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愛電視台
 節目新賞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微光下的夢
◎撰文、攝影/范毓雯(大愛電視節目企編)
大愛全紀錄


我有一個夢……
我夢想,燈火下的孩子,可以無憂無慮成長、追求知識;
我夢想,燈火下的人家,可以實現追求美好生活的心願。
追求幸福的夢,
在美墨邊境的荒漠低語著……




每逢假日,追逐著拉丁美洲風情的觀光客,從美國大批湧入墨西哥的提娃
那(Tijuana),在五光十色消費便宜的小酒館中,流連忘返。

這個與美國聖地牙哥緊鄰的邊境城市,是眾多墨西哥內陸人打算偷渡到美
國的中繼站。若是不得其門而入、又沒錢回老家,乾脆在邊境山丘違建定
居,久而久之,形成密密麻麻的聚落。

歐菲莉亞(Ofelia)一家七口,正是為了追逐更多工作機會、更美好生活
的夢,輾轉搬遷到提娃那市的瑪瑞塔(Morita)。他們跟朋友借住的房舍
堙A光線昏暗、一股霉味,全家就靠著男主人做乳酪維生。

歐菲莉亞有五個孩子,其中三個理應上學,卻在屋外玩耍。一棵大樹是大
女兒雪拉(Shela)的大玩具,靈活的她三兩下就爬了上去。

雪拉已十一歲,卻只讀到小學二年級,一場大火燒去家中一切,她也因此
輟學。「媽媽慢慢教我寫字,還有寫我的名字,但我還不會念字。以後我
想當老師,這樣就可以教弟弟們。」

這一家,就像墨西哥許多傳統家庭一樣,養育著眾多子女;一旦經濟困難
,直接影響的就是孩子的讀書機會。



珍貴的小學文憑


夕陽餘暉柔和地照射在稚嫩天真的孩子臉上,放學了,提娃那慈濟小學一
年級的荷西(Jose)和五年級的姊姊一同走路回家。

荷西的家是另一個典型的墨西哥家庭,八個孩子的生活就靠爸爸在美國打
零工賺錢。十六歲的長女剛產下新生兒,與先生一起住在娘家。長姊如母
,她正為弟弟妹妹準備晚餐;這一餐很簡單,薄餅沾上醬料,就是一頓飯
了。

媽媽蘿蒂絲(Lourdes)剛從外頭購買食物回來,她努力持家,但經濟還
是困難;所以荷西和姊姊的教育經費,全部由慈濟補助。

「讀書太重要了!因為必須讀完小學或中學才能進工廠工作;學會一些電
腦操作,才能往上爬一點點。」蘿蒂絲說,大兒子、二兒子從慈濟小學畢
業後,擁有學歷,才能在工廠找到工作。

「我雖然讀完小學,不過文憑弄丟了……我曾經在外資大企業當打掃工,
主管把灰塵吹到我臉上,說這還很髒。」蘿蒂絲最大的夢想,就是希望孩
子們至少擁有小學基本學歷。

邊境違建區人口愈來愈多,學校嚴重不足,使學齡兒童就學困難。因此,
慈濟一九九六年在瑪瑞塔建校,六間教室、運動場、還有一間現代化廁所
,第一學期即有兩百多位孩童入學。

多年來,慈濟小學的建立,吸引愈來愈多家庭搬到附近,商店一間間增加
、公車行駛進來載送居民、地方政府加速蓋了中學……一個新興的社區儼
然成形。

也因此,校園空間不夠了;墨國教育局、學生家長和慈濟籌資興建新校舍
。二○○六年十一月十日,提娃那慈濟小學(Escuela Primaria Tijuana
Tzu-Chi)二期教室啟用;兩層樓共八間教室,包含電腦教室、圖書館、
社區媽媽職訓所。

為了充分利用教室讓更多孩子入學,全校一千多名學生分成早、午兩班制
上課。



感同身受離鄉背井的苦


新教室啟用後沒幾天,最早為建校奔走的慈濟委員謝坤容,再度前往瑪瑞
塔關懷貧戶。她住在聖地牙哥,但一週至少有三天往返美墨邊境訪貧。

大家都習慣稱呼她阿容師姊,她十七歲從香港遠嫁到墨西哥;身為一個龐
大華人移民家庭的長媳,既要奉養公婆、照顧孩子,還要和先生一起打拚
事業,包括雜貨店、餐館、澡堂、工廠等。二十多年來,阿容師姊早已把
異域當成家鄉,深植下對這塊土地的濃厚情感。

