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心素食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共餐時刻,毋需「相濡以沫」
◎邱淑絹
吃出優雅衛生

共享飲食歡愉的同時,注重用餐禮儀、使用公筷母匙,
讓心靈與味覺一起提升。




中國人吃飯,習以圍坐共餐,取人氣充足之氛圍、得人情上之溫暖;
也因天生的好客,無論親疏,常不分彼此,
以食物的共享來顯露熱情。
共用餐具所可能引發傳染病的潛在危機,也因此被忽略了。



筷子,在中國人的餐飲歷史中相當悠遠。漢代以後的中國社會,已十分普
遍地使用筷子,它是中國飲食文化中一項鮮明的傳統。

史書曾有記載,中國古代的進食用具,主要有箸(筷子)和匕(湯匙)兩
種;匕用在流質食物,筷子則是輸送固體食物入口的最佳工具。

飲食器具自古即承載著使命──於人類最基本的生命維持和食物營養間,
架出一座息息相關的橋梁。

《西湖餘誌》埵雩:「高宗在德壽,每進膳,必置匙箸兩副。食前多品
擇其欲食者,以別箸取置一器,食之必盡……吳後問其故,曰:『吾不欲
以殘食與宮人食也。』」宋高宗在德壽宮進膳時用兩副筷子、湯匙,一副
將食物置於自己的容器,再用另一副進食。為的是不讓宮中其他人吃到被
他口水污染過的食物。


公筷母匙,禮貌衛生


早在民國五十四年,證嚴上人和弟子在花蓮縣新城鄉的小木屋修行時,即
開始對內實施「公筷母匙」;近四十年來,靜思精舍始終保持這個規矩,
訪客到此也遵循這種用餐方式。

家住花蓮的徐麗惠,民國七十九年左右接觸慈濟,到過靜思精舍用餐後,
即將此習慣帶回家中。當時社會盛行肝炎,衛生單位大力推動「公筷母匙
」,徐麗惠說:「沒有隨時做健康檢查,家中成員各自的健康狀況無法確
知,公筷母匙可以避免潛在的傳染危險。」

已是阿嬤級的賴雪滿是家庭主婦,本身是慈濟志工;家住台中烏日的她,
落實公筷母匙已經快二十年了。因緣來自民國六十九年,先生到台北調查
局參觀,見局堨H公筷母匙用餐,而將此方法帶回家中;家人統一用夾子
夾菜,各人的筷子則以顏色作區隔,避免混淆。

人稱醫師娘的蔡秀珠,先生是耳鼻喉科醫師;十多年前台灣尚無健保,夫
婦倆常到育幼院為小朋友義診。看病之餘,也捐錢為院內孩童添加伙食。
由於曾受邀在院內用餐,觀察到院童全用公夾挾菜,而將方法帶回家,「
院堛澈臚l常感冒、流鼻水等,公筷母匙確實可減少傳染疾病的機會。」
十多年前,家媔}農具行的黃淑美,陪先
生到學生家吃飯,主人用夾子為客人夾菜
,一頓飯吃下來讓她感覺相當貼心,於是
她也起而效法使用公筷母匙,黃淑美說:
「最起碼筷子不會在菜、湯媗籵蚥穸h,
大家一起洗筷子;而晚回家用餐的人,也
不會吃到別人翻過的菜。」

劉秀宜家住東勢,和八十多歲的媽媽都是慈濟志工。劉媽媽談到出外和他
人共餐時,有些人會有翻菜的習慣;而在慈濟用餐都使用公筷母匙,她覺
得很好,是故在家堣]如法炮製。

爸爸受日本教育,家堳雃韭N施行公筷母匙的王意秀是個小學老師,今年
四十五歲的她回憶著:「我記得阿公都是用公筷夾菜到我們碗堙A母親也
教我們筷子不能在盤子媔藕翩C」王意秀表示爸爸很嚴謹地實行這個規則
,讓她從小對公筷母匙有根深柢固的觀念。

去年,SARS病毒襲擊台灣,主要傳染方式就是藉由口沫,這讓林翠雲
和小姑李玫姜生起在家落實公筷母匙的想法。從事衣物洗染業的林翠雲表
示:「證嚴上人推動飲食衛生,而家婺J筷也多,無須重新再買,所以我
們就開始做了。」  


