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黔地麻山,柳晴花明景色新
◎徐錫滿
新的生活環境,
交通較便利、房舍實用性高,
為世代窮守山林與貧土的勤苦農民,
帶來轉機與生機,也帶來商機與刺激。




地處貴州西南方的紫雲縣,景色大不同兩
年前初訪之時。

原始的碎石路被嶄新的水泥道路取代,從
貴陽過來,不再搖晃顛簸,車程也只需過
去的一半時間。

鄉鎮中心兩旁的店家如雨後春筍般冒出,

可想見交通的起飛猶如血管運送著養分一般,活絡了當地的經濟,也改善
了人們生活與人文景觀。

出了縣城,依舊是一塊塊凹凸不平布滿枯黃玉米稈子的喀斯特地形,那難
得平坦的田埂中矗立起的小山大石,依舊讓人嘖嘖稱奇,看得出先民鬼斧
神工下的胼手胝足。

沿路,不時聽見幾聲爆響,山迴路轉,映入眼際的灰濛天空,塵煙更加騰
囂,一群農民用著鏟子與老舊機械,揮汗與大山大石抗衡。他們利用農閒
,投工投勞,在山壁炸出一個大凹槽,除了開通了道路,灰沙更可當作造
房水泥之用,一石一土地炸出貴州人難得平坦的生存空間。

貴州百分之九十是丘陵和山地,山巒連綿、地無三里平的自然環境,不利
農業及交通,「要想富,先修路」,沿山闢路成了貴州另一種人文景致。
炸山挖石、坡改梯、土變田,都是不得已向天要地的方式,也是大陸年平
均所得最低的貴州人民,唯一想到改變生活環境的原始方法。


窮山?惡水?

外人眼堛漱s明水秀,對以傳統農業維生的他們而言,卻是窮山與惡水;
田堬蠸[賣不夠家用,只得外出打工。「有文化的就進廠,沒文化的幹粗
工,家堛漲a就讓女人家去種。」



車行不過十來分鐘,就抵達剛落成的松山鎮哪王慈濟新村。新村位處道路
旁,前有小溪後有山,村子四周還種上枝枝楊柳,想見春天必是一片綠海
翻飛。

嶄新的屋舍,以紅磚配上小青斜瓦,除了保留鄉村風味,更在青山綠水中
多了一分雅致閒情。松山鎮栗鎮長說:「很多人來問:這別墅還有沒有在
賣?其實連我自己住的都沒有這麼高檔呢!」

走進新村,許多大紅門聯披在青草地上,一聯寫著:「山環水抱風光美,
柳晴花明景色新」,另一聯是:「家居綠水青山畔,人在春風和氣中」…
…一聯聯全是村堣H稱老秀才的冉孟恆替大家寫的。

老秀才見我們來了,即興用毛筆揮毫題出一聯:「多謝台胞送溫暖,應憑
紅豆記相思」來贈。新村的紅磚壁上紅上加紅,也是喜上加喜。

明日才是啟用典禮,許多村民早就迫不及待先整理起新房子。

白髮皤皤、眼窩上布滿深深皺紋的楊金發,正拿根鋤頭用力在新家門前鏟
去雜草;看到我們,他立刻丟下鋤頭,如見老友般,直呼著要請我們進去
坐坐。

從窗口望進,屋內廳堂還是空盪一片,楊
金發遍尋全身找不著新家的鑰匙,他哈哈
笑著想起鑰匙還放在舊家,便熱心地帶著
我們回去拿。

跟著他爬了約十分鐘的山坡地,來到那屋
角已崩落隳壞的舊土厝。大門吱吱嘎嘎地
合不太起來,屋頂也開了「天窗」,但他

還是很驕傲地向我們展示著每一個角落,「這房子的一木一土都是我在二
十歲時自己建的,四十
多年了啊!」

一起住的還有他二十歲的小兒子和三十七歲的大女兒。小兒子說:「新房
比這埵n,到市集做些小生意都要方便些。」

小兒子放棄外地的工作娶了新娘回家,也繼承了家堛漸郱~;大女兒自小
是個啞巴,丈夫數年前服農藥自殺後,便回家投靠父親。

「找到了!」在床上一套與他身上一樣破舊的衣裳口袋中,楊金發找到了
新家的鑰匙。我們問他會不會捨不得或不習慣離開這自力自建的舊屋,他
開口就說:「我還是喜歡下去(新村)住,搬進去就習慣了,那堣偵繷
好,也不用爬坡,實在方便多了!」

