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琉璃世界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傳愛
◎童湘玲
就像有人跌倒,
你會自然而然地伸手去扶持;
當愈來愈多的人願意相互幫忙、相互扶持時,
世界就有可能愈來愈好。




「如果你認為這個世界讓人不滿意、讓人
失望,那麼從今天開始,你要想一個辦法
,將這個社會中不想要的東西通通除去,
把這個世界重新改造一次。」這是好萊塢
電影「把愛傳出去」中的劇情。

當老師在課堂上出了這樣一道題目時,片
中十一歲的小男孩便開始認真地思考:「

若以我為中心,幫助三個人,他們不必回報我,但是他們要另外幫助三個
人,讓愛傳出去,兩個星期就可以有超過四百萬人受惠。」

這是一部賺人熱淚的電影,但片中所描述的理想色彩,讓多數人在電影落
幕後,仍然抱持著「戲依舊是戲,人生還是人生」的觀念。

現代社會的快速節奏、功利色彩,稀釋了人與人之間的情感;別說幫助人
的情操很難被喚起,就連被幫助的人,也常會懷疑別人的動機。世界地球
村雖然因為科技發達而距離愈來愈短,但人心卻也因為自我和猜忌,鴻溝
愈來愈深。



行善就是行孝


「想要幫助人,卻不知如何幫起?」這樣的困惑,一直存在安徽固鎮的青
年于濤心中。有一次,他在路上看到有人需要幫助,便前往幫忙,沒想到
卻被懷疑別有企圖,甚至被認為是歹徒。一分單純的善心被猜忌阻擋而無
處發揮。

簡單的做人道理,在于濤的內心起了疑問。直到今年七月,大水淹沒了他
家鄉的農田,居民流離失所、家園全毀、收成泡湯,但是卻遇到一群慈濟
人前來勘災。

完全陌生的這一群人,為了另一群受水患侵襲的人們遠道前來,不但關懷
居民受災情形,而且還允諾提供居民過冬的物資,隨後真的帶來大米、麵
粉、棉衣、棉被。

這分無私助人的愛心感動了于濤,他不明瞭這群人的動力從何而來?因此
試著從了解慈濟的文化開始。從《靜思語》簡單的字句中,尋找當一個慈
濟人應具備的理念;從「知足」「感恩」「善解」「包容」這四句話的體
認開始,于濤把自己一個月的薪水,全數捐給了受災鄉親。他說自己在縣
政府上班,收入來自農民的稅收,村民等於是衣食父母,做人講求孝順,
所以這不是行善,而是行孝。

七年前,一場大水淹沒了安徽固鎮縣的良田,慈濟派人探勘後,便親自來
發放救援物資,當時負責開車接送慈濟團隊的,正是于濤的岳父;七年後
慈濟人又來發放,在縣府擔任駕駛的于濤,就在因緣巧合下承接了這項任
務,也因此讓自己的人生開了另一扇窗。



「九灣」的古老傳說


十一月底,我們搭著于濤的車,行往受創嚴重的固鎮縣九灣鄉夾河村。走
在大壩上,水已退去,村民逐漸恢復過往的生息。七月大水來時,所有居
民都往堤防上遷移,搭著帳棚,過了短則四十天、長則三個多月無家可歸
的生活,很多房舍的土牆上,至今還清楚地刻畫著淹水的痕跡。

「九灣」顧名思義,淮河從固鎮的澥河入淮口,共有九道大灣。從現代的
角度分析,河道彎曲自是容易淹水;然而當地有一個古老的傳說──

相傳在九灣附近的河中,有一深不可測的龍潭,內有青、白二龍,每逢夏
秋之際便興妖作怪,使洪水沖破堤岸、淹沒良田、吞噬人畜。

當地鎮守李靖的第三個兒子,也就是大家熟悉的哪叱,七歲時下河玩水,
驚動了青、白二龍出水大戰,結果二龍敗逃東海求援;東海龍王率領蝦兵
蟹將前來捉拿哪叱,哪叱手執項圈、手鐲,取下布兜化作高牆,洪水始終
漫不過高牆;龍王不敵哪叱,便帶著青、白二龍逃回東海,龍潭從此平安
無事。

至今在九灣的集南仍有哪叱廟,三頭六臂的哪叱神像,橫眉怒目,注視河
心,時刻提防青、白二龍來犯,以保護平民百姓。這段「哪叱鬧海」的故
事,在民間戲曲與傳說中,一代一代流傳,大家耳熟能詳;但是九灣鄉淹
水的宿命,卻不如神話中美好的結局。



「子孫永寶」的紀念


對九灣鄉夾河村民來說,還有比哪叱鬧海更值得傳說下去的故事。

遇到夾河村的李敬勝老先生,是在清晨一
大早的事。當時慈濟發放志工還沒有到現
場,準備領取物資的村民已經在排隊等候
,我們看到好幾位老人家穿著繡有慈濟圖
案的外套,外套看來有些陳舊,一問之下
才知道,夾河村民七年前就已經接受過慈
濟救援的外套和物資。