非關親疏,避免傳染
  

公筷母匙不過是多一雙公用筷子和一支湯匙,看似不起眼,卻在各家施行
下,發揮了小小創意。

蔡秀珠學育幼院的孩子們用夾子夾菜,她說:「因為夾子比筷子好用。」
黃淑美初時也用麵包夾,好夾又不會失手,但因麵包夾有鋸齒不好清洗,
於是換成更短更寬的不鏽鋼夾,簡單又能免除清洗不乾淨的煩惱。

徐麗惠家堨面`只剩她和已退休的先生兩人吃飯,仍然採行公筷。「公筷
和自用筷顏色不一樣。我們兩人各用一雙公筷,總共也才四雙筷子。」不
用等對方夾菜,徐麗惠和先生都覺得:「很方便。」

林翠雲因小姑李玫姜的建議,家中成員均有專屬的碗筷。李玫姜說明:「
僅用公筷母匙,大家的碗筷用完又混在一起;使用屬於自己的碗筷,更加
衛生、理想!」簡單的哲學中,有它們獨特的趣味。因碗的樣式相同,他
們於碗背貼上各人的名條以示區別,而筷子則以不同顏色區分,「紅色是
女兒的,綠色是我的,花色是小姑的,青綠是先生的,金色是二伯的,公
筷就用黑色的,另外也有客人專用的筷子。」林翠雲從碗櫥拿出碗筷一一
展示著。

王意秀和劉秀宜家中則比較簡單,純粹一雙筷子、一支叉子、夾子和湯匙
,要吃的菜餚夾到自己碗堙A誰也不會吃到他人的口水。

揚棄傳統用餐方式,對講究親情的中國人而言,實需時間和觀念上的調適


「孩子們剛開始覺得麻煩,也常忘記,拿著自己的筷子就伸手去夾菜,也
常將分別葷素的短夾和長夾弄混了。」賴雪滿說,當時家媮晹陪茪K十幾
歲的阿公,年紀雖大卻相當贊成;「因家人願意配合,約一個星期左右就
習慣了,客人也入境隨俗。」

「以前家埵酗H感冒,全家就一起感冒,現在這樣的情況減少多了。」賴
雪滿說。

用公筷母匙把自家人「隔開」,讓黃淑美的公婆對她的作法很不高興,「
公婆誤會是我們年輕人怕吃到他們的口水。」黃淑美用較專業的觀念,耐
心向公婆解釋:「感冒潛伏期約七天,年紀大的人抵抗力較弱,這樣做是
為了保護你們不受病菌傳染。」

後期因先生的大力幫忙,才消除了公婆的疑慮,採用公筷母匙。黃淑美欣
慰地說:「去年SARS期間及流行性感冒高峰期,造成人心惶惶,家人
能安心用餐,應歸功於這種吃飯好習慣。」

和黃淑美相較,王意秀在夫家則遭受了幾年的誤解。初到夫家沒有公筷母
匙,令從小就依循此法的她無法適應,而用另一副碗盤分裝孩子和自己要
吃的食物,引起家人的反彈,「先生認為自家人何必分那麼清楚,而公婆
認為我拒他們於千里之外。」

基於先生是學藥學的,王意秀用口沫傳染的醫學常識和先生溝通,漸取得
先生的認同;公婆處則請大姑協助;費了將近三年時間,才將誤會化解開
來。而今先生和公公已先後加入慈誠隊,也全然改變觀念和習慣,讓公筷
母匙飛躍在家庭的和樂堙C


隨身三寶,疼惜大地


教育心理學有個名詞叫「習慣的僵化」,是指個人在運用思考解決問題時
,由於過去經驗的累積,形成了一種牢不可破的習慣;以後凡是遇到類似
的問題時,會不經仔細分析即以習慣方式去應付。

一九八○年代台灣肝炎猖獗,免洗餐具漸漸取代了一般碗筷,在餐飲店
被廣泛使用,減少了外食族相互感染疾病的機會。中國人使用碗筷有近千
年的歷史,能在短短時間內改用免洗碗筷,顯示習慣實際上是可以改變的
;只要意識得到它的重要性!

人們雖看得見眼前健康的危害,卻看不到免洗餐具日積月累對環境的迫害
。而家庭中落實「公筷母匙」和慈濟人出外常帶的「隨身三寶」——環保
筷、環保杯、環保碗,也許是減少感染疾病又保護大地資源的兩全其美作
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