哪王慈濟新村共有五十戶人家,四十戶來自附近的上寨舊村與下寨舊村,
都是山上的特困戶;下寨舊村就是楊金發所住之處,而上寨舊村還需再往
上走三十分鐘的山路。

另外十戶是來自三十多里外的宗地鄉農民,過去他們到縣城要走上兩個多
小時,如今新村靠近大馬路,而且耕地就在附近,到縣城趕集交易買賣實
在方便多了。

回新村路上,楊金發有感而發地說:「唉!我們的土地太貧寒了!」

外人眼堛漱s明水秀,對以傳統農業維生的他們而言,無疑是窮山與惡水
。田地種的包穀、白菜賣不夠家用,唯有外出打工賺錢,「有文化的就進
廠,沒文化的幹粗工,家堛漲a就留給女人家去種。」這也是村堻ㄛO老
人、婦女和小孩的主要原因。

鑰匙打開了新屋的大門,也開啟了楊金發一家的新生活。二樓小兒子的「
新房」,已布置出大紅色喜氣的模樣,除了新床上的喜字外,還有慈濟人
送來的新衣、新被、新床等入厝賀禮;房門一開,一屋子的喜氣滿溢而出
,屋子也不再覺得空盪。


不只吃飽,還擁有希望

結合了經濟、衛生、生活習慣、農作等各個層面考量而建的新居,讓居民
的生活有了大幅轉變。「居住品質改善後,大家就想著怎麼去賺錢,讓孩
子都有書念。」栗鎮長笑著說。



張文秀揹著一歲大的孩子在新村前庭的草地上曬太陽,沒有農稼的忙碌形
色,而是難見的一臉閒適,「以前的舊房子招沙,灰塵很多,又漏水又透
風的。這埵a又平又乾淨,住新房子真的好!」

「最重要的是地平啊!以前田在坡上,不好種菜,都種包穀了,還不夠吃
呢!」四十歲的張文秀,自十一年前先生往生後,就一人撫養三個七歲以
下的孩子,幹田活不夠吃,只好再去做一天四塊五塊的小工,搬沙石或是
幫人打穀子。

去年才再婚的張文秀低了頭搖著懷堛澈臚l說:「這個孩子也要給他念大
學。」原來張文秀的大兒子陳立已是高中三年級的學生,正準備參加大學
考試,二兒子正在念國二。

「她挺會當家的。」栗鎮長稱讚說:「她很會趕鄉場,去別的鄉鎮買六角
一斤的米,再趕到缺糧的場集賣八角一斤。」

看著張文秀成功的例子,搬進新村的住戶們也都躍躍欲試。「住的方面改
善後,他們就想著怎麼去賺錢,讓孩子都有書念。」栗鎮長笑著說。

哪王村是慈濟在貴州花溪區、羅甸縣以及
紫雲縣三個地區援建的八個新村之一,目
前已完成五個新村,董架鄉的對門寨慈濟
新村將在二○○四年春天完工,紫雲縣貓
營鎮及水塘鎮的兩個新村正在選地籌建中
;八個村總計將有三百零三戶。

這些已完成的住房不但講究美觀、耐用,

更要求實用。如配合農業習慣,設有可供曬榖的陽台、倉儲房、豬牛圈等
;其中,豬牛圈可避免昔日人畜雜居所帶來的衛生問題。

因應慈濟的建屋,當地政府也配合興建各項公共設施,如水電、水窖、造
田、聯外道路、橋梁、排水、綠化……甚至沼氣回收等;沼氣可以拿來燒
飯、燒水、煮豬食,化成泥狀後還可以當肥料,衛生又環保。