老人家看著我們,怯生生地笑著,又像是看到老朋友一樣,一時說不出的
感想,只有不斷重複:「謝謝你們呀!」「你們辛苦了!」

李敬勝更是拉著鄰居李幫華一起加入志工行列,幫忙拖板車,讓鄉親領取
物資時更順暢、更快速。兩人的歲數加起來都一百三十多了,一股熱忱讓
人相當感動。

李敬勝的家中,至今仍然保留了慈濟當年送的衣物。
簡陋的房舍堙A一床熟悉的棉被靜靜地躺在床上,慈
濟的徽章仍然看得清楚;這麼多年來,它陪著夾河村
民度過無數寒冷的夜晚,深藏了一分人情的暖意。

「你們這麼遠來,對於這分愛心,怎麼才能讓你們知
道我們的回報呢?現在見了面,能說幾句感謝的話;
見不到面,就只有在見到物資的時候,回想你們來幫
忙的情形。」李敬勝愈說愈激動:「不知道能用什麼
方法來感謝你們、報答你們!現在只有想辦法把自己
的生產搞好,把家園重建。用物質回饋,我們老百姓

可能達不到,只能接受你們的深情厚意;但我們會告訴子子孫孫:將來有
機會也要幫助別人!」



小姑娘的心願


幫助別人的心願,從他們的口中聽來格外令人動容。貧窮與天災會抹煞許
多人對生命的希望與熱愛,但慈濟人卻能在幫助人的同時,讓他們燃起也
要幫助別人的心願;這種「傳愛」的力量,我們從另一對宋家小姊妹的身
上也找到了回應。

住在何集村十三歲的宋琳和十二歲的宋巧玉,是一對
失學在家的小姊妹,父親離家在外打工,母親也不在
了,家中只有雙目失明的老奶奶,必須依賴姊妹的照
料。兩姊妹都沒有念書,連自己的名字也寫不出來,
妹妹說的土話,更是讓從台灣過來的我們,費了很大
勁兒還不見得聽得懂。

姊姊宋琳每天一早起來要燒飯、打掃、幫忙做農活、
照顧年邁的奶奶。我們去拜訪時,她們已經領完物資
回到家,開心地像過年一樣。

宋琳拉著我們聊天說話,帶我們到她家附近的棉花田看看。走在田間小路
時,她不斷訴說著羨慕鄰居的小孩能讀書上學;她告訴我們,如果能上學
,她想學「文化」,將來長大了才能像慈濟人一樣幫助別人。

我看著淹過水的大地已經逐漸恢復綠意,青苗在黃土地中逐漸萌芽,小姑
娘清脆的嗓音訴說著成熟而懂事的心願,在一望無際的平原地堹d下這一
刻感動的瞬間。



滴水匯成大愛海洋


慈濟發放從十一月二十八日到十二月一日進行四天,分別在固鎮的何集、
九灣、連城以及明光市的太平鄉和馬崗鄉,發放都是從清晨開始,志工各
就各的崗位;有人負責核對身分,有人負責發大米、棉被,有人負責蓋印
章,也有人負責和村民們聊聊天做關懷。

在志工行列中,固鎮縣人民政府對台辦公室主任楊漪
也在其中。她說,在陪同慈濟人賑災過程中,感受到
幫助人其實是很簡單的事。曾經她懷疑:只有一個人
單薄的力量,是否能改變世界?但現在卻深深體認到
,即使是一分簡單的力量,只要付出,就能影響更多
人。她現在每個月資助兩名清寒的學童,幫助他們順
利接受教育,她笑著說:「感覺挺好的。」

也在志工行列中幫忙的于濤,工作得更是起勁,利用
空檔,他拿著手機堛甄盒T給我們看:「今天我又行
善了,為一位要飯的老奶奶買了兩個剛出爐的胡溝燒

餅。」這是于濤的朋友傳給他的,于濤把自己做善事的心情告訴朋友,現
在只要朋友做了善事,不管是大是小都會傳簡訊與他分享。

于濤曾在寫給證嚴上人的一封信上這樣說著:「我把這個月的薪水捐給慈
濟,錢雖然不多,就讓這一滴水匯入慈濟大愛的海洋,去滋潤全世界需要
被幫助的人。」





或許還是有很多人想去行善而不敢為,或許還是有很多人懷疑慈濟的賑災
究竟能救多少人,或許還是有人對於人世間的人情冷暖抱持著懷疑和失望
……但是能幫多少人,並不在於數目的多寡,就像有人跌倒,你會自然而
然地伸手去扶持,當愈來愈多的人心中有所體悟而願意相互幫忙、相互扶
持時,世界就有可能愈來愈好。

「如果你認為這個世界讓人不滿意、讓人失望,那麼從今天開始,你要想
一個辦法,將這個社會中不想要的東西通通除去,把這個世界重新改造一
次。」「把愛傳出去」不只是一部電影,也不只是一個傳說,它可以活生
生上演在世界不同的角落,只要你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