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神山部落 看見「學」之難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馬來西亞沙巴.原住民學童領養計畫〉


帶著白米離家,跋涉在山谷中,小小身影要去上學;
漫漫山路崎嶇,下雨摘香蕉葉當傘,餓了摘食路邊野果。
寄宿在簡陋狹窄校外宿舍,一張木板是床也是桌;
缺水少電、白飯配鹽巴,獨立生活,克難苦學。

生活在困頓中,原本孩子的願望只是填飽肚子;
而今,求學路上有人扶持,
他們看見改變人生的機會,
將夢想延伸,勇敢踏實築夢。





起早上學去

白天炎熱的沙巴,夜晚總是露水凝重。晾掛於戶外的衣裳,隔了一夜之後
,又回復到那浸水未乾的樣子。然,還未及理會那頑皮的露水,和依然賴
床的太陽,科優露(Kiulu)布隆本(Borombon)當地宿舍的小學生們即
得摸黑起床。

七、八歲的孩子蹲坐在宿舍門前,醒猶未醒地發愣;稍大一點的,動作遲
緩地穿衣、換鞋,磨破的鞋頭堙A腳趾頭一上一下地動著。

木寮搭建的狹小廚房堙A一絲溫熱的焦香氣味,循著空氣游移在還未甦醒
的山間。兩位中學女孩就著半人高的鍋爐,炒著當日的早餐——白飯拌醬
油。用著小湯匙在大鍋娷蔽ㄐA醬油和飯自然無法充分融合,就這樣白一
塊、紅一塊地盛到碗堙C

任何器具都可以是碗,只要它能裝載這一餐;湯匙不夠,用手抓著就能進
食。不夠吃,再添上淡白無色的飯,拌著口水嚼吞入胃。沉默聲息間,唯
聽見山林蟲聲。


................................................................................................................................


距離亞庇市一百七十五公里,開車約兩個半小時的蘭巴達小學,為哥打馬
魯都方圓三十哩內,唯一的正規小學;所有學童均來自沙巴較大一支原住
民族群杜順族(Dusun)。

生長在山林堙A這些孩子們承襲著先民的宿命,在原始部落堨肸均C難以
和外在世界接軌,他們要想上學,必須踏上和母親生產時一樣的路,跋山
涉水走出山外,在陌生的環境埵萓瘙敞薄C

一九九八年,慈濟人醫會志工在沙巴舉行首次義診,地點即在蘭巴達小學
校區。兩年後,志工再度來訪,縣官譚珍蕾(Janet Tan)女士及校長翁
嘉麥丹(Unggak Moidon)提及,這間山谷迷你小學外的民宅,有一群自
力更生的孩子。

山堥茠澈臚l,住不進校內正式宿舍,只得在校外簡陋屋子堭H住,吃、
住、讀書全擠在小小的空間;有兄弟姊妹的,同住一間房還可相互依靠;
沒有的,年紀再小都得自己生活。

「有一個畫面我記得很清楚——」志工李濟專說:「房子分兩邊,一邊住
男生、一邊住女生,每邊都蓋了很多小房間。」

「他們燒飯的地方在屋後。」李濟專說:「我問一個孩子:『有沒有菜吃
?』他說有,就去廚房堮酗@包鹽巴來給我看。」

這包鹽,帶給李濟專很大的震撼,眼淚隨即掉了下來:「他們的『菜』就
是鹽巴。一餐白飯配鹽還可過得去,若是天天吃,怎麼辦?」

而那也不是餐餐都有。同行的志工歐陽濟緣補充:「我們問晚餐吃什麼?
他們說,假如有的話,就有吃……」那意味著若「沒有」就得餓肚子。

外宿生活三餐自理,靠的是從家堶I來的米。無菜有米,日子還可過下去
;缺糧時,就得放下課業返家。校長翁嘉麥丹感嘆說著:「孩子們的出席
率很不好,因為一星期總有一、兩天,他們必須回家拿糧食,嚴重影響課
業進度……我們非常無奈,但也不能阻擾孩子們回家。」