新居的各項建設及措施,結合了經濟、衛生、生活習慣、農作等各個層面
,栗鎮長表示:「政府未來還計畫補助種植及養殖業,打造牛、雞棚來發
展農村經濟。」


輟學打工,不得已的選擇

兩年多前,志工在羅甸縣遇到了失學的忠桃,幫助她順利完成國中學業,
然而喜歡念書的她,卻在考取的六所高中同時寄來入學通知時,選擇了與
同村的二十多人,一起到外地打工。



羅甸縣董架鄉抹尖慈濟新村,在三年前不過是道路一旁的荒山野嶺,村民
則是山中勤勞卻貧困的一群農民。

參與慈濟貴州扶困工作多年的志工徐文龍表示,初訪羅甸縣水淹塘一個村
時,發現因地處偏遠交通不便,近親結婚的情況嚴重,村中有半數不是啞
巴就是智能障礙,讓村民更加的窮困貧病,「所以我們把他們從山中遷出
,除了救急的醫療救助及獎助學金、棉衣被及大米的發放外,再從環境的
根本面改善他們的生活。」

「忠桃說你們來了要告訴她,她要好好地向你們道謝呢!」媽媽代忠桃說
出了感謝。

兩年多前,志工在羅甸縣遇到了失學的忠桃,並幫助她順利完成國中學業
;然而喜歡念書的她,卻在考取的六所高中同時寄來入學通知時,選擇了
與同村的二十多人,一起到外地打工。

「她說家婼a沒辦法念,只好打工賺了錢再回來念書。」媽媽一臉不捨地
轉述忠桃的話。

「你跟姊姊說,只要她想念,我們願意繼續幫助她。」志工高明善向忠桃
的弟弟忠貴說。

忠貴的表哥蔡金健也是結伴去打工的其中一個,穿著時髦的他,看來不像
是村堛漱H,直到跟他談話,才感覺出他那親切又勤勞的農家子弟個性。

二十歲的蔡金健,普通話講得很好,曾在廣東、廣西、浙江打過工。因家
婼a,八、九歲才開始念書,十四歲念到小學四年級,便輟學去打工了,
「那時家婼a到連路費都沒辦法給我,我只能選擇去較近的廣西搞木皮,
之後還搞過建築、油漆工……玩具廠的小工也做過。」

蔡金健繼續說:「之前到廣東一家家具廠應徵,有個考試,媕Y的英文我
看都看不懂,出來後,我流了眼淚……不是我不想讀書,是家堥S錢給讀
……」

幾年下來,蔡金健除寄回八、九成工資貼補家用,更希望讓弟弟能繼續念
書,但弟弟念到初一也輟學去打工了。

兩年前得知慈濟要替他們蓋新房子,蔡金健請了一個月的假回來,將屋子
的地基及第一層磚的基礎工程建設起來,也替自己賺了幾百塊工資,才又
回工廠工作。

今年六、七月,蔡金健肚子堛齯F東西,連路都走不動了,光在上海住院
檢查三天,就要兩千五百元,便託人送他回家鄉,因為回羅甸開刀只要一
千元。從生病、開刀到後續的休養,半年來蔡金健完全沒有收入,積蓄統
統花在醫藥費上了。

拖命回來的蔡金健現在開刀的傷口還未痊癒,只能幫家媟F一些輕巧的活
,砍砍柴、放放牛。長年在外的他回到家中長住之後才發現,「這新房子
挺舒適的!以前的家是用木板搭的,風大一點就要吹垮似地,下雨也擋不
了雨。」

如今,家堣ㄕA「八面威風」,休養好了身子,等待來春,蔡金健又將繼
續為生活、為這個家打拚。


有改變就有機會

新的生活環境,給了世代守著窮困田地的農民較多的工作機會,以及更多
元資訊的刺激,改變了「窮人家孩子念什麼書」這傳統又無奈的觀念。



蔣本貴,第一個遷居下山的年輕農民,得知慈濟要在山下幫他們蓋房子,
便帶著幾個年輕的族人一起下山墾地。

「當初要下山時,與老一輩的商量,他們不是很認同……」蔣本貴穿著兩
年前慈濟發的棉外套回憶道:「下山後,男人墾地,婦人家也幫著鑿山挖
土,孩子就睡在一旁的搖籃堙C現在這個家的地基是我們一鏟一石給弄出
來的……奠工的基石就埋在我家的正下方。」

