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等待風起時,飛翔
◎撰文/葉文鶯 攝影/顏霖沼
慈濟教育•奔騰國際



武漢兒女•舞台上幸福容顏

粉底、腮紅、眼線和口紅,勾勒出一張適合在舞台上亮相的臉;他們來自
長江畔,站上舞台,讓人看見多才多藝的自信。

清秀臉蛋、光亮彩衣背後的故事,也彷如舞台上的劇目──因父母過世,
只得找尋另一個家;或遭父母棄養,被放在車站、碼頭、民家或福利院門
口……

雖然沒有父母在身邊,但這群孩子不曾缺愛;更因為懂得關懷別人,顯得
人見人愛。

「我們年紀還小,能做的事不多。」現階段以歌唱、舞蹈帶給人快樂,就
是他們最感到驕傲的事。


................................................................................................................................


失去了雙親依恃,不代表失去了幸福。
李竹與李笛這對雙胞胎姊妹,
八歲起在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成長,
接受教育、培養專長,擁有健康的心靈、樂觀的自信。

目前就讀護校的她們,對福利院深懷感恩:
「如果當時都留在家鄉,肯定沒辦法上學。」
院長李劍華也說:
「比起農村貧困的孩子,她們還是比較幸福的。」

在愛的懷抱下,他們如一群胸懷大志、羽翼將豐的鳥兒,
等待風起時,飛翔。




彷彿哨聲召喚鴿群,花蓮七星潭海邊,一群孩子方才跳下車,便展開雙臂
擁抱涼風。他們輕巧的身子奔呀跳地,爭相以大海為背景拍照。

「哇,看到海了!」天天看著長江靜靜流過,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院生從
沒見過海,來到台灣慈濟拜訪,一心盼望能在東台灣看見美麗的太平洋。

十六歲的李竹第二次到台灣,她站在看台上呼吸幾口海洋的氣味,轉身逗
弄一旁胡亂奔跑的小販兒子,拉拉他的小手,將他抱上、抱下地,然後兩
腳像支圓規般拉開──想必這是她每次跳舞前的拉筋動作,她想表演給男
孩看。

小男孩起先有些害羞,但很快便跟著李竹做動作。不多久,男孩的小姊姊
也跑來,跟他們玩在一起。

笑口常開的李竹,眼睛瞇成一條縫,是個親切、有禮貌的女孩。顧著與娃
兒追逐嬉戲,忘了多看看海;看得出她極具愛心、耐心。



八歲,來到第二個家


李竹與孿生妹妹李笛長相相似,外人如何區分誰是姊姊?誰是妹妹?

「姊姊比較瘦,我比較胖也高一點。」李笛說話像連珠炮,姊姊在一旁跟
她比手勢,要她講慢一點。

「李笛組織能力好,提出的意見好,人家會服從;而且她說一不二,做人
具有威信,很多人以為她才是姊姊呢!」李竹笑說。

出生時,李笛的體重才三斤八(約一千九百公克),李竹更小,「像貓一
樣!」李竹喝母奶,妹妹喝牛奶,所以長得壯些;但是,她們都遺傳了媽
媽嬌小的身材。

母親在她們兩歲時去世,八歲時父親又離世,李竹姊妹和弟弟成了孤兒。
祖母無力撫養三名孫兒,因此留下最小的弟弟在身邊,姊妹倆從此把武漢
兒童福利院當作家。

姊妹沒有怨怪親人,「如果我們姊弟三人都留在家堙A肯定沒辦法上學。
」她們珍惜院內對她們的照顧與栽培。

初中畢業後,李竹與李笛選擇一同就讀護士學校,蠻符合她們喜歡照顧人
的個性。

弟弟今年上初三,姊妹得空會轉三、四趟車回家探望。平日攢下零用錢,
回家時就給弟弟買衣服、文具和語言學習機,對他疼愛有加。

雖然沒有父母在身邊,但從姊妹倆快樂與自信的神情堙A足見福利院的環
境讓她們擁有健康的心靈。



起舞,快樂翩翩來至


在福利院長大的孩子,小學三年級就學會自己打理生活,打水、洗衣樣樣
來。姊妹考上護士學校,逢週末假日就回到福利院,與老師和同在院堛
大的孩子們談談學校生活,並協助老師為其他小院童洗澡、洗衣。可說一
直都是福利院的一分子。

福利院目前有五百多名院生,殘疾院生佔百分之九十,像李竹姊妹這樣正
常、健康的孩子,院方從小加強他們藝術方面的訓練,陶冶身心、增進自
信,也號召企業家捐助他們自小學到大學的學費。

一開始,姊妹倆跟著老師學唱歌;有一天在舞蹈教室門外看見同學們翩翩
起舞,於是央求老師讓她們學舞蹈。壓腿、拉筋的動作雖然痛,但日久也
打下了舞蹈基礎。

院方常安排具有才藝的院生到老人院,或者軍、警單位慰勞;每逢慈濟志
工前去探望,或者他們應邀到慈濟作客,也會將最好的表演呈現在大家面
前。

「我們年紀還小,能做的事不多。」李竹說,現階段以歌唱、舞蹈帶給人
快樂,是她們最感到驕傲的事。

姊妹倆本有意選擇舞蹈作為一生的志趣,可惜身材不夠修長,最後選擇可
以助人的護理工作。李笛說,她們對福利院深懷感恩心,院堛煽搵e兒童
很需要照顧,一旦學會護理,日後可以回院媕隻悎v的忙。