如今,她移居美國邊境,生活重心除了家庭就是慈濟。一路走過創業維艱
、語言不通、適應異鄉孤寂生活的路程,她對於從內陸前來謀求更好生活
的墨西哥人,特別能感同身受。

「在提娃那看到很多痛苦,但是看了上人的書,給我很多答案。我們預約
人間淨土,要先從『心』開始,心靜下來就能深層思考;心安靜了,外在
紛擾就安靜了。重要的是要去做、去助人,讓人人生活安定、心靈安定,
人間就是淨土。」

許多墨西哥人,想盡辦法越過山脈偷渡到美國,但這卻是一趟危機四伏的
艱險旅程——不僅要冒著白天可能被攝氏五十度高溫曝曬而死的風險,夜
晚漆黑的深山媮晹閉r蛇出沒、搶匪打劫,都可能危及生命。

而在美國聖地牙哥靠近墨西哥邊界的高速公路上,常可見一面特殊警示標
誌——一位大人牽著兩個小孩,這是提醒駕駛人小心,不要撞上誤闖高速
公路的偷渡者。邊界牆上的十字架,則寫著偷渡喪命的人名……

偷渡客即使逃過死亡威脅成功到了美國,也隨時可能被移民局發現,遭受
遣返。這天,阿容師姊來到提娃那的「流浪之家」,關懷被美國遣送回來
的偷渡客;她和這些人談話,身上散發著關懷與試著了解的慈悲。

正在廚房幫忙的是路易士,十二年前,他徒步六小時並得到美國朋友的接
應,在加州非法打工;他賺到了錢,已在老家蓋起磚房,但不久前他被發
現偷渡而遭遣返。

路易士掏出隨身攜帶的兒子照片,以及兒子給他的信:「爸爸,你以為我
在這邊會哭,但是我沒有,因為我知道你還愛我。雖然我們是分開,但是
你都在我心上。你在我心上留下一個很好很好的位置,我將我所有的愛送
給你。」



站在垃圾堆中仰望未來


慈濟志工十三年前開始在墨西哥發放,地點是偏遠的匹匹拉(Pipila)小
鎮。其中一位照顧戶奧佳(Olga),多年來搬了三次家,阿容師姊對她不
離不棄,緊緊相隨關懷。

簡陋的木板屋後方是一座垃圾山,來自宏都拉斯的奧佳,就帶著五個孩子
在垃圾堆堸Q生活,從食物、日常生活用品到建材,都取自這座山。除了
撿垃圾賣錢外,他們也從附近山區挖來黏土做磚頭賺取微薄收入。當地沒
有水源,得靠買水維生,每一滴水彌足珍貴,遑論用來清潔環境。

奧佳沒有身分所以不能打工,生活很艱苦;但孩子們的學習表現,讓她很
安慰,大女兒喜歡寫詩、二女兒想當明星,而每個孩子都很懂事,會幫忙
家事。

奧佳的五個孩子,各有一位慈濟志工幫忙繳學費、買制服,每一趟來也總
是會貼心地帶來禮物、糖果。只見奧佳的小女兒顧不得腳上泥巴還未洗淨
,迫不及待地吃起棒棒糖。

「因為我不識字,所以只能做最不好的工作。我希望女兒們能繼續念書,
不要像我一生都在垃圾堆堙C」安貧但不認命的奧佳說。

奧佳另外一個經濟來源是養豬,從最初志工送的兩隻,繁衍到現在三十多
隻。曾有一次,阿容師姊想向奧佳買兩頭豬,送給其他窮困的老人家;沒
想到奧佳決定相送——一頭小豬價值五十美金,足足可讓奧佳一家六口生
活三天。

「上帝賜予我生命,讓我有力氣工作和繼續往前。我希望他們也能夠像我
一樣有未來。沒有給予的人,得不到任何東西。」奧佳說。





慈濟人在提娃那的長期關懷,彰顯一個事實——分隔兩國的邊界,雖是一
道有形的森嚴界線,卻隔絕不了人類互助關懷的心靈與行動。

十多年來,阿容師姊的行動不僅吸引華裔慈濟志工參與,也有不少墨裔人
士加入。

夜幕低垂,遠望提娃那山坡上每戶人家的點點燈火,因為沒有光害而顯得
特別明亮;但阿容師姊明白,每盞燈下都藏著一段艱困心酸的故事。

希望的燈火會被繼續點亮。相信有愛的原動力,將讓燈火下每戶人家離苦
得樂,趨向更好的生活境界,實現心中夢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