慈濟建房計畫之一,就是讓居民投工投勞,賺取一些工資,也親手打造自
己的未來。

抹尖慈濟新村離舊村約半小時的攀山路程,三十一戶村民入住新屋已一年
多,回家再也不必像以前那樣翻山越嶺了。

「村堜庤m鎮上都可以幹些水泥工,雖說
工作不穩,但總比以前只知道上山放牛、
砍柴、挖土、種地來得好些。」書讀不多
的蔣本貴說:「下山見了世面,多學了些
知識來生產,也才知道要怎麼用農藥等,
更知道怎麼多掙點錢,為孩子的未來做打
算!」

蔣本貴把未屆學齡的兩個孩子寄住在縣城堙A讓他們上學前班,這是過去
他不曾有過的念頭,「我們這一代苦不要緊,但絕不能讓孩子停學!」

看來,新的生活環境不但給他們更多的工作機會,也給了世代守著窮困田
地的農民們更多元資訊的刺激,改變了沒錢就不給孩子念書這傳統又無奈
的觀念。

蔣本貴的兄弟蔣本榮也是新村的住戶,他與妻子趙薏芬利用新家客廳,開
了間小雜貨店,從鎮上批了些生活用品,如牙膏、醬油、電池……等,甚
至還設了個小冰櫃賣冰淇淋,店面雖簡單,但也算應有盡有。

蔣本榮改變了自己的謀生方式,也方便了新村的生活機能。

「這個房子很好,住的地方也寬,感謝你們啊!」趙薏芬高興地說,一邊
還賣了一包五角的泡麵給隔鄰的孩子。


水秀.山明

新村一改過去挖山闢土、毀林開荒的建屋方式,在保護水土、善用原始地
貌下,期待將窮山惡水變成水秀山明的新天地。



新村帶來了無限的轉機與生機,也帶來了商機與刺激。

志工高明善告訴我們,抹尖新村居民在入住一年後,集合打造了一個可容
納三百多頭牲畜的豬牛圈,政府提供他們畜產補助,並打算建立畜牧銷售
管道,增加農村經濟。

除此之外,政府對貴州的農作生態,也開始投入改良
及培種等研究計畫。

像羅甸縣柑橘科學研究所引進的墨西哥種米巴塔仙人
掌,除具觀賞價值外,還可以生吃或加工成麵食;且
因含高鈣成分,研究指出它對心血管有所幫助,而皮
則可供養顏美容使用。

米巴塔仙人掌不但耐旱,對病蟲害的免疫力也高,一
年四至六穫,一畝地可量產四千斤,種植後可生長十
年,是一種多功能且生命力極強的高經濟作物;貴州

的地形與氣候,剛好相當適合其生長。

在慈濟援建新房後,政府相關單位陸續推動的各項配套措施,其所帶來的
連鎖效應,對原本年收入不過千元的偏遠山居農民來說,是一連串的福音

「除了蓋房子,我們最希望的是能讓他們就地自給自
足。」志工高明善指出,如施工中的對門寨慈濟新村
就座落在鄉鎮中心,除交通便利,人潮聚集外,新屋
一樓也將規畫成商店街,以利入住的特困居民有更好
的謀生發展空間。

而還在勘驗中的貓營新村預定地,也有另番發展規畫
,志工徐文龍表示:「貓營,是紫雲到安順(貴州中
西部大城)的必經之道,不但風景宜人,又具民族文
化特色,很適合設計成觀光文化村。」

新村村民多為苗族、布依族等少數民族,若發展成具觀光性的聚落及旅遊
景點,將民俗文化如音樂、舞蹈、圖騰等融入其中,不但保存漸已失落的
少數民族文化,也可以讓村民有額外的商業發展與收入。

慈濟建屋不以挖山闢土、毀林開荒為原則,保護了水土及原始的地貌,給
未來貴州山村居民一個建屋立村的良好示範。

在保護、善用山的資源下,相信村民眼中的窮山惡水,未來將不再是包袱
,而是一片水秀山明的新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