知足,便覺身在福中


武漢兒童福利院一九二八年由美國天主教會創辦,一九五一年武昌縣政府
接管;是湖北省唯一專門收養棄嬰與孤兒的福利院。

慈濟因著大陸賑災的因緣,一九九四年聽聞有近七十年歷史的福利院面臨
硬體老舊、空間不足的困境,經過實地評估,一九九五年出資捐建一座集
醫療、康復、教學、娛樂、收養等多功能的綜合大樓「武漢慈濟兒童福利
院」;一九九七年正式啟用。

李竹姊妹回憶,一九九六年住進福利院時,舊建築的居住環境很簡陋;腳
踩在地板上會晃動,一個大孩子跟一個小孩合擠一張單人床,床鋪有高、
有低。

「第二年慈濟蓋好新大樓,我們搬到新的建築物,每個人睡一張床,夏天
有空調和電扇,洗澡不必提熱水。」「堶惘傅峖蝬﹛B廁所,住起來很方
便、舒服。」姊妹倆開心地說。

「有老師的愛心,加上慈濟在硬體上給予很大的幫忙,武漢慈濟兒童福利
院早已是全國一流的福利院!」現任院長李劍華說,除了捐建大樓,慈濟
志工也會到院堭敢獢A抱抱孩子,教他們靜思語,孩子們都很喜歡。

李竹最喜歡的一句靜思語是:「原諒別人是美德,原諒自己是損德。」她
說,這句話在平常與人相處非常合用。「人與人之間個性不同,做事方法
也不同,所以要看重別人,縮小自己。對別人不計較,對自己要能夠要求
。」李竹語調輕柔,很容易感受她與人不爭、善解包容的個性。

孩子的心像一張白紙。來台灣參加慈濟教育年會期間,院生與來自南非、
印尼和台灣慈濟小學的學生交流。在觀賞慈濟於各地援助貧困兒童的影片
之後,南非孩童知道福利院的姊姊是孤兒,便說:「我們雖然窮,至少還
有爸爸、媽媽。」福利院的孩子也不自卑,比起貴州貧困無法就學的「山
堳膘遄v,他們也覺得身在福中。

福利院陳沙力老師表示,很多家長說,他們的孩子淘氣、不聽話,希望帶
到福利院看看這些孤兒有多可憐,讓他們學會珍惜!家長還問,福利院的
孩子那麼可憐,要不要他們把自家孩子的舊衣裳送過來?

「福利院的孩子一點也不可憐,我們也不希望外界這樣看待我們的孩子。
」陳沙力說。

「他們只能說是出身可憐,來到福利院就很幸福了!」李劍華院長笑看跟
前這群孩子,她說,這些孩子接受正常的教育,院內也特別培養他們藝術
方面的興趣,「比起農村貧困的孩子,他們還是比較幸福的!」



愛人,所以人見人愛


在舞台上,舞衣亮眼,臉上的粉妝最美,那是聚集最多閃光燈和掌聲的地
方。福利院的孩子展現才藝,自信卻不驕傲;下了舞台,他們喜歡素著一
張臉,童心未泯。

他們很聽老師的話,同儕間彼此照應。在教育年會期間陪伴他們生活一週
的慈青林惠珊說,這群小妹妹每天幫她整理辮子;看她在忙,會等她一起
吃過飯了才離開餐桌;行進間幫她拿手提袋……他們懂得時時關懷別人,
更加人見人愛。

「失去父母的孩子很需要愛,老師們若能好好輔導,教他將『我需要別人
愛我』的心態,轉為『我要去愛別人』,則他將是最懂得愛人的小孩,這
是一股很大的力量。」上人曾如此勉勵福利院的老師。從院生的表現可見
,他們已經做到了!

九年前在福利院擔任「愛心老師」的胡弘,有感於院長和老師以愛心、耐
心照顧孤兒,二○○一年正式成為福利院的鋼琴老師。她說,有一句靜思
語:「用媽媽的愛心愛天下眾生,用菩薩的智慧教育自己的子女」,她是
一個小家庭的媽媽,更希望是福利院無數孩子的媽媽。

「福利院是這群孩子永遠的家,慈濟則是他們心靈的故鄉,老師和慈濟人
都是他們永遠的爸爸和媽媽。」胡弘說。



願望,來自眾人成就


「孩子從小失去父母的親情,我們不能再讓他們失去社會的溫情,要用真
情來對待這群孩子。人有無限的可能,我們不要看他們年紀小,只要有心
栽培,就能創造出許多奇蹟,將來會有人才出現。」一九九七年福利院新
大樓啟用時,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王端正致辭表達心中的期許。

隔年,我隨慈濟賑災團到武漢兒童福利院拜訪,我總愛問孩子:「將來想
做什麼?」一位喜好閱讀小說、散文的女孩告訴我,將來想做一名文學家
;對物理有興趣的男孩想成為一名科學家;即使身體有缺陷,歌聲卻響亮
的男孩鍾華,也有自己的理想。

矗立在武昌花園山上的武漢慈濟兒童福利院,不僅建築宏偉,因為凝聚了
眾多的愛心,這群逐漸長大的青少年,有的在院堬洃U基礎後繼續專修音
樂、舞蹈才藝;有人考上高中、高職、專科和大學,他們都依著自己的興
趣、能力發展自己。

他們有如一群胸懷大志、羽翼將豐的鳥兒,等待風起時,飛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