每次返家,路途遙遠崎嶇;一來一往間,少則步行兩個小時,多則兩天一
夜才能抵達。而提回來的糧食,也不過是足夠生活幾天的白米加鹽巴;若
遇上農作歉收,等不到米糧,孩子們返校之日更不知得等到何時。



送米送菜
讓孩子吃飽吃營養



為解決孩童挨餓的窘境,慈濟在徵得當地教育部、縣官及相關部落村長同
意後,自二○○○年十一月起,每月提供這群外宿生白米、糖、奶粉、雞
蛋、罐頭和蔬菜等食品。每到食物發放日,志工並分組教導孩子刷牙、洗
臉,也帶動他們洗衣、打掃,學習切菜、煮食,讓他們學會照顧好自己。

另外,學童居住的地方沒水沒電、沒廁所及洗澡間,也教志工心生不忍,
於是為他們興建廚房、浴廁,並整修隔間、釘製新的床鋪和置物櫃;讓孩
子們擁有潔淨空間,可以安心上學。

當住宿環境和生活水準改善後,許多輟學生也在慈濟援助下重返校園。住
在離校二十六公里外的莉達,因家堥S米而輟學;十歲的她只會講土語,
不懂馬來話,和弟弟妹妹一起重讀一年級。

而讀過一年書的愛伊玲,也因為校長提請慈濟補助,才和妹妹一起回來上
課。校長翁嘉麥丹說:「大部分孩子都只念到一年級,就被迫停學回家。
有些雖然已經十歲了,也只能從一年級開始讀起。」

就算如此,他的內心仍是欣慰的:「以前孩子們總是醬油配飯,而且有一
餐沒一餐的;如今,他們不但餐餐有飯吃,還有配菜,不用擔心因缺糧而
休學了。」



領養計畫奏效
升學率提高



原住民學童因家貧、缺糧而無法上學的例子,不計其數。我們探訪的長屋
堙A孕婦叨妮的女兒蘇冰妮(Supine BTE Jusit),小學會考成績優異,
卻因繳不出一張相片而無法升上中學。

志工不忍她讀書夢想破滅,奔波一百多公里遠,分別帶她到比打士及哥打
馬魯都兩地,才完成拍照任務。把她送進學校後,又面臨沒有校服的窘境
,志工於是回到亞庇市區,將她所需用品購足,一週後再專程送上山。原
本反對女兒升學的父親,看到志工無私的付出,也不再反對了。

有了慈濟的援助,這些原住民孩子雖免除輟學命運,但成長之路仍有許多
懵懂無知,等待有心人開啟。

二○○二年,一批沙巴大學的慈濟青年,隨著志工前往哥打馬魯都進行義
診及發放,看到孩子們克難的生活及學習環境,主動承擔起「領養計畫」
,為他們輔導課業。

「稱之為『領養』,就是把他們當成我們的小孩、我們的弟弟和妹妹來愛
。」領養計畫幕後推手歐陽濟緣說。

二○○三年元月起,慈青志工每月上山課輔,教導學童電腦、靜思語、生
活教育等,也帶領他們投入社會服務。

長久以來這分愛的陪伴與付出,讓志工與學童建立起深厚情誼,更使得蘭
巴達小學寄宿及升學人數逐年增加。二○○三年寄宿生三十二位,升學人
數四位;到了二○○六年,寄宿生已增至一百二十位,其中三十七人升上
中學,升學率已超過百分之三十,足足成長三倍。

長期陪伴慈青和孩子們的歐陽濟緣說:「在這之前,很多孩子連小學都畢
不了業;女孩子十幾歲就嫁人,男生則跟著長輩在山堻彖式B種稻。現在
學生的成績和禮貌,都受到肯定。」

因為慈濟援助成績斐然,當地政府主動與民間機構合作,為蘭巴達小學搭
建宿舍,並承擔起孩童每月的糧食補給,雇請專人烹煮三餐。減除了發放
工作,志工們則轉換角色,陪伴慈青持續進行「領養計畫」。

