待的不是一
個角色,只是在當志工。



孩子懂得服務人群,更貼心


女兒檍琦今年自慈濟高中畢業,兒子裕程尚在台南就讀專科學校,他們雖
然離家在外求學,但都曾利用暑假當志工,偶爾也跟父母參與慈濟活動。

有一回,女兒在花蓮慈院老人日間照護「輕安居」病房當志工,有個老奶
奶哭著向她這個小女孩吐露心事,老奶奶渴盼親情,她說檍琦與她的孫子
同年齡……

這次的志工體驗讓檍琦反省到,當年爺爺生病,大概
每隔五分鐘就會叫人,她覺得爺爺很煩,「我那時對
待爺爺的態度太凶了!」檍琦人還在花蓮,便等不及
打電話向阿嬤訴說她的感觸,阿嬤聽後直誇慈濟有多
好呢!

而最常跟著父母做志工的么兒棕閔,或許是母親懷他
時正好結識慈濟,彷彿得自母親胎教與身教的影響,
他與「慈濟」更結下了不解之緣。

今年升上小學六年級的黃棕閔,年紀雖小,但對慈濟

團體的熟悉度,以及隨父母做志工的經驗,相當於具有「同等學力」,因
此志工組長黃明月特別通融,讓他在大林慈院服務台代寫民眾初診資料,
或到病房關懷病人。

去年,曾有老婦人相偕前來大林慈院尋找一個「囝仔仙」,據說他開三帖
藥為病人治病,聲名不脛而走。這個謠傳中的「囝仔仙」,就是黃棕閔!

話說有一天,棕閔跟隨黃明月探望住院病人。老太太因為無法走路而心情
鬱悶。黃棕閔笑瞇瞇地輕拉老太太的手,煞有其事地為她把脈、端詳她的
氣色,慢條斯理地說:「阿嬤,妳的脈很強,照這樣看來,妳很快就可以
出院了!」

「我再開三帖藥給妳,保證好得更快!」黃棕閔一派正經,又說:「第一
帖要快樂、第二帖要歡喜、第三帖要笑瞇瞇,要記得服用喲!」話才說完
,老太太被他逗笑了,而這一開心,病似乎好了大半!

事件經大愛電視台報導,傳到後來竟變成「聽講大林慈濟醫院有一個囝仔
仙?」令人為之莞薾!

又有一天,一位阿公帶著兩名才三歲、一歲多的孫兒到慈院,他向志工訴
說近來面臨的經濟困境。說話時,他無法分神看顧活蹦亂跳的孫兒,正巧
穿著志工背心的黃棕閔出現,他便代為照顧小弟弟。

棕閔趴伏在桌椅旁陪著小弟弟玩,見他們想要跑遠,便追逐逗弄他們,像
隻牧羊犬似地,讓兩個小弟弟不自覺保持在大人的視線內。

棕閔是個勤快的孩子,時常主動要求代媽
媽去向會員收善款;謝惠芬組內的志工發
心長期義賣油飯,每有民眾訂購,他也喜
歡跑腿。

「這一盒是給養狗那一家」、「這是給教
堂旁邊那一戶」、「記得向人家說謝謝。
」臨出門前謝惠芬叮嚀。

「你來收善款,會不會把我們的錢拿去打電動玩具?」曾有會員故意逗他


「怎麼會?這些錢是要拿去救人的呢!」棕閔回答得理直氣和。

很多會員喜歡棕閔,有一回做媽媽的故意吃醋說:「你很紅喔!很多會員
都指名要你去呢!」

「孩子跟著我們做志工,他們會了解父母在做什麼。而且習慣自己找事做
,長大了容易主動幫助別人。」黃獻宜說,實施週休二日後,每逢假日有
慈濟活動,他們總希望孩子一起去體會,但至少留一天假期讓他們選擇做
自己想做的事。

「媽媽加入慈濟之前,哥哥、姊姊要是做錯事或者功課不理想,就要跪算
盤。自從爸媽成為慈濟人,嘻嘻!我都沒有跪過算盤。」棕閔曾在志工早
會分享時,吐露「生得早不如生得巧」的得意。

謝惠芬說,她過去非常注重孩子的教育,與別人比較後,對孩子的成績表
現更是要求。但是聽了證嚴上人的開示,她認為品行重於智育,父母最重
要的是訓練孩子獨立、負責任、自動自發。帶動家人做志工,孩子們無形
中也傳承了慈濟精神。





有一回見謝惠芬穿著便服,身材纖細、長髮披肩的她,看起來又是個「痘
」蔻少女,問她心情如何?她笑著輕哼起一首閩南語歌,歌詞是「找一個
無人熟識、青分的所在……」原來,她也會想逃離塵囂、煩擾,不過這種
心情恐怕很快被一波波慈濟事給拋到腦後了吧!

「上人說,願有多大,力就有多大,這也是惠芬做慈濟,永遠抱持樂觀的
原因。」黃獻宜了解謝惠芬,並且願意在同一屋簷下,當那個永遠的「護
法金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