領養計畫愈做愈有心得。原本擔任哥打馬魯都福利官的姆津(Mujin),
調離至距亞庇市六十公里的科優露時,主動邀請慈青前往科優露的希望之
光女子宿舍(Sinar Harapan)及布隆本的小學宿舍關懷;而距亞庇市一
百五十公里的根地咬縣(Keningau),也有一所天主教修女辦的聖瑪莉亞
(St. Maria)寄宿院,由長期關懷該院的丹南(Tenom)慈濟志工,向慈
青提出課業輔導的需求。

因此,加上蘭巴達小學升上的哥打馬魯都中學,目前慈青共領養哥打馬魯
都、根地咬及科優露等三個地區、共六間中小學宿舍。歐陽濟緣說:「我
們每星期去不同地方,一個月輪一次剛剛好。」

一週一次,他們上山關懷;而一年一次,他們還會把孩子們帶下山,參加
在亞庇市舉辦的成長營隊,並帶他們到智障院、老人院等機構關懷。



讀書知禮
還能同理他人苦境



在亞庇市慈濟志工定期關懷的老人院堙A來自哥打馬魯都中學的提姆斯(
Jameri Timus)及傑爾森(Jelson Yamat),和一位坐在輪椅上的伯伯聊
得盡興。

兩位小男生都是蘭巴達小學的畢業生,一個住在走路要五小時的剛台部落
(Kg. Gontoi),一個則住在三小時路程外的魯嗄盯部落(Kg. Rugading
Baru)。談及寄宿求學的日子,提姆斯說:「會想家,也時常哭,但也只
能接受。」

傑爾森六歲時就跟著爸爸去割膠;而提姆斯已忘了從幾歲開始,就得幫爸
爸種稻。因為慈濟的援助,他們升上中學,也有機會參加營隊關懷老人。
將來想當醫師照顧病人的提姆斯說:「我很感恩可以讀書,我的朋友就沒
有機會讀書。」

另一處,小女生葦茜(Vessie)和嘉米妮(Jamilin)則拍手唱歌,給無
法言語和起身的伯伯聽。離去時,嘉米妮突然不捨地掉淚:「以後我要自
己照顧阿公、阿嬤,不要把他們送去老人院。」

而關懷智障院的隊伍堙A十五歲的羅伊(Roy)和妹妹戴安娜(Diana),
想起已經過世的弟弟,流著淚說:「看到這些小朋友,心堳傶纗L。」他
們將難過化為力量,拉起院童的手,默默地膚慰和祝福。

兄妹倆的家,位在距離學校步行要兩天一夜的部落堙C因為家貧,羅伊曾
輟學在家照顧身體不健全的弟弟;志工得知他的狀況,幫他付了學費,他
才重新回到學校,和妹妹同讀中學二年級。

看見眼前一個個孩子,因為上學而長了知識、有了改變人生的機會,歐陽
濟緣不禁感嘆:「深山堛澈臚l,若沒有適時地助他們一把、送他們到學
校讀書,可能永遠無法擺脫貧苦的命運。」





二○○六年十一月的一個下午,我們在學期即將結束時,來到山谷堛瘧
巴達小學,在慈濟援建的舊宿舍堙A領受孩子們策畫的一場結業典禮。

舞台上,孩子們自導自演著他們的人生——

從山堥姜竷X來,遇見下雨就摘香蕉葉當傘,沒東西吃就摘山林堛熙左G


寄宿生活刻苦,在河邊洗衣、在空地上燒飯。

慈濟人來時,語言不通,大家躲在宿舍堣ㄣ悼X來;在志工及慈青耐心引
導後,大家終於自由自在地,在學校埵w心唱歌、遊戲和念書……

結業典禮後的隔天,孩子們就要離校返家,依依不捨地和慈青哥哥姊姊們
在操場上玩得盡興。

十二歲的雷莉(Nerry Lawat)面對來自台灣的我們,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但她夢想將來要當老師,好教其他小朋友變得更聰明。

留著足球明星「貝克漢」頭的小男生威克森(Wekson Guhan),踢起籐球
魅力十足。雖然家住遙遠的剛台部落,得餓著肚子走路上下學,但即將升
上中學的他,臉上透露自信表情:「我要繼續念書。將來想當警察,維持
社會秩序……」

小小的孩子們,原本的夢想只是填飽肚子;而今,他們將夢想拉得更遠,
步步踏實地勇敢築夢。